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B好多钱
    “刘副主任, 你有时间吗?”

    刘副主任放下针线, 转过身看向叶大妞“你有事?”

    叶大妞勾了勾嘴角“我想跟你聊两句。”

    刘副主任拆下针线,将缝了一半的衣服折好,随后站起身跟叶大妞出去说话。

    刘副主任一直不服叶大妞, 更想取代叶大妞成为缝纫车间的主任。

    能当主任,谁愿意当副主任?

    两个人的关系很不好,在缝纫车间会维持表面的上下级关系, 出了缝纫车间,俩人立刻针锋相对起来, 恨不得整垮对方。

    叶大妞关上门“喝水吗?”

    刘副主任不耐烦跟叶大妞扯东扯西“不喝,你有事说事,我还要回去做样板衣。”

    叶大妞拉开椅子坐下,抱着手盯着刘副主任看。

    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但是笑容不达眼底,眼里冰冷一片, 如同一把尖刀刺入刘副主任的心脏。

    刘副主任不自在地扯了扯衣服“你想聊什么。”

    叶大妞勾起嘴角“聊一聊自从你当上副主任后你为制衣厂做了哪些贡献。”

    刘副主任得意起来“明城的订单是我谈的,晋城的订单也是我谈的, 还有,我当上副主任后给制衣厂设计了六款样板衣, 每一款都卖的很好。”

    叶大妞笑眯眯看着刘副主任“还有呢?”

    刘副主任继续说“我是二组的组长,现在二组是缝纫车间的劳模组, 在我的带领下二组取得了非常亮眼的成绩。”

    刘副主任看向叶大妞“其实我不比你差,我只是没有你运气好。”

    叶大妞收起笑脸,严肃地看着刘副主任“刘副主任, 你对你的工作满意吗?”

    刘副主任笑了笑“不满意,我想当主任。”

    叶大妞盯着刘副主任看,忽地笑了“我今天找你过来是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叶大妞摆了摆手“你先听我说,等我说完了你再发表意见。”

    “缝纫车间某副主任几年前因为私欲盗取制衣厂的成衣去黑市售卖,不久后被宣传部的同志察觉,当时宣传部的同志给这位副主任写了一封信,警告副主任她做的事情已经败露,劝她收手。”

    刘副主任拧起眉头,心跳加速,开始感觉到不安。

    叶大妞继续说“某副主任收敛了一段时间,但是一年后她再次重蹈覆辙,利用职权之便将制衣厂的样板衣低价卖给其他省城的制衣厂。贪欲养大了她的胃口,她不满足于卖样板衣的设计图,再次利用职权之便吞下制衣厂的订单,然后将订单卖给其他制衣厂。”

    刘副主任擦了擦额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大妞。

    她竟然知道她做的事情。

    几年过去了,她以为她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刘副主任深吸一口气,她不能慌,叶大妞肯定是诈她的!

    她不可能有证据!

    叶大妞看向刘副主任“这位副主任曾经为制衣厂做过不少贡献,你觉得我该不该将这位副主任交给厂长和主席处理?”

    刘副主任害怕了,整个人颤抖起来。

    “你有证据吗?”

    叶大妞笑了笑“我有。”

    刘副主任小声问“如果这位副主任有苦衷呢?”

    叶大妞冷笑出声“一开始可能有苦衷,但是做了那么多事,拿了那么多钱后,我不相信她还有苦衷。”

    刘副主任提了一口气“你说你有证据,证据呢?”

    叶大妞点头,拿出一本本子“证据都在这里。”

    本子上记录了刘副主任每次偷衣服的时间、数量以及卖衣服的时间、价格还有交易地点、交易对象的名字、交易对象的工作岗位。

    刘副主任坐不住了,整个人往后倒。

    完了!

    她彻底完了!

    叶大妞看了刘副主任一眼,刘副主任咬牙问“你当时为什么不揭发她!”

    “我以为她会收手。”

    说完这句话,叶大妞叹了口气“刘副主任,我一直都觉得你是好同志,好领导,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叶大妞揭开遮羞布,直接点名某副主任就是刘副主任。

    刘副主任抖了抖嘴唇,脸色泛白“当时我儿子病了,我们家没钱送他去医院做手术。”

    叶大妞拧眉“后来呢?”

    刘副主任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后来我儿子的病治好了,但我心里的病却没药可治。我知道我得收手,我不能再做对不起制衣厂的事,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一想到我偷一件衣服可以赚十块钱,吞一笔订单可以赚几千块钱,我就没办法停手。”

    “钱就在眼前,只要伸手就能拿到钱,如果是你,你能忍不住不拿吗?”

    叶大妞大义凛然说“我可以。”

    叶大妞看向门口“厂长,主席,你们可以进来了。”

    刘主席和赵厂长走进办公室,刘主席失望地摇了摇头“刘副主任,我看错你了!”

    刘副主任张了张嘴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赵厂长问叶大妞“证据都在这里吗?”

    叶大妞实话实说“还有一些没拿出来。”

    赵厂长拿上证据离开,临走前他看了刘主席一眼“老刘啊,你这个侄女,唉……”

    刘主席跟上赵厂长离开“老赵啊,我侄女的事情我得做检讨。”

    赵厂长和刘主席一起离开。

    等他们走远了,刘副主任才开口“你肯定在心里笑话我吧。”

    叶大妞给她倒了一杯水“没有,我很难过,我为制衣厂失去一位好同志而感到难过。”

    刘副主任捂住脸,然后站起身离开“走了。”

    叶大妞送她去门口“保重。”

    小霞走进屋“刘副主任走了?”

    叶大妞抱住小霞“刚才走的。小霞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会接替她的位置。”

    小霞拍了拍叶大妞“等我当上副主任,我给你送猪头。”

    两天后,刘副主任被上级调查,随后被上级带走。

    又是一年春节。

    小霞说到做到,在大年三十的早上给叶大妞送了一个三十多斤的肥猪头。

    吴庸坐在井边刮猪毛,叶六妞跟叶楠楠蹲在旁边看。

    叶六妞提意见“大姐夫,猪头肉卤着吃好吃,这么大个猪头,不如卤着吃吧?”

    叶楠楠推开小橘的儿子煤炭“烤着吃好吃。”

    吴庸停下手上的动作“听小妹的,烤着吃。”

    叶大妞探出头“一把火就能把猪毛烧干净,别拔猪毛了,把猪头拎进来。”

    吴庸拍了拍脑门“我这个猪脑子!我怎么没想到可以用火烧猪毛。”

    叶楠楠跟叶六妞对视一眼“六姐,你想到了吗?”

    叶六妞摇头“没有,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卤猪头。”

    吴庸拎起猪头走进厨房,然后在大院打了一个临时的烤架,随后将整个猪头挂了起来,直接用柴火烧猪头。

    傍晚时分,吴庸切下一块猪耳朵递给向红军“留着一会我们两个喝一杯。”

    向红军说了一声好,拿出大海碗将猪耳朵放好。

    “大姐夫,向红军,你们别喝了,过来开会。”

    “来了来了。”

    吴庸和向红军坐下,吴庸看向叶二妞“领导请指示。”

    叶二妞直接开口“我跟你们说过我想给小妹在京都买房子,当时你们都赞成给小妹买房子并且把看房子的任务交给了我。”

    “上个月我在扫盲班认识的同学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上说他家有亲戚打算卖房子。我上个星期去看过房子,房子确实是好房子,就是价格特别贵。”

    叶二妞看过向红军“我算过我跟向红军的存款,我们两个人的存款加起来还不够,还差五千多块钱。”

    吴庸立刻插话“当时不是说好了一起凑钱吗?你怎么不通知我们凑钱?”

    叶二妞笑了笑“我以为我跟向红军的存款足够买房子,是我低估了京都的房价。”

    叶三妞接话“就算你跟二姐夫存款够买房子也不能让你们两个人掏,小妹不仅是你的小妹,也是我们的小妹,我们也想给小妹买房子。”

    叶四妞点了点头“就是!”

    叶五妞淡淡然插话“如果小妹去京都上学,我肯定会跟着小妹一起去。房子虽然写的是小妹的名字,但实际上却是我们的房子。”

    叶五妞站起身离开,过了一会,她拿着存款到走进屋“这是我这几年的存款。”

    叶三妞和叶四妞对视一眼,随后俩人一起离开。

    叶六妞看了眼叶楠楠,又看了眼叶大妞,然后跟着离开。

    叶大妞戳了戳吴庸,然后拉上吴庸一起离开。

    屋里还剩下向红军、叶二妞、向党和叶楠楠。

    叶楠楠看向叶二妞“我也有存款!”

    叶楠楠坐不住了,急急忙忙回房间拿存款。

    叶楠楠把存款到放到桌面“我的存款没有你们多。”

    叶二妞摸了摸叶楠楠的后脑勺“已经很多了。”

    向红军拿出算盘算账,算完所有人的存款后向红军惊讶起来“二妞,我们的存款可以买更大的房子。”

    叶二妞看向算盘,惊呼出声“我们家有这么多钱?”

    叶六妞拿过姐姐们的存款看了看“我还以为我会是家里最多存款的人,没想到五姐的存款也不少。”

    叶六妞拉了拉叶五妞“五姐,这几年没见你收过稿费,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存款?”

    叶五妞回头扫了叶六妞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六妞撅了撅嘴巴“小气,不说就算了!”

    叶三妞笑出声“五妞不是没收过稿费,只是没告诉你她收过稿费而已。”

    叶六妞捂住胸口“家里最穷的人竟然是我!连小妹都比我有钱!好难受!”

    叶楠楠抱住叶六妞“我没钱,我的钱都是你们给的。”

    叶五妞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