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番外2
    姬昂站在御书房门口深深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最最最苦逼的帝国继承人了。

    要说他那位好七哥也是正经厉害, 十六岁就登基为帝, 上位后规范商户, 平抑粮价, 治理水患, 修整司法,改良官员考核制度降低豪门世家在朝堂的影响力。在位十四年时间就把皇父万年留下来的烂摊子收拾齐整,如今这大梁是无限接近于海晏河清, 盛世太平。

    可这人对自己要求高就算了, 人家天赋跟那儿放着呢, 对他这位继承人的要求更高, 他当了十四年的皇太弟就没有一天能好好睡够四个时辰的, 何其苦逼!

    有时候他真想抱着七哥的大腿嚎哭一场,自己就是个凡人, 跟您这种天降的明君比不了啊!

    冯山对于姬昂苦瓜似的表情视而不见,笑眯眯地一摆手, “殿下快请进, 陛下等您多时了。”

    “老九,给我滚进来!”里面传来一个磁性好听的男音。

    姬昂绝望地瞥了一眼冯山, 愁眉苦脸地走了进去, 就看到自家温文尔雅的七哥狂暴的简直像一头狮子, “见过陛下。”

    惨惨惨,看这架势,要么是又接到五哥跑去找破虏哥的消息, 要么就是破虏哥没有按时来信,这三十岁还要独守空床俩三月的男人真的好狂躁啊。

    自打十一年前,破虏哥借着去铲除百花教的名头闯荡江湖,一开始还挺好,不到俩月就回来了,那时候每天还来信,七哥就算狂暴也只是偶尔为之。

    可这次去江南勾起了破虏哥要当大侠的瘾头,在京城待了不到三个月,又找了个由头跑出去了,嗯,这个名头就是底下又有人吵吵着要求七哥立后。

    自此,但凡有人吵吵立后,破虏哥就抓着这个,嘴里说着想去散心,实际上带着宝儿姐跑到江湖上浪去了,从一开始浪一个月就回来,变成俩月,仨月,甚至半年。

    朝臣们都还奇怪,怎么每次提起立后没两天,陛下就对他们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挑毛病,姬昂这个知道内情的娃在同情自己的时候,也很幸灾乐祸地看着这群人被七哥指使的团团转,忙的脚不沾地吃饭都得抽时间。

    刚开始还好,七哥虽然舍不得,但也总是纵容着破虏哥出去浪,对他这个皇太弟也顶多是挑点毛病。从四年前开始,宸贵妃跟着情郎撇下五哥游山玩水去了,五哥就巴上了破虏哥。

    这不,人家一伙人走了三个月都没回来,破虏哥给七哥的信也从刚走的三天一封,变成半个月一封,七哥心里的老醋都不知道打翻了多少坛,他这个皇太弟彻底变成了出气筒。

    姬隐想起姬康托人给他带的那充满挑衅和讽刺的话,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了,“老九,你今年多大了?”

    合着您把我养大的,却不记得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