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猫的婚礼
    大年初一这天早晨,脉行收到的第一个红包, 是一则银行到款信息。小说

    收到的金额一共是——

    “一二三四五六, ”脉行逐个逐个数了一下, 然后摆着手指数:“个十百千万……十万……”

    六十六万, 六千, 六百,六十,六!!

    这么大手笔……

    一定有问题!!

    脉行发了信息过去问他。

    脉行:谢谢闻老板, 可是, 为什么是六个六?

    很快, 手机收到回复。

    wyn:六个六, 六六大顺。

    ……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逆天操作?

    wyn:这是你接下来, 一年的劳务费。

    ……

    ……劳务费?

    她就知道,一定有诈。

    脉行:劳务费是指什么?

    wyn:就是……

    wyn:哼。

    哼?

    哼??

    脉行看着他发过来的这个字, 久久不能自已。

    ……

    脉行:请问,我可以拒收么?

    wyn:信号不好, 你发过来的字……

    字?字怎么了?

    脉行盯着手机, 一分钟后,他又发了一则信息过来。

    wyn:被吃了。

    字……被?吃?了?

    what??

    ……

    脉行一气之下, 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 抡起拳头, 砸枕头泄愤!!

    袁妈妈一进来被她满满的戾气给吓了一跳,“唉?大过年的砸枕头干什么?”

    脉行:“……”

    “袁一珩那小子到现在都还没起来,你赶紧去把他叫起来。”袁妈妈说完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

    脉行起来换了身衣服, 发现隔壁的门没有关,她推了一下。

    “老子没你,照样可以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我跟我们俱乐部那群小子照样能笑傲群雄!!”袁一珩站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冲着手机大声咆哮:“ek,你给我等着!!”

    ek:“……”

    脉行敲敲门板,提醒道:“大年初一,千万别动怒。”

    “我操?”

    袁一珩立马跳上床,拼命拉着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上半身。

    袁爸爸匆匆忙忙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你们俩吵架了?大过年的能不能为家庭和睦贡献一份力量?”

    袁一珩无语望天,翻了个白眼:“一大早的干嘛呢这是?进来也不敲门!!”

    脉行揉了揉太阳穴,转身出去了。

    袁妈妈在客厅,见她出来了,说:“怎么了?一珩起来了没有?让他赶紧过来到门口贴对联。”

    “起来了,精神不错,嗓门也大。”脉行拿着对联跟自己比了一下,比自己高。

    这两天一直有朋友过来家里拜年。

    脉行跟着袁妈妈也到处给亲朋好友拜年,有时候还拉着不情不愿的袁一珩一块儿出门。

    年初三这天,袁妈妈的一个朋友带着自己家里的小孩过来拜年了,小孩比较活泼,一直黏着袁一珩。

    袁一珩拜年拜得浑身麻木,脑子空白,对小孩爱搭不理的。

    “哥哥哥哥,我能玩你的电脑么?”

    “不能。”

    “为什么?”

    “……”

    “为什么不让我玩电脑,哥哥?”

    袁一珩没好气道:“那是我的宝贝,你的宝贝能让人随便玩啊?”

    脉行:“……”

    晚上吃饭的时候,脉行在厨房帮袁妈妈洗菜,忽然客厅传来一些动静,袁妈妈率先走出去,脉行跟在后面出去了。

    “来了?赶紧坐赶紧坐,”袁妈妈笑着招待他们坐下,“菜还没弄好,你们先坐着吃点水果。”

    闻妈妈笑着说:“不用这么客气,都快是一家人了,不用招呼我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脉行跟袁一珩站在一块,面面相觑。

    脉行:“我怎么不知道,他跟闻阿姨今晚要过来?”

    袁一珩:“我哪知道……”

    脉行:“你觉得我今晚穿的还行么?”

    袁一珩:“穿着睡觉的话,还行。”

    脉行:“……”

    袁妈妈坐着跟闻母聊了两句,忽然转过来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罚站呢?”

    wyn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很休闲的……睡衣。

    因为要进厨房帮忙洗菜什么的,脉行觉得穿睡衣最方便了,没想到今晚他来了……

    令人尴尬的惊喜。

    ……

    脉行最后抽空回房间换了身衣服,一打开房门就被他堵在了房间门口。

    “……要干嘛?”

    他张嘴刚开口说话,她忽然感觉一股恶心感在胃里翻涌,直冲喉咙……

    脉行捂着嘴立马转身进屋,对着垃圾桶干呕。

    wyn愣了一下,进屋将门给关上,过去帮她顺了顺背。

    半天后,她撑着写字台缓了缓,捂着嘴直起身子,干呕完眼睛泛着一圈红。

    wyn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问:“不舒服?”

    她皱了会儿眉,点头道:“嗯……胃有点儿不舒服。”

    “什么样的病症包括恶心干呕?”他轻飘飘地扫了一眼她的肚子,淡笑着说:“有没有可能怀孕了?”

    “……”

    她耳根发热,红着脸摇摇头。

    他问:“为什么?”

    “我昨天……”她的脸越来越红,小声说:“经期刚过。”

    “……”

    wyn扶着额头,失笑不已。

    脉行有种无颜以对的羞耻感,双手揪着他的衬衫,把脑袋埋进他怀里。

    她靠在他怀里,闷声问:“你是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啊?”

    wyn搂着她,默了半天后,说:“也好,这种事不急。”

    脉行:“……”

    ……

    ……

    过完年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每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斗志昂扬,壮志凌云。

    那么接下来,该完成的大事,近了。

    ……

    “吸气,收腹,”班若扯了扯拉链,道:“加把劲儿啊!!”

    “唉?我是不是胖了?”成文拼命地吸着气,“过完年就胖了……”

    “能吃是你自己的事,别把罪名挂在过年身上。”

    班若说完,冷静了一下,手指揪着拉链的扣子,趁其不备用力往上一拉,一气呵成……

    她松了口气,说:“收好你的小肚腩,千万别漏气了。”

    “明白!!”

    成文挺着腰杆子,看着镜子里亭亭玉立的身姿,非常满意。

    脉行坐在床沿看了半天,思绪是缥缈的……

    班若坐过来问:“紧张么?”

    脉行说:“有一点。”

    班若不太理解这种情绪,无奈地笑了笑,说:“大喜的日子,其实也跟平时一样嘛,就是咱们这儿喜庆了一些。”

    成文照着镜子,说:“又不是全世界都结婚,你还想普天同庆啊?”

    袁一珩急急忙忙冲进来道:“来了来了来了!老大来迎亲了!!”

    班若赶紧拉着成文出来,把门给关上了,等着新郎官进门迎亲。

    wyn进来了,直奔脉行的闺房门口,身后跟着两个人,meff以及队长。

    器宇轩昂,一表人才。

    班若站在前面,笑嘻嘻说:“我们也不想误了吉时,所以不耍什么花招,我们只有两个要求。”

    wyn点头:“你说。”

    班若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