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她!嫌!他!老!
    周乔憋在水里的时间比陆悍骁要长。

    她的头发丝儿几缕飘在水面, 战战兢兢地左摇右摆。

    糟糕,陆悍骁游过来了。

    周乔看着他的两条大长腿靠近, 心塞得要命。天,她做错了什么,老天要如此惩罚她。

    陆悍骁双手环胸,目光无措地垂在水面。

    “你起来。”

    “……”

    他拧眉, “你出来啊。”

    水面连冒几串泡泡,彰显着周乔最后的倔强。

    不用回答了, 就这反应, 已经相当于捅了陆悍骁三刀。

    他语气无奈,放低态度说:“周乔,憋得不难受啊?出来行不行?”

    不行也得行,因为她已经撑不住了。

    周乔破水而出, “稀里哗啦”溅得陆悍骁一脸水花。

    两人湿漉漉的,大眼瞪大眼。

    周乔尴尬地扯了下嘴角, 嘴唇微涨,欲言又止。

    郁闷劲儿过了,陆悍骁的复原能力特别强,他好笑地望着她, “好歹住我的,吃我的, 用我的,你这反应,怎么, 我不要面子的啊?”

    “……”

    周乔的表情拧巴一团,不知所措。

    陆悍骁眼睛眨了眨,败下阵来,“好吧,你可以不给我面子。”

    周乔缓缓低下头,应了声儿,“嗯。”

    这个嗯是几个意思?

    陆悍骁也低下头,眼巴巴地抬眼,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有点被吓到?”

    周乔没犹豫,点了下头。

    “被吓到就对了。”陆悍骁小声说:“总不能让哥一个人难受。”

    周乔心跟风铃似的,撞出清清脆脆的动静。

    陆悍骁又说:“我这个人挺直接的,想做什么就去做,为人处世也放得开。”

    到此,他微微停顿了一秒。

    周乔内心无比认同,他一停,她也跟着揪心。

    陆悍骁的脸凑得更近,声音也更沉了,那感觉像是蒸腾的水汽,灼热而细密地扑向了周乔的五官。

    “说得有些冒昧,场合也不太郑重,但我不是一个能拿感情藏事儿的男人。”陆悍骁已然归于平静,他看着她,“乔乔,我挺喜欢你。你安静淡然,跟你在一块很舒心。”

    周乔觉得自己置身的不是清凉游泳池,而是沸腾的大水锅。

    “好了,我话说完了。”陆悍骁往后挪开小半步,自己也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个表白,是不是很差劲?”他自言自语道:“能打几分啊?完了完了,怎么没用上几个比喻排比,再加一点名人名言呢,悔死!”

    “……”

    这回周乔没忍住,嗤声笑了出来。

    一见她笑,陆悍骁如释重负,“还好还好,没被我吓傻。”

    周乔笑意更深,终于敢抬眼看他。

    陆悍骁舌尖抵了抵嘴唇,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道:“你脸红了?”

    周乔回敬,“你脸也没白多少。”

    话落音,两个人相识一笑,尴尬的气氛悄然缓解。

    陆悍骁挠了挠鼻尖,不太死心地求证,“那你是怎么想的?”

    周乔垂眉敛眸,冷静地回答:“陆哥,我……”

    “等等!你先别说话!是我大意了!”陆悍骁紧张得脑袋顶冒汗,害怕听到答案,“是我不对,没给你考虑的时间,你先别急,想好了,慢慢想,全方位地想,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周乔刚想开口。

    陆悍骁一个凶猛转身,“哐”声把自己砸进了水里。他游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快,不给周乔当场拒绝的机会。

    远了,声音才传来,“好好想啊,哥的优点很好找!我读书多,不会骗你的!”

    周乔静静杵在池中央,看着陆悍骁逃也似地上岸,低头蓦地失笑。

    还真是,清新别致的表白呢。

    ———

    鸡飞狗跳的一下午结束后,两人回了公寓。

    齐阿姨正在打电话,看那唐僧念经的语气,对方一定是她正在本市念大三的乖巧儿子。

    周乔和陆悍骁一前一后进门,换鞋的时候,之间都隔着三米远。

    陆悍骁弯腰,从鞋柜里先是拿出周乔的,无言地放在她面前,再拿出自己的,随便一套,便闷声回卧室关紧了门。

    齐阿姨打完电话出来,“我给你们留了鸡汤,悍骁呢?”

    “进屋了。”周乔放下东西,说:“齐阿姨,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

    “呃。”齐阿姨看着左右两张紧闭的门,可纳闷儿,“两人做了什么,竟然同时身体疲累?”

    她敲了敲陆悍骁的房间门,“悍骁,喝不喝鸡汤?放了大红枣的哦!”

    里头,陆悍骁在床上躺尸,一听鸡汤可不吉利,这个时候,瞎送什么心灵鸡汤,一看就是人生失败需要安慰。

    “齐阿姨,我不吃,您自个儿多补补。”

    拒绝后,他翘起二郎腿,欣赏着自己的海绵宝宝五指袜。

    越想越不放心,也不知道周乔听进去了没,走前,他可是再三交待,让她好好想。

    “不行!”陆悍骁猛地起身,盘腿打坐,“让她想哥的优点,可别想偏题了。”

    陆悍骁拿起手机,严肃地打开微信,正儿八经地编起了信息——

    [乔乔,不知你考虑得怎么样。无意催促,主要是与你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我是毋庸置疑的帅,大眼睛,眼皮儿还是双的,鼻梁巨挺。面相学上有一种说法,鼻子好看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陆悍骁打字飞快,感人肺腑。

    [其次,我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每天坚持锻炼,一周两次私教塑身,这一点,你在游泳池已经摸过了我的腹肌,想必深有体会,肌肉邦邦硬所说不假。面相学上还有一种说法,腹肌好看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最后,我性格开朗活泼,路子野,心灵纯情,人品拔尖,二十九年,守身如玉,洁身自好。虽然我实战经验比较欠缺,但视频资源很多。面相学上有一种说法,资源多的人,功能也不会太差。]

    陆悍骁太投入,所写即所想,麻溜溜地发送给周乔。

    发完自检才发现,“天!最后一句写错了!”

    [等等,是资源多的人,学识不会太差!不是功能啊乔乔!]

    陆悍骁已经接近崩溃,这个解释似乎更要人命。

    他疯狂捶床,“老子性|功能没有障碍啊!”

    而另一间卧室,周乔捧着手机,已经笑得不行了。

    她一个字一个字看得认真,表情从尴尬变成燥热,最后升级成哭笑不得。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

    陆悍骁发了一个[可怜可怜我]的表情过来。

    周乔笑容渐凝,回想一下两人的相处点滴,虽然到最后快乐比较多,但她还是没敢往这方面考虑。

    两个人萍水相逢,天地之别,时间短促,哪怕有真心,也着实不靠谱。

    周乔是一个理性大过感性的人,她性子沉,能分清轻重缓急,拣出中心思想,最后把事情始末进行精算推演,她和陆悍骁——

    想想都不可能。

    所以这一次的意外被表白,虽有小水花洒在心间点点清凉,但一瞬即逝,也没能留下惊涛骇浪。

    周乔握紧手机,没多犹豫,起身拉开房门。

    ———

    敲门的时候,陆悍骁还在懊恼捶床。

    隔着门板,周乔听见里头传来“咚咚咚”的闷响。

    力气再大一点,弹簧都能被捶断吧。

    周乔再敲,加重了力道。

    陆悍骁连滚带爬连鞋都没穿,“来了来了!”

    他手放在门把上,抓紧时间抹了抹头发,然后深吸气,把门打开。

    周乔抿嘴笑了笑,陆悍骁赶紧让出路,“进来坐。”

    这是周乔第一次正式踏进他的房间。

    宽敞够大,家具样式也简洁,靠窗的位置,还摆了一张跑步机。

    陆悍骁轻轻合上门,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怪没底。

    “我不止有跑步机,床头还放了杠铃呢,没事健健身,很注意养生。”陆悍骁用热情压制紧张,还真去拉开柜子,“给你看看啊,可多了。”

    “乒里哐当”金属响,天,这都是些什么啊!

    一抽屉的铁锤扳手长刀,危险器具相当闪瞎眼睛。

    “……”

    “……”

    气氛很僵硬。

    陆悍骁嘴角抽搐,脑瓜子冒汗,着急解释,“这是上回陈清禾打架斗殴放我这的,他就是个坏蛋,我跟他不是一挂的。”

    见周乔一脸无语,陆悍骁抽出那把长刀,“这个是切西瓜用的!”

    周乔手在半空柔柔一抬。

    陆悍骁知道自己可能要完蛋,他负气地说:“还可以用来切腹。”

    那视死如归的眼神,挑衅地表明着,如果你不爱我,我就死给你看。

    周乔表情淡淡,很平静,她说:“陆哥,对不起了。”

    三个字,穿肠毒|药啊。

    陆悍骁两眼一黑,想晕。

    拒绝总要有点说辞,周乔很直接,“我现在不想分心,年底要考研,挺没把握的。”

    陆悍骁郁闷死了,“考上了,你能答应我吗?”

    “不能。”周乔目光坦荡荡,“陆哥,我们年龄差的有点大。”

    所以,阅历,经历,眼光,三观,肯定都会有差异。

    不要因为一时的欢喜,耽搁长久的以后。

    但陆悍骁却理解成,她!嫌!他!老!

    愤懑和不甘脱口而出,“差七岁而已!面相学上说,男大七,最给力!”

    “……”

    今天面相学背了太多黑锅。

    “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啊,我发给你的微信看了没?那么多优点,你打击死我得了!”陆悍骁把长刀丢在地上,“你不给我留面子,我就要闹了!”

    周乔被他嚷得有点心虚,强装镇定,“陆哥,对不起。如果我住在这里,影响到你的生活,我愿意搬走,给我三天时间找房子。”

    一听这话,陆悍骁怒吼,“谁让你搬走了!你威胁我是不是,老子都习惯有你,你说走就走,没门儿!”

    周乔畏惧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动作让陆悍骁的火气瞬间降温,有气没地发。

    最后,他苦着一张脸,妥协轻声说:“我不烦你了,你别走,行吗?”

    周乔的心微微一动,两难的念头莫名其妙冒了出来。

    陆悍骁垂头丧气,盯着自己的海绵宝宝五指袜,耍脾气一般,“我再也不穿它了。”

    “……”

    此刻多说多错,周乔稳住心神,点了点头,“嗯。”

    然后就退出了房间。

    门一关,陆悍骁蹲在地上抱住膝盖。

    活了二十八年半,男人魅力第一次遭受到了羞辱。

    死了算了。

    告白失败,身心俱损。

    陆悍骁始终也想不明白,周乔怎么能不喜欢他呢?

    越想脑仁儿越疼,他翻身跳下床,开始翻箱倒柜。

    陈清禾那个小牲口说的没错,他的确有许多特殊嗜好,其中之一就是爱买内裤。

    叫得出的品牌,就没他买不到的。

    陆悍骁把这些宝贝都搬出来,然后在他这张两米大床上,用内裤摆了一个巨大的“乔”字。完了还觉得不够,又在“乔”字外围圈了一个爱心的形状。

    陆悍骁站在高处,对着“咔擦”一拍,直接原图发到了[撑起我市一片天]的兄弟群里。

    群里瞬间炸开锅——

    贺燃:[哈哈哈!]

    陈清禾:[哈哈哈哈!]

    陶星来:[我新来的,是直接笑吗?]

    陈清禾:[不是,得排队笑,你来得太晚了,先给你一个笑的号码牌。]

    陆悍骁静静地看着群里的哥们装逼,然后拽的二五八万地回了一句——

    [正式宣布,老子要开始追女人了!]

    群里集体发了个点蜡的表情,蜡烛霸屏。

    陆悍骁谦虚请教,[欢迎大家出谋划策,被采纳者,赠送开过光的内裤一条。]

    陈清禾:[骁儿,穿上野性豹纹三角裤,还要凸n的那种,在乔乔面前跳艳|舞,就凭你这身材,是人看了都想上。]

    陆悍骁:[滚蛋,乔乔也是你能叫的?]

    凶归凶,他还是抓紧了手机,躺床上眼珠一转,心想,陈清禾虽然是个辣鸡,但出的这个主意,好像还挺不错。

    陆悍骁猛地摇头,“打住,打住,这种下流的、不要男人尊严的行为,他堂堂上市公司老总陆悍骁能做?!”

    嗯。

    当然是能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备注:得排队笑,你来得太晚了,先给你一个笑的号码牌——来源网络,原作者不明。

    ———

    豹纹内裤:以后我出现的频率会相当高,床上地板上浴室里,请各位金主为我爆灯蹦迪!!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