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B打折他的腿
    叶楠楠拿出钥匙正要开门,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四姐,五姐,你们在家为什么要关着门”

    叶四妞拉叶楠楠进屋“隔壁的刘婶这几天天天过来借东西,前天说要借酱油,昨天说要借豆豉, 今天又说要借盐,烦人得很。”

    叶楠楠想起后面的周向晚和叶六妞“别关门,六姐和向晚哥哥在后面。”

    叶四妞打开门,伸长脖子往外看, 十几分钟后,她看到了周向晚和叶六妞“他们抬的是什么东西”

    叶楠楠露出笑脸“向晚哥哥送我的礼物, 是一个跟我一样高的木偶。”

    叶四妞来了兴趣,三步做两步走向周向晚,主动帮忙抬东西。

    关上门,叶四妞拉开黑布“呀, 这东西跟小妹真像。”

    叶楠楠凑过去, 把自己的脸和木偶的脸放到一起“这样看是不是更像”

    叶四妞拍了拍周向晚的手臂, 赞赏说“你手艺不错呀。”

    叶楠楠笑眯了眼,走到木偶后面扭了扭按钮,随后,木偶朝叶四妞挥了挥手。

    叶四妞一开始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在叶六妞和叶楠楠的笑声下理了理衣领“这玩意还会挥手装了发条吗”

    周向晚点头,叶四妞走过去摸了摸按钮的位置“不错,不错, 这个木偶做的很精致。”

    周向晚看向叶楠楠“妹妹,我要走了,下次见。”

    叶四妞拉住周向晚“别急着走,留下吃晚饭吧。”

    叶楠楠跟着劝他“向晚哥哥,你别走好不好”

    周向晚被叶楠楠软软的小语调说服了,红着脸坐下。

    傍晚时分,天空边出现一片艳红色的晚霞。

    叶大妞打开门走进屋“小妹,织女出来织衣服了,好好看,你快出来看。”

    叶楠楠跑出门口“在哪里”

    叶大妞指向晚霞的方向“你看,就在那边,那些云艳红艳红的,是不是很好看”

    周向晚小声跟叶楠楠解释“那不是织女织的衣服,那叫晚霞,又叫火烧云。”

    叶楠楠当然知道那不是织女织的衣服。

    只是姐姐们都喜欢说那是织女织的衣服,她便也跟着说那是织女织的衣服。

    叶大妞看向周向晚“哟,向晚来啦,吃饭了吗”

    周向晚摇了摇头,叶大妞笑眯眯说“别急着走,留下吃晚饭吧。”

    叶楠楠挽上叶大妞的手“四姐也是这样说的。”

    叶二妞跟上叶大妞和叶楠楠走进屋,她特意坐到周向晚旁边“你来的正好,我下午收到洪主任的信,喏,这是洪主任给你的信。”

    这几年叶二妞经常去给周向晚送信,她跟周向晚很熟。

    周向晚说了声谢谢二妞姐,随后接过信,小心翼翼把信封拆开。

    看完信,周向晚变了脸色“这是大表哥帮二姨写的信,二姨她病了,想要见我。”

    叶二妞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以帮我送东西的名义去省城见你二姨吧。”

    周向晚把信折好“这样可以吗”

    叶大妞接话“应该可以,要不让六妞和小妹跟你一起去,这样比较保险。”

    周向晚看向叶楠楠,叶楠楠自然说好。

    周向晚又看向叶六妞,叶六妞撇了撇嘴巴,不是很乐意说“行,我跟他一起去。”

    明天为什么要是星期六

    明天如果不是星期六,她就能找到理由不陪周向晚去省城了

    周向晚朝叶六妞点了点头“谢谢六妞姐。”

    叶六妞嫌弃地看了周向晚一眼,就算他喊自己姐,她也不会喜欢他这个拐小妹的坏小子

    叶四妞把饭菜端上桌“大姐、二姐,你们赶紧去洗手,可以吃饭了。”

    叶大妞和叶二妞往外走,周向晚跟着往外走。

    叶楠楠拉了拉叶六妞“六姐,我们也没有洗手。”

    叶六妞在叶楠楠身上擦了擦手“不用洗了,干净了。”

    叶楠楠一把抱住叶六妞,张嘴咬她的手掌心了“我咬过了,六姐的手臭臭的,必须洗手。”

    叶六妞反手抱住叶楠楠,凑过去在她的脸上吧唧一口“我不要。”

    叶四妞照着叶六妞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别玩了,赶紧去洗手。”

    叶六妞撅了撅嘴巴,牵着叶楠楠出门去洗手。

    吃过晚饭,周向晚离开叶家。

    叶大妞喊叶六妞出去叮嘱她一些事情,随后,叶六妞回屋辅导叶楠楠写作业。

    次日,吃过早饭后,叶六妞和叶楠楠出发去找周向晚。

    三个人乘坐汽车前往省城,到了省城汽车站后下车走路去供销社。

    叶六妞拿出钱和票在供销社买了一包糖,然后领着叶楠楠和周向晚去洪主任家。

    叶六妞第一次去洪主任家,走岔了几个路口才走到洪主任家门口。

    叶六妞推了推周向晚“你去喊开门。”

    周向晚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去敲门。

    门被敲了三下就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男人。男人看向周向晚,眯了眯眼睛问“你是谁”

    周向晚嗯了一声“我是周向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