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第 58 章&nbsp&nbsp&nbsp 是夜,笑娘要寒烟烧……
    是夜, 笑娘要寒烟烧了个炭盆子。

    现下天气渐热, 姑娘却要炭盆子

    寒烟知道笑娘这一天都心情不好,是以也没敢多问, 只从厨下捡了炭,撩热后了垫着棉垫子端到了廊下。

    笑娘打开抽屉, 取了她三年来与盛轩往来的一摞摞厚厚的书信, 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

    说一点也不心痛那是假的。只是她皮囊里的灵魂经历过太多, 更是受了一次情伤,再付出时,总会有所保留。

    现实里的那段婚姻教会了她及时止损,既然如此, 她也要改掉在情感上的惰性, 痛下决心才好

    想到这, 她来到廊下, 把手里的信慢慢放入了炭盆里, 任着它们慢慢燎着,随着清风掀起激荡的火星,若点点流萤萦绕盘旋

    突然她的身子被人往后一扯,不由自主地栽倒在了身后之人的怀里,她转头一看,却是随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他皱眉抽出笑娘捏在手里的绢帕, 替她擦了擦脸道“大半夜, 做什么阵法, 火星子都要舔到脸上了”

    笑娘抽手将帕子夺了回来, 冲着他道“又私闯我的院子,下回再这样,我可要禀明父亲,让他好好教你规矩”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随风弯下腰,从炭盆的旁边捡起未及烧干净的信笺。

    他与盛轩同窗,自然认得学兄的笔迹,皱眉看了看,又看看炭盆里烧得大半的,突然眼睛瞪圆,转身就要朝外走。

    笑娘看随风小爷的面色不对,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道“你要干什么去”

    随风的脸绷得紧紧的,先是不说,看笑娘也动怒瞪起了眼才道“揍他去”

    笑娘简直哭笑不得,只能低声道“大半夜的归家,不好好睡觉,抽了什么风要去揍人”

    可是随风却振振有词道“他定然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惹你伤心才烧信,我懒得听缘由,揍他便是”

    吴笑笑在现代时是独生子女,今世也无哥哥,可是这一刻,她感觉有个武力值爆表的弟弟,比兄长都好用。

    如果她还是少女心,真希望自己在满是校痞的校园里,坐在台阶上舔着棒棒糖,幸福地看着弟弟为自己出头,打得满操场的屁滚尿流。

    可惜现在人大了,也要瞻前顾后,虽然她决心退婚,可也不能这么闹啊毕竟她收无证据,更没有禀明父母,怎么可随意闹上门去

    此时随风小爷怒气上头,任凭笑娘怎么拦也拦不住,最后笑娘干脆下绊子使出了擒拿手。

    但随风不再是那个被笑娘能随意撂倒的小毛头了。也不知使了什么招式,便将笑娘的手脚给挣脱开了,然后旋风一般地冲向了西园。

    说实在的,活了两辈子,吴笑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混乱的夜晚。

    盛轩睡得正酣时,突然听到当啷一声响,房门被踹开后,他连人带被,被一路拖拽下床,然后按住就是一顿好打。

    在盛轩榻边守夜的璧环都看傻了,又是阻拦不住猛虎下山的随风,只高声唤着刘夫人和仆人们过来帮忙。

    刘夫人也是傻了,可是几个人轮番上阵也扯不过随风。刘夫人只能跳着脚,叫人去找褚慎夫妇过来。

    很快西园的骚乱又传到了主园。当褚慎和胡氏被通禀的仆人叫醒,匆忙披挂了衣服急急赶来后院时,随风已经将手头的活计干得差不多了,只将盛轩打得是鼻青脸肿。

    笑娘躲在一边不停地揉着头穴,忏悔自己一时韩式偶像剧少女心作祟,没事烧信祭奠逝去的爱情干什么竟然惹翻了一头毛驴

    到底是他的学兄,笑娘估计随风这还是手下留情呢,不然依着盛轩的身子骨,可能要被这混世魔王活活打死。

    刘氏哭得震天动地不说,褚慎也是又惊又怒,指了指被打得起不来的盛轩,又指了指站得笔直的随风少爷,声音气得发抖地问“这这都是怎么回事,随风你何故打你的学兄”

    随风出了恶气,倒是很冷静地样子,只指了指盛轩道“爹,你且问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褚家的事情”

    盛轩痛苦得张不开嘴,而刘氏已经哭得震天动地“我家轩儿向来循规蹈矩,三年未曾与你家相见,何来的对不起怎么刚刚到京城投奔你家,大半夜的就扯着人往死里打可是欺负我家老爷过世得早,再也无人给我孤儿寡母撑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