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今天作者有话说
    陆悍骁公司下属的一间加工工厂, 到货的零件不对版, 为了这个事, 陆悍骁上下衔接打通关系, 忙了足足四天才完全解决。

    解决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开事故分析会。

    会议室,陆悍骁陷在皮椅里正低头点烟, 火柴蓝幽的焰在烟头上一蹭便熄灭。陆悍骁不紧不慢地吸了两口,藐了眼在场的人,“一个个,头那么低, 干什么?”

    沉默了两秒,陆悍骁猛地一掌拍向桌面, “给老子抬起来!”

    这声巨响震得人身子一弹, 陆悍骁把火柴盒丢到正中间,“两个亿的订单,四千万的利润,交工日期一星期后, 白纸黑字的合同拿去打官司, 违约金是你们出, 还是我出?”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陆悍骁的眼角“突突”微跳, 是他动怒的标志。

    “进口的零件走货轮进港,到了才他妈说,模子不对?我养你们干什么?吃闲饭还是摆姿态?”

    陆悍骁语气一声比一声重,“审计部, 合同拟定的时候为什么不明确责任归属?供销部,现场监督验货,验去哪儿了?!”

    其中一负责人头冒冷汗,战战兢兢地开口,“陆总,是我们失职,我愿意承担责任。”

    “放心,少不了你。”陆悍骁冷眼冷言,半秒之后,交待秘书朵姐,“按公司规章制度,严肃处理。”

    朵姐刷刷记下,“是,陆总。”

    陆悍骁眼神示意,朵姐得令分发新的文件。

    “我已与乙方初步达成统一意见,先从南部调货,二号港口进最近的仓库,再出错,你们一个个提头来见。”

    众人背脊发凉,听到这话,终于松了口气。

    陆悍骁率先起身离开会议室,朵姐紧跟而上,端了一杯柠檬水进办公室。

    陆悍骁累了几天,此刻重重地靠着椅背,仰头看天花板。

    朵姐把水杯轻轻放下,尽责提醒道:“陆总,注意身体。”

    陆悍骁保持原来的动作,极淡地应了一声,“嗯。”

    朵姐刚要退出,突然停住,她想到一件事,转过身说:“对了陆总,前两天我看见周乔了。”

    陆悍骁的神情终于鲜活几分,“在哪?”

    “海伦小区。”

    这个小区在复大附近,因为靠近学校,所以对外出租的房子特别多。

    朵姐描述那天的场景,“我一个表妹在里面租了房,三室两厅,她想找一个合租的,正巧那天家庭聚会,吃完饭我送她过去,她说有人来看房子。”

    陆悍骁的眉心已经紧成了一条竖着的缝。

    朵姐点到即止,也没把握地说:“可能周乔是路过的。”

    陆悍骁听完,已经凌厉起身,拿起靠背上的呢子外套往外走。

    ———

    公寓。

    “乔乔,我出去买点鸡蛋。”齐阿姨出门前和她打招呼,“要不要吃什么水果呀?”

    卧室里的周乔正在看电脑,听到后说,“不用了,冰箱里还有苹果香蕉没吃完呢。”

    “那好,想吃什么给我打电话。”齐阿姨说完就出门了。

    周乔边看屏幕边记录,把一些筛选好的住房信息写到本子上。前两天看的海伦小区那家,位置还不错,就是租金贵了点。

    周乔打算再看两家,如果没有更合适的,贵就贵点吧。

    翻了两页,周乔去洗手间。坐马桶上她还在盘算着租金,市面上一般都是押一付三,这就意味着需要准备一万块钱,金小玉走前给了她五千,加上以前存的,可能刚刚够。

    老家关系好的高中同学,上个星期才告诉她一些消息,金小玉和周正安的离婚大战,已经成了当地的轰动新闻。

    周乔打过几次电话给双方,但无一例外的,均显示号码不存在。

    估计是官司战术需要更换了电话,周乔自嘲地笑了笑,失联父母,留守儿童。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边走边低头用纸巾拭干手,走进卧室才抬头,这一抬不得了,吓得她连退三步。

    只见陆悍骁闲适地坐在书桌前,摸着鼠标看她的电脑。

    这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是还没下班吗!

    周乔咽了咽喉咙,心发虚地先说话:“你回来了啊。”

    陆悍骁没事人一样,偏头冲她笑了笑,“今天提早回家陪你。”

    周乔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电脑,边走过去边说:“公司事情解决了吗?顺利吗?”

    她的手放在笔记本屏幕上头,就要合盖。

    “关什么?”陆悍骁按住她的手,声音平静道:“你在58同城上买东西啊?”

    周乔下意识地点头,“啊,对。”

    陆悍骁握着她的手,人也挪了个边,和她面对面。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周乔虽然居高临下,但陆悍骁的眼神压迫感十足。

    他笑着,再一次问:“买东西?”

    周乔已经觉得不对劲,刚要开口解释,陆悍骁“啪”的一声把鼠标往桌上一砸,“你要买衣服鞋子包,跟我说啊!上这破网站看什么看!”

    周乔被吼得浑身一颤,脸色也不好看了,“你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陆悍骁摆出一张冷脸,“你给我干么?”

    周乔反应过来,闭声沉脸,转身要走。

    “站住。”陆悍骁拽住他手腕,“把话给我说清楚,买东西?买什么?我现在就让商场送过来!”

    “你神经病啊。”周乔扭动挣扎,他越箍越紧。

    “你是不是想搬走?”陆悍骁在感情上不是个能藏事的主,他铁青着脸,“我问你是不是?”

    周乔偃旗息鼓,冷静下来,沉默几秒之后,她承认,“对,我要搬出去住了。”

    “为什么?”陆悍骁的恼火最初源于她没有第一时间坦诚,这会她亲口认了,他也冷静些许,问:“是不是我妈来找过你?”

    周乔否认,“没有。”

    陆悍骁直视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周乔任他,自己也不躲。

    他回想一番,徐晨君上周去法国,昨晚上还接了越洋电话,时间对不上,排除这个可能性。

    排除他因,就更让人气愤了。

    陆悍骁实在想不通,“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走呢?”

    周乔说:“当初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考研。现在考试结束了,我……”

    陆悍骁打断,“可是我跟你没有结束啊。”

    周乔心狠狠一撞,她不动声色地低下头,假装冷静沉思。

    再然后,用做检讨一般的语气继续说:“你别生气了,其实仔细想一想,我没有缘由地住在你家里,你觉得合适么?”

    陆悍骁不做多想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怎么不合适?你是担心我家里人知道吗?我早就想带你正式去见面,之前一直顾虑你考试,现在只要你一句话,我们马上出门。”

    周乔当即拒绝,“不要。”

    陆悍骁好不容易热起来的眼神,又冷了下去。

    周乔缓了缓语气,“我成绩还没出来,就算考上了,还要面试,还有好多事情。我不想现在分心。”

    除了这个理由,她还能怎么说?

    那一晚,陆老太太冬夜亲自上门,送的鸡汤里,掺了苦口婆心的相劝。周乔不傻不蠢,陆老太的一番话已经清清楚楚地复刻一层意思:

    让她自己解决。

    周乔是跟陆悍骁说,你奶奶找过我了,她不喜欢我,要我搬出去?

    且不说家人在陆悍骁心中的分量。就算他愿意为她翻脸——

    一定非要逼陆悍骁做这么俗气的选择吗?

    周乔忍下难以抉择,先搬出去吧。同时她还心怀侥幸,搬出去不等于分手啊。

    陆悍骁被她这个“考研没结束,不能分心”的理由,堵得哑口无言。

    刚在一起时没选择急于见父母,自己的初衷也是基于这点考虑。

    难受和复杂以及不得不给予认同的情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