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自杨城而出, 杨家三人——他们是肩负了‘沉重’使命的。

    杨良东好说歹说,完完全全仔细详解了此行的重要性,他们几人彻夜不眠,无数次商谈过计策——怎么用孟余和井氏打亲情牌,如何使杨天陆用夫妻说……

    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里里外外,他们都琢磨透了,只万万没想到,孟央会直接给了他们个‘简单粗暴’!

    到了旺城,不过刚刚递上拜帖,孟余和井氏就被‘押’走了, 从此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父母大义用不了,他们惶惶不安的被‘揪’过来, 杨天陆就说了两句话,大耳瓜子上脸, 让踢的都没人样了,听他惨叫那动静儿,杨家俩‘说客’从骨头缝儿里往外泛疼!

    这女人真是铁石心肠啊!!

    两位杨家老者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打了个凛儿。

    至于那个年纪最小的,就一直低着头儿不言不语,只偶尔用眼夹缝斜着孟央, 一眼一眼的剜过来, 还是带着间隙性的。

    就趁着杨家老者们不注意的功夫。

    到让孟央多少有些警觉, 疑惑的扫了他两下。

    “杨……咳咳咳, 孟姑娘。”两位杨家老者互相用眼神示意,其中略年轻些的主动站出来,在不敢打什么‘感情牌’,他们特别老实的把事情说了。

    没多添一句,没少言一言。

    反正,他们是来求人帮忙的,且并不打算赖好处,私情谈不明白,那就公事公论呗。

    彻底放弃了‘走后门’,两人特别恭敬、特别诚恳的开始‘求人帮忙’了。

    那态度,摆的足够低,都快把孟央捧出花来了。

    甚至,连利益都让出的足够,金州所有的匹布成衣市场,还有王家所有倒闭的辅子,无条件让给姚家军,就连王家遍布几州的商道,他们都退让出来了。

    这诚意,不可谓不足。

    ——真真是把王家除了矿山外的家产,几乎都白送了。

    到让一直默默立在两人身后的年轻人,猛的抬起头,眼底闪烁出幽光。

    不过,那只是一瞬,很快这人就把脸儿重新垂下,但是拳头到紧紧握着。

    “孟姑娘,我们是诚心诚意,您看着,是不是帮我们递个话儿给姚总督……”两老者没注意到这情况,依然点头哈腰的说。

    “哦!”孟央把目光从那年轻人的身上移开,巴哒巴哒嘴儿,神色有些玩味,“你们是想让我家主公派兵,帮你们‘剿匪’,把矿山‘夺’回来?”她说着,语气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不错不错,要托孟姑娘相助了。”两老者连连点头。

    “嗯~~哼哼哼哼~~”孟央面上没什么表情,然而心里……

    几乎都忍不住想喷了!

    笑着喷的!

    话说,打王家矿山的那群土匪不是别人,就是苦刺啊,是姚家军啊,做为宣传部长,苦刺到底侨装哪家土匪?怎么从晋山让姚家军‘打’出来的……那故事还是她参与编排的呢!

    一句真话没有!

    谁知如今……

    杨家花大价钱请她们帮忙剿匪!

    怎么剿?飞鸽传书,知会儿苦刺一声,让她悄摸退了,然后王家百年经营,就全归她们了吗?

    “你们到是应的痛快,舍了诺大产业,那是人家王家的,你们说给就给,人家王家能愿意?”孟央忍住笑,挑眉开口。

    方才什么‘爹娘相公’——那满腔的怒意瞬间消失,她面上盈满一股子喜意。

    怕让杨家人看见,她还特意别过了脸儿。

    找流氓抓地痞,关键他俩是兄弟,杨家这个操作,很犀利!!

    “无妨无妨,王氏乃我杨家仆族,我族族长之子便是他家家主,我等尽能做主。”两个老者连连保证。

    一旁,那年轻人身子颤了颤。

    孟央眼尖的发现了。

    没动声色,她‘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垂了垂眸子,她状似沉吟着思索,那副模样,到让杨家人不敢出声。

    好半晌,眉头微微皱了皱,她似乎有些为难,挥挥手,“你们的事,我应下了,不过,总督眼下有正事要忙,我暂时不好打扰,你们先回,待总督事毕,我在前往禀告。”

    她轻声说,一副勉强模样。

    “是,是!”杨家两老虽然心急如焚,然而,孟央话说到这份上儿了,他们同样无法,只能怏怏答应,恭身告辞。

    那自进门后就一直没说话的年轻人,抬头仔细瞧了孟央一眼,随后同样退下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孟央嘴角抿着,挥手叫过来个侍卫,从窗户往外指着那年轻人道:“这小子,你们查查他,看看什么来历!”

    “是。”侍卫应声,一双鹰般的眸子透射着精光。

    ——

    次日,旺城杨柳胡同,一处三进的宅子。

    杨良义和杨良耀围着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树,团团转着圈儿。

    他俩就是在孟央近前进言的‘杨家老者’,亦是杨家族老里,相对年轻的两人。

    最起码,他们还迈得开腿儿,走的动步,长途跋涉从杨城至旺城,没累死半道儿上。

    “二哥,你听孟家丫头那话头儿,她是应下了这件事,还是变着法儿的要讨好处?”杨良耀围着树转了好几圈儿,突然站定,转头问。

    杨良义早走不动了,柱着拐棍儿背靠大树,他喘息着,“不管怎么样?先把礼给人家送过去吧,人家要不要是一回事,你给不给,又是另一回事了。”

    “娘的,老子风光一辈,儿孙都着官服,就是杨城府台都得管我叫声‘老太爷’,临了临了,竟还落到个毛丫头手里。”杨良耀咬着牙,气的胡子翻飞。

    “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是武将的天下,手里有人就是硬气,咱们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态度。”杨良义低声劝着,见弟弟不改当年脾气,吹胡子瞪眼似乎想说什么,就连忙压下他的肩,“这是孟姑娘给安排的住处,里里外外都是人家的眼线,你给我老实点儿,把嘴关严了。”

    “嗯~~~”杨良耀一口老血噎喉头,甩袖走了。

    见状,杨良义叹了口气,拘搂着腰坐在回廊栏杆上,布满皱纹的苍老脸庞有些无助。

    站在门口,杨九郎默默握着拳头,一声没吭,转身离开。

    漫步走在宅子花园里,他脑海急速转运着,心思百转,就想着怎么能联络上孟央,昨日他给的小动作,到底引没引起人家的注意……

    刚来到假山边,“公子请留步。”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个白衣侍女,声音冰冰凉的。

    “我的娘呦!”杨九郎吓的脸色煞白,心脏呯呯乱跳,捂着胸口,他瞪着来人,“你,你,你……”是人是鬼?

    那白衣侍女眼皮都没翻,语气平静的道:“请王公子随我来,我家大人有请。”

    她这话意思淡淡的,然而,一个‘王’字,就把杨九郎的胆子都拎起来了,“这,这位大姑,您是何方高人?小子乃是杨城杨家人,哪归王姓?”嘴上笑着推搪,看似无事,其实,他背后衣裳都被冷汗湿了。

    “姓王姓杨?你自己心里清楚。”那白衣侍女勾唇一笑,眉眼婉转,伸纤指扣了扣脚下土地,“至于我是何方人?呵呵,你脚踩谁家土地?自己心里不明白?”

    “您的意思是……”杨九郎眼神一亮,“孟姑娘?”他低声试探着。

    白衣侍女嫣然一笑,没正面回答,只是伸了伸手,“王公子,请吧。”

    杨九郎一颗心忑忐着,踮起脚,悄无声息的跟着白衣侍女走了。

    越花园,穿假山,他们从宅子侧门出来,早有马车等在一旁,白衣侍女率先上去,回头示意杨九郎跟上。

    杨九郎握了握拳,眸光微闪,迈步进车厢……

    车夫扬鞭,俊马扬蹄,‘踏踏踏踏’的走了!

    宅子里,杨良义和杨良耀依然谨慎OR抱怨着,对此一无所知。

    ——

    不出杨九郎的意料,接他来见的人果然是孟央!

    找到了正主儿,他并不怠慢,都未待人家细问,就一叠连声的把‘来历’‘身份’倒了个干干净净。

    他确实姓杨,不过那是主家赐姓,实则乃是王桃华的陪嫁丫鬟所生,算是王家世仆,打小儿跟着王三郎,当弟弟那么相处的,长大后,主家宽厚,除了他的奴籍,给了杨姓,跟着王三郎里里外外忙活,他生性机灵,善口舌,大大小小的,在王家辅子里算号人物。

    此一回出‘使’旺城,王三郎就把他塞了进来。

    到是出了效果。

    “……就是说,你家主子知晓矿山里‘土匪’的来历,还要请我们前往,想将王家双手奉送?”坐在桌案后,孟央早就收拾好情绪,挑着一对细长眉儿,小眼睛眯眯着。

    杨九郎就站她对面儿,肃着手,垂着脸儿,声音低沉,语气到很坚定,“我家主子要送的自然不是王家,而是——杨府。”

    “哦,他本家~~”孟央念着,神情有些莫名。

    “姑娘,我主子本家姓王。”杨九郎就说。

    “呵呵,对,姓王。”孟央忍不住笑,回想起杨天陆,不由长叹一声,感慨道:“姓王好啊!比姓杨来得有良心~~”

    杨九郎不解的望向她。

    孟央没解释,只抓过他跟他详谈些‘怎么越城?如何占山?’之类的问题,顺便在细究一样杨家内情……不过,在说到年前,豫亲王派人让杨家打探寻人,且有个老嬷嬷被接到杨家内宅,让族老夫人养在院里……

    “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