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万圣长公主姓什么?

    姓楚!

    她是什么身份?

    大晋宗室皇族, 天底下,除了韩太后和未来的小皇帝嫡后之外,她就是最最尊贵的女人。

    她是大晋朝的长公主, 有大晋,才有她。她为大晋谋算, 意图拖延这个国家的‘死亡’时间, 这个操作, 讲真的是非常正常,没有什么能指摘的地方。

    事实上, 姚千枝都觉得她对北地,对姚家军是留了情面的。

    胡雪和皎月公子百般谋算求来的‘减恩旨’, 姚家无需合府进京, 只需送上一人,这事儿……万圣长公主真能不知道吗?

    人家生在燕京,长在燕京, 身份尊贵,不止是自个儿的势力,云家遗脉同在她手里握里, 还有宗室……而胡雪呢, 她有什么?她在燕京能动用的力量里, 有相当一部分, 甚至是云止遗留的……

    万圣长公主——是云止的亲娘。

    这部分人动了, 人家能不知道?

    “其实, 你娘对你真的不错了, 最起码,大晋皇室在她心里,地位应是跟你持平,甚至还略逊你一筹,说来,如果她能跟豫亲王府合作,直接把雪儿那一路断了,彻底铲除,在我如今刚刚稳定北方局势,库银不凑手的情况下,我未必敢揭竿而起,一个弄不好,全家送上京,都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旁个不说,此番不是她先动手,她也确实帮我解决了韩太后召我进京选秀的麻烦,里里外外的算,我还得‘感激’她。”姚千枝靠在软垫里,斜眸睨云止,似笑非笑的道:“说真的,我估摸着,你娘现在心里不定多后悔,把你送到我身边,到是给了自个儿个挚肘,送了软肋到我手里。”

    “嘶……不过,话说回来,就你这死硬脾气,我琢磨你娘是拿你没办法,留燕京里真怕你送了命,我问问你,如果这会儿你还在燕京,是不是得跟豫亲王怼起来啊?”她笑着调侃,眉眼弯弯的。

    云止面无表情,把她掉到塌下的袍子角儿搁回去,口中‘平静’的道:“我娘跟豫亲王不和,打小时就如此,当初先帝登基,是我娘亲自‘送’豫亲王就藩的。”

    “哦?有这回事?那到怪不得了,她态度如此奇怪,对谁都留一手。”姚千枝了然点头。

    其实,眼看小皇帝已经没救了,大晋如此局面,万圣长公主要真‘大公无私’。迎豫亲王进京,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最起码,豫亲王正值盛年,眼看并不昏庸,手里有兵有银,多多少少,能把大晋这风雨飘摇的江山,多稳些年……

    一代一代的,说不定就撑下来了呢!

    当然,这是没有她的前提下。

    有了她,呵呵,啥亲王都不好使了!

    “豫亲王和你娘是亲兄妹,这得多不和……能闹成这样?宁肯放我这‘乱臣贼子’一马,都不愿意跟他合作?”姚千枝有些好奇。

    云止就看了她一眼,“当初先帝病逝,万岁爷登基前,豫亲王曾私装进京,窜连举事,被我娘拦在十里亭外,直至万岁爷祭天登位。”

    “哟哟哟,夺国大恨啊。”姚千枝忍不住啧啧,笑了两声,她摇头叹道:“你娘这会儿,是反应过来我想做什么了。”

    “当初,她让你跟我走,是想把你从燕京这个圈子里拽出来,让你从此边关牧马,塞外飞歌,过云淡风清的生活。日后……不管谁输谁赢,待燕京局势定了,不管皇位落到谁家,你一个守边武将,国之功臣,谁都不能把你如何。”

    “不过,她约莫没想过我的‘目标’,就单纯把我当成割据一方,偏居一偶就能满足的人了,甚至多多少少,还有用你牵制我的意思,这到不怪她,我是个女子嘛!当初你初见我时,不还把当成锦城的‘幌子’看吗?”

    姚千枝侧目,见云止垂着眼眸,嘴角直抽抽,不由笑了笑,“直到我立新法,焚书坑儒,变着法儿的把提高女子地位,让女子跟男子有相同的继承权,她这才反过劲儿来。”

    “但是,一棋执错满盘输,我送进京一个‘闹事’的妹妹,她压我这儿一个‘贤惠’的儿子,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我赚的。”

    她说着,笑的眼睛都眯眯起来了,云止控制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儿,牙咬的‘嗄嗄’响!

    “你娘那边,有你在我这手里压着,青椒进京,她就得好好照顾着。我一点不担心,不过……”语气顿了顿,她抬眸瞧云止,看似调侃,实则认真的道:“云缓之,你的立场,你得好好想想了~~~”

    “……想什么?”云止身子一僵,别过头来。

    他的立场,不是一直都特别清楚吗?

    连她娘都对他忠君爱国的劲儿没有办法,姚千枝亦将他囚在身边,他的立场明摆在那儿,这么多年没动摇过,有什么好想的?

    “不不不,云止,你得想,你要好好的想,仔细的想。你所忠心的,爱戴的,是楚家的江山,楚家的天下,还是大晋的江山,大晋的天下,亦或是……”姚千枝眸光闪了闪,面色一变,眉目肃然,语气中隐有严厉,“百姓的江山,百姓的天下。”

    这一句脱口而出,简直震耳发聩,云止瞬间浑身僵硬,直接怔住了。

    心里掀起了波涛巨浪,他满面怔忡的品味着‘天下’这两个字,脑海满是迷茫和震撼。

    一旁,姚千枝满面严肃的看着他,心中暗道……

    呵呵,这种唯心主义,较死理的人哪!还真是好唬弄,给他个政治理论纯课题,他能直接琢磨到死!

    啧啧啧!!

    这一脸的小迷茫,简直太有意思啦!

    ——

    唬弄懵了云止,让他陷入‘唯心’‘唯物’,‘他到底该忠心谁’的无底巨坑里,姚千枝神清气爽的走啦。

    眉梢眼角的表情——那叫一个心旷神怡。

    美的都不行啦!

    紧张刺激的争霸天下间隙,还能调戏调戏美男子,这日子过的,真心不要太悠哉。

    不过,她悠哉了,旺城宣传部里,孟央是一个头两个大。

    “杨家一困你们这么多年,竟然没把你们弄死!”咬牙切齿,一双眼睛冒里愤着火,土豆样儿的小圆脸满是不耐,那模样——愤怒的土拨鼠……

    看着站在她面前,削瘦憔悴,萎萎缩缩的孟余和井氏,她按着额头,“你们俩,怎么个意思?”居然没死在杨家,跑这来做什么?

    孟家对儿没到绝境就让她死的亲爹娘,对他们,孟央真是没什么感情,许就像他们说的,她是个天生‘冷酷无情’的女人,自杨城那次‘病逝’未果,她投进祖父怀里痛哭一场后,无论是父母,还是丈夫,那些幼年稀少的温馨场景,婚后偶尔的甜蜜拌嘴,孟央真是一丁点儿都没想起过。

    舍了就是舍了,宁肯痛彻心肺,把烂肉割了,都不能惧怕疼痛留着化脓,慢慢堆成不可愈合的伤口。

    这是她离开杨家时,就做下的决定。

    为什么那狠,直接求姚千枝断了杨天陆的子孙根?真想报复,怎么不行?

    无非就是绝不给自己留后路罢了。

    断就断的彻底,想挽回都挽回不了,杜绝所有后悔的余地。

    不过,丈夫是能这么干,爹娘就……

    哪怕没亲情存在了,看见他们心烦的要死,但是,她总得顾及祖父的想法,毕竟,那老头儿看起来脾气火爆,油盐不进,实则……

    还挺心软的。

    感情很丰富,有时候看见飞叶落花什么的,还能做诗一首,嚎几嗓子呢。

    当然,孟央并不觉得祖父这样不好,毕竟,若她祖父不是这般性子,哪会不远千里,来救她这‘失贞’的孙女?

    念着祖父的情面,眼前这两货,她在怎么烦都不能弄死,且,她如今位居姚家军高层,甚至,待日后‘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名声这玩意儿,她得要了。

    不管里子如何,大面儿上,她得‘光’!!

    “父亲,母亲,长途跋涉从杨城至此,你们是来给杨家做说客?”掀着眼皮,孟央站都没站,就歪斜斜坐太师椅里,皮笑肉不笑的瞧着孟余和井氏。

    不杀他们——不代表要给他们脸。

    有的人,不配有这玩意儿。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爹,生你养你!!”孟余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女儿,他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自这孽女逆逃,跟大冲真人一块没了踪影,他和井氏被压在杨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说是‘贵客’,实则就是‘人质’,哪怕碍着孟家威风,杨家没敢恶意对他们,确实衣食无忧,然而,日常鄙夷,言语讽刺,一日按三餐连宵夜的白眼儿,就让自认‘知礼仪,懂廉耻’的孟余,几番死去活来。

    井氏就更完了,她是‘女四书’的忠诚信奉者,杨家不用说别的,但凡在她耳边提一句‘私奔’,井氏自个儿就背过气去。

    这些年,羞的连屋子都不大敢出。

    如今,瞧见亲生女儿这做派,见面就‘质问’他们怎么没死在杨家,井氏眼圈儿都红了,“你这不孝女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