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第 26 章
    盛家刘夫人先上的马车,撩着车帘子, 看着褚家的马车远去了, 才对女儿道:“褚家待你哥哥不薄,你父亲自然会备礼谢过, 可你也要拿捏了分寸, 不可与褚家的女儿走得太近。”

    方才母亲待那褚氏姐妹一直亲和,是以妍雪不知母亲为何突然这么说。

    刘氏隔着窗帘都能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直盯看着褚家马车离去的身影,于是稍微抬高声量接着道:“要你拿捏分寸, 并非她们不好, 只是你兄长也到了议亲的时候, 且得好好相看。你兄长本就在褚家寄读, 她家又有两个女孩, 你若太过亲近了,未免叫人误会我家相中了她家的女孩, 到时你哥哥错过了合适的姻缘,岂不是你的罪过了?”

    妍雪听了, 一阵的迟疑, 却也慢慢地点了点头。

    刘氏的这番话,既是点醒女儿,也是在敲打儿子。

    原先盛轩在褚家寄读,刘夫人并未觉得有何不妥。直到今日亲见了褚家女儿,这才发现那褚家大小姐竟然长得这般灵秀。

    虽然儿子盛轩从小到大循规蹈矩, 一直是个规矩的孩子, 可是刘夫人觉得有必要将话说开, 点醒儿子,免得情窦初开,泥足深陷。

    刘氏的娘家家境不俗,她的祖父原是朝中吏部阁老,可惜受了先帝爷时勉王祸乱的牵连,被罢官贬为庶人归乡。

    到了她小时,家境渐微,但家风犹存。后来她嫁给当地富户盛家为媳。

    刘氏过门后一直勤勉着丈夫,希望他有遭一日考取功名。可惜盛万石到头来不过混个粮官小吏。

    刘氏失望之余,所有的希望便寄托在了自己儿子盛轩的身上。

    要知道当年盛万石也并非没有出头之日,只因为他娶的乃是罪臣之女,连累了清誉,在乡评那一关败下阵来。

    虽然后来,勉王谋逆一案被平反,刘家的江山也没有重整起来,盛万石作为刘家的女婿,自然也无甚助力,便是窝在了小乡之间。

    刘氏自责之余,却也心有余悸。有了夫君的前车之鉴,她挑选起未来的儿媳,自然是要慎而又慎了。

    那褚家再有钱,也是个卖山货的。将来若是考取功名,位列朝堂,自己的儿子怎堪有个卖参的岳丈?

    所以刘氏决定将丑话说在前头,给自己的儿女画下警线,以后与褚家来往,倒也各自从容自在些。

    盛轩在马车的外面,自然是将母亲的话听在耳中。他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握得紧紧的。

    待得两个月后,褚慎从京城归来。许是在外面风餐露宿,他的人又黑了一圈。

    家里孩子多,久归的父亲自然带回了许多的礼物。给随风的是些京城里才有的书局新出的书和订做的短刀。晟哥的则是带了铃铛的木马和摇鼓。

    而给家里女孩子们的,都是京城里新近才出的裙子和头饰耳珰,满满当当的,竟然有三大箱子。

    乔伊整个人都亢奋了,叽喳地对笑娘喊:“让我先挑,反正你戴什么都好看!”

    笑娘自然懒得跟熊孩子抢东西,可是一旁翻检书本的随风少爷却看不过眼,冷冷道:“有什么可挑的?反正你戴什么都难看……”

    乔伊不干了,拍着桌子对褚慎说:“爹!你看他总这么欺负我!”

    褚慎急着跟胡氏说些体己话,哪里会管孩子们的斗嘴?只亲了亲肉嘟嘟的小儿子晟哥儿,然后让婆子抱着晟哥领着几个孩子们都出去了。

    久别的夫妻自然又是一夜的环绕立体声。

    不过现在的褚家宅院都是真材实料,自然隔音甚好。笑娘不用第二日顶着个黑眼圈见人了。

    到了第二日吃饭的时候,褚慎提起了要给小儿子补办满月酒的事宜。于是一家人便是一边吃饭,一边拉着名单。

    笑娘想起了先前跟刘氏应承下邀约吃酒的事情,便跟父亲提了提,于是褚慎大笔一挥,又添上了盛员外的名姓。

    乔伊听笑娘这么一提,倒是想起了妍雪小姐先前邀约笑娘打球的事儿来,于是一边啃着豉汁凤爪一边好奇地问:“我记得当初那盛家小姐要与你打球来着,后来怎么不见送帖子来找?”

    笑娘一边替褚慎添粥,一边不经意道:“她当初那么说,无非是些客气话,听着便是,哪里需得当真?”

    褚慎倒是觉得女儿跟盛家多亲近是好事,他一早便中意盛轩,总觉得两个小儿女年龄相当,若是能结成亲家,还真是美事一桩。便决定借着给晟哥儿摆酒的机会,与盛书吏好好攀谈一番。

    褚家如今不缺钱银,摆起酒来也是大手笔。

    褚慎请了当地有名的刀火班子,在靠近镇子社戏台子的空地上大摆流水宴席,不光是宴请乡里,更要宴请做生意的一众伙伴。

    因为请了名角登台献唱,吃酒听戏,甚是体面热闹。以至于街坊邻居见面,都要互相问一句:可曾到吃了褚家的酒席。

    而笑娘女学的手帕之交们,也自开了一桌。褚慎特意在社戏一旁的酒楼上给这群小姑娘们定了个雅间,不用被日头晒着,从高处看戏,也自在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