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今天作者有话说
    陆悍骁公司下属的一间加工工厂, 到货的零件不对版, 为了这个事, 陆悍骁上下衔接打通关系, 忙了足足四天才完全解决。

    解决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开事故分析会。

    会议室,陆悍骁陷在皮椅里正低头点烟, 火柴蓝幽的焰在烟头上一蹭便熄灭。陆悍骁不紧不慢地吸了两口,藐了眼在场的人,“一个个,头那么低, 干什么?”

    沉默了两秒,陆悍骁猛地一掌拍向桌面, “给老子抬起来!”

    这声巨响震得人身子一弹, 陆悍骁把火柴盒丢到正中间,“两个亿的订单,四千万的利润,交工日期一星期后, 白纸黑字的合同拿去打官司, 违约金是你们出, 还是我出?”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陆悍骁的眼角“突突”微跳, 是他动怒的标志。

    “进口的零件走货轮进港,到了才他妈说,模子不对?我养你们干什么?吃闲饭还是摆姿态?”

    陆悍骁语气一声比一声重,“审计部, 合同拟定的时候为什么不明确责任归属?供销部,现场监督验货,验去哪儿了?!”

    其中一负责人头冒冷汗,战战兢兢地开口,“陆总,是我们失职,我愿意承担责任。”

    “放心,少不了你。”陆悍骁冷眼冷言,半秒之后,交待秘书朵姐,“按公司规章制度,严肃处理。”

    朵姐刷刷记下,“是,陆总。”

    陆悍骁眼神示意,朵姐得令分发新的文件。

    “我已与乙方初步达成统一意见,先从南部调货,二号港口进最近的仓库,再出错,你们一个个提头来见。”

    众人背脊发凉,听到这话,终于松了口气。

    陆悍骁率先起身离开会议室,朵姐紧跟而上,端了一杯柠檬水进办公室。

    陆悍骁累了几天,此刻重重地靠着椅背,仰头看天花板。

    朵姐把水杯轻轻放下,尽责提醒道:“陆总,注意身体。”

    陆悍骁保持原来的动作,极淡地应了一声,“嗯。”

    朵姐刚要退出,突然停住,她想到一件事,转过身说:“对了陆总,前两天我看见周乔了。”

    陆悍骁的神情终于鲜活几分,“在哪?”

    “海伦小区。”

    这个小区在复大附近,因为靠近学校,所以对外出租的房子特别多。

    朵姐描述那天的场景,“我一个表妹在里面租了房,三室两厅,她想找一个合租的,正巧那天家庭聚会,吃完饭我送她过去,她说有人来看房子。”

    陆悍骁的眉心已经紧成了一条竖着的缝。

    朵姐点到即止,也没把握地说:“可能周乔是路过的。”

    陆悍骁听完,已经凌厉起身,拿起靠背上的呢子外套往外走。

    ———

    公寓。

    “乔乔,我出去买点鸡蛋。”齐阿姨出门前和她打招呼,“要不要吃什么水果呀?”

    卧室里的周乔正在看电脑,听到后说,“不用了,冰箱里还有苹果香蕉没吃完呢。”

    “那好,想吃什么给我打电话。”齐阿姨说完就出门了。

    周乔边看屏幕边记录,把一些筛选好的住房信息写到本子上。前两天看的海伦小区那家,位置还不错,就是租金贵了点。

    周乔打算再看两家,如果没有更合适的,贵就贵点吧。

    翻了两页,周乔去洗手间。坐马桶上她还在盘算着租金,市面上一般都是押一付三,这就意味着需要准备一万块钱,金小玉走前给了她五千,加上以前存的,可能刚刚够。

    老家关系好的高中同学,上个星期才告诉她一些消息,金小玉和周正安的离婚大战,已经成了当地的轰动新闻。

    周乔打过几次电话给双方,但无一例外的,均显示号码不存在。

    估计是官司战术需要更换了电话,周乔自嘲地笑了笑,失联父母,留守儿童。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边走边低头用纸巾拭干手,走进卧室才抬头,这一抬不得了,吓得她连退三步。

    只见陆悍骁闲适地坐在书桌前,摸着鼠标看她的电脑。

    这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是还没下班吗!

    周乔咽了咽喉咙,心发虚地先说话:“你回来了啊。”

    陆悍骁没事人一样,偏头冲她笑了笑,“今天提早回家陪你。”

    周乔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电脑,边走过去边说:“公司事情解决了吗?顺利吗?”

    她的手放在笔记本屏幕上头,就要合盖。

    “关什么?”陆悍骁按住她的手,声音平静道:“你在58同城上买东西啊?”

    周乔下意识地点头,“啊,对。”

    陆悍骁握着她的手,人也挪了个边,和她面对面。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周乔虽然居高临下,但陆悍骁的眼神压迫感十足。

    他笑着,再一次问:“买东西?”

    周乔已经觉得不对劲,刚要开口解释,陆悍骁“啪”的一声把鼠标往桌上一砸,“你要买衣服鞋子包,跟我说啊!上这破网站看什么看!”

    周乔被吼得浑身一颤,脸色也不好看了,“你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陆悍骁摆出一张冷脸,“你给我干么?”

    周乔反应过来,闭声沉脸,转身要走。

    “站住。”陆悍骁拽住他手腕,“把话给我说清楚,买东西?买什么?我现在就让商场送过来!”

    “你神经病啊。”周乔扭动挣扎,他越箍越紧。

    “你是不是想搬走?”陆悍骁在感情上不是个能藏事的主,他铁青着脸,“我问你是不是?”

    周乔偃旗息鼓,冷静下来,沉默几秒之后,她承认,“对,我要搬出去住了。”

    “为什么?”陆悍骁的恼火最初源于她没有第一时间坦诚,这会她亲口认了,他也冷静些许,问:“是不是我妈来找过你?”

    周乔否认,“没有。”

    陆悍骁直视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周乔任他,自己也不躲。

    他回想一番,徐晨君上周去法国,昨晚上还接了越洋电话,时间对不上,排除这个可能性。

    排除他因,就更让人气愤了。

    陆悍骁实在想不通,“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走呢?”

    周乔说:“当初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考研。现在考试结束了,我……”

    陆悍骁打断,“可是我跟你没有结束啊。”

    周乔心狠狠一撞,她不动声色地低下头,假装冷静沉思。

    再然后,用做检讨一般的语气继续说:“你别生气了,其实仔细想一想,我没有缘由地住在你家里,你觉得合适么?”

    陆悍骁不做多想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怎么不合适?你是担心我家里人知道吗?我早就想带你正式去见面,之前一直顾虑你考试,现在只要你一句话,我们马上出门。”

    周乔当即拒绝,“不要。”

    陆悍骁好不容易热起来的眼神,又冷了下去。

    周乔缓了缓语气,“我成绩还没出来,就算考上了,还要面试,还有好多事情。我不想现在分心。”

    除了这个理由,她还能怎么说?

    那一晚,陆老太太冬夜亲自上门,送的鸡汤里,掺了苦口婆心的相劝。周乔不傻不蠢,陆老太的一番话已经清清楚楚地复刻一层意思:

    让她自己解决。

    周乔是跟陆悍骁说,你奶奶找过我了,她不喜欢我,要我搬出去?

    且不说家人在陆悍骁心中的分量。就算他愿意为她翻脸——

    一定非要逼陆悍骁做这么俗气的选择吗?

    周乔忍下难以抉择,先搬出去吧。同时她还心怀侥幸,搬出去不等于分手啊。

    陆悍骁被她这个“考研没结束,不能分心”的理由,堵得哑口无言。

    刚在一起时没选择急于见父母,自己的初衷也是基于这点考虑。

    难受和复杂以及不得不给予认同的情绪,缠在他心里跟一团乱麻似的,搅得他苦不堪言。

    陆悍骁烦躁地揉了把自己的头发,然后踹了一脚桌子,“不走可不可以啊!我们之前一直也住得好好的。”

    周乔摇了摇头。

    陆悍骁几近乞求,“我不吵你不闹你,回家动作轻一点,不看电视不放音乐也不说笑话了,这样也不行吗?”

    周乔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她抬起头,换上一副故作轻松的笑容,“你乖一点啦,搬出去我也是你女朋友呀。再说考上了,我也是要住去学校的。”

    陆悍骁闷声,“考上了也可以不住学校的。”

    周乔亲昵讨好地搂住他的腰,抬头去亲他胡茬微冒的下巴,撒娇道:“干什么啊?你想金屋藏娇啊?”

    陆悍骁心软了几分,伸手回应她的拥抱,“我养得起你。”

    “我知道。”周乔不否认,看着他说:“你是一个这么好的男人,我也想变得更好站在你身边。”

    陆悍骁剧烈起伏的呼吸在她这句话的安抚里,已经平缓得差不多了。

    他把脑袋垫在她的肩膀上,“你这是在哄我吗?”

    周乔的手一下一下轻抚他微凸的背脊骨,“不是哄你,是宠你。”

    陆悍骁觉得不够,执着道:“结了婚你也要宠我!”

    周乔先答应,“好。”

    “那我们现在去登记。”

    “……”

    “你不肯去!你骗我!”

    陆悍骁觉得心结还是难平,找了个理由,气冲冲地出了门。

    “我生气了,你自己看着办!”然后“嘭”的一声关门响,他躲进了卧室。

    周乔懵在原地,望着那傲娇的门板,她腮帮鼓了鼓气。

    这位男朋友……安全感似乎很缺失啊。

    ———

    接下来两天,陆悍骁单方面宣布了冷战。周乔和他说话,他扬眉抬下巴,“哼”的一声躲得远远。

    周乔喊他吃饭,他就拿起棉签夸张地掏耳朵,当没听见。

    周乔主动求和好,等齐阿姨出门跳广场的时候,溜进他卧室亲亲抱抱,这个时刻,陆悍骁一般是不会抗拒的,等她献完殷勤,抱完亲完。他就跳到床上呈“大”字,闭眼打呼噜。

    陆悍骁每天默念十遍,“就不跟你说话,气死你!”

    而每晚上,当周乔熟睡之后,他又贱兮兮地推开卧室门,从门缝里偷窥周乔气死了没。

    没气死,第二天再接再厉。

    这么幼稚的举动,周乔看得又想笑又心酸。

    陆悍骁缺乏安全感的症状如此严重,用十六七岁男孩才使用的叛逆方式,去引起她的注意。周乔这两日也没闲着,又看了两户出租房,其中有一户还是男女合住,她也没再犹豫,最终敲定了海伦小区那一家。

    这日下班,陆悍骁进门就看见周乔蹲在房间,地上放着一个敞开的大行李箱。

    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这一刻,悲愤从脚底板开始火箭发射,直冲天灵盖。

    陆悍骁丢下车钥匙,鞋都没换就撞了进去。

    “我这几天在生气你看不出来吗!”他一捶合上行李箱,吼道:“我不理你,不和你说话,你感觉不到吗?!”

    听见动静的齐阿姨突突突地跑过来,“怎么了这是?”

    陆悍骁怒声,“出去!”

    齐阿姨被凶了,揪着自己一头黄卷毛“呜呜呜”地跑回了厨房。

    周乔眉色平静,“你把手放开,我要把衣服放进去。”

    陆悍骁坚持不松,凶悍地和她对视。

    一秒。

    两秒。

    他眼眶就这么微微地红了。

    周乔愣住。

    “我不想你走。”陆悍骁哑着声,似求似怨,“你一走,就不会回来了。”

    周乔心疼地搂住他的脖颈,让他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不会的。我不回你这,我还能去哪里?”

    “我又老又闹腾还幼稚,你到外面会认识好多好看的,又会骗人的男生。”陆悍骁忧虑症犯了,“你还年轻,可我不行了,我花了二十九年才碰上一个喜欢的。你要是走了,我就出家当和尚!”

    周乔轻轻笑了起来,“佛祖嫌你太吵,不想收你进门。”

    陆悍骁趴在她怀里安静如鸡。

    周乔抚摸他背的手没有停止动作,半晌,她说:“陆哥。”

    怀里传来闷声,“嗯。”

    “吃完饭,你能不能带我去江边走走?”

    ———

    半小时后。

    陆悍骁兴致缺缺地换衣服,周乔在卧室里捣鼓了一阵,收拾出一个小包拎出来。

    她站在卧室门口,欲言又止好几次,最后还是走上前,小声地对陆悍骁说:“你要不要……带点换洗的衣服?”

    乍一听没明白,他偏头,“嗯?”

    “就是,等下要洗澡用的。”周乔声音更低了。

    几秒之后,陆悍骁串在手指上的车钥匙落了地。他转过身,胸膛起伏加剧。

    周乔用眼神无声回应他的猜测。

    是对的。

    陆悍骁强壮镇定,矜持高冷地下命令,“你先出去。”

    等人一走,他立刻疯狂捶胸直蹦跳,双手握拳放唇边捂住嘴,激动地在卧室里转了五个圈,最后往床上一跳,骑在枕头上“驾驾驾”!

    驾完之后,陆悍骁拉开衣柜,他珍藏数年的几百条内裤终于有了用处。

    丁字的,网状的,系带的,还有这种薄纱状的。陆悍骁选了又选,最后,脸红心跳的,把一条纯白色偷偷塞进了包里。

    因为百度说过,白色的……显大。

    出门前又揣了几盒安全套,陆悍骁调整呼吸,拉开门,又恢复了一脸高贵冷漠。

    赏给脸早已熟透的周乔一个字:“走。”

    这一路,两人全程沉默,只有越来越快的车速在彰显陆悍骁的紧张和迫不及待。

    周乔打破尴尬,问了个更尴尬的问题,“要不要……先上美团定个酒店……”

    陆悍骁怒火邪火欲|火升腾,“团购?你把你男人当什么了!”

    周乔识趣地闭了嘴。

    上次那个八十八特价宾馆对他造成的心理伤害太大,这次,陆悍骁一通电话吩咐下去,超五星最好的套间早就安排妥当。

    周乔几乎是被陆悍骁拖下车的。

    “哎,你慢点,我手被你拽疼了。”

    陆悍骁转过头,笑里藏吊地说:“再多嘴,老子抱你上去。”

    贵宾电梯直达顶楼。

    在电梯里,陆悍骁已经忍不住了,到了房间后,周乔的嘴唇已经肿高了一厘米。

    “先,先洗澡。”她深呼吸。

    陆悍骁点点头,做了个您请的动作。

    我滴个乖乖,很绅士嘛。

    周乔洗完换陆悍骁洗。二十分钟后——

    坐在床边背对浴室的周乔,忽然发现房间里的灯,全灭了。随着“咔哒”一声开关轻响,一盏精油灯柔柔亮起。

    周乔回头。

    朦胧的光氛里,陆悍骁的好身材完全奉献给她的眼睛。

    肌理脉络清晰顺下,腹肌分格一块块很是明显,是名副其实的宽肩窄臀。

    周乔的目光顺势往下,脑子一懵。

    陆悍骁深吸气,迈开脚步坚定地走过来。

    “周乔。”他念及她的全名,然后语气一转,用讨好又撒娇的口吻介绍:

    “我穿的是……子弹内裤哦……”

    作者有话要说:  1、下篇写硬汉特警vs勇敢少女,应该是我写过的文里最燃的。感兴趣的金主可以去作者专栏收藏一下。8月开更《请你留在我身边》。

    ———

    2、陆总和小乔的第一浪,凭全文至少50%的订阅截图,微博私信咬春饼。

    3、看完的回来评论,内容别提开船。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