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臭周乔
    陈清禾的馊主意很诱人, 陆悍骁也的确动了心思。

    他们这帮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迷之自信, 没事喜欢脱个上衣比腹肌,块数不够硬度来凑,第一名总是贺燃,没办法, 混社会的,老天爷赏饭吃。

    陆悍骁长得一表精英, 身上也有点肉, 综合实力强的人最爱瞎炫。

    他站在床上,从那个巨大的内裤爱心“乔”里,挑了又挑,最后选中一条带点儿坏坏气质的彩虹三角裤。

    陆悍骁把它比划在胯间, 对着镜子还扭了扭屁股,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周乔那么高冷, 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低俗诱惑,万一印象更差劲,他死了算了。

    陆悍骁心灰意冷极了,打开微信群, 问道:[兄弟们,有什么追女孩的良策?]

    陶星来回得最快, [送她一朵小玫瑰,荷兰进口的最贵,再来一个单膝下跪, 大家说我对不对?]

    陈清禾:[对你个鬼。骁儿,你不跳艳|舞了?这事贺燃有经验,你问问他。]

    贺燃:[收费,一百块一个标点符号。]

    都在瞎说呢。

    陆悍骁丢了手机,双手枕着后脑勺,盯着天花板放空。

    他翻了个边,又回想了一遍周乔拒绝的那番话,打扰她考研,还嫌他年纪大,有理有据太冷了。

    陆悍骁捂住自己的胸口,皱眉痛苦地讲台词,“我的心好贵,你还让它碎。”

    讲完之后觉得挺押韵,于是笑得在床上打滚,滚完觉得不解气,拿起枕头就往墙上砸,“臭周乔,坏女孩,可狠心了,老子的陆宝宝今天还涨停了呢,你凭什么看不上老子!”

    代入感太强烈,觉得砸得有点凶,枕头会疼,于是陆悍骁又盘腿坐在床上,将枕头抱怀里抚摸,“乔乔对不起,弄疼你了吧?哥亲一口快别哭了。”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疯狂地拱啊拱,拱得屁股都翘起来了,最后“哐唧”一倒,整个人瘫在床板上,简直伤心太平洋呢!

    更惨的还在后面,第二天起,周乔的态度明显在疏远。

    陆悍骁特意早上赖床不出来,幻想着齐阿姨派她来叫|床,结果半天没动静,最后实在快迟到了,他才灰溜溜地出来吃早餐。

    吃早餐也很诡异,周乔平静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口一勺小米粥吃得可漂亮。

    齐阿姨倒是心细如发丝,惊讶道:“悍骁,你怎么喝个八宝粥还翘起了兰花指呢!”

    陆悍骁才不搭理,小指头翘得更高了。

    用这样的方式吸引周乔的注意,也是幼稚得没救了。

    齐阿姨去收拾碗筷,人一走,陆悍骁就隔着桌子尬聊,“我今天穿的这件衬衫好不好看?”

    周乔喝粥的动作一顿,轻轻扫了他一眼,“嗯,粉色挺适合你的。”

    一点也不热情,陆悍骁拧眉,提高声音,“我可是要穿着它去开会的哦!”

    “哦。”周乔放下碗勺,“我吃完了,你慢吃。”

    陆悍骁看着她的背影,生气地把勺子往桌上一摔,“不吃了!”

    齐阿姨闻声而动,从厨房麻溜溜地出来,“不吃啦?太好了,就等着你了,可别耽误我跳广场舞。”

    这位齐阿姨,您补刀很有一套啊。

    陆悍骁憋屈得要命,风风火火地起身回卧室,换了一套正常的商务装,灰头土脸地出门上班了。

    房里的周乔,听见关门的动静后,悄悄放下了钢笔。

    她垂眸,指甲抠着自己的指头尖,刚才的小米粥明明是甜的,这刻怎么嘴里都是苦的了呢。她摇了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嘴里含着,然后继续看书。

    家里没人闹腾,效率特别高,周乔把毛概复习了一遍,还做了两张卷子,眨眼到了晚饭点。齐阿姨对鸡肉深深着迷,每天换着花样**吃。

    “乔乔,两只鸡腿你都要吃完,鸡汤可鲜了快尝尝。”

    周乔帮着盛饭,问道:“不用等陆哥吗?”

    “不用了。”齐阿姨说:“他下午给我打电话,说出差了。”

    周乔停下动作,抬起头,“出差?”

    “对,去杭州,得要个六七天吧。”

    出去这么久啊。

    周乔低下头,看着碗里的饭粒,心跟电梯出故障一样,猛地坠了一下。

    齐阿姨觉得挺正常,“别看他现在清闲,早些年可忙了,那时他还住在陆家老宅,应酬起来天天喝酒,把胃给喝坏了,陆老太给养了两年,才让他好一点。”

    周乔想起上回陆悍骁吃朝天椒吃到住院,原来是早有病根。

    “听陆老太太说,悍骁小时候就招人喜欢,嘴巴可甜了,待人又有礼貌,性格十分好。”齐阿姨感叹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怎么谈恋爱,就喜欢和清禾那群孩子一块玩。操碎了心哦。”

    齐阿姨灵光一闪,捂住脸惊恐道:“天啊!乔乔你说,他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倾向吧?!”

    “不会不会!”周乔下意识地辟谣。

    “咦?”齐阿姨眨眨眼睛,纯情无辜地望着她。

    意识到露馅,周乔脸跟烧着了一样,强装镇定,埋头喝汤。

    就这么过了三天。

    杭州的子公司新办公大厦圆满竣工,本来这事不用陆悍骁特意跑一趟,但他是个小公主,要让周乔体会一下什么叫爱的思念。

    “在的时候不珍惜我,人没了,你肯定会想死我。”

    陆悍骁的这种自信,市面统称为瞎说。

    用一天的时间参加了典礼,剪了个彩,之后陆悍骁就去游西湖,哭雷峰塔了。他时刻盯着手机,微信上都把周乔设为星关注,永远躺在他好友列表的第一位。

    位置是个好位置,就是没点儿动静,出来72小时,一条短信也没发过。

    陆悍骁坐在咖啡馆里,心塞得要命。

    服务员热情地问:“先生,需要喝些什么?”

    陆悍骁闷闷不乐,“有没有柠檬茶?”

    “抱歉,我们这里只有咖啡哦。”

    “那我不喝了。”本来晚上就睡不着,还喝咖啡真要命。

    咖啡馆门口挂着一本漂亮的“顾客意见簿”,走之前,陆悍骁在上面留了言:

    [建议增加新品种柠檬茶,因为一杯柠檬茶,爽过吸大|麻。]

    走出店门,站在街头,陆悍骁紧紧抱住了自己。

    出来这么久,想必周乔那丫头肯定认清了自己的内心,现在一定后悔的不行。

    陆悍骁骄矜地扬起下巴,心想,“别对女生太残忍,差不多得了,我还是回去吧。”

    于是,陆悍骁订了下午最早的航班,抓心挠肺地返程拯救落寞少女了。

    ———

    齐阿姨最近广场舞跳得很有进步,心情可美丽。

    “没有悍骁在家,我舞步都学会了,他饭吃得多,每次都要煮一锅,这几天我可轻松,过得太舒服了。”

    周乔放下书本,深有同感,“嗯,家里没那么吵,我试卷做了一半,正确率不错。”

    齐阿姨来了兴致,“乔乔,我给你跳一下我们队最新的舞曲。”

    周乔笑着站起来,“行啊,什么曲子?我拿手机给您放。”

    这时,齐阿姨的电话在响。

    “等等啊。”齐阿姨快步去房间,舞蹈鞋都拿出来了。

    周乔刚打开音乐软件,就听到齐阿姨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什么?!好,好,我马上就过来!”

    她神情焦急,跌撞着就要出门。

    周乔赶紧拦住,“齐阿姨,怎么了?”

    “我儿子被打了!”齐阿姨慌张,握着电话的手在发抖。

    周乔扶住她的肩膀,“您别急,人在哪里?”

    齐阿姨被跟懵了一样,把电话里的说辞重复了一遍。

    她儿子在本市一所大学读大三,老实听话,不是调皮的男孩子,两小时前却和外校社会人员打架斗殴,原因竟是为了一个女生争风吃醋。

    周乔听了个一二已经明白,她镇定地说:“有多少现金都带上,阿姨您别慌,我陪您一起去。”

    出事的地方不算近,两个人打车花了四十多分钟。

    找到医院,齐阿姨的儿子满脸血正在缝伤口。

    “小梁,哎呦我天啊,怎么伤成这样了!”

    血糊了一脸,男生的五官看不清,但身材中等,衣着朴素,看起来像个老实孩子。

    小梁颤颤巍巍地喊了一声,“妈。”

    齐阿姨围着他直打转,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时,旁边传来一道凶悍的声音,“你就是他家长?”

    周乔站在门口,循声望去,五六个穿着黑背心的小年轻,说话的那个手臂上还纹满了米奇老鼠。

    齐阿姨是关心则乱,语气不善,“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

    纹身男尖着声儿,“你儿子,把我弟兄给打了,断了骨头,医药费麻烦交一下。”

    “妈,是他们先动的手!”齐阿姨儿子情绪激动,“是他们骚扰何雨!”

    “臭小子,你想当英雄出头,也不问问,何雨是我女朋友,管得着吗你?”

    “她不是你女朋友!”小梁一脸血地怒吼,“你死缠烂打,根本就是败类!”

    “妈的你是想死是吧!”纹身男怒气腾腾地竟要向前。

    周乔和齐阿姨拦在前面,“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周乔把齐阿姨护在身后,冷静地说:“打人是双方的责任,你说你朋友被他打断了骨头,好,那我们去派出所报案,验伤,划分责任,该我们赔的,一分钱也不会赖,但如果是你们的错,同样也别想走。”

    纹身男被唬住愣了下,但很快凶神恶煞起来,“嘿哟,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吓唬我是不是?”

    周乔不退不让,不输气势,“你不理亏,怕什么吓唬?”

    “妈的,臭小子,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就牛逼!”纹身男指着齐阿姨的儿子,“你学校,寝室,我可都记住了!”

    周乔毫不畏惧地扬声,“你这是威胁恐吓,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纹身男真是个暴脾气,当着这么多人面被一小姑娘震慑太丢脸,他动起了真格,作势要去抓周乔的手!

    周乔厉声,“你要干什么,我现在就报警!”

    齐阿姨是位猛将,大叫一声:“啊啊!”然后一头扑了过来,抱住纹身男的胳膊把人往死里推。

    纹身男和齐阿姨一同倒地,碰倒了椅子稀里哗啦。

    那群社会混混一个个开始叫嚣,“老东西,找死是不是?”

    完了完了,周乔本能反应地去帮齐阿姨,“别动手!走开。”

    场面瞬间鸡飞狗跳,那纹身男抡起一条椅子腿儿,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往周乔身上砸。

    齐阿姨惊恐地捂住嘴,“周乔!!”

    危险就在下一秒,如同沸腾的水,抑制不住地往外冒。

    周乔甚至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等着挨受这一下。

    就在这时,纹身大汉突然一声惨叫,“哎呦!!”他捂着自己的脸,在原地上蹦下跳。

    一只玻璃吊瓶嚣张地从他脸上弹到地板,“嘭”声闷响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紧接着,陆悍骁杀身而入,手里还举着第二个吊瓶,“我操|你妈的!敢动老子的人!”

    他燥热如火圈缠身,五官凌厉如霜,平日的温润和气无踪可寻。

    周乔惊呆了,陆悍骁不是在杭州哭雷峰塔吗,怎么来了?!

    纹身男的右脸被陆悍骁一瓶子砸得肿成了包子,战斗力怂了一半。

    陆悍骁一脚踩在他身上,“你再在她面前横一个试试!”

    纹身男的队友嘴上逞强,吼他,“放开他!想多管闲事是不是!”

    陆悍骁踩着纹身男,勾嘴冷笑,抬起右手把吊瓶往脚下男人的脑边狠狠一砸。

    瓶身碎裂,玻璃四溅。社会哥们一个个恐惧惊叫。

    陆悍骁语气如霜降,眼眶子猩红——

    “谁他妈再给老子多一句嘴,这玻璃碎渣就往他眼睛里插!”

    静默三秒,全场无声。

    陆悍骁这才缓缓转移目光,怒意降温一大半,直勾勾地望着头发微乱的周乔。

    然后怒其不争,又心疼万分地凶她:“你要死啊,碰到事情了不知道打我电话啊?”

    周乔莫名眼热,软着声音,“你不是出差躲我么,打你电话有什么用?”

    一听那个躲字,陆悍骁心虚地硬撑,“要不是你对我这么冷淡,我至于躲去雷峰塔么。”

    周乔嘀咕,“再说了,打你电话,你又不是警察。”

    陆悍骁沉声,“你是不是不看新闻的?我省公安厅长姓陆你不知道?”

    周乔:“……”

    好不容易硬汉了一回,一碰到周乔,全他妈完蛋。

    陆悍骁又忍不住献宝地炫耀,“在飞机上我还特地为你作了一首诗呢。”

    周乔一愣,这才注意到,他今天穿了上回那件粉色衬衫。

    只因她夸了一句,“粉色挺适合你。”

    服装搭配好了,情诗也作好了,情绪酝酿到位了,就等着爱的朗诵了。

    陆悍骁一想起,就更糟心了,恨不得多踩这个纹身男几脚——

    王八蛋,耽误老子泡妞。

    纹身大哥嗷呜一声痛叫,扭过头,可怜兮兮地求饶:“大侠,您别踩我胳膊行么?我这米老鼠刚纹的,您踩我腰,腰上的海绵宝宝随便踩。”

    “……”

    陆悍骁下意识地动了动脚丫子。

    哟呵,兴趣挺一致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下面请欣赏,智障一班班长陆宝宝带来的诗歌朗诵——《长大了我想睡周乔》。

    另外,大家明天做一下心理准备,陆总要作诗了,可能会让人想死。还有啊,我取的书名真的很难看吗?老实说,不许吹牛皮。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