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NB快想办法
    三妞吸溜一口粥:“咱们爸妈一天就给咱们吃一顿,次次都是米糠粥水,粥水稀得能把我脸上这颗痣照的一清二楚,咱爸妈比旧时候地主爷虐待长工还狠,得亏他们不在了,咱们才能做一回翻身农奴,喝一顿有米粒的稀粥。”

    大妞瞪向三妞:“闭嘴,他们人都不在了,就别嚼舌根了。万一被隔壁那几位听到了,肯定会拿你刚才的话说咱们有娘养没娘教。”

    三妞吐了吐舌头:“咱们确实有娘养没娘教。”

    二妞拍了三妞一巴掌:“行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说他们不好又不能吃饱饭,闭嘴省省气吧。”

    四妞朝三妞挤眉弄眼:“三妞的嘴巴一向说不出好话。”

    三妞掐了四妞一把:“咱们俩半斤对八两,谁也别说谁。”

    二妞放下筷子,直接忽视三妞和四妞,看向大妞说:“大妞,爸妈都走几天了,关于他们的工作,你是怎么想的?”

    大妞拧起眉头:“我可以顶妈的岗位,但你才十岁,厂里肯定不让你顶爸的岗位。”

    三妞伸出舌头舔嘴角的米粒,舔完才说:“那怎么办?”

    “大伯母肯定会打主意,我们不能让她抢了爸爸的岗位。”

    二妞沉下脸,紧接着又说:“想个法子把爸爸的岗位先占了。”

    大妞叹气:“太难了,我们家没有一个人符合工作年龄。”

    二妞可不这么想,想了想说:“要不咱们用爸爸的正式工岗位换两份学徒工的工作?大妞,你觉得我能去厂里当学徒工吗?”

    大妞想也不想说:“我看悬。”

    二妞托腮:“不管结果怎么样,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尽力去争取。”

    众人看向她,二妞摩挲着桌角说:“我是这么想,咱们七姐妹一起去厂里哭惨,争取把爸爸的正式工岗位换两份学徒工工作。”

    大妞接话:“换两份不行的话换一份也可以。”

    二妞摇了摇头:“最好是换两份,学徒工工资低,换一份划不来。咱们换来两份,一份可以卖给大伯母,省得她总是惦记咱们的工作岗位。”

    三妞连连点头:“二妞说的有道理。”

    大妞想了想觉得二妞想的周到:“就按你说的办,咱们什么时候去厂里?”

    二妞掰了掰手指头:“今天是星期天,明天是星期一,我听妈妈说制衣厂经常在星期一早上开会,咱们星期一早上去,趁人多好说话。”

    四妞捧起碗舔碗里的米糠:“万一门卫不让我们进去怎么办?”

    大妞看向二妞,家里心眼最多的人是二妞。二妞看向大妞:“我跟门卫大叔说过话,她认识我。咱们可以骗他说是制衣厂厂长让咱们进厂一趟,先混进去,等事情解决了再跟他道歉。”

    “行,就按你说的办。”

    六妞踮起脚尖去勾桌子上的筷子,她才五岁,踮起脚尖也不够桌子高。

    “大妞,咱们今晚能睡爸妈的床吗?”

    叶家的屋子有五十多平方,叶爸爸用模板将屋子隔成两个房间,大人睡大房间,几个女娃娃睡一个房间。

    大妞扭头看向两个房间:“下午把这块板拆了,将两张床拼一起,咱们一起睡。”

    三妞欢喜不已:“太好了,咱们终于能睡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