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更新延迟今晚九点
    少年的身形过分瘦削了。

    青春期的少年, 本来就是在长个子的时候,很容易显得像是身无二两肉的长条排骨, 但是就算是最瘦的长条排骨,也没有少年的伶仃样子。

    他关上了门。

    少年慢慢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偏过脸,看向了热闹喧哗的大厅, 清晰的摄像并没有能完美地记录下他的表情,但是只是从大图上看着, 光是看他现在的举动, 就已经透出了浓浓的寂寞味道。

    这是严昶凌的生日宴会。

    黎温朝有点儿发怔,他想,这也是少年的生日。

    可是在严昶凌被人拥簇着说话嬉笑的时候,在他被严先生带着,一个一个地介绍着严家的合作伙伴的时候,在他成为宴会的中心, 所有人的瞩目焦点的时候, 少年却沉默地留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好像天然地, 就被所有人都遗忘了, 甚至没有人上来给他送一块祝贺他生日快乐的蛋糕。

    少年那时候在想些什么呢

    黎温朝控制不住地这么想, 他看着屏幕上的情景, 少年的一半身体在走廊的阴影里, 另一半身体探了出去, 去看大厅过分热闹的酒会。他停顿了大概十秒钟, 就又重新缩回了黑暗里,慢慢地往黎温朝房间的方向走去。

    黎温朝的心脏停跳了一瞬间。

    严昶景也慢慢地抿紧了嘴唇。

    他的猜想确定了。

    屏幕上的少年抬起了手,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事情是什么,只是缓慢地敲着门。

    门很快就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黎温朝记得清楚而明晰,严昶景对他们的情况并不知道,只看到门内伸出了一只手,强行拽着少年进了门,少年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他毫无反抗之力,在门被推着合上的时候,严昶景似乎听到了一声清楚的,沉重的关门声。

    黎温朝已经垂下了眼睛,他嘴唇边的笑容看着简直苦涩极了,让人看一眼,就似乎自己也品尝到了那种酸苦的味道。

    “你应该知道了。”黎温朝微微顿了一会儿,他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才缓慢地积蓄了一些勇气“我那天本来已经忍不住了。”

    所以他拉住了刚刚好过来了的少年,把他带到了一片难以逃脱的恐怖阴影之下。

    黎温朝只记得对方苍白的脸色,沉默的神情,他很想要知道,在之后少年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就算这会让他负担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也没关系。他总应该知道少年的痛苦。

    严昶景沉默地盯着屏幕上跳跃前进的画面看,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黎温朝是他一起长大的兄弟,所以严昶景明白,自己很难中正客观地去看这么一件事。

    黎温朝被下了药,而且他被药性煎熬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少年过来敲门,才彻底失控了。

    他是无辜的,在主要的那段时间里,他已经失去了意识,只留下放纵的本能。

    黎温朝是无辜的。

    然而少年又错到了哪里

    他没道理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视频里的时间飞快地跃动,酒会慢慢散场,整个画面都慢慢地变得安静,在漫长的时间之后,黎温朝的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少年的身影又显露了出来。

    他的动作很艰难,也很古怪,黎温朝和严昶景都明白这是因为什么。少年出来的时候,整个场景里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慢慢地往回走,一瘸一拐,看着就让人觉得难受。

    黎温朝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着少年孤零零地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又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少年的房门又被打开了。

    他出来了。

    少年背了一只黑色的背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他平静地关上了门,然后又动作古怪地慢慢挪动身体,在整个过程里,他都是孤零零的,只有一个人。

    他一个人经历了被墙见的痛苦,又沉默地回到了房间,在那之后,他又一个人背着背包,孤零零地离开了这里。

    黎温朝的心脏疼得要炸开,他怔怔地在原地坐着,感觉自己几乎喘不上气,窒息的痛苦几乎要把他淹没,但是黎温朝甚至没有办法去挣扎。

    严昶景沉默地等待了一会儿,安慰他说“这不是你的错。”

    黎温朝抬头看向了天花板,他说“那严余又有什么错”

    严昶景没办法回答他。

    黎温朝自己愣了好一会儿,他慢慢地说“他那天本来是来和我道别的。”

    严昶景说“道别”

    在他的印象里,黎温朝和少年一直都是分割开的,他们活在两个世界。严昶景自觉他很了解黎温朝,他完全没有对方有和少年接触的印象。

    为什么要道别

    为什么是道别

    为什么他选择的人是黎温朝

    这都是现在在严昶景脑海里盘旋的疑问。

    因为少年之后的举动,严昶景对于“告别”有了一些猜想,少年进入房间的时间其实很短暂,他在离开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着像是洗了澡,整个人都湿漉漉的。如果他在清洗身体之外,还要收拾好背包,那所用的时间未免也太短暂了。

    严昶景想,他或许在之前,就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可是他的道别对象为什么是黎温朝他们明明应该没有接触过才对。

    严昶景还没有主动询问,黎温朝就已经做出了回应,他慢慢地把手臂盖在了眼睛上,努力让说话的语气变正常“我以前每年都会让人给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是的,严昶景是知道的。

    但是他从来没有在意过。

    黎温朝说“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黎温朝不明白自己曾经在殷染钰心里的地位是什么样的,但是也模糊地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少年在严家生长了十八年,但是他唯一的道别,却是和他总归都没有多少接触的黎温朝。

    黎温朝被特殊对待了,然而在又在毫无知觉的时候,打破了这样的独特待遇。

    严昶景想要安慰他,但是现在的情况,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一些无谓的安慰,于是就只能陪着黎温朝一起沉默。

    他们大概又缓了十分钟,黎温朝才把手臂从眼睛上取了下来,他沉默地开始寻找能拍摄到少年神色的角度摄像,很快就找到了几条。他们已经知道了时间节点大概在哪里,所以这会儿也很快就调出了所想要看到的时间。

    少年在夜晚出门的时候,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过长的头发遮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能让人看清楚的,只有他毫无弧度的嘴唇,和一点沉默漆黑的眼睛。

    他明明什么神色都没有,但是只是看着这样麻木的神态,黎温朝的愧疚就又开始涌动。

    真寂寞。

    他似乎能看到少年的眼睛里说表达出来的东西。

    少年往灯壁辉煌的地方走出了一步。

    在视频拉近之后,黎温朝可以观察到几乎所有的细节,少年在看向脚下的大厅的时候,他纤长的眼睫在微微颤抖。

    他那时候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黎温朝忍不住这么想。

    少年其实是一直都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的。

    他不知道,他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被严先生抱回来的孩子,他的作用,一直就是充当一个弱点,一个可针对的地方,严先生通过他的伤痕累累而盈利,他被当成了一个工具。

    在少年那里,他只是一个倒霉的,被抱错了的孩子。而在开始的十几年里,他和现在的严昶凌,明明是“一样”的身份。

    可两个人得到的待遇天差地别。

    他应该会很迷茫。

    黎温朝想。

    他明明是无辜的。

    少年的身影带着浓厚的寂寞味道,人类明明是群体性动物,然而他好像是人类中的一个例外,他被人为地剥离在了人群之外。

    画面很快就被划了过去。

    夜晚慢慢地过去,热闹的景象散了,少年又慢慢地出现在了视频里,他一瘸一拐,神色依旧是麻木的,因为一些事情的原因,他的头发已经散乱地拨开了,露出了一只空茫的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