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第 62 章
    褚慎读书少, 不像随风和笑娘这般说得头头是道。

    他大口喝了一碗汤,然后冲着随风道“笑娘的亲事, 我和你胡婶子自然会寻个好的, 你一个少年家, 少管姐姐的事情。再说了, 以后笑娘若是再寻一个,人家夫妻吵架拌嘴, 你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顿拳头上去, 但凡是个有男儿铁骨的,都得因为你这么一闹休了她我们家是不缺钱银, 可也不能用来给自家的女儿盖庙庵子。”

    褚慎很少申斥随风,如今倒是为了笑娘的终身大事, 郑重地教导了随风一番。

    随风没有吭声,只是微微垂眸, 弯长的睫毛在高挺的鼻侧投下暗影, 看似虚心接受了义父的教导。

    笑娘心里一热,从卤鸡盘子里夹了两个大鸡腿,一个给了爹爹,一个给了随风。笑着道“咱家米多,将来真嫁不出去,爹爹别撵我,给我辟个清净的院落就是了, 庙庵里不让吃荤, 我可熬不住”

    晟哥再一旁听了咧嘴笑“进庵子还要剃光头, 大姐的钗子都戴不住,要挑着头皮儿呢”

    这调皮小儿,自然惹得笑娘捏他的小肉脸,直道要带他一起入庙剃光头。

    当儿女的能拿婚姻之事当玩笑说闹,可是作父母的可听不下去了。胡氏正给小女儿喂饭,听了这赶紧“阿弥陀佛”,只跟佛祖告饶,说小孩子家家年轻不懂事,可万万不能将话当真了。

    褚慎看着胡氏虔诚的光景,也是无奈地暗暗摇头。心内倒是下定决心,这次绝对要擦亮眼,赶紧跟笑娘定下一门周全的亲事。

    可惜他虽然想快些张罗,这事儿却是赶趟儿般涌来。

    随风那鸠占雀巢的二叔霍岩雷又在漠北起幺蛾子了。

    柔然盛产骏马,尤其以一种四蹄雪白,尾巴尖儿带黑的骏马为最,得名踏雪烟飞。踏雪烟飞繁殖不易,西域花费数年功夫才集齐了十匹,作为贡品上供给万岁。

    没成想漠北王霍岩雷得知此事后居然派了大将统领一支骑兵日夜兼程,终于在柔然队伍进入中原前拦下了他们,以怀疑这些马散播马瘟为名,强取了这十匹踏雪烟飞。

    柔然队伍失了贡品,使者也不敢就此返回,到了京城后立即向礼部接待的官员禀告了贡品已失的事情。

    柔然的使者刚刚入京,漠北关于踏雪烟飞贡品的奏章也到了。

    上面说近数年漠北大旱,折了许多战马,如此下去怕是骑兵都无战马可用了。听闻柔然上供了十匹骏马,特先借一用,待产下足够多的战马后再上供这十匹战马,同时额外上供一百匹战马。

    这简直是他娘的放屁,等十匹稀罕的骏马繁衍出一百匹来,要猴年马月

    万岁爷看了漠北的回复,气得鼓鼓的狗胆包天,那新任的漠北王要造反不成

    万岁爷阅过奏章后龙颜大怒,一把将奏章扔到龙案之下,命丞相会同吏部、户部,工部,兵部等几部尚书商量出办法,必要给漠北王一个教训。

    然而漠北天高皇帝远,实在是鞭长莫及,而且漠北情况繁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几位重臣权衡利弊,商量数日,也未找到什么好办法,似乎有让万岁忍下这口气的意思。

    其中一位老臣甚至跟万岁言明,那皇宫马厩里的御马无数,少个十匹却无碍的。

    当今圣上一直以尧舜先贤为准绳,严苛要求自己。宫殿不敢金瓦玉柱,吃食不肯奢华。一番勤政爱民之下,也就是剩下个爱马如命的嗜好了。

    若是那漠北王扣上一两匹,万岁爷也便大度忍了。偏那龟儿子霍岩雷居然连根马毛都不给他剩下,这叫眼巴巴盼了甚久的万岁如何受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以万岁越想越气,倒是思念起了老漠北王的恭谦严谨来,有些后悔当初未插手漠北内乱,以至于让霍岩雷这厮上位

    如今看来,若是忍了他这一遭,倒是要养虎为患。

    是以万岁不理那几个主和的老臣,只单叫了一向老成的丞相魏老来再议此事。

    魏丞相乃三朝元老,堪称千年的道行,已然是个老人精。

    他看万岁居然还揪着几匹马的事情,自然洞察圣意,只道漠北小国林立,民风彪悍,不服王化久矣。前两代漠北王乃不二之臣,设立都护府,曰君忧则臣辱,君辱则臣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