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游泳池事件(二)
    陆悍骁泡在水里, 跟痴呆儿童一样。

    陈清禾隔老远就在那瞎嚷嚷,“天, 看,那是谁,泡在水里真的美。”

    陶星来哇哦一声,“陆陆哥, 你竟然敢下水啦。”

    陆悍骁脸色难看,假装不理。

    陈清禾跑过来, “悍骁, 怎么了这是,脸红莫不是发烧?”

    “滚你的。”陆悍骁躲开他伸过来的爪子,“你才发烧,你全家都发烧。”

    陶星来打招呼, “hello,陆陆哥, 上一次见面,还是冬日雪花飘,转眼之间,我们重逢在了夏日的游泳池。”

    陆悍骁泡水里不动, 勉强地咧开嘴角,“陶儿,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今日再见,犹如朽木逢春。”

    两个人你来我往, 把一年四季都轮了个遍。

    陶星来蹲在泳池边,张开手臂,“快点,爱的拥抱,此刻很需要。”

    陆悍骁沉默地摇了摇头,“多大的人了还这么闹,成熟男人才不和你开玩笑。”

    陶星来愁眉苦脸,“你嫌弃我,伤害我,冷冻我,完了你,我诅咒你一辈子学不会游泳。”

    陆悍骁一听,瞬间嘚瑟,他全身蓄力,脚尖一蹬,一下子游出一米远。

    “噗通噗通”的水花跟起大浪似的。陆悍骁手脚乱扑,拼尽全力地展示着自己的狗刨式。

    “你,你们看清楚,老、老子会游了!操!”

    话还没讲完,他就呛了一口水。

    “水好喝,超好喝的,我不认输。”陆悍骁心里疯狂给自己打call。强行把自己给稳下来,他默念着周乔教的诀窍,硬是撑着游了四五米远。

    岸上的陈清禾和陶星来,口哨和掌声齐飞——

    “悍骁好样的!”

    “陆陆哥,你大腿内侧有颗痣!”

    等等,陈清禾纳闷极了,“陶弟,你这个关注点很奇特啊。”

    “谁让他的腿张得那么开。”陶星来陷入沉思,“清禾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啥?”

    “那种地方有颗黑色的痣,是不是那方面需求比较旺盛?”

    “胡说。”陈清禾纠正,“那颗痣又不在吊上。”

    “怎么回事儿啊!”陶星来突然的激动,“清禾哥,你耍流氓的样子好变态哦!”

    陈清禾无语,“这个话题不是你先说的吗?”

    陶星来好委屈,“你怎么诬陷人呢,不跟你玩了。”

    “……”

    陈清禾内心感叹,这位小弟,比陆悍骁还娇气包啊。

    水里的小陆总,顶着一口气,扑哧扑哧游得特卖力,他的头在水里一摇一晃,冲着周乔的方向游来。

    嘴巴没空说话,但眼神对视的时候,他的努力和得意,还有些许献宝的意味,看得周乔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我棒不棒?!”下面给大家表演一个陆式狗刨。

    周乔眉眼弯弯,举起大拇指。

    “我的胳膊长不长?”陆悍骁笑得像个帅逼二百五,“还有肌肉,肌肉也夸一夸!”

    周乔笑出了声,“又长又棒!”

    她探身一跃,也往前游了几米,身条细长跟条美人鱼一样,转身的时候,荡起一小圈水花。

    周乔再次对他伸出手,“游远点,到这来。”

    陆悍骁继续奋力,每次前进一点,周乔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一点。这种进退有度的鼓励方式,竟然让陆悍骁游过半个游泳池。

    再后来,周乔在前面游,他像只哈巴狗似的跟在后边。

    泳姿好看了,狗刨变蛙泳了,大长腿的魅力展现出来了,脚也张得不那么开了,内侧的痣也看不见了。

    周乔停在水里,等着他。

    陆悍骁满脸兴奋,挨近了,抓住她的肩膀,“我是不是及格了!”

    周乔也替他开心,“蛮好的。”

    他甩了甩头,水珠飞到周乔脸上。

    “哎呀。”周乔眼睛进了水。

    陆悍骁来了劲,猛地撩水往她脸上泼,“多谢周老师教导之恩。”

    周乔笑着躲,“喂!”

    陆悍骁玩心起,追着她越泼越厉害,周乔被弄得受不了,也开始反击。

    “我靠,耳朵进水了。”陆悍骁刚学会游泳,在水里不敢太放肆,渐渐落于下风。

    他静止于水中,捂着耳朵表情很痛苦。

    周乔一看,赶紧游过来,“怎么了?快去岸边用棉花——啊!”

    陆悍骁突然伸手,从后面搂住她的脖颈,把人紧紧地嵌进臂弯。

    “哈哈!上当了吧!”

    周乔被钳制得无法动弹,恨恨而言,“陆悍骁,你耍诈!”

    “诈的就是你。”陆悍骁臭不要脸,把她往自己身上贴得更紧密,“不给你点教训,都快忘记老子是霸道总裁了!”

    “就没见过不会游泳的霸道总裁。”周乔气得激他。

    “谁说我不会游,这不刚被你教会。”陆悍骁的嘴唇都快贴在了她耳朵上,热气沾着水痕,又黏又热火,“小东西,是不是都快忘记,我是你长辈了?”

    “……”

    大七岁半的长辈,你真是一点亏都不吃的啊。

    周乔冷冷静静地赏了他五个字,“知道了,老头。”

    “……”

    陆悍骁反应过来,不服气的感觉油然而出,他近乎失控,“老老老!我哪里老了!每周两次专业皮肤护理,杠铃一百个不带喘气的,快跑五公里帅得起飞,见过这么给力的老头吗!”

    周乔淡定地点点头,“见过,就是你。”

    “……”陆悍骁咬牙,铁臂把她搂得更紧,吐字如火道:“周乔,你想死是不是?”

    一柔一刚,凹凸想贴,他稍一认真,整个人气势如风起。

    周乔心里咯噔一下,节奏乱跳,好不容易稳住阵脚,嗯了一声,“在水里,我还淹不死。”

    陆悍骁呵的一声冷笑,手脚齐用,大腿也缠住她。

    周乔惊骇,“你干什么?”

    “知道你游泳厉害,你这么厉害,驮着我游回岸边呗。”

    论不要脸,他总是要胜人一筹的。

    陆悍骁化身树袋熊,直往她身上拱,恨不得吊死在这棵树上。

    “哎!”他太重了,周乔根本站不稳,趔趄着往后倒,这下好了,两人正式贴合无死角。

    周乔的身体有股女生特有的清香,头发丝儿挠着陆悍骁的鼻尖,痒得他想打喷嚏。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背后心跳隔着背脊一路攀延,周乔清晰地感觉到,陆悍骁的情绪变化。

    直到岸边的陈清禾叫唤,“你们两个姿势很连体啊,再不分开我就要报警了。”

    陶星来瞎起哄,“陆陆哥,你这么老,吃嫩草很过分哦!”

    又是老?!

    陆悍骁暴怒着回头,“老你个头!”

    陶星来被唬了,很不开心,小声嘀咕:“可不就是老头么。”

    水池里的周乔,尴尬得不行。

    陆悍骁总算松开了她,仿佛这一池子的水,都是他背后冒出的汗。

    周乔沉默地准备先走。

    陆悍骁脱口而出,“你不等我了?”

    “你不是会游了吗?”

    “会是会,但你不在边上,我心里没底。”

    周乔没吭声,静默片刻后,她丢下一句,“你先游,我在后面保护你。”

    陆悍骁将湿漉的头发往后一把抹去,露出了饱满的天庭,笑得像个如风少年。

    周乔盯着他嘴角的弧度,就这么分了神。

    陆悍骁越游越好,动作勉强能入眼。

    终于上了岸,陆悍骁坐在池边,伸手给周乔,“来,扶着我。”

    周乔把手交给他,陆悍骁手一收,臂上的经脉清晰凸显,极富力量感。

    把人拽上岸,陆悍骁问了几个自己十分在意的问题。

    “我的身材在水里是不是很美?”

    “……”

    我拒绝回答。

    陆悍骁和她并排而坐,挺不死心,“是不是腿超长,胳膊超带感,腰也超劲道?”

    周乔内心是窒息的。

    “还有我腹肌。”陆悍骁就这么低下头,手往腹部一指,“瞧瞧哥这小肌肉,一块块整齐得跟方块豆腐似的。”

    他忽然吸气,得意地说:“绷紧了也这么有型,数数,是不是八块不带少的?!”

    周乔已经没法直视了。

    久未吭声,没人回应怪没劲儿的。陆悍骁终于抬起头看向她,发现新大陆似的问:“哇!你脸红成猴屁墩了!”

    周乔脑袋跟充血似的,反驳,“你才猴屁股呢!”

    “我屁股可白,一点也不红哈哈。”这个臭不要脸的老男人。

    陆悍骁饶有兴致,凑近点,就快跟她额头抵额头了。他语焉不详,暧昧不明地问:“乔乔,跟哥说句实话。”

    周乔心跳狂蹦,“嗯?”

    “我老吗?”

    “……”

    陆悍骁秒变认真模样,十分在意再三追击,“回答我,我真像个老头?和你站一起,让你觉得丢脸?”

    这话说的也太严重了,周乔诚实地否认,“不不不。”

    陆悍骁勾嘴,眼神炽热,“嗯?不什么?”

    周乔缓声,“不老。”

    “哪里不老?”

    “哪里都不老。”

    陆悍骁眼廓狭长,拖出一个长长的尾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哦?”

    到底年轻,周乔已经招架不住了。

    “真不老!”也不知怎的,她脱口说出一个给力证据,“在水里……屁股挺翘的。”

    陆悍骁一愣,这回,轮到他快要烧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打吊瓶的肺炎作者依旧顽强地用手机打字写出了这一章。

    这样的春饼你不咬一口都对不起你的一口好牙了。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