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游泳池事件(一)
    给自己选好了泳裤, 陆悍骁又开始讨好起周老师。

    “周老师,明天我需要注意哪些地方?”

    周乔问他:“难道你一直没去学过游泳吗?”

    “学了。”陆悍骁很纳闷, “我还找过私教呢,结果成功被我气走。后来就是哥们儿教,不是我说,就陈清禾那水平, 简直是毁我人生。”

    周乔也想不明白,“你是不是把游泳想得太难了?”

    “我怕水。”陆悍骁说:“尤其看到那种深海图片, 我天, 要窒息了都。”

    传说中的深海恐惧症?

    周乔好像有点理解了。

    陆悍骁开始憧憬明天美好的泳池生活,“这辈子,我还没被女人教过如何去浪呢。”

    周乔脑袋又开始冒汗,您说话能别乱用浪字吗。

    陆悍骁从憧憬里回过神, 看着时间还早,于是拿起车钥匙, “我出去一会啊。”

    出门的时候,正好和跳广场舞回来的齐阿姨撞了个正着,“哟,骁骁, 又去打牌啊?”

    “牌有什么好打的,每次赢, 怪没劲儿的。”陆悍骁晃了晃车钥匙,“干正事。”

    半小时后,某商场的泳装品牌店。

    导购员嗨大发了, 没想到下班前接了个财神爷,陆悍骁基本上把每个款式都挑了一件。

    “先生,您看这件怎么样?”导购员拎着一件爆|乳系带款,可以说是相当开放了。

    陆悍骁一百个不乐意,“不要。”

    明天周乔的身份可是老师,又不是去走t台,再说了,她那个胸,可能还支撑不了这件泳装的精髓。

    陆悍骁手指一点,“行了,就这些吧,买单。”

    导购员欢天喜地,热情地送走金主,“先生,您对你女朋友真是太好了!”

    “女朋友?”陆悍骁呵声一笑。

    导购员心想,完了,说错话了?

    “你怎么知道是女朋友。”陆悍骁调侃地说:“万一是老婆呢哈哈哈哈。”

    “……”

    他效率高,辗转来回不到两小时。

    到家的时候,齐阿姨已经睡了,周乔坐在房里背单词。

    陆悍骁扣了扣门板,懒洋洋地伸手,“给。”

    周乔侧头,盯着他手里的大纸袋,“什么?”

    “送你的。”陆悍骁把它放桌上,吹着口哨就走了。

    周乔认识这个品牌,贵到不要脸。

    拿出一看,我天,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第一件,蕾丝花边,胸罩上还有亮亮的小珠珠。

    第二件就更恐怖了,两罩之间,直接用一个铁环连接,整套泳衣闪烁着朋克之光。

    想不到,陆悍骁还有如此野性的嗜好。

    相比来讲,最正常的就是手上这件小碎花款了。清新淡雅,款式也正常,符合她这个年龄的审美标准。

    桌上的台灯亮光匀匀地洒在这些衣服上,周乔看着它们忽地失笑。

    陆悍骁为了强行搭配“情侣装”,真是煞费苦心。

    正想着,他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你要想选那套铁环的也可以,毕竟我也有一条带钢丝的泳裤哦!”

    “……”

    周乔没应,抿嘴微笑,她想了想,还是选择了那件碎花的泳装。

    一直躲在门边悄咪咪偷瞄的陆悍骁,瞬间和讨到糖吃的孩子一样,差点没蹦起来,“yes!”

    周乔听见动静,猛地回头,两人的目光正面相碰。陆悍骁不躲不藏,笑得眉飞眼扬,“提前庆祝,毕竟我明天就是会游泳的人了!”

    周乔挑眉,“放心,一定教会你。”

    这晚,睡眠质量向来很好的陆悍骁,做了一个臭不要脸的美梦。

    梦里,他被周乔抱着,两人身体紧紧相贴,水很|深,他却不慌不忙。因为周乔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地撒娇,“再快一点,水花不够大。”

    再后来,陆悍骁被浪醒了。

    醒来时,他满额头的虚汗,眼神迷离不知今夕何夕。好半天才缓过神,“天啊,我他妈竟然做春|梦了!”

    陆悍骁呆坐在床上,整个人都是懵的。他胸口大喘气,越回味越要命,耳根子发烫,脸也跟烧着一样,最后,陆悍骁认命地叹了口气,手滑进被子往下伸。

    他烦恼的是,怎么梦只做一半就醒了呢。

    另一半要靠自力更生,想想也是够小可怜呢。

    ———

    第二天下午,四点不到,陆悍骁就拖着周乔出门了。

    周乔有些奇怪,“不是约好的晚上吗?”

    陆悍骁骄矜地转着方向盘,憋了半天,才小声说:“先提前熟悉一下场地。”

    周乔顿时明白了,他是想提前学游泳,免得到时候丢脸。

    陆悍骁怪不好意思的,“被他们那帮牲口笑话了这么多年,我不要面子的啊,昨儿个我在兄弟群里可是表了态,今天请他们欣赏花样游泳。”

    周乔也是服了他,“我尽力吧。”

    泡温泉的地方,对面就是游泳馆。他俩到的时候,馆内人不是特别多。

    “我先去换衣服。”周乔提着袋子说。

    “好。”陆悍骁也拉开后备箱,扛了一个游泳圈出来。

    等等,您这游泳圈的图案很别致啊。

    陆悍骁咧嘴冲周乔笑得天真,“蜡笔小新,它是我小时候的天王偶像。”

    “……”

    那还真是物以类聚。

    男人脱衣服快,陆悍骁换好深蓝色的碎花泳裤出来时,周乔还没见人影。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池边,生怕一个趔趄摔进水里。然后坐在地板上,用脚踢水花玩。

    泳池里男女两三堆,时不时地传来笑声。

    陆悍骁可羡慕地望着在水里瞎游的人,不由自主地模仿他们的动作,来了一招隔空舞膀子。

    等他第六遍踢起水花时,周乔款款走来。

    水珠在陆悍骁眼前颗颗抖落,周乔褪下外衣,淡黄的碎花泳装裹得她身材凹凸,下面是裙装样式,短得刚遮腿根。

    陆悍骁的目光跟扫描仪似的,从她的小腿开始往上,匀称的双肢,弧度纤细的腰身,还露出了一小截洗白的肚皮,再往上——

    陆悍骁的扫描仪瞬间死了机。

    他嘴唇微张,完了完了,后悔了。

    昨天,就该买下那套爆|乳样式的性感泳装才对啊!

    周乔的头发完全被束起,光滑脖颈延伸而下,胸部的线条出乎意料的好看。

    人越走越近,陆悍骁赶紧低下头,假装漫不经心。

    他看着自己深蓝泳裤上的碎花图案,心里美滋滋,好像那花儿,是从周乔泳衣上摘下来的一样。

    “想什么呢?”周乔在他面前站定。

    陆悍骁抬起头,脚“哗啦”一下又撩起了水花,淡定地说:“适应水温。”

    “……”

    大热天的,又不是让你冬泳。

    周乔敛神,“那我们开始吧。”

    “好嘞!”陆悍骁捞起他的游泳圈,轻声说:“小新,不要怕,爸爸保护你哦。”

    然后把游泳圈套在了自己的腰间,对周乔说:“好了,下水吧。”

    “取下它。”周乔命令。

    “???”陆悍骁不服,“凭什么。”

    “你要学游泳,套个游泳圈怎么行?”周乔认真道,“你不取,我就不教了。”

    “取取取。”陆悍骁嘀咕道:“等出了游泳馆,威胁我你死定了。”

    周乔脚尖一踢,蜡笔小新就飞了出去,然后她先下水,转过身对岸上的陆悍骁伸出手,“来,扶着我。”

    嗯,这事儿他愿意干。

    陆悍骁把手交给她,然后也下了水。

    “等等!太深了!”很快,他就开始生理紧张。

    “这才刚到大腿呢。”周乔无语。

    “不行不行,我要飘起来了。”

    周乔把他的手握得更紧,“有我在,你别怕。”

    她声音轻,搔搔痒痒地挠在陆悍骁的耳里眼里,五官串通一气直达心底,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渐渐放松,乖乖地点了头。

    “游的时候,手要划开到最大,切忌心急,腿跟着手一起,频率和动作都是一致的。”周乔讲解得十分耐心,“最重要的一点,用嘴呼吸吐气。”

    陆悍骁试了几次,就是不敢松脚,誓死踩着池底不动摇。

    周乔也不恼,态度依旧和顺,她把陆悍骁的手抬起来,搭在了肩膀上。

    “你按着我的肩,把我当浮板,我们先学脚的动作。”

    陆悍骁有点僵硬,连气都不敢大声喘,这要是来口深呼吸,这个姿势不就是胸贴胸了吗。

    周乔见他发愣,索性往后退了一步,陆悍骁失去平衡,“哎呦!”

    好了,终于浮起来了。

    “慢点慢点,我怕我怕。”陆悍骁把周乔的肩膀抠得紧紧,大腿乱打水花。

    “对,动作没错,不要心急,规律一点。”周乔其实被他抠得生疼,但半声不吭,鼓励他继续。

    游了三四米,陆悍骁已经不紧张了,大长腿蹬得可来劲。

    而两只手,已从搭着肩膀,变成了环着周乔的脖颈。

    陆悍骁的脑袋像一颗湿哒哒的大头蘑菇,边游边嘚瑟,“周老师,你看我泳姿带不带感?”

    周乔弯嘴,“像青蛙腿。”

    “说对了,我就是青蛙王子。”陆悍骁沾沾自喜,“呱呱呱。”

    还没呱完,周乔一个闪退,把陆悍骁的手甩了下去。

    “卧槽!”他章法顿时大乱,扑腾在水里跟狗刨似的,“周乔!周乔!”

    “手跟脚一起动,不许慌!”周乔把动作要领重复一遍。

    陆悍骁“啊呜”一声,呛了好几口水。

    “哎!”周乔见他实在费劲,于是游过去一把抱住他,“别怕,我在。”

    “你别走,抱着我。”陆悍骁这回死也不撒开,不仅手搂紧了她,就连脚也缠住了她的大腿,“乔乔,乔乔!”

    “在呢,在呢。”周乔的手不停抚摸他的背,安抚他的情绪,“你放心啊,我不会让你淹死的。”

    “游泳太可怕,陆总要回家。”陆悍骁就跟被遗弃的小奶狗找到了主人似的,“我要上岸!”

    周乔的声音落在他耳边,“不学了?那待会又被笑话,很丢脸的。”

    陆悍骁唔的一声,“那我要套上游泳圈。”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周乔下意识地说:“我就是你的救生圈啊。”

    那个“啊”字,带着女人特有的柔音软调,让陆悍骁一下子便分了神。

    接下来,周乔换了一种方式教学。

    她抬着陆悍骁的腰身,让他手脚齐动,控制平衡。

    这个方法还挺有效果,至少,陆悍骁不再那么紧张,搞了三四回,似乎找到了那么点感觉。

    “乔乔,我好像会游了。”

    “嗯,动作好看多了,保持住。”

    周乔的软手垫着他的腹部,垫久了,就觉得有点扎手。

    她移了移,准备放上面一点,哪知陆悍骁一个机灵瞎抖,人跟箭一样往前窜了出去。周乔的手就不偏不倚地按在了他泳裤上。

    陆悍骁一怔。

    整个人都僵了。

    在水里,周乔的感觉没那么明显,待某部位缓缓起了变化时,她才意识到手感不对。

    “……”

    现在剁手还来不来得及?

    周乔跟触了火似的,飞快收手,觉得不够,还把拳头握得死死。而陆悍骁,懵逼的同时,竟然神奇地学会了水中悬浮。

    安静。

    沉默。

    陆悍骁狗刨式,挣扎游了好几米,背对着周乔越来越远。

    周乔望着他的背影,清凉的水也泡不走手里的燥热了。

    她低眉垂眸,使劲搓了搓自己的手指,心慌意乱的间隙里,她不得不承认,那里真是……好大一坨啊。

    就在这时,游泳馆门口一阵骚动,陈清禾的声音首先传来,“陶儿,你新拍的那部古装剧,演的是不是皇太子啊?巨高贵,你演的费劲儿吧?”

    陶星来的声音又脆又清新,“清禾哥,你一瞎说我就不太爱你,我的气质百里挑一,不演王子太可惜,怎么可能会费劲!”

    熟悉的人影一个接一个走近。

    而狗刨式学成功的陆悍骁,依偎在岸边,整个人神魂抽离。

    他现在发愁的是,下面那一根家伙,如何才来软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咳成了支气管肺炎在医院吊水单手手机打字,终于教会了陆草包游泳,今天的饼饼你不夸一句都对不起你自己的盛世美颜了。不说了,嗑药去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