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臭周乔
    陈清禾的馊主意很诱人, 陆悍骁也的确动了心思。

    他们这帮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迷之自信, 没事喜欢脱个上衣比腹肌,块数不够硬度来凑,第一名总是贺燃,没办法, 混社会的,老天爷赏饭吃。

    陆悍骁长得一表精英, 身上也有点肉, 综合实力强的人最爱瞎炫。

    他站在床上,从那个巨大的内裤爱心“乔”里,挑了又挑,最后选中一条带点儿坏坏气质的彩虹三角裤。

    陆悍骁把它比划在胯间, 对着镜子还扭了扭屁股,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周乔那么高冷, 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低俗诱惑,万一印象更差劲,他死了算了。

    陆悍骁心灰意冷极了,打开微信群, 问道:[兄弟们,有什么追女孩的良策?]

    陶星来回得最快, [送她一朵小玫瑰,荷兰进口的最贵,再来一个单膝下跪, 大家说我对不对?]

    陈清禾:[对你个鬼。骁儿,你不跳艳|舞了?这事贺燃有经验,你问问他。]

    贺燃:[收费,一百块一个标点符号。]

    都在瞎说呢。

    陆悍骁丢了手机,双手枕着后脑勺,盯着天花板放空。

    他翻了个边,又回想了一遍周乔拒绝的那番话,打扰她考研,还嫌他年纪大,有理有据太冷了。

    陆悍骁捂住自己的胸口,皱眉痛苦地讲台词,“我的心好贵,你还让它碎。”

    讲完之后觉得挺押韵,于是笑得在床上打滚,滚完觉得不解气,拿起枕头就往墙上砸,“臭周乔,坏女孩,可狠心了,老子的陆宝宝今天还涨停了呢,你凭什么看不上老子!”

    代入感太强烈,觉得砸得有点凶,枕头会疼,于是陆悍骁又盘腿坐在床上,将枕头抱怀里抚摸,“乔乔对不起,弄疼你了吧?哥亲一口快别哭了。”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疯狂地拱啊拱,拱得屁股都翘起来了,最后“哐唧”一倒,整个人瘫在床板上,简直伤心太平洋呢!

    更惨的还在后面,第二天起,周乔的态度明显在疏远。

    陆悍骁特意早上赖床不出来,幻想着齐阿姨派她来叫|床,结果半天没动静,最后实在快迟到了,他才灰溜溜地出来吃早餐。

    吃早餐也很诡异,周乔平静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口一勺小米粥吃得可漂亮。

    齐阿姨倒是心细如发丝,惊讶道:“悍骁,你怎么喝个八宝粥还翘起了兰花指呢!”

    陆悍骁才不搭理,小指头翘得更高了。

    用这样的方式吸引周乔的注意,也是幼稚得没救了。

    齐阿姨去收拾碗筷,人一走,陆悍骁就隔着桌子尬聊,“我今天穿的这件衬衫好不好看?”

    周乔喝粥的动作一顿,轻轻扫了他一眼,“嗯,粉色挺适合你的。”

    一点也不热情,陆悍骁拧眉,提高声音,“我可是要穿着它去开会的哦!”

    “哦。”周乔放下碗勺,“我吃完了,你慢吃。”

    陆悍骁看着她的背影,生气地把勺子往桌上一摔,“不吃了!”

    齐阿姨闻声而动,从厨房麻溜溜地出来,“不吃啦?太好了,就等着你了,可别耽误我跳广场舞。”

    这位齐阿姨,您补刀很有一套啊。

    陆悍骁憋屈得要命,风风火火地起身回卧室,换了一套正常的商务装,灰头土脸地出门上班了。

    房里的周乔,听见关门的动静后,悄悄放下了钢笔。

    她垂眸,指甲抠着自己的指头尖,刚才的小米粥明明是甜的,这刻怎么嘴里都是苦的了呢。她摇了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嘴里含着,然后继续看书。

    家里没人闹腾,效率特别高,周乔把毛概复习了一遍,还做了两张卷子,眨眼到了晚饭点。齐阿姨对鸡肉深深着迷,每天换着花样**吃。

    “乔乔,两只鸡腿你都要吃完,鸡汤可鲜了快尝尝。”

    周乔帮着盛饭,问道:“不用等陆哥吗?”

    “不用了。”齐阿姨说:“他下午给我打电话,说出差了。”

    周乔停下动作,抬起头,“出差?”

    “对,去杭州,得要个六七天吧。”

    出去这么久啊。

    周乔低下头,看着碗里的饭粒,心跟电梯出故障一样,猛地坠了一下。

    齐阿姨觉得挺正常,“别看他现在清闲,早些年可忙了,那时他还住在陆家老宅,应酬起来天天喝酒,把胃给喝坏了,陆老太给养了两年,才让他好一点。”

    周乔想起上回陆悍骁吃朝天椒吃到住院,原来是早有病根。

    “听陆老太太说,悍骁小时候就招人喜欢,嘴巴可甜了,待人又有礼貌,性格十分好。”齐阿姨感叹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怎么谈恋爱,就喜欢和清禾那群孩子一块玩。操碎了心哦。”

    齐阿姨灵光一闪,捂住脸惊恐道:“天啊!乔乔你说,他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倾向吧?!”

    “不会不会!”周乔下意识地辟谣。

    “咦?”齐阿姨眨眨眼睛,纯情无辜地望着她。

    意识到露馅,周乔脸跟烧着了一样,强装镇定,埋头喝汤。

    就这么过了三天。

    杭州的子公司新办公大厦圆满竣工,本来这事不用陆悍骁特意跑一趟,但他是个小公主,要让周乔体会一下什么叫爱的思念。

    “在的时候不珍惜我,人没了,你肯定会想死我。”

    陆悍骁的这种自信,市面统称为瞎说。

    用一天的时间参加了典礼,剪了个彩,之后陆悍骁就去游西湖,哭雷峰塔了。他时刻盯着手机,微信上都把周乔设为星关注,永远躺在他好友列表的第一位。

    位置是个好位置,就是没点儿动静,出来72小时,一条短信也没发过。

    陆悍骁坐在咖啡馆里,心塞得要命。

    服务员热情地问:“先生,需要喝些什么?”

    陆悍骁闷闷不乐,“有没有柠檬茶?”

    “抱歉,我们这里只有咖啡哦。”

    “那我不喝了。”本来晚上就睡不着,还喝咖啡真要命。

    咖啡馆门口挂着一本漂亮的“顾客意见簿”,走之前,陆悍骁在上面留了言:

    [建议增加新品种柠檬茶,因为一杯柠檬茶,爽过吸大|麻。]

    走出店门,站在街头,陆悍骁紧紧抱住了自己。

    出来这么久,想必周乔那丫头肯定认清了自己的内心,现在一定后悔的不行。

    陆悍骁骄矜地扬起下巴,心想,“别对女生太残忍,差不多得了,我还是回去吧。”

    于是,陆悍骁订了下午最早的航班,抓心挠肺地返程拯救落寞少女了。

    ———

    齐阿姨最近广场舞跳得很有进步,心情可美丽。

    “没有悍骁在家,我舞步都学会了,他饭吃得多,每次都要煮一锅,这几天我可轻松,过得太舒服了。”

    周乔放下书本,深有同感,“嗯,家里没那么吵,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