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说到做到, 无论姚千枝还是白珍,都是雷厉风行之辈, 素来不爱拖延行事。

    商城府台之职,一个已然心定, 一个欣然应允, 姚千枝拍板, 白珍便在腊月寒月之季, 顶着满天风雪, 收拾行囊, 既刻起行了。

    就连大年三十, 她都是在商城过的。

    过在大年,鞭炮轰鸣的热闹里,姚千枝正式迈进了‘二’字开头的年纪,在不能装小姑娘了。姚家一众姑娘,姚千蔓都二十三了, 千叶、千朵同样不小,就连最小的姚千蕊……算算都已是十七岁‘高龄’, 正式迈进了‘老姑娘’的行例。

    毕竟,不像那等爹娘疼爱, 想多留两年,享享闺女福的,姚家姐妹谁都没订亲……换句话说, 就是手里没现货, 眼里没目标, 她们是干剩啊!

    姚敬荣和季老夫人似乎已经绝望了,不在追着她们‘相亲’,转而陷入了一种‘蛋腚’的神奇境界,特别从容,到让姚千枝她们有些不习惯起来。

    总有人耳边催,烦归烦,然,这一旦停下来,还挺不是滋味的。

    幸好,祖父祖母退了,亲爹亲娘上线,熟悉的‘催婚’节奏响起,她们终于放下心来。

    对嘛,做为二十来岁的未嫁女子,有人在耳边婉转而不停——重要是不停——的催婚,这才是正常的人生经历啊!

    姚家姑娘感慨着。

    然后,非常果断的‘十动然拒’了。

    不过,姚千蕊似乎有些动摇的意思,偶尔会随着四房夫妻逛逛园子,相相亲。她一惯是家里最乖的姑娘,还是那样性子,对她的选择,姚千枝到不觉得怎么意外,亦无有反对之意。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对这句话,姚千枝并不觉得是真理,然而,人家姑娘想嫁,她同样不会阻止。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这是谁阻止的了的吗?

    大雪纷飞的腊月寒冬,在姚千蕊偶尔赏赏梅花——梅林里遇见个俊秀公子——时不时逛逛书院——藏书阁坐着个斯文才俊——顺便进庙里上个香——佛像前跪着个儒雅武将……

    呃,没办法,她就喜欢这类的。

    抄家流放、落魄小河村的时候,姚千蕊真是受了不少磨难,那会儿她岁数小,心里留了阴影,几乎是本能的厌恶那等魁梧伟岸、猿臂蜂腰的男人,就爱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

    说白了,就是这男的……放眼一瞧就打不过她,她心里就稳当了。

    对姚千蕊的审美,姚家姑娘们都没说什么,最小的妹妹嘛,那么可人疼儿的性子,喜欢什么就要什么好了。

    左右她们已然拼博至此,坐到如今地位,在北地四州的范围内,许姚千蕊一个婚姻自由,真不是什么大事。

    含笑看着最小的妹妹奔波各色‘美男’中,姚家姑娘们的态度,特别佛系。

    刺骨的寒冬,就在姚千蕊的相亲中慢慢度过了。

    初春,踩着轻巧的脚步到来。

    北地,繁荣依旧。

    ——

    春天啊,花蕊初绽,千条万绪,不止草木有灵,在暖暖春风中复苏,就连人,在初春的季节里,都忍不住想蠢蠢欲动……

    有句话怎么说来了?

    ——春心萌动。

    哪怕是古代大环境,然,在习习暖风,桃花扑面的气氛里,少男少女们,依然懵懂向往着……

    甚至,就连大晋选秀,都是在初春季节进行的。

    燕京、皇宫。

    两排着桃粉色宫装的宫人垂头走在宫道上,她们举止优雅,莲步款款的行在前头——带路。

    缓步跟在她们身后,姚青椒身穿流彩暗花云锦衣裳,下配缕金挑线绣花长裙,因初春季节,天气多少有些倒春寒,她外头还披了件翠纹织锦羽缎的斗篷,梳着云近香的发辫儿,再戴紫玉冠,冠内镶嵌指腹大小的紫珍珠。

    紫玉冠两侧,松松垂着两条长长的璎络,腰束一百零八颗白珍的珍珠玉带,并碎珠流苏,辅满整个裙子,打眼一瞧,真真是富贵无双。

    整个人——就跟银子打出来似的。

    迈着细碎优雅的步子,她神色从容的跟着宫人一路往前,很快来到了慈安宫。

    一步迈进宫门,自有宫女上前请安伺候,将姚青椒让进侧殿等待,进上香茶热点,宫女层层传递,进殿禀告,“太后娘娘,北伯候府姚姑娘求见。”

    “哦?是青椒来了?快,宣她进来。”内殿里,韩太后挑起眼帘,抬手招唤。

    宫女恭敬应声,“诺。”随后,退下请人去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姚青椒就进来了,先是请安,“臣女见过太后娘娘,娘娘千岁。”曲膝福身,她的礼仪绝对标准。

    一点都不比打小用‘规矩’养出来的世家贵女差。

    “免礼,起来吧。”韩太后就道,摆手招她,“青椒,过来过来,跟哀家瞧瞧这些……”

    “娘娘这是在做甚?”姚青椒并不客气,起身说笑着上前,紫阁亲手捧来绣蹲,她就坐到韩太后身前,探头一看,就看炕桌上辅的满满,足有二、三十张画像,俱都是美貌佳人,画册旁还标着父兄官位,出自哪家……

    眼珠转了转,她不由道:“哟,娘娘,您这是准备相儿媳妇了?可是瞧上了哪家淑媛?可得给臣女透个话儿,那是日后的主子娘娘,臣女且得准备着,赶紧巴结呢!”她调侃着说。

    “你这丫头,瞧这张小嘴。”韩太后瞪了她一眼,伸手掐她的脸颊,引得姚青椒频频求饶,一口一个‘太后娘娘饶命……’到引得韩太后笑的不行。

    “哎哟,我的天,不能在笑了,我这肚子都疼了。”闹了半晌,韩太后揉着肚子软卧榻里,摸了摸笑酸的脸,她伸手轻打姚青椒的手臂,“你啊,莫跟哀家闹了,且陪哀家瞧瞧这些儿,有没有你日后想奉承的主子娘娘?”

    嘴里这般调笑的说着,她眼底却闪过一丝复杂情绪。

    似是嫉恨、似是鄙夷、又似欣喜……

    姚青椒看了她一眼,心里琢磨两琢磨,就有些明白了。韩太后这是自感身世,对世家贵女本能羡慕,却装做不屑,又因能决定她们的命运而洋洋得意,偏还忍不住自卑。

    这般纠结的心态,姚青椒其实很明白,有时候她都会如此……凑身上前,腰间珍珠带发起轻脆响声。她故意无视了,韩太后唤她这臣女上前‘挑选’的做法,这是对参加选秀贵女们最大的轻蔑,嘴里凑趣儿道:“我瞧瞧,我瞧瞧,嚯,这是谁家的姑娘?定远候府的吗?前次花宴的时候,我到瞧过她,长的特别白净,出口成章的,真真是个才女……”

    不过自古才女多傲气,人家横眼瞧不上她这丫鬟姑娘呢!

    随手翻过那张画像,姚青椒注意到韩太后眼中那一丝笑意,便又道:“这个呢?嗯?没见过啊,哦,武宁州守备家的闺女?身份低了些儿,到是美艳,就是看起来不大庄重……”

    “……礼户尚书府的嫡孙女吗?家世到好,可惜太瘦弱了些……宁淑郡主的女儿?她有女儿吗?哦,是庶出吧,到是有些可惜了……”

    一个一个的点评,韩太后听的心旷神怡。

    姚青椒这丫头进京的时候,她心里其实不大高兴,身边人——包括绯夜都曾觐过言,说北伯候府送个‘丫鬟姑娘’承恩,是看不起她,不尊朝廷,有不臣之心……

    本来,她都有点被说动了心思,姚青椒初进宫觐见谢恩那会儿,韩太后根本没给她好脸子,态度很是冷淡,下头的人都闻弦歌而知雅意,且,确实都不大愿意跟个‘丫鬟底子’的人交际,不拘是宗室贵妇,还是高门淑女,都不怎么搭理这位‘外来人’。

    御赐北伯候府,五进的大宅子,前后花园,自姚青椒进京后,就一头扎进那里头,除了胡雪忙里偷闲来寻她,什么燕京贵族圈儿,朝廷宗室门……根本就没人待见她。

    谁都不带她玩儿。

    面对这种情况,一般人家的姑娘,自个儿就怯了,羞了。然而……姚青椒那真是一点不在乎,一天三遍往宫里递牌子,次次言语诚恳恭敬,就是要见韩太后。

    而韩太后——挺烦她。

    不过,她风评不好,还是那样出身,一个‘假冒货’,想当然的娘家人不待见她……宗室贵女,朝臣夫人什么的,她自个儿见着就别扭,心里透着股子自傲自卑,这些年并没交下什么知友。至于先帝的妃嫔们,有一个算一个都被她除掉了,剩下的小猫两、三只,见着她就瑟瑟发抖,平素,慈安宫除了宫女外,她连个正经说话人都没有……

    姚青椒契而不舍、百折不挠的求见她,韩太后烦归烦,其实心里,隐约竟还有那么一丝丝切喜。

    十次里有一次,她会勉强见见姚青椒,毕竟,这是北地送来的‘候府姑娘’,是代表着姚家军的,冷落归冷落,大面儿里,就不能太刻薄。

    十中有一,这个接见频率真心不高,那等有权有势的贵妇,一般递个一、两回牌子,韩太后就会派人去府里请,然,架不住姚青椒递牌子的频率太高了!!

    一天按三餐的递,偶尔还得加顿夜宵!

    几乎三天功夫,她就能进宫一回。

    不过月余时光,韩太后见她,就比见自个儿宫里的宫女都顺眼了。

    毕竟,她宫里一等、二等……的算,连上粗使足足百多人,有不少,她其实都没见过。

    跟普通权势家养出来的娇娇女儿不一样,姚青椒是真会奉承人,也舍得下脸子,什么事都做的出,她是丫鬟出身,半辈子所学——就是听人耳音,接人话茬,从最微小的细节处,揣测旁人的情绪变幻,从而达到见人说人见,见鬼说鬼话的效果……

    这套操作,她闭着眼睛都能使的‘行云流云’。

    燕京贵女们就算想讨好太后,底子在那摆着呢,能跟她一样不要脸吗?

    尤其,韩太后还是那样出身,贵女们那等婉转的,悠扬的,一句奉承话恨不得使两、三个典故,有七、八个出处,还真不如姚青椒如此直白的讨好——干干脆脆的抱大腿呢!

    说白了,她和韩太后的出身阶层差不多,都是先贫贱而后富贵,凑到一起,就有共同语言。

    姚青椒这做法,对韩太后的态度,跟皎月公子差不多的同时,还有些微妙变化,她终归是北伯府的姑娘,背后靠着姚家军,腰杆子就能挺的硬,讨好的同时,偶尔跟韩太后‘争’两句,调侃调侃什么的,并不算越轨,且,她是个女人,就算跟韩太后有点‘代沟’,然,二十来岁,真不小了……

    等闲这个岁数,一般人都当娘了,大伙儿都默认她是个大姑娘,什么都能说……

    姚青椒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当个纨绔。

    纨绔最善长什么?

    ——吃喝玩乐。

    正所谓:烈女怕缠郎,韩太后身边就缺这么一个能陪她‘玩乐’的女人,姚青椒靠着勤奋和……不要脸顺利进入慈安宫,随后,开始频繁驻扎。

    一趟一趟接一趟,从她自个儿巴巴的求见,到韩太后亲自派人来请,这中间,不过隔了半个月的时光。

    借着韩太后这股东风,姚青椒成功的从默默无闻,谁都不想搭理的小可怜儿,一跃成为燕京贵族圈儿的红人。

    毕竟,她背靠姚家军,哪怕是个‘丫鬟姑娘’,都没人想得罪她,融入不了燕京贵族圈儿,就是缺个契机——哪家都不想先掉面子,落个‘巴结武夫’的名声,而如今,韩太后递了枝儿,率先出手,朝臣们自然不会怠慢,回府仔细交待老妻幼女……

    身为内宅妇人,不管多权势都得靠爷们显赫,贵妇淑女们自然不敢违背他们的命令,哪怕心里万般不情愿,终归还是跟北伯候府走动起来。

    想当然,姚青椒来者不拒。

    初春,选秀眼瞧就开始的时节,她已经成了燕京国都的风云人物。

    “唉,平时看这些个淑媛闺秀,色色都是好的,在没有那么整齐漂亮,怎么今儿一说配万岁爷,就怎么瞧怎么不好了呢?”歪着头,姚青椒装模做样的叹了口气,把画像往前一推,她转头望韩太后,两手一摊,“想来都怪太后娘娘,将万岁爷生的太好了,没得那般英明神武,文武不凡的,天下竟没有哪个女子能配得?”

    “竟还赖上了哀家不成?”韩太后不由失笑。

    姚青椒便撅了撅嘴,“不赖您赖谁的?难不成还要怪臣女?”

    “到要怪你家。”韩太后便点指她一下,无不遗憾的道:“原本,哀家想招你姐姐进宫,将她配给乖儿,她年纪虽大些,好赖知道疼人。”

    “哀家信她的人品能耐,母仪天下都是使得的,偏偏大长公主阻了哀家,说的那些个甚的祖宗家法,真真是迂腐的很。”

    似乎是想挑拔姚家军和万圣长公主的关系,自姚青椒进京,韩太后几次透露——她原想给姚千枝皇后位置,结果让长公主给搅合了的事实——微微垂了垂眸眼,姚青椒嫣然一笑,没大在意,“哎呦,我的千岁娘娘啊……”

    “臣女早便说过,臣女那姐姐可是拳头能立刀,胳膊能跑马的女爷爷,打胡人、灭土匪、安流民、杀贪官……这些,她样样都在行,然而,擦胭脂抹粉,挥着团扇子捉蝴蝶儿,天天圈宫里忙活宫务,她就不行了。”

    “我姐姐那脾气,怕是得急疯了。”她仿佛开玩笑似的说。

    韩太后就摇头,“但凡女子,都要嫁人的,你们家姑娘岁数都不小了,谁还能躲过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