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小陆总白了
    陈清禾走过来, “你俩腻歪完了没?”

    陆悍骁回过神,给了他一眼杀千刀, “关你屁事。”

    “我屁股上又没有痣,当然不关我的事。”陈清禾蹲在他边上,揽着他的肩膀,“骁儿, 我这儿有张名片,专业消痣, 还是无痛的你要不要?”

    周乔听得脸都燥了, 陆悍骁伸手给了陈清禾一拳头,“分不分场合的你,在这乱说什么玩意儿!”

    陈清禾一脸无辜,“我什么也没说啊, 你上次不是让我留意这方面的信息吗?”

    大概是某次聚会吹牛皮,哥们儿几个无聊地比谁身上痣比较多, 开玩笑提及的。

    “不就一只大腿吗,谁还没有似的。”陈清禾不乐意了,“你脾气再这么坏,人家就要拿小拳头捶你的胸口了。”

    陆悍骁笑着骂了一声, “你还能再娘一点。”

    “那赶不上你。”陈清禾又向周乔靠近,“乔乔妹, 跟他住了这么久,有没有发现他的特殊嗜好?”

    “滚你的。”陆悍骁一脚过来,要把他踹下水。

    陈清禾定力不错, 没让他得逞,“他特别喜欢收集内裤,出差到各地,别人都带特产,他总是能从当地的一些小店里,淘一些花样内裤回家。”

    “……”

    太**了,受不了!

    周乔脸色不自然,偏头逮着一个小胖墩看。

    这位胖墩小朋友也是很应景,朝着周乔咧嘴笑,然后捏着自己肚腩上的肥肉,“小姐姐,这是我的肉色游泳圈哟。”

    而一旁的陆悍骁恨不得掐死陈清禾,两个大老爷们在岸边表演起擒拿格斗。

    “我日,你下手也太狠了点吧!”陈清禾被他反转着手,关节都快疼死了。

    “你不是挺能说吗,怎么,能说不能打啊?”

    陈清禾在部队里待过几年,不是软蛋,脚往后一勾,陆悍骁定力不稳,趔趄着往前摔。

    “你今天是怎么了,平时玩笑挺能开,这算什么事?”陈清禾挡住他的铁钩拳,“阴险!又抓我大鸟!”

    陆悍骁急忙去捂他的嘴,“你发|浪的声音还能再大一点,边上就有个未成年小胖子,亏你还是部队兵哥哥。”

    拥有豪华肉色游泳圈的小胖墩,两眼一瞪,清脆地表达愤怒,“未成年就未成年,为什么还要说我是小胖子。哼,大坏蛋!”

    陈清禾笑得不行,对陆悍骁说:“多少年没见你对我动真格了,动动手就行了,还真想把我打成残废啊?”

    这件事的导火索,就是他在周乔面前提了“内裤”“花式”等流氓字眼。

    陆悍骁可烦他,“就你这聒噪的气质,打死了埋地下,半夜三更也能跳出来表演坟头蹦迪。”

    陈清禾嗨呀一乐,冲他挤眉弄眼,“骁儿,别怪哥们没提醒,赶紧停止武斗。”

    “干吗?”陆悍骁不屑,“我还没揍够呢。”

    只见陈清禾凑近,笑得语焉不详,“你动静再大一点,全世界就都知道你激凸了。”

    “!!!”陆悍骁反应过来,顿时尴尬心虚得不行。

    陈清禾一副很懂的表情,压着声儿道:“哎呦喂,这是对谁其反应了呢,莫不是肖想我多年情难自禁?”

    一阵恶寒。

    陆悍骁瞬间就萎了。

    陈清禾:“……”

    打脸原来是这么爽的事。

    ———

    两米远处的陶星来,此刻优哉哉地缠着周乔瞎聊。

    “你一定很眼熟我,毕竟我演戏呢,电视剧可多了。”

    周乔拢了拢耳边碎发,略为尴尬,“我平时不怎么追剧。”

    “那你看电影吗?”

    “英美剧都还行。”

    周乔心里还纳闷,这是明星?除了长得白嫩帅,一点都没眼熟的印象了。

    陶星来虽然不红,但他的心理调节能力相当强大,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可以拿影帝。

    这种信心,市面统称为莫名其妙。

    “你叫周乔?乔是哪个乔?赵州桥的桥吗?”陶星来特能侃,“说起赵州桥,我小学背诵这篇课文,老师可是当着全班同学通报表扬我的呢。说我普通话超好听,以后一定能上央视晚七点的全国王牌栏目。”

    “……”

    那您这位老师改行算命,肯定一天破产。

    周乔不失礼貌地微笑,“不是大桥的桥,是小乔的乔。”

    “那不都是一样吗,大桥小桥都是桥。你也太谦虚了呢。”

    陶星来的脑回路似乎异于常人,还倍儿热情,“听陆陆哥说你准备考研,也要注意放松,如果你想要明星签名照,可以随时联系我,对了,咱俩互相加个微信呗,我觉得你皮肤超好,没事咱们能发发语音,我教你长个,你教我护肤,友谊就是这么活到一万岁的。”

    周乔觉得此人真的太好玩了,年轻颜值高,男生的脸里,也很难找出他这么巴掌小的,五官一撑开,太赏心悦目。

    陶星来:“你是考研生,考考你的记忆力,我的微信号是137xx,麻烦你脑存一下。”

    周乔被逗得不行,笑脸如花开。

    而不远处的陆悍骁,眼睛都快着火了。

    这两人什么时候勾搭到一块的?!肩并肩坐在泳池边,男帅女美关键是都年轻,一点也不老!

    他瞄了有两三分钟,隐约听到微信号三个字,火气蹭地一下飞起来。

    陈清禾吓了一跳,“你干嘛去,凌波微步吧这速度!”

    还沉浸在友谊万万岁美好憧憬中的陶星来,完全没察觉到危险临近。

    “我跟你讲哦,我们的化妆师特别牛逼,以前是给死人化妆的,工资老高了。”话到一半,陶星来感觉背后有人,仰起头一看,“嗨,陆陆哥,咦?你脸色好时髦哦,是时下最流行的奶奶灰呢。”

    陆悍骁阴沉着眼神,负手环胸冷声一笑,然后抬起右腿,对着陶星来的肩头轻轻一踹。

    “哎呦我的妈!”

    陶星来一阵惨叫,紧接着水花“噗通哗啦”跟原|子弹爆炸一样。

    影帝落了水,心情可伤悲,湿漉漉地水中怒怼,“陆陆哥你太犯罪,跟你认识好后悔!”

    周乔也吓了一跳,“你干嘛啊?”

    陆草包不爽了,“你在质问我?你有什么资格质问长辈啊?你们小年轻一个个就是轻浮。”

    周乔皱眉,“你又怎么了?”

    “又?”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变幻多端的神经病患者吗?

    陆悍骁难以解释这种情绪转变,很难受,很无奈,还有一丝不甘心的愤怒。这些因由夹杂在一起,便成了一团稀泥,千思万绪理不出个头目。

    于是,他静悄悄地沉默了。

    无辜落水的陶星来可不服气,“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我姐夫是混社会的!”

    陆悍骁淡淡地瞥他一眼,“哦,我好怕哦。”

    陶星来眼尖,对着门口一指,兴奋尖叫:“我姐夫!姐夫救我!”

    贺燃边上还跟着一美女,两人手挽手亲密虐狗。

    听见呼唤后,简晳欲松手,被贺燃一把拉住,“要弟弟不要老公?嗯?”

    然后手一挥,敷衍地跟兄弟们打了声招呼,就和老婆去鸳鸯浴了。

    “天啊,太残忍了吧。”陶星来要哭了。

    陈清禾跳下水,“陶弟,我陪你。”

    “你一身肌肉瞎炫,我嫌弃。”陶星来游了几米远,今天我叫不高兴。

    后来又来了几个朋友,人都到齐了。

    时间尚早,天气炎热,大家都先往游泳池里下饺子,一个个游得可欢快。

    陆悍骁一个人默默练习着游泳,誓要挽回旱鸭子的尊严。他不跟周乔主动说话,却还是有下没下地往周乔身边靠,游过她的时候,故意加大动作,浪起巨大的水花。

    周乔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这男人真是……可爱得犯规了。

    周乔往水里一探,人完全舒展游了过去。

    陆悍骁浑然不知,还在努力地练习动作,“嘿咻,嘿咻,嘿咻。”

    周乔温淡的声音近在身边,“腿张开的角度太小,没放开。”

    陆悍骁猛地回头,什么时候游过来的!

    周乔对他的高冷视而不见,在水中和他面对面,“你的腿要打开一点,不然会觉得身子很重往下沉。看我的。”

    她示范起动作,身体纤长十分好看。

    陆悍骁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随心而动,落在她光洁的腿上。甚至有一刻他可耻地想,周乔该不会也和自己一样,内侧也有一颗痣吧!

    这个想法教他瞬间沸腾,甚至安慰自己,有了光明正大打量她的理由。

    水里波光蒙蒙,看得不实际,陆悍骁心里却起了显而易见的变化。平日的玩心和热情悉数退场,男人的认真和**逐渐显山露水。

    远处,陈清禾的声音大,叫唤道:“悍骁,带着周乔来玩啊!”

    这一个打岔,让陆悍骁神魂复位。

    他压下内心的躁动,僵硬地应了一声,“就来。”然后喊周乔,“陈清禾叫我们过去。”

    这帮人在一块就喜欢瞎玩,这回又到了传统项目——

    游泳比赛。

    “老规矩啊,输了的拔腿毛!”陈清禾点了点数,“咱们这九个人,拔九根。女生不用受罚。”

    泳池中央有娱乐设施,充气的城堡滑梯之类,小孩儿玩得比较多。

    “终点就在那,谁最先到谁就赢。”陈清禾指着贺燃,“混社会的给我们当裁判。”

    陆悍骁是典型的急功近利好表现,这可是他一扫前耻的最好机会。刚学会新技能,看谁都是小辣鸡。

    一声令下,群魔乱舞,姿势花样百出。

    蝶泳仰泳蛙泳都比不上陆悍骁的狗刨式。

    “喂!一个个游得也太快了吧!”陆悍骁被打脸,力不从心地挥舞膀子,陈清禾那个小王八,泳裤的线头都裂开了!

    九个人比赛,陆悍骁落后第一名三十米。

    不认输,不服气,老天爷你夸夸我。

    “骁儿,你姿势跟你颜值成正比!”

    “你的肱二头肌闪着诡异的光芒可迷人了呢!”

    “骁儿,我要为你的碎花泳裤打碟蹦迪!”

    中国好兄弟,口才一个比一个了得。

    陆悍骁泡在水里,费力地游,“你们这群辣鸡,老子出淤泥而不染!”

    游泳池内,我最闪亮,全场焦点,谁与争锋。

    群众们也都过来围观,笑得好不开心。

    虽然有点丢脸,但半途放弃也不是好汉啊。陆悍骁边游边后悔,早知道就不凑热闹了。

    就在这时,不起眼的岸边一角,安静注视许久的周乔,毫不犹豫地鱼跃入池。

    她三两下游到了陆悍骁身边,钻水而出,溅了他一脸小水花。

    陆悍骁费劲地大喘气,一脸痴汉,天,美人鱼呢!

    周乔眉眼温和从容,有着一股安定人心的悄然力量。她声音轻,对陆悍骁说:“别怕丢脸,我陪你。”

    一句我陪你,让陆悍骁心里的血管神经山崩地裂。

    见他发呆,周乔在水里,用脚尖蹭了蹭他的腿,“专心点,好好游。”

    于是,接下来的一百米距离,周乔始终以可见的距离,跟在陆悍骁身后。哪怕他游得再慢,再难看,她都始终鼓励,并在他稳不住的时候,柔声慢调地提醒动作要领。

    一段死撑尴尬的旅途,有了周乔的舍身相陪,竟变得温柔动人。

    在游到终点的那一瞬间,陆悍骁甚至奢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吧,永远不要到头。

    口哨和掌声齐飞,陈清禾疯狂为他打碟,“骁儿,天,你竟然不是最后一名!”

    是周乔,从一而终,甘愿跟在他后面。

    她浮在水里,对陆悍骁笑得灿烂,俏皮地撩起水,水花往他脸上溅。

    “恭喜你啊,没有输呢!”

    水纹晕染,好像每一颗水珠都包裹了阳光在闪闪发亮。

    陆悍骁看呆了,周乔的笑脸,撞进了他跳动的眼睛里,幻化成明晰的欢喜。

    就像一个开关,串联起往日种种细小末节,此刻开关通电,他的生命都明亮起来。

    陈清禾他们又去闹腾别的项目了。

    泳池这一角,宛若只剩方寸天地。

    陆悍骁缓缓低下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再抬眼时,他坚定地向周乔游去。

    “……”

    大哥你这么严肃的模样会吓坏小姑娘的。

    周乔紧张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下一秒,陆悍骁贴近她,轻而郑重地在她右脸颊亲了一口。

    周乔呆住。

    这是……惩罚吗?

    而随心而动的陆悍骁,大鹏展翅一般往深水区一扑,整个人埋进了水里。

    水面“呼噜呼噜”冒着换气的小气泡。

    一分钟后,陆悍骁终于坚持不住地冒出水面大口喘气,喘够了,他满脸通红地望着周乔,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上次那个问题,可不可以重新回答?”

    周乔眼神飘忽不定,“嗯?”

    陆悍骁沉住气,认真道:“你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现在告诉你。”

    话没说完,这回换成周乔,“咕噜”一声连人带头地躲进了水里。

    “……”

    天,刺激过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什么事是一个亲吻解决不了的,一个不行,就挪个地方去床上谈谈心好了。

    陆总:今天需要各位金主为我爆灯!!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