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B真要命
    叶家姐妹跟叶奶奶闹了一场,几乎是不欢而散。

    本来叶二妞打算请叶奶奶和叶大伯等人参加她跟向红军的婚礼, 因为年三十的不愉快, 她干脆不给叶奶奶发请帖, 单方面跟叶奶奶断绝关系。

    当然了, 为了不被旁人说闲话,叶二妞跟向红军商量后决定取消婚礼,只邀请自家人在叶家吃饭。

    吃过饭,领了证, 就当是结婚了。

    “六妞,你确定这些野花可以染指甲”

    叶二妞抓了一把野花, 拿出菜刀和菜板,将野花放到菜板上剁碎。

    叶六妞拿出纱布,将剁碎的野花过滤一遍, 留下野花的汁液“肯定可以。”

    叶六妞忽然脱下叶楠楠的鞋子“我给小妹涂过。”

    叶二妞看向叶楠楠的小脚丫子“你给小妹染脚指甲了”

    叶楠楠右脚上的脚指甲被染得红艳艳的,加上小脚趾白白嫩嫩, 在红指甲盖的映衬下,她的小脚丫子看起来像极了过年时点了红的白面馒头。

    叶二妞摸了摸叶楠楠的脚丫子“真好看,我也想染。”

    叶六妞倒出野花的汁液“没问题,我都可以染。”

    叶二妞脱下叶楠楠左脚上的鞋子“这只脚上也有吗”

    叶楠楠缩了缩脚“小橘咬我。”

    小橘蹲在叶楠楠脚下, 两只前爪扒着叶楠楠的右脚, 一下又一下地舔咬叶楠楠的右脚。

    叶二妞开玩笑说“难道小妹的右脚上有鱼干味”

    她凑过去闻了闻“嗯,好香的鱼干味。”

    叶楠楠推开小橘,小橘喵呜一声跳进叶楠楠怀里,就着叶楠楠的大腿翻滚几圈, 俏生生喊“喵呜”要小鱼干

    叶楠楠抱走小橘,点了点它的额头“不许撒娇。”

    小橘一个翻滚滚到叶楠楠脚边,十分鸡贼地用四肢抱住叶楠楠的右脚,护食的小模样似乎在说谁都不许跟我抢小脚丫,谁跟我抢,我就咬谁

    叶二妞提溜起小橘,随手将它塞给叶四妞“看好它。”

    叶二妞脱下鞋子“你什么时候给小妹染的脚指甲,染好的脚指甲能留几天,一个星期留得住吗”

    叶六妞扭头问叶楠楠“小妹,我们染了几天了”

    叶楠楠晃了晃脚丫子,引得小橘嗷嗷叫,凶巴巴撕咬叶四妞,想要挣脱叶四妞扑过去咬叶楠楠的小脚丫。

    叶楠楠立刻收回小脚丫“好像有一个星期了。”

    叶二妞伸出双手“我只有三天的婚假,一个星期太长了,手指甲不染了。”

    叶六妞捉住叶二妞的脚,快速给她的十个脚指甲染色“染也可以,我有办法让指甲掉色。”

    叶二妞等叶六妞帮她把脚指甲染好后才说“多久能掉”

    “很快的,搓一搓就能掉。”

    叶二妞放心了,伸出手说“行吧,帮我把手指甲也染了。”

    叶大妞咬开线头“二妞,你那边行了没有,快过来试新衣服。”

    叶二妞赶紧穿好鞋子“我现在过去。”

    叶二妞急匆匆走进屋,进屋后关上门,小声问“旗袍做好了”

    叶大妞拿出旗袍“你真是胆大。”

    叶六妞接话“二姐最臭美了,她为了美,就没有不敢干的事情。”

    叶二妞拿上旗袍去隔间穿上,随后套了件长袍走出门问“这样搭配看得出来我里面穿了旗袍吗”

    叶大妞盯着叶二妞看“看不出来。”

    叶二妞满意了“我让向红军天黑了再来接我。天黑后外面黑乎乎的,加上我在外面套了大长袍,不会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偷偷穿了旗袍。”

    叶四妞搞不明白叶二妞为什么要在结婚当天穿旗袍,扭头说“别人看不见你穿旗袍,你穿了也等于白穿,还不如不穿呢。”

    叶二妞笑眯眯接话“虽然别人看不见,但是你们跟向红军能看见。我从小就喜欢旗袍,小的时候总想着要是我嫁人时能穿上旗袍出嫁就好了。”

    “现在我终于要嫁人了,不管外面如何,我都一定要满足结婚穿旗袍的愿望。”

    叶大妞理了理叶二妞的衣领子“你高兴就好。”

    叶六妞凑过去问“二姐,你明天就要嫁人了,紧不紧张”

    叶二妞点了点叶六妞的脑门“说不紧张是假的,但要说是紧张又不完全是紧张,我现在的情绪很复杂,有期待,有害怕,有纠结,还有一点点害羞。”

    叶大妞拉叶二妞坐下“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

    叶六妞拿着楠楠爬上床“我今天要跟小妹睡。”

    叶二妞挤上床,假装伤心说“我明天就要嫁人了,我想跟小妹睡。”

    叶六妞不情不愿爬起床,哼哼唧唧爬上另外一张车。

    次日,向红军带着向党来到叶家。因为叶二妞穿了旗袍,俩人只能等天黑了才能离开叶家。

    叶二妞跟姐妹们在屋里说话,留下向红军跟吴庸在门外互相尬笑。

    吴庸作为大姐夫一直想在向红军面前立威,他问向红军“向红军同志,你能喝酒吗”

    向红军酒量非常差,属于一杯就倒的酒量。

    但是男人有男人的坚持,虽然他的酒量不行,但他没有自知之明“我还可以。”

    吴庸又问“能喝几两我白的可以喝半斤,米酒可以喝两斤。”

    向红军性子偏古板,不喜欢撒谎,想了想说“我跟你差不多。”

    吴庸心想他可是大姐夫,在喝酒方面,他必须比向红军厉害。

    吴庸拿出两瓶白酒“要不我们俩喝一杯”

    向红军知道吴庸想跟自己斗酒,虽然他的酒量不行,但作为二姐夫,在大姐夫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