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射射射
    这一屋子鸡飞狗跳, 最后还是陆老太太出来打圆场。

    她身材微胖,步子走得却稳, 劝人的声音带着老年人特有的长叹短调。

    “小玉啊,侬就不要再吵了,两口子走过来这么多年,散也要散的和气为上。”

    金小玉精致妆容的脸上, 愤气未平。

    陆老太又转而对周正安说:“阿正呐,男子汉不该骂女人的, 担不起的时候也要放得下。”

    都说劝和不劝分, 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能够好聚好散也算功德一桩了。

    周正安的怒意也不少,但不敢再在陆老太跟前发出来。加上陆悍骁的警告,这是陆家, 太失分寸。

    两个人一言不合,闹了个不欢而散。

    周正安拂袖离开, 边走边抚摸自己一丝不苟的头发,他年轻时帅气恣意,哪怕已近中年,也是装相得体。

    金小玉快步追了上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狐狸精安置在兰山那套别墅里, 站住,你给我站住!”

    两人拉扯趔趄,出了门, 骂声才渐歇。

    不一会,门口执勤的同志进来告知,“陆老太太,人都走了,各自开了一辆车。”

    “知道了。”陆老太唉声点头,“这个小玉和阿正啊,闹了这出不好看的。”

    一屋子硝烟味犹在,陆悍骁转头看向周乔。

    她很安静,垂手站在那,看起来没异样,但手指捏住自己的裙子一角,死死地搓。

    “哇奶奶,你又买了个新的痰盂啊?”陆悍骁收敛了锋利,整个人又吊儿郎当起来,边笑边往周乔这边靠近。

    陆悍骁经过时,胳膊就这么一伸,准确无误地挥开了周乔抠裙摆的手。

    他声音落在耳边,“抠得手指不疼啊?傻乎乎的。”

    一句轻描淡写带过后,陆悍骁似乎又变回了以往的模样,嬉皮笑脸没个正行。

    陆老太说:“那哪是痰盂,是你二叔带回来的花瓶,说是有些年头了,可灵气。”

    陆悍骁:“咱们家最有灵气的就是我了。奶奶,改明儿我出去摆摊,扛面大旗‘陆半仙’!”

    陆老太哎呦笑骂,“多大的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永远长不大。”

    “您可别不信,我这就给你表演一个现场算命。”陆悍骁耍宝似的,转身指向周乔,然后掐指瞎算,“不得了啊,不得了。”

    周乔抬起眼。

    “这位女施主,貌美人善,八字绝佳,日后,可是当宠妃的命啊!”陆悍骁逼逼叨叨还念了一段经,然后两手一拍,“啪”的一响,“朕决定了,今天就册封你为乔贵妃!”

    “……”

    我选择自杀。

    陆老太太的耳朵上戴着一副金镶玉的坠子,笑起来时无风微颤,她安抚道:“乔乔啊,可别介意,你陆哥哥就是这样的,但人还是蛮好,待人不差的。”

    这话听的,怎么有点像在做推销。

    周乔点点头,“他很照顾我,是我打扰了。”

    陆悍骁勾起嘴角,拿腔道:“朕的大雄宝殿,这位女施主可以随意进出,满地翻滚。”

    周乔近乎无奈地扫他一眼。

    陆悍骁撅起嘴,吹了一声口哨,转而对陆老太说:“奶奶,我公司还有事儿呢,先走了啊。”

    “你不在这吃午饭啦?”

    “不吃了,公司食堂中午有鸡腿。”

    “那乔乔呢?总要留下来吃饭的吧。”

    “她也不吃了,搭我顺风车回家复习呢。”

    陆悍骁对周乔勾勾手指,豪气地迈步,“还不快点,宣你侍寝呢。”

    “……”

    不笑,都对不起他的卖力表演了。

    一上午的愁云惨雾,在陆悍骁的有心安抚里,悄然散去。

    两人坐上车,周乔的心情平复了一些。

    陆悍骁叮嘱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打了一通电话,很简短,周乔就听见他在说:“对,两个人,半小时后到。”

    挂断电话,陆悍骁说:“带你去个地方。”

    周乔系安全带的手一顿,侧头讶异,“你不是要上班吗?”

    “今天家中有事。”陆悍骁弯嘴,“老板给自己放个假。”

    ———

    华江路。

    陈清禾老早就等在了门口,“在这呢。”

    陆悍骁走前头,周乔跟后面,她抬起头,看着眼前大门的招牌,是一家射击馆。

    聊骚完,陆悍骁慢下脚步,对她说:“来过没?”

    “没。”

    “今天带你玩玩。”陆悍骁说:“待会进去,千万要捂住耳朵,不然枪声会把它震掉。”

    “……”

    我信了你的邪哦。

    “没耳朵的宠妃,我是不会要的。”他一脸认真,“一般长得丑,都是赏赐给陈公公的。”

    陈公公是?

    陆悍骁挑眉,对前面的陈清禾抬了抬下巴示意,压低声音说:“记住,射击时一定要躲着他,这当公公的也没啥大毛病,就是枪法不太准。”

    那是,都公公了,连枪都没了,还谈什么枪法。

    也是陈清禾在打电话,不然又是一场武斗。

    这家射击场是新开的,从装修到配置,样样出彩。

    看得出,陆悍骁是这里的常客,他一来,就有人送上他惯用的套具。

    陆悍骁将子弹和枪膛一一放好,然后动作熟练地装弹,手指迅速得跟花儿似的,最后“咔哒”一声脆响,组装完成。

    他和陈清禾戴上防护耳罩,立身射击区,周乔惊讶,他们打的还是移动靶。

    每个枪靶移速不恒定,有快有慢,陆悍骁单手持枪,手臂绷直而稳重,在半空中没有一丝颤抖。

    他微眯眼缝,瞄准间距,手部动作做微调。

    周乔这个角度,能看到他侧脸的线条,流畅凌厉,认真时的样子,十分之精英。

    “嘭嘭嘭!”

    连响十几下,陆悍骁和陈清禾几乎同时射靶。

    20发子弹,一个95环,一个落后三环。

    “yes!”陆悍骁赢了,他摘下耳罩,笑呵着对周乔说:“看,那是朕给你打下的江山!”

    一旁的陈清禾“哇啦”一声作呕吐状。

    “妈的你吃多了酸萝卜吧。”陆悍骁嫌弃他,然后又看向周乔,“赞美要大声说出来,我是不是棒呆了?”

    周乔笑了笑,点点头,“嗯,是挺呆的。”

    “你毛儿深了?嗯?”陆悍骁走过来,“准备准备。”

    “干嘛?”周乔警惕。

    “教你玩枪。”

    陆悍骁给周乔选了一把m16,瞄准方便,后坐力小,适合初学者。

    “脚与肩齐宽,再收一点,手抬平。”陆老师有模有样,见她动作不对,“啪”的打了下她的手,“你抖什么抖?”

    “哎!”周乔蹙眉,好疼。

    一听她喊疼,陆悍骁赶紧伸出膀子,对着手臂也给了自己一拳头,“朕与你同甘共苦。”

    “……”

    一旁看戏的陈清禾瞎起哄,“骁儿,我也要,我也要!”

    “滚你的。”陆悍骁才不稀罕他,“你拉你的黄包车,我坐我的私人飞机,咱俩互不相欠。”

    陆老师继续教学。

    他站在周乔侧边,两人挨得很近。

    “食指放上面,对,虎口抵住掐紧。”陆悍骁亲身上阵,太投入了,就一不小心握上了她的手。

    周乔一怔。

    陆悍骁浑然不知,沉迷老师不可自拔。他挨个地把周乔的指头摆正位置,然后说:“沉心静气别看帅哥,注意看靶。”

    他声音沉,又贴得近,自带的低音炮效果,把周乔震得脸发烫。

    “3、2……”倒数计时,陆悍骁握着她的手更加收紧,“开始!”

    在他的带引下,周乔打出了第一枪。

    陆悍骁没松手,继续握住,“砰砰砰!”,直到十发子弹全部打完,屏幕上亮出成绩:0环。

    “卧槽。”这也太羞耻了吧,陆草包不干了,“陈清禾,你们店的破烂货再不修,我就要来砸店了!”

    “滚。”陈清禾誓死捍卫店面形象,“哪里来的野鸡老师,就这水平还教学生呢,乔乔妹,到清禾哥哥这里来,我可是拿了教师证的。”

    “教师证,呵,教吹牛皮吧。”陆悍骁一听他调戏周乔,心里可不乐意,再三嘱咐周乔,“他私下有没有勾搭你?”

    “啊?”周乔乍一听没明白。

    陆悍骁不耐烦的模样很欠揍,“没问你要电话、微信?”

    “没有。”

    “记住了,要了也不能给。”陆悍骁想想觉得还不放心,又一副老成的口气,语重心长道:“你现在年纪小,分不清好人坏人,一定要听哥哥的话,知道了吗?”

    周乔脑袋冒汗,“陆老师说得对。”

    陆悍骁满意她的态度,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哎,你用的什么洗发水啊,头发怪香的。”

    这话题转换也太快了吧,周乔眼神无辜,“霸王。”

    哪知陆悍骁没点意外,反而干脆地应了一声,“在!你怎么知道我小名?”

    “……”

    天啊,可以说是极其不要脸了!

    一旁的陈清禾看不下去了,“行了行了,收手吧,别骚了。跟你说个事。”

    陆悍骁接过陈清禾递来的水,拧开盖后他又递给身后的周乔。

    “啧。”陈清禾勾着他的肩调侃道:“骁儿,你真是骚的看不下去了。”

    “帮女生拧个瓶盖怎么了?人家力气小,哪是你五大三粗能比的。”

    “是是是,你家乔乔天下第一好。”陈清禾说:“对了,明天陶儿回来,约咱们去泡温泉。”

    “陶影帝拍完戏了?”陆悍骁皱眉,“能不能改项目,大热天的泡温泉,毛病。”

    “我知道你的难处,那边有儿童温泉,水挺浅的,特别适合你这种不会游泳的人。”

    “……”

    你他妈不揭短会死啊。

    陈清禾乐呵道,“带上周乔。”

    ———

    打靶归来,回去的路上,陆悍骁心事重重,一路都绷着脸不说话。

    周乔瞄了他好几次,不对劲啊。“呃,你怎么了?”

    陆悍骁把事情说了一遍,“烦死他们了,每次大聚会,都挑有水的地方。对了,明晚上你跟我一块去。”

    周乔低头想了想,今天在陆家,陆悍骁的仗义执言和不动声色地维护自己,还特意翘了一天班,去射击场带她打枪放松。

    这份心意他没挑明,但实实在在地落到了她心里。

    于是,周乔这一次,难得的没有拒绝。

    她抬起头,说:“明天晚上,我教你游泳吧。”

    陆悍骁一脚急刹,“卧槽,激动!”他转过头不可置信,“你说真的?骗人是小狗汪汪汪!”

    周乔眉眼带笑,眼神温和,“嗯,真的。”

    “解气!”陆悍骁兴奋地两手在方向盘上一拍,差点没跳起来,“陈清禾那帮牲口,嘲笑了老子二十八年半,明天让他们跪下叫陆爷爷!”

    “……”

    你的志向还能再高一点吗。

    回到公寓,陆悍骁脚底生风似的直往卧室去,嘴里还念念有词,“小宝贝儿们,爸爸带你们重见天日!”

    等等,小宝贝是谁?

    周乔跟上去,站在门口观望。

    只见陆悍骁推开衣柜,蹲下来疯狂捣鼓,然后捧出了一堆的……泳裤。

    式样不一,图案繁多,有保守的四角裤,骚气外露的三角裤,隐隐的,周乔还看见了系带款。

    陆悍骁把它们整齐地摊开在床上,彩虹横条,大豹纹,小豹纹,还有裆部绣着一条胡萝卜的。

    周乔已经懵圈了。

    陆悍骁思索道:“穿哪条好呢?”

    他在大豹纹和小豹纹之间犹豫不决,然后突然转过身,目光直直地盯着周乔。

    “……”

    糟,不祥的预感!

    陆悍骁把周乔从头到脚扫了个遍,醍醐灌顶一般,选中了明天的泳裤。

    “就你吧。”

    是一款贼几把清新的小碎花图案哟。

    周乔顿时泯默无言,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穿着的碎花连衣裙,顿时百感交集。

    陆悍骁这是强行给自己加戏,搭配的尴尬“情侣装”吗。

    一想到这,周乔整个人都快燃烧了。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可以预见明天的泳池play,是多么让人想死了。

    陆总:嗨呀!秀腹肌的时候到了。

    ——

    另外,下一章也就是明天,恢复老时间19:00日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