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第 14 章
    待得褚慎拿出来时,胡氏才发现那纸竟然是五六张银票!

    除了一张是九十两的,剩下每一张都抵值五百两。

    “……当初人在路途上,不敢露财,便将钱银兑成银票缝在了贴身处。后来我遇到……盗匪受伤又失了散碎的盘缠,更不敢随便在人前拿银票出来,便寻思带随风进城,找寻相熟的莫家投靠,再请他家替我兑些钱银,也保靠些,没想到一时失血伤重,差点揣着满身的钱银昏死在破庙里,若不是遇到了娘子你,我岂不是做鬼顺不过这口气?”

    褚慎并不知自己当初差一点就做了土豪冤死鬼,穷死在破庙里,只笑吟吟地给胡氏说到。

    至于他当初遇到了胡氏,为何只让她拿佩刀典当,也不拿银票子出来,显然也是不知胡氏的底细,不敢轻易露出巨额的银票子出来。

    后来待跟胡氏熟悉了,正赶上他们父子俩吃光了胡氏做的鱼菜,没有给她们母女留一口吃食。

    他过意不去,加上身上的伤也好了,方便走动,便出门寻了当地的银铺子,换了一张面额最小的一百两的银票子,其中九十两依旧换成银票子,剩下的换成了小金锞子和碎银子银子装入钱袋子里,看着不起眼,又方便这一路上的花销。

    正是因为有金银傍身,这两大两小一路回乡才那么的自在从容。

    不过褚慎原本是打算不动这些银票子的。虽然这些据是当初漠北王给他自己的赏赐,但是褚随风是个男孩子,将来求学买宅都需要用钱,若是有一日能替漠北王昭雪,平定漠北的祸乱,更要如水的钱银。

    这点钱银在普通人家看来是巨资,可是做起大事来,却是杯水车薪。

    褚慎不能不未雨绸缪,节俭算计着来。

    原先换得十两银子一路花销掉了后,他自觉回归乡里,家中也有他寄回来的钱银,足够用的,便不打算再动这些银票子。

    自己这些年寄回家里的银子,足够着一家子日常的花销,自己再做些买卖,一大家子也不会坐吃山空。

    可没有想到,长嫂却斤斤计较,更是做假账贪墨了剩下的积蓄。

    褚慎为人磊落,做不来给妇人计较的事情,可他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任凭着贪心的嫂子再算计着自己的钱银。

    只是现在想省下银票子尽给随风,暂时是不能了,且得动用些安置一家老小。

    今日他带着随风入城,用分家得来的五十两银子做了定钱,盘下了相中的店铺,原本想安置妥当后,再带着胡氏搬到镇子里住。

    可一进门,便看见女儿乔伊爬梯子跟长房那边的孩子对骂。

    问清了是岳娥娘家人的挑唆,褚慎立刻下了决心——明日便搬走,离大哥家和岳家都远些。

    虽然褚慎隐瞒了自己身怀巨资的实情,可是这种私藏小金库的行为,在绵软的胡氏看来,也再合理不过了,是以半点生气的心思都没有。

    丈夫有傍身的钱财,一家老小的吃喝不用犯愁,胡氏心里高兴,当下只将银票子递还给褚慎,只哼着戏班子里学来的小调子,然后又去打水洗刷破夹袄去了。

    褚慎摇了摇头,看着单纯的胡氏有些哭笑不得,只走过去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旧夹袄,仍甩再院子角落里,新婚夫妻,都是春宵苦短,他一把便将胡氏抱回到了屋子里去了。

    想来进城之后,夫妻二人的家里家外的事务就要繁忙起来,趁着现在空闲,不好好缠绵一番,洗那个破夹袄子作甚?

    是夜,笑娘的黑眼圈子,又加深一层。

    到了第二日,褚慎便雇佣了一辆大马车,将家用的瓢盆,还有分家得的几床被子箱子打包好,招呼着随风、乔伊,还有困得直点头的笑娘,准备上马车出发去了。

    姚氏一早隔着院墙就听到了动静,便指使着丫鬟柳枝儿,站在凳子上往那院子里张望。

    那柳枝看了半天,才下了凳子告诉姚氏,看样子二爷一家子是要搬走了。

    姚氏吧嗒了嘴,觉得褚慎搬走也好。

    这些日子,村里人都对她家指指点点,说是她这个当嫂子的刻薄小叔。

    姚氏脸不红心不跳,只当没有听到。

    反正这次分家,她守住了大笔的积蓄,这些银子足够她家体面的维持生计。而且家里的田地也租给了佃户,每年都能收到租子。

    若是跟小叔一家子在一起,哪里会有自己过舒心?

    想到这,姚氏觉得就算被那些不相干的村妇们说嘴儿也没什么。

    就在这时,褚谨也走到院子里来。

    分家时,他装了糊涂。听闻弟弟对分家的事宜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心里不觉轻松,觉得兄弟俩便又能兄友弟恭,不伤和气,自过自的日子了。

    没想到,这没几天的功夫,村子里竟然传出他家刻薄二弟的话来。他昨日像往常一般去村中私塾先生那里,与他相约下棋。

    被那先生话里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