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心跳二百五
    目送周乔进入考场, 陆悍骁怕待会车多堵住路, 便先离开。

    陆悍骁就近找了家咖啡馆, 他跟朵姐打了招呼, 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兄弟群里, 抢红包最快的一个永远是贺燃。

    陈清禾:[日,我来什么都没有了, 姓贺的每次都这么早,你丫是不是不过性|生活的啊!]

    陆悍骁:[闭嘴,今天要说吉利话。]

    然后连着给他发了五个满额红包。

    陈清禾:[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周乔金榜题名。]

    陆悍骁可高兴,继续往里面砸红包。

    这一上午, 他几乎是数着秒针过, 开着电脑放桌上,一张报表也没看。

    九点半,题目应该做完一半了吧?

    十点,也不知道臭乔乔有没有漏题目。

    好不容易捱到十一点, 陆悍骁收拾东西, 走路过去接周乔。考试结束, 又等了一会, 周乔出现在门口,陆悍骁就冲她招手。

    周乔小跑过来,挺惊讶,“你一直在这?”

    陆悍骁理所当然地说:“我可是家长, 我不等谁等啊?”

    之后,他闭口不问她考得怎么样,生怕增加半分心理负担。

    陆悍骁带周乔吃了午饭,就去到一早订好的酒店午休。

    “你睡会,一个小时后我叫你起床。”陆悍骁拿过她的包,“剩下的交给我。”

    周乔顺从地进去休息,陆悍骁拿出手机定了闹钟,这才拉开她的包,一样样地检查东西。

    陆悍骁将周乔上午考试用过的笔,全部更换成新的笔芯,换完之后还在草稿纸上试写了几行字,流畅好写才放心。

    由此可见,他为了早日当爸爸,也是操碎了小心心。

    就这样,陆悍骁为当爸爸努力着,终于熬到了最后一门考试结束。

    不同于前日的好天气,考试结束,阴云当头,周乔出来的时候,还有零星雨点。

    “这儿!”接考的陆悍骁穿了一身骚骚的纯白呢子衣,远远望去倍儿年轻。

    周乔一路跑过来,陆悍骁张开双手接住她,“哎呦我天,小炮弹!”

    “终于结束了!”周乔笑得如释重负。

    陆悍骁的手在她背上抚了两下,评价说:“再不结束,我姑娘就要瘦成排骨了。”

    周乔抬眸,满眼轻松,“晚上带我去吃好吃的。”

    陆悍骁挑眉:“行啊,明天带你去约会。”他正了正脸色,小声说:“你有没有发现?”

    “什么?”

    “边上情侣也有挺多对,我是男朋友里最帅的。”

    周乔抿笑,也凑到他耳边,“也是最老的呀。”

    “周乔!”陆悍骁炸了,哪儿痛往哪儿戳,不可饶恕。

    “别生气。”周乔的手,从他的脖颈移到腰间,紧紧地箍住,“你太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

    眼见陆悍骁一脸郁闷和失落,周乔的唇似有似无地贴着他的脸颊,“你长出了我未来对象的样子,这还不过分?嗯?”

    陆悍骁听后,捂住胸口,表情夸张,“心跳二百五,救命!”

    就这样,周乔为之二次努力的考试,平平安安地落了幕。

    晚上,齐阿姨展开毕生所学,弄了一桌满汉全席以表庆祝。

    “乔乔吃个鸡腿儿。”齐阿姨忙不迭地布菜,“悍骁,这个鸡屁股肥而不腻,给你了。”

    “为什么她有鸡腿,我只能吃屁股?”陆悍骁心好痛。

    周乔含着笑,给他夹鸡翅,“你吃这个,这个肉也多。”

    “不行不行!”齐阿姨赶紧阻止,“悍骁不可以吃鸡翅膀的呀,吃了就会飞走哒!”

    ???

    还有这种操作。

    陆悍骁挨近了,对周乔挤眉弄眼,“听见没,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吃两个鸡翅膀,飞到天上去。”

    周乔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吃你的鸡屁股。”

    “吃什么补什么。”陆悍骁眨眨眼,“我屁股已经很翘了,真的不需要了。”

    周乔呛了口水,猛烈咳嗽。

    “看把你高兴的,”陆悍骁边抚她的背边说道:“不就一个屁股嘛,我又不是不给你摸。”

    周乔瞅着厨房,“小点声音,齐阿姨要出来了。”

    “齐阿姨出来怎么了?她出来就不准我有屁股吗?”陆悍骁不开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觊觎它很久了,怎么?敢想不敢摸啊!”

    周乔夹起一块鸡胸肉堵住他的嘴,“吵!”

    陆悍骁的注意点总是那么别致,他嚼了两下,真心实意地提意见,“下次,能不能换成别的胸给我吃啊?”

    周乔听得脸红燥热,闭紧嘴巴不理他。

    陆悍骁心情颇好地吃完饭,然后吹着口哨起身,“回卧室看片儿喽!”

    他回房间没多久,周乔就收到他发来的微信。

    [明天穿漂亮一点,男朋友带你约个会。]

    后面还跟了一个颜文字表情。

    来自小陆总纯情少年般的微笑:(^—^)

    ———

    第二天,周乔起了个早床,按着昨天搭配的衣服又挑选了一遍,最后选了件白色的呢子衣。她在镜子前照了又照,觉得不好看,又换了身深色的,就在临近出门前,心里又纠结,索性换回原来的。

    周乔揉了揉自己的脸,“淡定点,约个会而已。”

    打开卧室门,陆悍骁正巧也出来。

    “你……”周乔望着他一言难尽。

    陆悍骁低头看了看,再抬头,“怎么?不好看啊?”

    好不好看是其次,只是这寒冬腊月的,为什么要穿一套春装?

    周乔皱眉问:“你不冷么?”

    陆悍骁酷酷地摇头,“超暖和。”

    周乔压根不信,走过去捏了捏他外套,“这是单层的,里面呢?天,里面你就穿了件薄衬衫?”

    陆悍骁逞强道:“我阳气旺,不冷!”

    周乔服了他,“你……”

    “走吧走吧。”陆悍骁直接揽上她的肩膀,“哎?你咋就只注意到我衣服,我的发型今天也有变化。”

    “……”

    干嘛弄中分?

    “我看杂志上的小鲜肉模特,都梳成这样,本来还想弄个复古眼镜凹下造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哎呦喂,我谢您嘞!

    周乔看着他一身时髦装扮,心里明白得很,这真是三十岁的身体,却有一颗不服老的心呐。

    三十岁不服老的男人,挑的约会地点也很童真——

    游乐场。

    “哇靠,看那个过山车,好刺激嗷!”陆悍骁一进园,就跟脱缰的野驹似的。

    周乔抬头,看着远处高耸的设备,车上游人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那儿还有跳楼机!”陆悍骁感叹道:“这不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吗?”

    周乔好笑,“你想跳,随时随地都可以呀。”

    陆悍骁人老心不老,看样子是平日工作太多,难得有这么放松的时候。

    “我们先从海盗船开始玩好不好?”陆悍骁自行拍板,“就这么决定了。”

    周乔看着他兴致高昂,心情也变好,同意道:“行,你先去排队,我去买两瓶水。”

    陆悍骁一八五的身高立在人群里,又一身骚包的春装新款,着实引人注目。

    周乔很快回来,走到他身后。

    陆悍骁背对着她,只觉得头上一压,就被戴上了个什么东西。

    周乔踮起脚,“别动。”调整好位置后,“可以了。”

    陆悍骁问:“是什么?”

    “米奇耳朵。”周乔笑着说:“还会发光哦。”

    她头上也戴了一个红色的,和陆悍骁的蓝色是情侣款。

    陆悍骁晃了晃脑袋,拿出手机,搂住周乔说:“宝贝儿,看镜头。”

    咔擦。

    男帅女美头挨着头,自拍都不带修图的。

    陆悍骁嘚瑟发到兄弟群,“天王巨星.lu。”

    陶星来回复得最快,[你让我心碎,你让我流泪,为什么要跟我抢饭碗?]

    陈清禾一串惊叹号,[骁儿,你还戴着猫耳朵呢?答应我,换身女仆装,302房间今晚不见不散。]

    陆悍骁看着兄弟回复正笑呢。

    突然收到一条提示——

    [你已被群主移出群聊]

    “……”

    贺燃臭不要脸!

    两人玩完海盗船,又去玩过山车,陆悍骁有点后悔今天梳了个中分,毕竟一圈过山车下来,差点没吹成秃顶。

    秃顶就算了,脚还发软。

    周乔伸手搀着他,“怎么样?还能不能走?”

    陆悍骁差点跪地上,“这什么破车啊,我要投诉,屎都快震出来了!”

    周乔哭笑不得,“过山车不都这样吗?”

    “那你为什么没事?”陆悍骁缓了好一会才能直立行走,指着前边的木牌,“那个是什么?”

    “……”

    不识字儿吗?那么大的“鬼屋”视而不见啊?

    陆悍骁典型的好了伤疤忘记疼,风风火火地拖着周乔往前去,“曾有武松上山打虎,今有悍骁下田捉妖。”

    周乔拉住他,“里面挺吓人的,你确定要玩?”

    “再吓人能有陈清禾吓人?他丑成那样我都不嫌弃。”

    好吧,你开心就好。

    十五分钟后——

    鬼屋里传来惊天哭泣。

    “救命啊!我要出去!吊死鬼,那里有只吊死鬼啊啊!!”

    周乔也要崩溃,“我手都被你勒疼了,陆悍骁!”

    “抱紧我,抱着我,卧槽太害怕了!”

    “早说了让你不要进来了。”

    周乔觉得,这一天下来,比她考研还累。玩到下午,陆悍骁已经神情呆滞,坐在长椅上,有风吹过,露出他饱满的额头,上面仿佛刻了四个字:怅然若失。

    周乔双手环胸,站在他面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陆悍骁抱紧自己,天色渐淡,春装有点扛不住了。他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她,“我好冷。”

    周乔挑眉,“别怕,毕竟你是时髦男孩。”

    “是吗?”陆悍骁自我怀疑,然后没忍住,两个人相视大笑。

    周乔笑着笑着,朝他走近,对坐在长椅上的陆悍骁张开手,轻轻柔柔地将人搂进腰腹间。

    冬日天淡得早,色彩变换极尽温柔。

    许久之后,周乔低头,问怀里的人,“暖和些了吗?”

    陆悍骁脑袋埋在她柔软的小腹上,跟颗蘑菇似的,摇头。

    周乔捧着他的脸,陆悍骁被迫抬起,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吻。

    女生特有的细腻触感,让人荷尔蒙飙升,周乔耐心缱绻,旁若无人投入用心。

    好像一天的约会,就为了等待这一个完整的句点。

    ———

    从游乐场出来,两人吃过晚饭,有说有笑地回公寓。

    车子开去停车场,下车后,陆悍骁从背后搂着周乔连体婴儿似的走路。

    “你从哪儿买的这身衣服啊?还是牛仔布料。”周乔的下巴抵着他坚实的手臂,笑着问。

    “牛仔衣服显得年轻,我怕走出去,别人说我是你叔叔。”

    “陆叔叔好。”

    “姑娘,你欠揍呢?”

    你侬我侬,两人全然没注意到停车场里的动静。

    一辆鲜红色的轿跑干脆利落地停入车位,中年女性边打电话边下车,一身黑色的长款呢子衣垂落脚踝,高跟靴细长,踩地时声音脆落。

    徐晨君声音凌厉——

    “我不管他是谁的亲戚,明天退回人力资源部,物件损失从他工资里扣,这个月的扣不完,就扣下个月的!听清楚了,我们部门不养闲人!”

    一通电话挂断,另一通紧接而来。

    徐晨君迅速接听,“说。”

    听了一会,她表情犀利,语气冷讽,“在谁手上出的事,就由谁负责。怎么负责?呵,你们建筑一队的,排成一行立正稍息,然后伸出舌头,把刷错漆的墙面给我舔干净!”

    徐晨君眼神微眯,落向在等电梯的熟悉身影。

    “今晚没弄干净,结算款一分钱也别想拿到。”简明扼要地掐断电话,徐晨君已经走到抱成一团的两人身后。

    她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语气相对刚才,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徐晨君说:“从我下车到现在已经两分三十秒,二位,松开歇歇气吧。”

    周乔不明所以地回头,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到陆悍骁意外又意外地吼嗓子——

    “卧槽,妈,你怎么过来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