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宠着他
    “同居”这么久, 周乔对陆悍骁的嘴炮技能已经习以为常。每次她都一笑带过, 但细微的感知也从不骗人, 自从她考研结束后, 陆悍骁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似乎越来越显山露水了。

    周乔怎么可能不知道。

    陆悍骁自嗨了一会,下巴泄气地抵在她肩膀上, “太惨了,我真是太惨了。”

    周乔抬起手揉了揉他后脑勺,“你跟我说实话,真的没谈过恋爱吗?”

    “和女人看电影算不算?”陆悍骁想了想, 坦白自己的心路历程。

    “刚回国那会,亲朋好友时常张罗相亲宴, 为了应付我也会挑着去见面, 亲戚没坑我,介绍的都是一些条件不错的女人,出于礼貌,吃过饭一起看看电影, 微信上聊了几次就不了了之, 回头再一翻, 对方把我删除好友了。”

    陆悍骁松开她, 也靠着书桌,开始忆苦思甜,“小时候我挺皮,老是惹事, 我爷爷是典型的狼人教育,皮带都抽断过两根,动不动就把我关小黑屋不让吃饭,有个一块长大的女孩儿,每次都偷偷给我塞肉包子,心眼儿跟她人一样美。”

    “长大了她才告诉我,那包子都是她家撸撸不吃的。”

    周乔问:“撸撸是谁?”

    “她们家养的一只京巴犬。”陆悍骁越说越觉得自己惨,“能和我知根知底的异性,好像就她一个,但她用狗都不吃的肉包子喂我,实在是太败坏好感了。”

    周乔笑着听他的童真事,顺口问:“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熟得很,你和她吃过饭的。”陆悍骁说:“后来,她就成了贺燃的老婆。”

    周乔恍然知晓,“原来是简晳姐啊。”

    陆悍骁掰着手指头,“二十四岁之前沉迷学习的海洋不可自拔,二十四岁之后为了事业而奋斗,大把时间全奉献给了酒桌。你说,就我这样的,找了女朋友,没时间陪,人家也会甩了我。”

    其实青春十年也就眨眼的事,忙碌充斥着,压根无心其它。等到顺畅稳定,事业有成,时间开始属于自己时,周乔就出现了。

    一切只是刚刚好。

    说完自己的,陆悍骁侧头问:“好了,该轮到你坦白从宽了,我可警告你啊,别留着什么前男友的合照,被我发现,你就等着看我发疯吧。”

    周乔笑意满眶地看向他,“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她低了低头,诚实道:“你是第一个。”

    “哟呵,太巧。”陆悍骁站直了,跟抽刀剖腹似的迅速伸出右手,“我也是。第一次当初恋,请多多关照。”

    周乔挑眉,手掌往他掌心一拍,陆悍骁趁机握紧,手指头挤进去,强行凹了个十指相扣的造型。

    陆悍骁握着她举至胸口,然后轻轻撞了撞,轻轻说:

    “这儿,连着心。”

    ———

    第二天两人约好去看演唱会。

    陆悍骁说会早下班,没想到早到直接中午就回来了。吃过饭,他就撅着屁股在卧室里翻箱倒柜。

    周乔走过去,看着满地的乱七八糟,捡起一个看了看,惊叹道:“你还有灯光牌呢?!”

    一串他偶像的名字,字上用彩灯缠绕,正中间升起一颗大星星,按下开关,简直闪瞎人眼。

    陆悍骁无所谓地说:“粉丝后援会每个人都有一套,还有贴纸,待会我给你贴几个到脸上。”

    周乔一言难尽地对他伸出大拇指,“服气。”

    陆悍骁把装备找齐,递给她一个塑料袋。

    “这是什么?”

    “情侣装啊。”

    周乔才不相信,打开一看,“这是你们后援会的会服。”她当即拒绝,“我不穿,你和别人当情侣去吧。”

    陆悍骁一听可着急,“好好好,你说穿什么就穿什么。”

    周乔有点接受不了他这浩大的声势,于是道:“就穿正常点的衣服行吗?”

    最后,两人终于着装正常地出门。但陆悍骁还是没舍得放弃他一袋子的应援装备。停好车,他扒下后视镜,开始往脸上贴花花。

    因为偶像英文名有点像鱼,所以陆悍骁就贴了三条在左脸。

    周乔一看,皱眉道,“这是……鲫鱼?”

    “管他呢。”陆悍骁继续贴右脸,这下更壮阔了,直接往上头弄了两条鲨鱼。贴完还问,“这样子是不是比较有杀气?”

    周乔呵呵呵,“杀气没看出来,傻气倒是挺多的。”

    陆悍骁很自信,“没关系,等我绑上这个,整体效果就出来了。”

    等等,您还有头绳儿呢!

    陆悍骁扯出一条冰蓝色的绸带,往额头上绕了一圈,颇为熟练地在后脑勺打了个蝴蝶结,其实这种东西很常见,绸带上无非刻着支持偶像的口号。

    只是,周乔费解,“为什么一定要选这个颜色?”

    陆悍骁:“因为这是偶像的幸运色啊。”

    周乔握紧拳头,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

    她男朋友是个小公主,除了宠着他,又还能怎样呢。

    陆悍骁给自己搭了一身迷弟装扮,下车后,又从尾箱里拿出荧光棒分给周乔,“给,炒气氛用的。”

    两人正准备凭票进场,陆悍骁接到了朵姐的电话。

    “什么事儿啊?”

    听了一会,他脸色变沉,“早就通知我今天下午不在公司,现在又说有文件要签?”

    朵姐战战兢兢地回答:“是政府部门紧急下发的,下班前就要反馈,陆总,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陆悍骁劈头盖脸一顿嚷:“哪个部门!让它给我等着!”

    朵姐嗷呜一声,“陆总,是您父亲的部门。”

    “……”陆悍骁有气没处出,只得提出,“我这边走不开,你过来吧,我把地址给你微信上。”

    朵姐连连答应,她本以为老板是去干正经事比如应酬什么的,结果一分钟后划开微信,下巴都惊掉了,“天啊!老板还追星呢??”

    a区贵宾座,7号位置。

    朵姐突突突地赶到,由于人太多,她挤进去的时候差点变成朵朵饼。

    “陆总,这儿,我在这儿呢!”朵姐抱着几本红头文件深情呼唤,走过去后一看陆悍骁脸上的鲫鱼鲨鱼草鱼,表情复杂了三秒钟,“呃,陆总,您今天的角色是……东海龙王吗?”

    “龙王”高贵地伸出手,“文件呢?”

    朵姐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拧开笔帽,提醒道:“陆总,这上面不能用您的陆氏疯体,上头说了,必须得正楷。”

    “要求一大堆,打麻将总爱赖账,下次再也别想在牌桌上装可怜。”陆悍骁嘀嘀咕咕,吐槽自己的厅长老爹。

    朵姐善意地微笑,“陆总,您嘴唇一张一合的样子,和你右脸的那条草鱼好像嗷。”

    陆悍骁细思极恐,赶紧闭上了美唇。

    这叠文件全是一张张的纸,粗看没多少,真要签起来,还挺费事儿。

    陆悍骁签了几十张,心情很烦躁,“怎么还有这么多啊!”

    演唱会就要开始了!舞台上的灯光都变暗了!

    朵姐赶紧提醒,“陆总,正楷,正楷。”

    周围的观众全用手机拍照录视频,兴奋地发朋友圈直播演唱会进度,只有陆悍骁画风清奇,他蹲在地上,趴着座椅疯狂补签文件。就在最后一张签完时,朵姐也被保安逮住。

    朵姐双手合十冲着保安大叔眨眼睛,“大哥,小妹这就走。”

    然后对陆悍骁愁眉苦脸,“陆总,我是从男厕所翻墙进来的,对了,这边洗手间坑位有点少,你一定要跑得够快才能占到位置!”

    中国好秘书,非朵朵姐莫属。

    保安们把她押出会场,世界终于安静了。

    陆悍骁拿起荧光棒和拍掌道具,瞬间进入状态,他站起来,对着舞台又喊又叫,“你是鱼儿我是海,海洋哥哥不离不弃!”

    一旁的周乔用手撑着头,别过脸,假装不认识行不行?

    陆悍骁自编自演了十来句押韵口号,相当博人眼球,周乔扯了扯他的衣摆,“那个……她人还没上场呢。”

    陆悍骁不好意思地坐下,“抱歉,心情比较激动。”

    周乔心里不是滋味,冷漠脸地坐着。

    陆悍骁靠近她,“咦?我家乔乔不对劲。”

    “我姓周你姓陆,咱俩都不是谁家的。”

    陆悍骁想了想,“这事儿好办,明天去趟民政局,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周乔抡起拳头打他,“好好看你的女神吧!”

    陆悍骁凑到她脖颈间,使劲嗅了嗅,“一股82年的老醋坛子味儿。”

    周乔被逗笑,“神经病。”

    陆悍骁不甘示弱,“那你就是神经病的老婆。”

    周乔闭声,被老婆两个字弄得心跳二百五。

    陆悍骁一把揽过她的肩,“这种醋有什么好吃的,我话就撂在这了,以后我家户口本上只能多两个人的名字。”

    周乔下意识地问:“还有一个是谁?”问完之后才觉得要死了,竟然入了陆草包的语言陷阱。

    陆悍骁得逞一般哈哈大笑,笑够了才贴着她的耳朵沉声说:“不记得孩子了?嗯?被你吃了?”

    周乔脸红燥热,捂着胸口表情痛苦。

    陆悍骁略紧张,“怎么了?”

    周乔悠悠转过头,看着他说:“窒息了,需要人工呼吸才能活命。”

    舞台上映射出的光亮,将陆悍骁的眼底衬出一片星光,他面色平静时,眼底便是温柔的银河,他一微笑,眼底就是璀璨的流星。

    这一刻,流星飞入了周乔眼里,陆悍骁直接吻了过来,舌尖灵活地撬开她舌头,轻声说:“我要做的不是人工呼吸,是……耍你流氓啊。”

    随着他的吻而来的,是漫天的欢呼声,同时,舞台上的光竖骤然变亮,就像炸开的烟花。紧接着,女声动听缱绻,款款开唱。

    台上的是偶像。

    身边的姑娘,才是他的天后啊。

    不过这偶像就像一碗鸡血,接下来的两小时,陆悍骁还是把毕生热情都奉献给了她。

    周乔冷漠地看着他上蹿下跳,拉着横幅激动地撕心狂吼,他脑门上的道具还会发光,关键是,灯泡还是激光型。周乔留意了舞台上,那位偶像已经好几次被灯光射中,眼睛刺得睁不开。

    陆悍骁捧着胸口,“我天,她在对我放电!”

    “……”

    救命,跳楼价甩卖粉丝。

    周乔静坐在位置上,旁边有了陆悍骁,连好好听歌都是奢望。她索性放松自己,歌也不听了,全神贯注地观察她二十九岁还没成年的男朋友。

    陆悍骁嗓门大,一个顶三,还时不时地冒出押韵口号,他一点也不装逼做作,喜欢就说,从不藏着掖着。还有他偶尔的深沉镇定,总是能将自己的人生经验,用轻松自在、平等交流的语气分享出来。

    周乔目光装的全是他,看他闹,看他笑,嘴角的弧度一直扬起。

    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生命都变得活泼鲜艳。

    周乔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舞台的绚丽光影,然后发了个朋友圈——

    [2016年冬夜,不看路人,不换爱人。]

    ———

    演唱会结束后的交通宛若瘫痪。

    哪怕陆悍骁把车停在最外边,开到马路也费了半个小时。

    为偶像献声两小时,陆悍骁的嗓子已经冒烟了,连吃十粒喉糖才舒服一些。中途他接了一个电话,公司出了点急事,得赶过去处理。

    周乔从他说话间已经听出了个一二,忙说:“你把我放在路边,我自己坐公交回去。”

    陆悍骁也没腻歪,确实要事突发,他说:“前面有直达公交,就在小区门口停,身上有零钱么?”

    周乔点点头,“有的,靠边吧,别耽误你。”

    下车后,目送车子尾灯匿于夜市里,公交车正好也来了,周乔上车投币,包里手机在响。以为是陆草包,结果拿出一看——

    陆奶奶。

    周乔的心莫名颠了颠,她扶稳把手,接听,“陆奶奶您好。”

    十五分钟后,公交车到站。

    周乔一路快跑到小区门口,她四处张望,寻找老人家的身影。

    “乔乔,我在这里。”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周乔回头,陆老太正一脸笑地看着她,“看把你跑的,等急了吧?”

    “没事。”周乔搀着她的胳膊,“陆奶奶,您怎么过来了?”

    “亲戚送了只好土鸡,炖了一天,可香了,我就拿来给你尝尝。”

    周乔赶紧道谢,“谢谢您牵挂,还要您跑一趟。”

    “我纯当锻炼喽,而且我也好久没见着你。”陆老太仔细端详了她一番,“嗯,瘦了。哎呀,读书是最磨身体的,这回啊,你一定可以考上。”

    绕过引路话题,周乔隐隐觉得,这才是老人家今天的重点。

    她乖巧道:“陆奶奶,上楼坐吧。”

    “不了不了,”陆老太摆摆手,耳垂上的金玉耳坠缓缓摇,她说:“今天也不冷,你陪我就在这花园坐坐吧。”

    两人坐在长椅上,陆老太关心地问:“乔乔多久出成绩啊?”

    “下个月。”周乔说。

    “那也挺快。”陆老太话锋转了转,“在悍骁这,住得还习惯吗?”

    不等周乔回答,她又自顾自地叹息,“我们悍骁啊,大大咧咧不懂照顾人,当初是我们两个老头考虑不周,光顾着这里方便,离图书馆近。”

    周乔手指抠紧,屏息等待。

    “乔乔,你可不要对爷爷奶奶生气啊。”陆老太握着她的手,放在掌心拍了拍,“等考上了,还要准备面试,事情也挺多,乔乔,我想过了,再给你单独找个房子,就在学校边上。你一个人住也方便,没人打扰。”

    周乔静了两秒,脑子里百转千回地转了几道弯,已经明白过来。

    陆老太太这么明显的划刻距离,旁敲侧击地提醒着她,是该从陆悍骁那搬出去了。

    周乔抿了抿唇,低眼垂眸盯着自己的手,再抬起时,她笑的得体,“陆奶奶,谢谢你们的照顾,这段时间我也很打扰大家了,我也是这样想的,考完试就打算搬出来。”

    陆老太面色有着些许难意,她把周乔的手握得更紧,“没关系啊,你要觉得还习惯,继续住也可以,我跟那臭小子说一下就行了。”

    “不用了。”周乔斩钉截铁,面带微笑,“我本来就想一个人住。”

    陆老太哎了一声,“好孩子,你是个好孩子。”

    冬日的晴夜,是明净的。

    周乔送走陆老太太后,她站在小区里仰头看了很久的天。

    周乔低下头,揪着自己的衣服紧了又松,再抬头看天空时,为数不多的星星,已经找不到了。

    她在想,该怎么告诉陆悍骁,自己要搬走的这个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c,过期不候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