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为你写诗
    陆悍骁没什么泡妞的实战经验, 纯靠陈清禾这帮也不怎么靠谱的哥们儿撑腰。一听他首战失败,一个个特别热情地要添砖加瓦出把力。

    因为周乔二十出头, 在他们这帮远离校园已久的老男人眼里,她有着一颗梦幻少女心。陆悍骁之所以没法成功,全赖他又土又笨不时髦。

    于是,时髦男孩陈清禾和陶星来出了一个旷世馊主意, 弄了个粉红场地,现场布置均按直男眼光标准实施, 还自我感觉极其良好, 可劲儿地炫。

    “等你们进去,房屋是黑乎乎的,然后我会开一盏小灯,再喷香水, 特别烘托气氛。”

    陆悍骁皱眉,“香水?弄这个干吗?”

    陈清禾神秘道:“印度货, 催|情效果。”

    陶星来接着介绍,“天花板上都是紫色的爱心气球,我花两块买的双面胶,贴了一上午都快得肩周炎了, 陆陆哥,一码归一码, 你得给我报销买膏药的钱哦。”

    陆悍骁往他脑门上一按,“乖,给你点个赞。”

    “吉他通了电, 你念完诗你就把歌唱,我花十块钱开通了q|q音乐绿钻,无损音效一级棒。”陈清禾拍着胸脯作保证,“到时你唱歌,我们伴舞,把你周乔苏得不要不要的。”

    搞得这么正式,陆悍骁都快感动得流眼泪了。

    “抓紧时间,陆陆哥你从后门进,我陪周乔进屋。”陶星来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小脸儿倍儿激动地跑开。

    追上周乔后,她问:“他们人呢?”

    “去点餐了。”陶星来热情引路,“好朋友往这边走,屋里有水果,是农场自己种的。”

    周乔没往多处想,踏进门。

    “砰”的一声,陶星来飞快把门关上,屋里黑乎乎的一片,周乔莫名其妙回头,“怎么不开灯?”

    话刚落音,屋中央就亮起一盏10瓦的电灯泡。

    陈清禾坐在角落里,左手按完开关,右手开始喷香水。

    周乔:“……”

    不好,有杀气。

    陶星来溜到一边,捡起地上的礼花炮连放六个,寓意六六大顺。

    这时,屋里彩灯刷刷亮起,红配绿相当闪烁,借着光亮,能看清头上全是爱心气球。紧接着,悠扬的萨克斯音乐《征服》响起,一束来自手机自带手电筒发出的追光,照向了前方的高脚凳和话筒。

    陈清禾趴在地上压低声儿道:“骁儿,到你了。”

    陆悍骁上台前,一脚踩在陈清禾的屁墩上,“嘿!脚感不错,挺肥厚的。”

    mc陶星来模仿主播腔,“下面请欣赏,诗歌朗诵《我浑身都是宝》。”

    “……”

    靠,这名字还能取难听一点。

    周乔已经快要神经错乱,就看见陆悍骁出现在搭建的台子上。

    他举着话筒,手还有点抖,紧张地看着周乔,说:“今天很荣幸,能够把你绑到这里欢聚一堂,我,我为了你作了一首诗,想亲口念给你听。”

    “……”

    救命!刀子我来买,耳朵我自己割,全都送你行不行?

    陆悍骁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脱稿朗诵——

    那日有风有光,我一如既往的恣意耍闹

    初次见面鸡飞狗跳,印象实在不算太好

    同住屋檐不过了了,三言两语有了交道

    你身上有温暖的笑,我想起夏天的味道

    动心的感觉太美妙,像有气球慢慢在飘

    有些话想让你知道——

    啊,有个女孩叫周乔,人美腿长文化高

    一见你就心飘飘,我有股票陆宝宝

    涨停不断特别好,记住我叫陆悍骁

    陆悍骁一口气背完,然后淡定地坐上高脚凳,拿起吉他抱在怀里。

    周乔已经要阵亡了,天,还没消停呢!

    前奏无缝对接,十分欢快,这歌太熟悉了,歌名也特别应景。

    陆悍骁可是百里挑一,私下练了几百遍,他轻拨和弦,手指匀称且长,灯光一打有模有样。

    弹过前奏,步入正题,陆悍骁随曲和声,一开口,每一句都踩在了节拍上。

    “爱情是一种怪事

    “我开始全身不受控制

    “爱情是一种本事

    “我开始连自己都不是

    “为你为做了太多傻事

    “第一件就是为你写诗”

    歌曲渐入高|潮,伴舞团闪亮登场——

    陈清禾和陶星来站到陆悍骁身边,一左一右开始扭臀甩胯,手往上伸“啪啪啪”连拍三下,再双手叉腰疯狂抖胸,抖完之后,两人左手挽右手,原地又蹦又跳地转着圈圈。

    转完之后,一声洪亮的“嚯——嘿——!”完美收尾。

    陆悍骁被他俩这一声叫唤差点从高脚椅上震落掉地。

    他脑袋冒汗,咬牙切齿地低声呵斥,“我日你妈,老子念情诗唱情歌,你们跳什么斗牛舞?!”

    周乔被这阵仗,已经折腾得眼睛要瞎。

    陆悍骁丢了吉他,甩开话筒,破罐子破摔地走下来。

    周乔一步步往后退,条件反射般地抡起立在门口的打气筒。

    “你是不是想揍我?”陆悍骁此刻豁了出去,心火难败气势压顶。

    “别,别过来。”周乔有点慌,“有话好好说。”

    “不想说,你往这儿打。”陆悍骁指着自己太阳穴,“打死最好,打不死,你就等着养我一辈子。”

    “……”

    耍无赖也是犯罪啊大哥。

    陆悍骁个子高,眼睛形状也狭长,稍一居高临下凌厉收敛,还真有点怵人。

    周乔目光虽淡,但里头的情绪到底是藏不住了,她抖着唇角开口,“陆哥。”

    “谁要当你哥哥了?”陆悍骁声音冷,把手里的a4纸揉成一团握成拳,“你就直说吧,究竟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

    “敢说除了我这样的都喜欢,我掐死你。”陆悍骁挺有经验,把小女生的套路说辞先给封杀。

    半晌,周乔给出一个十分在理的答案,“我要考研。”

    “难道考研的人都不谈对象?”

    “我怕分心。”

    “你现在也不见得有多专心。”

    周乔一时语噎。

    陆悍骁把办公桌上谈判的架势都拎出来对付他姑娘了,可见心有多烦。

    他暴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丧气道:“我跟你交个底,我见过许多女人,年轻的,风情的,干练的,但我一个都没正儿八经地喜欢过。”

    周乔一副你是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陆悍骁也不怕揭自己的短,继续说:“别问我为什么,我他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宁肯看a|v自撸也不愿去找女人睡觉。”

    周乔一听,自发性地咳嗽,半天没缓过气。

    陆悍骁一脸郁闷,“我为什么喜欢你?因为你让我有归属感,游泳池里救过我的命,还教会了我游泳,不管什么话题咱俩都能说到一块去,跟你在一起,就想搬一箱啤酒炸一盆鸡翅,吟诗作对看雪看月亮一直到天亮。”

    “……”

    三伏天,你上哪儿看雪去啊。

    陆悍骁见她不为所动,心烦意乱地伸出食指,往周乔肩膀上狠狠一戳,“你可怜一下我行不行啊!”

    周乔一怔,就看到陆悍骁突然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膝盖把脸埋进去,闷声说了一句话。

    她没听清,“你说什么?”

    站在后面一直沉默的陈清禾,于心不忍地替他回答,“骁儿说,求求你了。”

    周乔两手垂至两侧,肩上被戳中的疼痛像是要将她身体凿出一个窟窿。

    陆悍骁维持抱住自己的姿势没有动,看起来巨大一坨,怪可怜的。

    陈清禾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把周乔推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

    “我和悍骁从小一块长大,穿开裆裤的情分,他吧性格特别好,不管男女,对谁都是好脾气。就是因为对谁都一个样,所以很少看到他失控的时候。对,他没光明正大地追过女人,所以有些行为方式会让你觉得不适。”

    陈清禾停顿了一下,等周乔慢慢消化。

    “当然,咱们不能以这个做借口,强迫你接受,只是作为兄弟,我必须帮他解释,就算你不喜欢,也千万别反感。”

    不喜欢可以努力一点继续追,但如果是反感,就真没什么希望了。

    周乔缓缓低下了头,陈清禾看见她指头使劲儿地抠着衣摆,可见也在犹豫。

    他挑眉,乘胜追击,把人推向陆悍骁,“哎,虽然他幼稚了点,但待人真的特别真诚。”

    听到这话的陆悍骁,可不乐意地抬起脑袋,委屈道:“你才幼稚呢!”

    这一抬头不得了,周乔发现他眼眶子都红了。

    天啊,怎么还哭上了?!

    太罪过了吧。

    周乔拧眉,负罪感让她无暇多想,走过去蹲在他边上。

    一见有戏,陆悍骁急忙小碎步往她身边靠拢了些,红着眼睛看着她。

    周乔斟酌了用词,小心翼翼地开口,“对不起,我的态度伤害到了你。”

    陆悍骁颓着眼角,应了一声,“嗯。”

    周乔小声,“考研是一方面,害怕也是一方面。”

    听到她开始吐露心声,陆悍骁微微一动。

    “我也没谈过恋爱,总觉得这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反正这么多年一个人也过来了,无功无过,挺习惯的。”

    陆悍骁连呼吸都放轻,颤出一个心疼的鼻音,“嗯。”

    “我家里的事,你也看到过,爸妈感情一直不太好,反正从我记事起,争吵打闹就没断过。”

    周乔抠着自己的指尖,她还是不太习惯诉苦,成长环境早就塑形了她的内敛性格,哪怕一切洞察明晰,也能掩盖心底悄无声息。

    “陆哥,和你,还有齐阿姨住在一起的日子,我真的特别开心。”周乔不再克制,选择顺从内心,她说:“贸然地答应和拒绝,都是不理智的,你给我时间认真考虑。”

    陆悍骁内心都快爽飞了,但还是冷静自持地点了点高贵的头颅,“哦。”

    说完这些,周乔如释重负,竟伸手往他眼角上轻轻压了压。

    她手腕上自带的淡香仿佛点住了陆悍骁的穴道。周乔目光清澈明晰,里头像是装了四个字:

    随缘偶得。

    她宽慰陆悍骁,笑着说:“我刚刚帮你看了股票,陆宝宝今天又涨停。所以你别哭了,行吗?”

    陆悍骁得了失语症,灌了**汤,只知道机械地答应,“嗯嗯嗯。”

    周乔站起身,“我出去透透气。”

    待人走后,陈清禾走过来踹了一脚陆悍骁,怒其不争道:“你刚才一直‘嗯嗯哦哦’地回话,搞得好像在被周乔操一样!”

    陆悍骁撑着膝盖站起来,揉了揉发酸的大腿,可高兴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真的很想被她操啊!”

    陈清禾:“……”

    陶星来被这肝肠寸断的表白感动得眼泪直流,“刚才没好意思问,陆陆哥,怎么你身上有一股风油精的味儿啊?”

    “哦。”陆悍骁风轻云淡地说:“我擦了点在眼角,不然怎么哭得出来。”

    陶星来懵了懵,“你不是真哭?”

    “现在还没到哭的时候。”陆悍骁眼角得意地上扬,“男人有泪不轻弹,除非和爱人上床。”

    陈清禾皱眉,试探地问:“上床才哭,是因为你……秒射?”

    陆悍骁瞬间没了脾气。

    “……”

    我想日你大爷。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第一次如何才能装得像老司机,在线等。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