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给我点颜色瞧瞧
    购买v章比例不足, 即显示防盗章节, 正文内容48小时替换。

    周乔配合地点头, “厉害, 厉害。”

    陆悍骁开始叙述他的心路历程, “本来,是想带陈清禾那帮牲口一块, 去接受一下熏陶,洗涤他们体内的浊气。但这群没文化的,说那天要去打麻将,这些没上进心的, 我二叔看了想自杀。”

    等等,周乔疑虑, “你二叔?”

    “哦, 我二叔是教育部当官的。”陆悍骁想起还觉得痛心疾首,“要是抓文盲典型,陈清禾必须第一个吃牢饭!”

    周乔憋着笑。

    陆悍骁一看她笑了,赶紧安慰, “没事, 别掩着, 笑大声吧。毕竟哥带你去看演唱会这事儿, 真的值得兴奋。”

    “???”

    这个阅读理解,值得深思。

    “好了,你快复习吧。”陆悍骁心情美滋滋,“中午, 我带你见识一下我公司的食堂,地中海式风格的装修。”

    我靠,那真是一座魔幻大厦。

    一上午,周乔安静地看书,陆悍骁工作的样子和他平日的画风全然不一。闭起嘴来,就是个大帅逼。

    期间,秘书朵姐进来送文件,刚进门准备开口,就被陆悍骁一个抬手的姿势给打断。

    他没说话,直接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这位修炼千年堪比人精的朵姐,一眼就看到坐在办公室左侧的周乔,心里顿时明了。

    她轻松轻脚走到桌前,递去合同,压着声儿汇报,“陆总,这是与广贸的合同定稿。”

    陆悍骁接过,“先别走,我直接给修改意见。”

    五分钟过去。

    陆悍骁圈了几处付款条例,依旧轻言细语地交待。

    朵姐都快有点不适应了,这个老总,平日特别亲近好相处,没有阶级统治那一套,走的是亲民路线,他可以在等电梯的时候,和保安大叔聊您家孙子上几年级啦?

    像今天这样小心翼翼,有偶像包袱的时候,真的不太多。

    搞完事情。

    朵姐准备退场。

    “等等。”陆悍骁把人叫住,“你来一下。”

    “陆总,还有什么吩咐?”

    “过来。”陆悍骁两手交叠在桌面,十根手指敲来敲去。

    朵姐洗耳恭听。

    陆悍骁冲她勾了勾手指,一脸神秘,“有件事,你传达给各位同事。”

    听了个开头,朵姐的表情就开始迷离了。

    “中午,让他们列队,在我办公司门口站成两排……”

    “???”

    “你想个口号,押韵一点,标点符号用感叹号,情绪到位别敷衍。”

    朵姐的表情开始山崩地裂。

    “嗯,就是这个事,去做吧。”陆悍骁看了看时间,“我提前十分钟出来。”

    直到走出办公室,朵姐还是一脸懵逼。

    ———

    上午的光阴溜得快,临近午饭点。

    陆悍骁把白色衬衣的衣摆从裤腰里抽出来,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夸张地配音,“嗷。”

    这声音大得很故意,就想引起周乔的注意。

    陆悍骁把胳膊举高高,拉筋儿似的,露出他的公狗劲腰,声音更大了,“嗷~~嗷~~”

    周乔:“……”

    陆悍骁笑眼走近,“上午复习了多少?有没有很专心?来,陆老师检阅一下效果。”

    他二话不说,拿起周乔手中的课本,看了眼封皮,不错,有觉悟,这书是李老头儿编的,其困难指数,放倒了成千上万金融专业的学生。

    陆悍骁:“什么叫机会成本?快,开始抢答!滴——谁的抢答器在响?好!是这位周同学,请开始您的表演!”

    我天。

    周乔不是很想跟您搭戏哎呦喂。

    也就三秒功夫不到,陆悍骁又开始给自己加戏,“时间到!这位选手没有回答出来,请问,中午是不是不想跟哥混食堂了?”

    周乔没忍住,笑出了声,举手投降,“我服气。”

    陆悍骁合上书本还给她。也不知怎的,就跟着了魔一样,手搭上她的头,轻轻地揉了揉。

    “用脑一上午很辛苦,让你乐一乐,放放松。”这语气自然的,如同顺理成章。

    周乔却僵住,被陆悍骁揉过的头发,跟着了火似的,快要把她烧着了。

    陆悍骁没事人一样,边转身边说:“走吧,去吃饭。”

    声音很平,背对着周乔,他早就弯起了嘴角。

    周乔跟上,陆悍骁的手搭在门把上,掐准时间心里倒数:“3、2、1。”

    “哗啦”一声,门被拉开,同时响起的还有群众的齐声呼唤——

    “陆!总!好!”

    门口依次排开两排员工,直到电梯口,他们站得整整齐齐,动作划一。干练朵姐一个手势如杀鸡,大家得到号召,念起了口号——

    “炒股票,选陆宝,我们的陆总特别好!”

    然后掌声响起来,“啪啪啪!”

    这阵仗,这声势,上市公司老总的标配。

    陆悍骁稀罕死了,平日让周乔看了太多笑话,男子汉形象太受损,必须要及时抢救。

    不搞点事情,她都快忘记他陆悍骁可是个霸道总裁了。

    “女孩儿,人都是不可貌相的。”陆悍骁得意,转过头去看周乔。

    已经走到电梯里,依旧惊魂未定的小乔妹妹,眼神复杂地看着他,“那个,陆哥,我们能商量个事情吗?”

    “你说。”

    “下次,有情况,您能提前通知我一声儿吗?

    陆悍骁兴奋,“是不是被阵仗吓住了?”

    他缓了缓脸色,假装愁眉,“我也没办法,这群员工啊,真的太尊敬我了,经常给我作诗写对联儿,他们说,爱啊,就是要说出口。”

    这造作范儿,也就您能想出来。

    周乔没直接拆穿,闷在心里想一想,不行了,憋不住了,她“噗”的一声。

    陆悍骁斜了她一眼,“干吗?吐豌豆呢?”然后出电梯。

    周乔望着他的背影,直而挺,经过窗户的时候,有光打在他身上。周乔弯起嘴角,有句话她没说,今天的心情——

    真的,比光要亮。

    出电梯这短短的距离,不断有人与陆悍骁打招呼,毕恭毕敬地喊:“陆总。”

    陆悍骁都是一脸笑着回敬,没有半点架子,偶尔有几个部门领导,敢打趣问:“陆总,那位是您的?”

    陆悍骁笑着瞥过来,没说话。

    周乔明显感觉到,自己在这一刻的紧张几乎难以抑制。

    “她啊,”陆悍骁音调懒懒,半真半假,“我们陆家的吉祥物。”

    对方笑得合不拢嘴,气氛轻松自在。

    不得不承认,陆悍骁看起来不靠谱,其实在处理关系的时候,十分得心应手。

    “陆家的吉祥物。”周乔心里默念这几个字,又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还是陆悍骁担得起这个称呼。

    短暂的寒暄之后。

    “给,吃吧。”陆悍骁帮她打了饭。

    周乔奇怪,“你的呢?”

    “用这个盘儿装我吃不饱,我都用盆。”陆悍骁没停留,“等我一会。”

    他给自己打饭回来,手上那个大小堪比小脸盆的饭碗,证明他没有说谎。

    “别被吓着,男人饭量都大。”陆悍骁夹了个鸡腿给她,“多吃点,读书累人又烧脑。”

    周乔把鸡腿夹回去,“我有一个,你自己吃。”

    “哟哟哟。”陆悍骁挑眉,“来自吉祥物的亲切宠爱。”

    “……”周乔无语,伸筷子,“那还回来。”

    “想得美。”陆悍骁拿起鸡腿往嘴里塞,咬了一口之后递给她,“好了好了,给给给。”

    周乔笑着挥开,“谁要吃你的口水。”

    陆悍骁不要脸,瞎几把乱侃,“乔乔吃。”

    说完才顿住,这话是不是有点耍流氓了。

    两个人陷入沉默。

    陆悍骁清了清嗓子,“吃饭。”

    然后下一秒,就给周乔展示了一遍,什么叫做“实力饭桶”。

    一盆饭,被他干的光光。

    “嘭咚”一声,陆悍骁放下碗筷,舔掉唇边的两粒大米饭,冲周乔笑得灿烂,“别看我吃得多,但你放心,哥的腹肌还在。”

    周乔噎住,咳个不停。

    陆悍骁自我感觉良好地啧了一声,“看把你激动的。”

    ———

    吃完饭,两人回办公室。

    周乔继续看书,陆悍骁躺在他那张贵妃椅上,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

    “哎,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这突然的聊天,话题如此直白。

    周乔嗯了一声,打算敷衍过去。

    “说说呗。”陆悍骁不达目的不罢休。

    他的二郎腿都快翘上了天,周乔瞄了一眼,等等!

    五指袜?

    海绵宝宝图案的五指袜?

    霸道总裁还有这种操作?!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周乔轻声说,“就爱干净,穿衣风格正常点的就行。”

    “正常点的?”陆悍骁眼珠直转溜,“不错,有品位,现在的小青年啊,破洞牛仔裤,还在里面穿渔网袜,看着就闹心。”

    周乔觉得不太对,你平时的爱好,不也是收藏这些非主流服饰么。

    “这些搭配,聚会的时候穿穿就行了。”

    “呃……”周乔抬起头,“你平时跟朋友聚会,也这样穿?”

    “不不不。”陆悍骁说:“没那么浮夸,我啊,比较注重个人形象,毕竟五官出众,气质霸道,品味也过得去,所以,我一般跟哥们儿玩,什么都不穿哈哈哈!”

    “*&%¥#@!”

    亏她认真听了这么久。

    陆悍骁在贵妃椅上翻了个边儿,调整了一下|体位,侧卧,打量着周乔。

    回想一下刚才的对话。

    她喜欢穿衣风格正常点的男人。

    陆悍骁挑眉,手往下移,不动声色地脱掉了自己的海绵宝宝五指袜。

    这样,够正常了吧。

    陆悍骁的手垂在腿侧,食指和拇指轻轻捻了捻,还在感受方才的温度。

    他用平静语气藏住这一刹的失衡,看着冰箱,说:“西兰花,西芹,搞根胡萝卜,哦,再加点韭菜。今晚我想吃盆儿草。”

    周乔按他吩咐,把食材一样样拿出来,“给你再煎几个鸡翅吧。”

    毕竟是用脸盆吃饭的人,无肉不欢才对。

    “鸡翅好,鸡翅妙,鸡翅吃了长高高。”陆悍骁说完,自己率先哈哈哈。

    周乔低头择菜叶,肩膀笑得直抖。

    陆悍骁啧了一声,人就斜斜地靠了过来,他左手撑着灶台,右手摸着下巴,“爱要大声说出来,崇拜之情别掩盖,这位美少女,你可真的很坏坏。”

    天,这饭没法儿做了。

    周乔淡定不了,把菜叶一放,笑着骂:“够了没啊,再这样就不给你做饭了!”

    陆悍骁:“好了好了,不闹了,我想让你乐一乐,没准还能长长个。”

    “喂!”真是忍无可忍了,周乔拿起韭菜往他身上打。

    陆悍骁赶紧抱住自己,收紧再收紧,夸张尖叫,“前有齐阿姨翘班潜逃不做饭,现有大学生辣手鞭尸啊……对不起,编不下去了。”

    周乔用韭菜更使劲儿地抽他。

    “还打呢?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啊。”陆悍骁威胁起来。

    既然起了个头,自然是要打得痛快,也是这厨房没有煤气罐,不然周乔反手往他脸上丢。

    抽你抽你抽你。

    陆悍骁闻着韭菜香,一个蓄力反转,抓着周乔的手腕定在半空。

    周乔换另只手,操起案台上的胡萝卜,就往他头上敲。

    “卧槽,我的发型!”陆悍骁一个激动,就要去抢萝卜,周乔是个机灵人,左藏右躲,就是不让他得逞。

    两个人过招扭打,从厨房追到客厅。

    陆悍骁:“年纪轻轻女大学生,拿根萝卜成何体统。”

    周乔不客气地回击:“一把年纪公司老总,欺负女生良心不痛?”

    “嗨呀,作诗押韵你最懂。”

    “不不不,没你懂。”

    “小屁孩!”陆悍骁仗着手长脚长,使出一招鹰抓捞月,揪住周乔的后衣领轻轻用力,“看你往哪儿跑!”

    周乔被拉近,这时候的姿势,可以说是背对背的拥抱。

    只不过战况持续,自动忽略性别。

    周乔的手被陆悍骁从后面按住,几乎是被他困在怀里。上身已经失守,就只能靠下盘的力量了。

    周乔抬起右脚,瞄准目标,蓄力,往下狠狠一跺。

    哪知陆悍骁就像脚板心长了眼睛似的,“嘎嘣”一跳,轻松躲闪。

    “哎呦嘿嘿嘿,踩不着你踩不着。”

    周乔又气又想笑,挣扎得更厉害。

    “今天不把你绑起来,你都不知道我副业是卖绳儿的!”陆悍骁气势汹汹,左手扣住她的两只手腕,右手按着她的背,周乔被压得往下弯腰,臀部抵着陆悍骁的腿。

    “认不认输!”

    正所谓,红绳在手,周乔我有。陆悍骁此刻很得意,兴奋得两只眼睛都冒光了。

    周乔又急又烦,“你放开我,你放开啊。”

    “叫我陆大帅,不然拿你玩捆绑!”

    “……”

    拒绝违心主义。

    两个人僵持火热,闹腾得谁也没有留意门口传来的动静。

    锁孔在十秒前清脆转动,“咔噔”轻响——

    “陆老爷子,就是这儿,您慢点。”齐阿姨又招呼身后的陆老太太,“大姐,小心脚下有块软垫。”

    玄关处,三位老年团大宝贝们闪亮登场。

    “这孩子总算办点正事,知道为周乔打点关系。”陆老太边表扬边往客厅走。

    然后,在陆老爷子的一声惊天爆吼“陆草包!”里,五人顺利大会师!

    陆悍骁和周乔以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齐齐转头大眼瞪老眼。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刺不刺激?

    “我日!”陆悍骁脑袋串了一个短路的问号,然后飞快放开周乔,手忙脚乱地站起来。

    “爷爷奶奶,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小的我也好下楼接驾。”

    陆云开不吃这一套,劈头盖脸骂下来,“多大的人了,还没个正行!”

    已经懵逼的周乔,紧张地抠着手指,脸都红透了。

    陆悍骁嬉皮笑脸地往前走了几步,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周乔,“爷爷教训的是,我明天就准备飞韩国,整个形,包您满意。”

    “胡闹!”陆云开小胡子翘起来,可看不惯孙子的油腔滑调。

    “我警告你,别看小乔乖巧听话,就随便欺负她,你三十岁了,晚上就不能学学人家,看看书,写写作文,练练字吗?!”

    陆悍骁:“??”

    周乔:“???”

    等等,陆悍骁抗议,“我不服!”打架的又不是他一个。

    “不服给我憋着!”陆云开拿出老省|委书记怼人时的态度,如雷轰顶。

    嗨呀好生气啊,陆悍骁蓄势待发,嘴炮已经点火,他双手叉腰,底气十足,声音响亮——

    “憋着就憋着!”

    周乔:“……”

    “行了行了,别吵了,声音一个比一个大,邻居还以为我们在放鞭炮呢。”陆老太轻声和气地出来打圆场。

    “悍骁啊,我和你爷爷在战友家吃饭,打包了一只烧鸡,本来呢,是要拿回家喂狗的,但正好车子经过你小区,就顺便给你算了。”

    “……”

    卧槽,奶奶,人间多点爱不好吗?

    周乔看着陆悍骁一脸吃瘪,都快被他逗死了。

    “走了走了。”陆云开发话,“看到你就飙血压,东西送到,我们就回去了。”

    陆悍骁还沉浸在“活的不如狗”的悲伤情绪里,强打精神说:“爷爷奶奶,我送你们下楼。”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完车不留言的,是想让我宠着你吗?!

    ……宠就宠吧,宝贝儿开心就好,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