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杀了守门兵们, 一直隐在暗处民宅里, 又冒出百十来个王家管事伙计、行脚汉子,帮着疏通百姓们。

    其实, 早在城楼巡视的人喊‘敌袭’的时候, 百姓们就已经跑没影儿了, 如今杨城门口早就空无一人,王家说是疏通……不过占住地方,把那些并不知道,赶来想出城的人轰散罢了。

    杨城是个大城, 每日出入城门的百姓还不少,王家人堵住几条主道儿, 四面驱赶,人声骡子叫……一通乱乱糟糟的,还挺‘热闹’。

    到是杨九郎, 连眼角都没夹这边‘乱相’一眼, 弓身哈腰站在城门口,他耸立着, 眼巴巴望着如同‘黑云’一般腾飞而来的队伍。

    马蹄轰鸣, 践踏的积雪飞溅, ‘轰隆隆’的巨响声,整齐划一。

    一柱香的功夫,‘黑云’由远而近, ‘嘶溜’一声长鸣, 俊马扬蹄, 立定城门前。

    “哎哟,大,大人。”杨九郎仰着头儿,双手抱拳过顶。

    苦刺高坐马背,居高临下的俯视他,“嗯。妥当了?”

    “妥当了,妥当了!”杨九郎赶紧应声,退步让出地方,“您老带爷们们进吧。”他伸手指城门。

    苦刺没下马,只是点点头,挥臂打了个手势,她微微使力勒紧马缰,跨下黑马打了个响亮的‘响鼻儿’,扬起蹄子就要往前奔。

    她身后,约莫五千‘土匪’如臂使指般,整齐化一的随她而动。

    “哎哟,那个,大,大人啊,咱们杨城百姓们还是好的,您老还是……和老爷们……”杨九郎跟在后头一溜儿小跑,表情兴奋、激动、焦急、为难、不安……各种情绪翻涌而上,复杂的厉害。

    “你放心,我‘家’从不扰民。”好在苦刺知道他想提什么,淡淡说了一句,安了他的心后,便不在理会。

    拍了拍马屁股,俊马撒了欢儿的加快蹄子。

    杨九郎就追不上了。

    毕竟,他在机灵,也只有两条腿儿。

    五千‘土匪’军——还都是骑兵,从他身侧飞快掠过,然而,除了马蹄踏地的声响外,在无旁音。

    ——

    杨家大宅。

    姚千枝刚刚被几个杨家贵女伺候着洗了把手脸,此时正坐在大堂里,一边喝热茶,一边听奉承呢。

    不得不说,不愧是能投靠豫亲王的人家,百年士族,旁的素质她目前还没察觉,然而,怎么样婉转悠扬的花式拍马屁——让听的人酸爽,说的人还不尴尬……

    这,真的是门很深的学问!

    杨家对此的造诣,就姚千枝目前的‘耳闻’,那真是相当的高。

    “总督大人用点梅花奶酪吧,这是靖城那边新出的花样儿。”杨良东坐在下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口中叙叙道:“多得了大人英勇,平定了草原,驱逐了胡虏,商人来往通贸,才有了如此新鲜的奶糕子,靖城人善食,且推出了不少新鲜玩意儿,到让咱们能一尝口福。”

    他感叹着赞,一旁,随着他的话音儿,就有两个衣著朴素的妇人,一捧点心,一点捧琉璃杯的上前伺候。

    姚千枝用余扫了她们两下,眼见了王三郎给使的眼色,便明白这是他那两个倒霉催的姐姐。

    “嗯。”口中随意应声,她接过琉璃杯,随手向身后位置点了点,示意她俩人贴身伺候。

    两位姐姐自然不敢怠慢,赶紧站过去。

    角落里,王三郎默默把外甥女们叫到身边儿。

    而杨良东,根本没发现这一点儿,还那儿兴致勃勃的赞呢,“梅花奶酪就得配玫瑰花露,说是最养人的玩意儿,玫瑰花露这颜色,很衬琉璃杯,用了旁的都不好看……”

    姚千枝就支着肘儿,一边喝玫瑰露,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好一会儿,约莫两刻钟的功夫,杨良东觉得‘套交情’套的差不多,该谈正事了,便话锋一转,“总督大人神武,此一回,土匪猖獗,竟然……”敢打到我家里,矿山都被占了,我们打不过才请了你,好处我是多多的给,你答应了,也带兵来了,看看是不是挑个良辰吉日出城剿一剿啊?

    我花那么多钱请你呢?

    脑海里琢磨着怎么能把话说明白,意思还得表达的婉转点儿,杨良东眼睛正转着呢,外间,突然有人疯魔一般跑进来。

    “哎啊,不好啦!”披头散发,小厮跑的鞋都丢了,进门都不顾跪不跪的,仰天就嚎,“娘啊,老爷,土匪进城啦!杀过来啦!”那动静,像鸡抹脖子似的。

    说不出的惨烈!

    这小厮来的太突然来了,屋里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人家正热热闹闹奉承说好话呢儿,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下意识的一怔,歪了歪头,脑子转换了好半晌儿……终于恍然了!

    “什么?土,土匪进城?怎么可能?”杨良东拍案而起,根本不敢相信。

    杨城的大门是那么容易能打进来吗?哪怕守城官是废物,杨、王两家私兵们都让灭了一半,但,那是五米高、三米厚的城墙啊!

    土匪是长翅膀了,腾飞进来的??

    “老爷,真,真进来了,奴奴亲眼看见的!”那小厮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跪地瘫软着,“好些人,乌鸦鸦一片,都骑着马,拎着刀……”

    “奴奴打听,他们进了城北驻军营和府台衙门,那边已经没人了……这会儿正往咱们府里奔呢,老爷,您想想办法啊……”

    小厮哭的不行。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老子娘全在府里,他根本不会回来报信儿,早就脚底抹油溜了。

    “这,这……”城北驻军营,杨、王两家的私兵和守护杨城的驻军都在那儿,府台衙门同有兵丁把守,这两个地方没人了,杨城就算告破,人家还奔着他家来了!!

    杨良东有点麻爪子,屋里,不拘男女,杨家人同样乱了,糟糟杂杂,连哭带闹……真真是一片狼籍。

    到是王三郎拽着几个外甥女安静如鸡的缩在角落,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他两个姐姐,同样很机灵的躲在姚千枝身后,一言不发。

    在一众‘族长,怎么办?’、‘跑啊,赶紧跑!’、‘快回房收拾东西’、‘直娘贼,烂土匪……’的哭嚷叫骂声中,杨良东原地转了两圈儿,脑筋终于清楚了些,把那猝不及防的慌乱扔了,他一眼叨中姚千枝,几乎是飞着扑过来……

    “求总督大人援手!”膝行滑跪到姚千枝身前,他焦急的喊道。

    随着他这一声提醒,屋里杨家一众同样反应过来,你一言我一句,都飞奔上前,吵吵嚷嚷,哭喊一片,把姚千枝围了个里外不透气儿。

    “都散散。”堵的不见天日,姚千枝皱着眉头挥手,暂退众人,她站起身环视一周,嘴角突然勾了勾“你们,想让我救命对吧?”

    “嗯嗯嗯!”杨家一众拼命点头。

    这个时节,危难临门,就顾不上脸不脸的了。

    婉转不婉转的不要紧,跪地求救命才是正理!

    “让我救命啊?!”姚千枝摸了摸下巴,看着围跪她身前的杨家人们,眼里透出一股笑意,伸手按住一直放在身边的大刀,她握住刀柄。

    角落里,王三郎把外甥女们挡在身后,缩脖子眯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一幕。

    ——屋子正中,一身盔甲的女人手握大刀,她周围俱是跪身矮了半边儿的人,看着她的目光里透着那么多的情绪——期盼、恐惧、救赎、憎恶……算是百味沉杂。然而,金盔银甲的女人就那么耸立着,表情带着一股玩味儿,眼神里,却俱是冷漠。

    王三郎看着她默默举起刀,横在胸口,心头猛然一悸。而杨家人则一无所觉,甚至略有喜色,自认求动了她,但,实际……

    ‘嚎’的一声惨叫,就见寒光掠过,鲜血飞溅,斗大脑袋腾空而起。

    血腥味儿漫延开来,半空中血沫飘扬着直扑人脸,‘卟嗵’一声,几具没了脑袋的尸身倒地,半茬的脖腔子‘噗噗’的往出冒血,不过瞬间,地毯都被染红了。

    “啊啊啊啊啊!!”随着尸身歪倒,鲜血溅了满头满脸,同样围成一圈儿,但‘幸运’躲过一劫的杨家人大喊起来,心脏几乎停跳,他们连滚带爬的‘滚’开,直接懵了。

    “姚,姚大人……”半边身子全是血,怀里还抱着个血淋淋,死不瞑目的脑袋,杨良东整个人都木了,茫然开口,一句话还未等说完。

    姚千枝抬起腿来,一脚就踢中他的胸口。

    杨良东‘嚎’一声大喊,连晃都没晃一下,直接仰面而倒。

    面如金纸,他嗄巴着嘴,就像离了水的鱼一样,‘嘶啦嘶啦’的大口喘息,眼睛凸瞪着,眼底全是血丝。

    毕竟,姚千枝那是什么力道?生撕虎狼!她这一脚下来,哪怕碍着王三郎没尽力全,但……依然不是杨良东能抵挡的住的。

    不过使了两分劲儿,他就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嘴唇都发紫。

    姚千枝是武神娘娘临世,惯好大刀剁脑袋——北方哪有人不知道这个?杨家人早听过她的赫赫威名,如今一见这场面,根本没人起什么反抗想法,一门心思全是逃跑。

    “呵呵,这样的人家,何愁不灭门?”姚千枝拎刀看着他们,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一脚一个踢开来不及逃的人群,几步到门口,她对着院里高喊一声,“歇的差不多了,都活动活动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