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我有两颗蛋蛋
    既然都是同道中人, 海绵宝宝何苦为难海绵宝宝。

    陆悍骁还特地挑开纹身男的衣服下摆瞅了瞅,证明他所说不假, 只是纹得不太逼真,怪侮辱海绵的。

    “哥们儿,”陆悍骁蹲下来,吊儿郎当道:“我这小弟弟被你们揍得头破血流, 也没占着多大便宜,你们要想去派出所喝喝茶, 我这儿还有一包上好的龙井茶叶, 我可以陪你慢慢品。”

    “不用不用不用!”纹身男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我这人不爱喝茶,爱喝可乐。”

    哟呵,您还喜欢喝可乐?

    陆悍骁差点想留个电话号码当朋友了。

    纹身男爬起来, 一声招呼小弟,一群人就要跑路。

    “等等。”陆悍骁把人叫住。

    “大哥, 还有啥吩咐?”纹身男紧张兮兮。

    陆悍骁从钱夹里掏出五百块,“一码归一码,就当医药费。我这小弟弟还在念书,学生不懂事, 寝室号,名字这些, 你们就忘了吧。”

    纹身男一听即懂来自陆悍骁的警告。

    “多谢大侠,小的告辞。”

    “你这腰上的纹身在哪儿弄的?”陆悍骁的话题转变十分之快,拍着纹身男的肩, 压低声音说:“远看像坨屎,改明儿我给你介绍一个纹身馆怎么样?”

    陆悍骁的性格就是如此清奇,上一秒还短兵相见,这一秒就能称兄道弟友谊万万岁了。

    齐阿姨的儿子还在里头叫嚣,“不能放他们走!”

    齐阿姨过来使出一招一阳指,“你还有脸说!让你读书,你给我去惹混混,还让一堆人为你操心!”

    齐阿姨也是个暴脾气,竟然脱了鞋,抡起鞋去揍他。

    周乔赶忙阻拦,“别动手,他身上还有伤呢。”

    陆悍骁走进来,一看这架势哟呵一声,“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这年头,不来几次为爱走天涯,都不叫大学生了。”

    周乔脑袋冒汗地听他胡说八道。

    陆悍骁赶紧撇清,“我大学光顾着拿奖学金,从不泡妞。”

    “……”

    鬼才信你。

    齐阿姨担忧地望着陆悍骁,“你和乔乔没受伤吧?”

    “身体一级棒。”陆悍骁拍了拍胸脯,“小时候,老爷子总爱带我去练太极,练得我胸肌都比一般人要大。”

    周乔一言难尽,默默往边上挪远了点。

    后来,陆悍骁硬拖着周乔出去交医药费,一出病房,他不乐意地控诉:“你刚才干嘛站得那么远?”

    周乔说:“我不喜欢胸肌大的。”

    “那你也不喜欢你自己喽。”陆悍骁丢下话,吹着口哨先走一步。

    待周乔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低头,脸瞬间红成朝霞。

    论臭不要脸,你真的是无人能及。

    医院忙活完,陆悍骁把齐阿姨的儿子送回学校,齐阿姨还担心着呢,说是陪陪他,一会儿自己坐地铁回。

    周乔一听,不要啊。她不想和胸肌大的男人独处!

    陆悍骁满不在乎,晃了晃车钥匙,“走啊。”

    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嘴角上勾,透着得意劲儿。

    “进了校园,感觉人都年轻了一轮呢。”陆悍骁把车停在门口,所以两人得步行出去。

    周乔皱眉,“一轮是十二岁,你确定?”

    “干吗?质疑我啊?我不像十六岁吗?”陆悍骁慢下来等她,“哎?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周乔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个数字,“两米距离,安全。”

    陆悍骁盯着她的如葱指尖,挑眉,然后也伸出两根手指,和她指尖碰指尖,配音道:

    “滴——通电。”

    周乔一愣,手都忘了收回。

    陆悍骁笑得温柔,直接勾住了她的食指,不放过任何一次耍流氓的机会。

    “十六岁的男孩子需要一个女朋友,这样才拉风。”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胖墩学生,开口就是:“叔叔!请问逸夫楼怎么走?”

    陆悍骁脸都僵了,脖子跟螺丝锈掉一样,极缓慢地转过来,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下嘴角,“你叫我什么?”

    胖墩学生隐隐觉得不妙,眨巴眨巴眼睛,一溜烟地跑开了。

    “上来就乱认亲戚,你胖你有理啊。”陆悍骁可心烦,再一看周乔,“你还笑。”

    两人的手已经松开,周乔挠了挠鼻尖,“嗯,不笑了,叔叔。”

    陆悍骁的憋闷劲儿来的快,去的也快,他很快调整好心情,说:“我饿了,想吃宵夜。”

    学校附近的小吃店最多,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哪里人多就往哪凑,陆悍骁看上了一家麻辣烫。

    一个长方形的大铁桌,中间两大盆一锅炖,客人就围着桌子坐,想吃什么拿什么。

    陆悍骁没吃过,倍感新鲜,“这个一串串的是什么?”

    周乔说:“海带。”

    “这个呢?”

    “蘑菇。”

    陆悍骁一拿一大把,周乔制止,“哎,你吃的完吗?”

    “吃不完也没事,啥都没有,就钱多。”陆悍骁用筷子剔下一颗虾丸,夹给周乔,“我有两颗蛋蛋,分你一颗,吃了咱俩就能一块修仙了!”

    “……”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下流。

    陆悍骁故意的,又夹了一根火腿肠给周乔,“把我最爱的东西送给你,你可以慢慢品尝,毕竟它有点长。”

    “……”

    再这样乱说话,我就要报警了。

    周乔脑袋冒汗,转移话题地招呼老板,“帮我下个面。”

    陆悍骁一听,差点没鼓掌,“太棒了,乔乔下面给我吃,我一定把面条吃光光。”

    周乔起身就去捂他的嘴,脸红道:“你乱说什么啊?!”

    陆悍骁被她扑得身体往后仰,眼里蓄满笑意,含糊不清地说,“吃个面还要被打,乔乔你悍妇!”

    周乔把他的嘴捂得更紧,陆悍骁伸出舌头,在她掌心轻轻黏黏地添了两三圈。

    周乔一怔,逃也似地把手挪开,掌心握得死紧。

    陆悍骁没事人一样,垂涎欲滴地问老板,“面条下好了吗?饿死我了。”

    “就来就来。”老板技术超高,一瓢倒进他的塑料碗里。

    陆悍骁搁了点葱花,吃得津津有味,念念有词,“又滑又有弹性,汤汁还特别多,太好吃了呢!”

    周乔低着头,用筷子挑着碗里的火腿肠,心跟火苗烧起来一样。

    一顿麻辣烫能吃到两百块钱,陆悍骁的胃也是名不虚传。

    回公寓后,周乔显然在生气,一路上都不和他说半句话。

    “怎么了?麻辣烫没吃饱?”陆悍骁把人拦在卧室门口,有点想笑,“没吃饱,哥再带你出去吃,发什么脾气呢?”

    周乔:“我没发脾气。”

    陆悍骁:“进门时你狠狠踩了一脚我的拖鞋,别以为我没看到。”

    周乔:“你拖鞋挡我道了。”

    陆悍骁个头高,微微低下头,笑她,“踩完之后解气了吗?要不要再踩两脚?”

    他伸出自己的右脚,灰蓝相间的布拖鞋摇了摇,“顺便欣赏一下哥的袜子吧,今天也是海绵宝宝哦。”

    周乔飞起就是一脚,毫不留情地踩了下去,还带了空中助跑。

    “哎呦卧槽!!”陆悍骁疼得脸色发白,捧着右脚单腿蹦迪,“你真踩啊!今天你还吃了我的蛋,有没有良心的!”

    周乔冷冷望之,“良心被狗吃了。”

    陆悍骁眨眨眼,神色无辜,“我没吃啊。那现在来吃吃看。”

    为了占便宜,当条狗有什么关系,陆悍骁作势要往她胸口蹭。周乔吓得尖叫躲开。

    陆悍骁一瘸一拐学狗叫,“汪汪汪。”

    周乔举起手哭笑不得地揍他,“你这人真是……”

    “说了的话不许反悔,今天你不给我吃一口,老子马上就办了你!”

    周乔狠狠推开他,“我真生气了!”

    撂下脸色,她转身就走。

    陆悍骁一看不对劲,急忙改变战术,表情一变,就这么往地上一倒,痛苦地直嚷嚷,“好疼啊,哎呦,好疼!”

    周乔被他逗得浑身燥热,假装没听见。

    陆悍骁声音更大,“我的肠胃,哎,抽筋了,疼。”

    一听肠胃,周乔有点心软,难道刚才下手太重,他肠胃炎刚好,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

    见周乔犹豫,陆悍骁一鼓作气,匍匐前进,往她靠近了半米,可怜巴巴地拽住她的裙摆,“乔乔,又是上回那种疼,里面像有哪吒脑海,我呸,都怪今天的麻辣烫。”

    周乔偏头,赏了个嫌弃的眼神。

    陆悍骁继续飙演技,唉声叹气,“没关系,我撑得住,上回小区也有一个人,年纪轻轻肠胃炎,送医院回来后,人活得挺好,就是一日三餐都要人喂了。”

    周乔:“……”

    陆悍骁一鼓作气,捧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左三圈右三圈,“好疼,好疼。乔乔救命!”

    周乔被他唬得心烦意乱,直觉他是演戏,但又担心他真有事。

    一番思想斗争后,她还是蹲下来,软了声音问:“哪里疼啊?”

    陆悍骁心里爽飞,忍着表情,可怜巴巴地牵起她的手,从自己的腹部开始一路往上,“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周乔的手被迫摸过他的心肝脾肺肾,最后停在了心脏的位置。

    陆悍骁眼神忽的认真,握住她,收紧再收紧,“嘘,别说话。”

    周乔怔住。

    一拳之间,掌心所及,全是他强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鲜活跳蹦。

    陆悍骁没犹豫,勾住她的脖子,用力把人带了下来。两人鼻尖抵鼻尖,胸口贴胸口,呼吸在加急,心跳也骤快。

    陆悍骁热热的气息萦绕而来,他声音轻,还带着一丝求饶,“好乔乔,可怜可怜三十岁的单身男青年,让我有个女朋友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金主们欢心,今天双更,第一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