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屋里, 三个人面面相对, 姚千枝看着她们俩,神色有些迷茫, “单嬷嬷……是谁?”

    她不认识啊!

    “啊?”姚青椒一怔, 随既反应过来。

    对啊!自家姐姐……别说单嬷嬷了,就连唐暖儿本人, 都只是前次来燕京的时候, 远远看过一眼,认识个脸儿罢了……且, 说真的,跟她不同,姐姐对唐小姑娘的关注度, 确实是不高。

    对姐姐来说,她需要处理事情太多了, 护住唐小姑娘, 不过是对霍锦城的承诺罢了, 其程度, 亦只是保住她的性命,许她个未来安稳而已~~

    至于她的心理问题,过的好不好?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让谁拉拢当枪使了?半个娘一样的嬷嬷死了……之类之类的,姚青椒知道, 她姐姐不会管。

    到不是冷漠无情, 而是, 说句最直接简单的话——不重要。

    她姐姐的时间, 是用来做大事的。

    “咳咳,单嬷嬷是暖儿的奶嬷嬷,从小奶她到大的。”终归,跟唐暖儿相处了那么久,那孩子真是个良善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坏心眼儿,全心全意的对别人好,然后,乞求着别人能接受,不要欺负她……

    或许她是软弱的,没有什么能耐,但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那样的环境长起来,她能活成那副善良的模样,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恨天恨地,这足够证明她的天性了。姚青椒很喜欢她,想为她努力努力,“唐家的情况……唉,姐姐,你是知道的,自从那小姑娘的生母去逝后,一个‘罪妇’之女,还摊上那样的亲爹继母,她日子过的挺艰难,单嬷嬷帮扶她不少,小姑娘把她当半个娘看待,她这一死……唉……”她说着,深深叹了口气。

    “哦~~那嬷嬷是这么个身份啊~~”姚千枝了然点头,复又蹙眉,“那,她是怎么死的?”

    无论怎么懦弱,唐暖儿终归是德妃,地位摆在那儿呢,且,据她所知,最近唐暖儿还跟蓝淑妃结了‘’,几人一块抱团儿,正经不错呢。

    她的贴身奶嬷嬷,那么重要的人,怎么会突然死了?

    按理,除了小皇帝和韩太后,没人有处理她贴身嬷嬷的权利啊。

    就连韩贵妃都不行。

    “暖儿说,是小皇帝杀的~~”姚青椒一脸无奈,其实,自得知这个消息,她就进宫了,碍着跟韩太后关系不错,她直接去玉明宫看唐暖儿,“那孩子都崩溃了,不哭不笑,怎么劝都那样儿……”她说着,满面愁容。

    到是姚千枝,摸了摸下巴,“小皇帝杀的?他好端端的杀个老嬷嬷做什么?”

    有毛病吗?

    “不知道,我问暖儿……她没回答。”姚青椒两手一摊,“想往旁处打听吧,蓝淑妃把六宫大权管理的还挺好,任谁都守口如瓶,且,死个老嬷嬷,暖儿许是天塌了般,但在旁人看来,还真不算个事儿……”

    毕竟,小皇帝脾气挺不好的,自登基来,虽然没动辄就打死谁,得个暴虐的名声吧。然而,死在他手里的人,依然不在少数。

    最起码,乾坤殿里,三不五时就会抬出一具裹着白布的尸身~~

    只是,都是粗使的太监、宫女,最下等的奴儿,少有人在意而已了。

    “打听不出来?”姚千枝垂了垂眸子,似是思索着什么,用手指敲敲桌案,她问,“那……唐小姑娘是什么态度?认命了?”

    按那孩子的脾气……病了的意思,是算了吗?

    “她想报仇。”姚青椒哭笑不得,想起她从宫里离开前,那孩子躺在病榻上,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半点光彩都没有,小脸儿腊黄,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偏偏还要逞强说,“……她要杀了小皇帝,给单嬷嬷报仇……”

    听到这话的时候,姚青椒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孩子被打击懵了,崩溃了,说两句狠话可以理解,但是……

    “暖儿终归是后妃,她现在情绪不稳,我害怕她一时失了理智做出错事来。”姚青椒苦笑着,“她那性子,说什么杀小皇帝云云,唉,我不担心她动手,她没那胆子。只是言语间若是露出个一点半点的……小皇帝不是宽容的人,对暖儿宠爱平平,一旦她行动失据,触怒了人家,受个罚,贬个位,甚至打进冷宫……”

    “她亲爹继母是那样,唐家肯定不会帮她,她自个儿还病着,七灾八难的。就是人参肉桂的用着,都得养阵子才好缓过来,真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姚青椒摇摇头,“姐姐,我是想,看看能不能在韩太后那边使个劲儿,把暖儿暂时挪进慈安宫养着……”

    那样,她短时间内,就不用接触小皇帝了。

    毕竟,住到慈安宫里,小皇帝就不好在母亲的地盘上做什么。而且,唐暖儿并不算受宠,她本就病着,理应回避侍寝,在挪了宫,就算彻底杜绝和小皇帝的接触……

    缓个一、二半月,她病好了,彻底冷静下来了,或者说……咳咳,主公大事成了,那就好了。

    只是……“暖儿是宫妃,她还病着,想要给她挪宫,还是往慈安宫挪,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单我恐怕不成……”还得用到皎月公子,甚至是更多的人。

    姚青椒有些心虚的笑笑。

    眼下,姐姐来燕京是筹谋大事的,皎月公子自有任务,胡雪手下那些人同样忙的脚打后脑勺,有黑天没白日的,她偏偏还在因这点事调动打扰……

    确实有点说过不去!

    胡雪都没答应她,她才来找姐姐,“我也是没办法了,姐姐,终归您看霍师爷的面子。”她陪笑着说。

    “哦~~这样啊。”姚千枝沉吟着,没说答不答应,只是垂眸思索着,好半晌儿,她抬头瞧着一脸忐忑的姚青椒,突然笑了笑,“行,这事我来处理吧。”

    “啊?”姚青椒一愣,“姐姐你准备……”怎么‘处理’?

    别这么笑好吗?她心里有点打憷啊!!

    “你别管了,我说我来便我来,自会有安排的。”姚千枝就拍了拍她肩膀。

    姚青椒一脸欲言又止,看着自家姐姐那张脸,心里越发的担忧和不安,甚至隐隐还有点想后悔,不过,‘优秀纨绔子弟’那颗‘敏感’而绝对不能得罪‘大腿’的神经,无限向她发出‘信号’,让她‘闭嘴’。

    能勤勤恳恳‘浪’的提前,是老老实实的听话,自家姐姐的命令就是‘圣旨’,她哪怕无需跪接,但,在姐姐明显不想让她在‘掺合’,而是乖乖顺从的时候,姚青椒还是非常识趣儿的点头了。

    “行,我知道了,那姐姐你忙啊!”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儿,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见姚千枝含笑望她,没有开口阻止的意思,心里就明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嗯。”姚千枝点头。

    姚青椒‘利落’的转身就走,都没顾问一句随她同来的胡雪。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然,终归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姚青椒的背影转过回廊,渐渐走远,胡雪突然摇头笑了,“青椒就是不得爹娘疼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被卖了,得幸遇见主公……如今看见唐姑娘,许是心有同感,打算多帮一把吧。”

    她说着,瞧了姚千枝一眼,“且,我记得当初,我在燕京偶遇皎月哥哥的时候,同样犯了糊涂呢。”想起曾求过自家主公把胡皎偷出来运回北地,胡雪叹了口气,“人都有亲疏远近,青椒和唐姑娘接触这么久,是有感情的。”

    所以,一时有些不够谨慎,把唐暖儿看的太重,这操作……还是挺正常的啊!

    胡雪帮着解释。

    “你放心,我没有怪她的意思,本来就吩咐她照顾那小姑娘,如今这样……她是遵了我的令,我哪会怪她呢?”姚千枝摇头失笑,轻声宽慰一句,见胡雪明显松了口气,便拍拍她的肩膀,正色问,“不过……你愿意陪着她来,是怎么个意思?”

    “说说吧,你的想法。”姚千枝斜眸睨她。

    胡雪就挠了挠头,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到瞒不过主公的眼睛,我是觉得,唐姑娘高居德妃位,且,她姓唐,那身份天生就占了优势,本来……咱们打算让青椒做的那事,那‘告密者’的任务,我想了想,其实唐姑娘做起来更合适。”

    “原本,她岁数小,性子软,咱们对她的念想,不过是好好保护自己,能安稳度过帝后大婚便成,不过如今,她那嬷嬷死了,听青椒的意思,应是受了极大刺激。”

    “她那脾气,能说出要‘杀小皇帝报仇’这类塌天的话来,想来多少有了些决心,到不如看看情况,是不是能用一用?”

    “毕竟,她姓唐。”胡雪小声建议着。

    那模样,多少有点心虚。

    终归,小姑娘都那么惨了~~她还……

    “能不能用?你说呢?”姚千枝看了她一眼,身子靠着椅背,嘴角含笑,“你都来问我了,心里还没有准头吗?”

    如果不是想用唐暖儿,她哪来的闲心坐这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