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

    吕昕霖走后,安歌起身找了一个大的垃圾袋, 将一桌菜包括盘子碗筷全都扔到了里面, 然后拎着走了出去。乐+文+小说

    周安衍跟在安歌身后出去, 眼看着她将那垃圾袋扔到了垃圾桶里, 双手环胸, 若有所思。

    安歌回身,正好看到周安衍站在门边看着她,心里微微一颤, 有些躲闪他的眼睛。

    周安衍拍拍她的肩膀, 轻轻道, “没关系, 慢慢来, 咱们有的是时间。”

    安子周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边,靠在周安衍腿上, 学着周安衍的样子拍拍安歌的手,眨巴着大眼睛, “慢慢来, 咱们有的是时间。”

    安歌看着两人,不由抿嘴笑了。

    周安衍这两天很忙, 与安子周两人一大早就出去, 然后傍晚才回来, 还很神秘的不告诉安歌两人干嘛去了。

    安歌倒也懒得管他们,每天在廖医生那里听听歌,睡会儿觉, 心里倒也平静的很,方亦恒打电话来跟她说些公司里的事情,因为演唱会的事情,网上舆论很多,因为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也很巨大。

    安歌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不管外界如何谈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微博下的评论说的有多么难听,与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她也不在乎,当然,这些事情其实她从来也没在乎过,她在乎的人现在都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这就足够了。

    方亦恒还告诉她了另一件事儿,便是贝斯微和周茵,两人因为一个男人闹翻了,就是那个周茵的前男友后来成了贝斯微未婚夫的男人,因为方亦恒暗中通风报信,贝斯微在酒店里将周茵与她的未婚夫捉奸在床,之后贝斯微气不过,找了几个小混混报复周茵,把周茵给强-奸了。

    周茵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不知从哪里弄了一瓶硫酸,跑到贝斯微公司门口去泼硫酸,亏得贝斯微躲得快,整一瓶子硫酸砸在了墙上,而不是砸在了她身上,她的身上只灼伤了几处,脸上也溅上了几滴,虽然没有造成重大伤害,但脸算是毁了,周茵也因此被拘留了,怎么判还没出结果。

    方亦恒告诉安歌这些事情本是希望她能高兴一点儿,毕竟这样的事情时曾经安歌梦寐以求的,在她有些疯狂的时候,她甚至也想过要去泼周茵和贝斯尔的硫酸,有一次她偷偷藏了一瓶硫酸在包里,还跑到了周茵所在的片场,若不是紧要关头她还有些理智,那一次便会铸成大错。

    可是现在安歌听到这些,并没有很高兴,山高水远,她见不到她们时,心里还是很平静的,平静到她们仿佛从来没有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她一切的恨意的源头都来自于周安衍,而此时他好好的在这里,她不想再让恨意包裹着自己,而是想变回以前那个兰汐,将两个人所受的痛苦埋葬在今天以前,以后的日子好好的欢笑,好好的爱对方,弥补那失去的许多年。

    而此时的周安衍正抱着安子周坐在片场看吕昕霖拍戏,他已经连来两天了,与片场的人都混了个脸熟,此时坐在他身边的是正按照吕昕霖的要求改剧本的编剧。

    周安衍让安子周自己去玩,然后支着下巴看着那编剧改台词,煞有其事的摇头,“我觉得你们这电视剧不符合当下流行的元素。”

    “嗯?周总这话是什么意思?”那编剧有些懵。

    “你看啊。”周安衍指着剧本,“这是什么破剧情啊,一群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男主角喜欢女主角,男二喜欢女二,女二喜欢男二,这肯定不对啊,正常剧情应该是男二喜欢女主,女二号喜欢男主,这才能撕逼啊,这才有看点啊。”

    “还有,你看看你们这剧情设定。”周安衍一脸嫌弃,“什么小清新的青梅竹马剧,就不应该这么拍,这样观众不喜欢看的,应该这样,男二和女二嫉妒男女主角,然后联手放把火,把男主角整死,然后跟女主角做好朋友,女主角对男二感恩戴德,觉得男二是个好人,知道很多年以后才看清了男二的真实面目,然后展开剧情,你说是不是?”

    编剧目瞪口呆,“周总,您的脑洞好大啊。”

    “那是。”周安衍对他抛了个媚眼,“把剧本改了,照我说的拍。”

    编剧为难的皱眉,“不行的,周总,这个剧本是导演五年的心血,这上面的台词剧情除了他能改以外,演员一个字都不能改的,更何况是把剧情全都推翻了呢。”

    “五年的心血?”周安衍嗤笑一声,浑不在意的摆摆手,“你去跟他说就说是我的意思。”

    那编剧不敢得罪周安衍,只好忐忑的去找吕昕霖去了。

    周安衍看着不远处吕昕霖先是勃然大怒,然后突然沉默,最后站起来向他走过来,周安衍懒散的靠在椅子上挑眉看着他。

    吕昕霖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军绿色大衣,因为拍戏这几天都休息的不好,看起来有些憔悴,这样的他站在神采奕奕的周安衍面前,像流浪汉一样狼狈。

    吕昕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安衍,拍戏不是儿戏,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周安衍哼笑一声,“我记得前两天还有人说为了什么所谓的弥补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呢。”

    “安衍,别的事情都可以,但是拍戏时艺术,是我的追求,我不能为了私心对观众不负责任的。”

    “呦,挺有责任心的嘛,呵呵。”周安衍皮笑肉不笑的睨着他,“这部叫做《年少绿叶藤》的电视剧,一个喜欢唱歌的女主角,一个搞文学创作的男主角,这倒是让我不得不多想啊。”

    吕昕霖心里又一惊,有些慌乱,“安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没有别的意思,一切都是为了迎合观众而已。”

    “刚才还说是追求,是艺术,是对观众负责,现在就成了迎合观众,你是把观众当傻子,还是把我当傻子呢?”

    吕昕霖双手握紧,别开头,语气坚决,“安衍,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但是随便改剧本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周安衍突然笑了,拿起安子周的卡通杯子用吸管吸了一口水咽下,然后突然站起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小桌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吕昕霖,冷着声音,“别他妈的不知好歹,你这男主角女主角的原形是谁咱俩心里都清楚,怎么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就想在戏里一尝所愿,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你以为我是真的让你改剧本吗?”

    剧组的人员听到响声都看了过来,还有工作人员上前询问,但是碍于周安衍的身份,大家都不太敢说什么。

    吕昕霖摆手让人散开,垂头看着地面,声音苦涩,“这只是一个电视剧,并没有什么原形,自从知道你还活着之后,我就在策划这最后的一部电视剧,拍完这部,以后我就不做导演了,我犯过的错我用我最大的梦想来赎罪,但,周总,我请你让我把这最后一部电视剧拍完。”

    “...这算是我吕昕霖求你了。”

    打小时候起,吕昕霖就看不起周安衍,他一个富三代,每天仗势欺人,痞里痞气,像一个小混混一样混迹于学校,一上课就睡觉,但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他看不起他,瞧不起他,但又深深的嫉妒着他,这份嫉妒在兰汐的到来后发酵到了顶峰,他心里的不甘与怨愤像是一把热火一样,每时每刻都在灼烧着他。

    这也是为何当初周茵他们让他带安歌去阁楼时,他会同意的原因,因为他们告诉他说要整的人是周安衍,只是用安歌把他引上来而已,他平日里其实并不屑与周茵那些人为伍的,但是那一天便像是鬼迷了心窍一样,竟然答应了他们。

    这件事儿在他心里梗了这么多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挖他的心,让他夜夜不能入寐,当听到周安衍还活着时,他整个人都轻松了。

    周安衍看着他半天,突然冷冷的笑了,直接抄起他刚才坐的椅子走到吕昕霖的监视器后,扬手砸了下去,‘平冷乓啷’的巨大声向后,周安衍随手将椅子扔在一旁,淡淡笑,“既然不想当导演了,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周安衍牵起安子周的手往外走去,路过吕昕霖身边,淡淡道,“最后这部电视剧你永远拍不了,我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