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这一行传旨队伍瞧起来还挺宏大,足有百余人的规模, 其中多是内宫金廷卫, 穿戴银盔银甲,手持红樱枪, 坐的高头马,不说本事能耐如何, 单看卖相,那真是个个身姿标直,伟岸不凡。相貌俱都潇洒英武,各俱特色。

    排排整齐往前行着,看想来绝对的赏心悦目。

    传旨队伍的领头人——着内宫服侍的司礼监大太监宋顺,官居四品, 在太监里算是挺有权势的, 宫里地位很高, 然而,他前段日子得罪了御前大总管任九方,被人家一脚踢了出来, 得了给两州总督姚千枝宣旨的活计儿。

    燕京到北地,这一走就是好几千里啊, 还是传的‘那样儿’一份圣旨。别看宋顺挺胸直背坐马上,看着怪威武的,其实心里都苦掉腔了。

    真怕手里这圣旨宣出去, 姚总督气不顺, 把他一刀襞成零碎儿。

    荣华富贵还没享受够呢, 莫名其妙的横死他乡,他得多冤枉?

    心里怕的不行,面上还得绷着,宋顺骑高头大马,领传旨队伍,顺着官道往前走。

    慢慢悠悠。

    离这行队伍不远处的京效十里亭,胡雪无声站在那里,默默看着他们,脸上表情,是说不出的复杂难辨。

    “头领,别看了。”她身侧,一身水粉色衣裳的小桃花挥着扇子,温声劝她。

    既是联络人员,哪怕多是借旁处人脉,周旋游走燕京高层,胡雪还是有自已人的,除却百余护卫队,做点‘暗里勾当’,她这里,多是一些‘外交人才’。

    ——就是跟幕三两一块儿从良的那些妓人们~~

    自个儿过好了不忘昔日一同受苦受难的‘旧友’,幕三两从良,在姚家军里有了一定地位后,很是救出不少当初春风阁里,一块长大,相处得宜的‘姐妹’。

    她是花魁,红透北地十数载,能跟她称的上朋友的,那‘质量’可想而知,绝对的有保障。都是小脚儿,都是从良妓人,她这些朋友们,除了少数独自归乡的,其余大多进了姚家军,从后勤处到外交部,分布姚家军各各角落。

    妓人啊,还都是当红的。旁的素质不提,单说人际交往这块儿,那绝对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言鬼语,姚千枝决定在燕京留下人,安排完胡雪后,就往这里派出了这么一批‘人才’。

    数量不多,不过聊聊数人罢了,然,就这几个人,来取不到月余功夫,就彻底扎透燕京各大青楼楚馆,连三大教司坊都不例外,像皎月公子,他能避开乔蒙,单独往外给胡雪递消息,用的就是这几位其中一位,‘交好’下来的人脉。

    小桃花——泽州城被围,云止让韩载道挤兑出来平乱的时候,她曾跟幕三两一块儿被堵在反贼安浩处,见过姚千枝大刀飞脑袋的威风,当时是害怕的想死,然而被解救了以后,每每夜里想起那会儿场面,又觉得激动万分,被幕三两赎出来后,她就没去如后勤、纺织……那等消停地方,而是选了‘安全部’……

    安全部——其实一点都不安全。

    干的全是诸如:潜伏、间谍、细作、特工……这类见不得光的行当。

    偏偏,小桃儿还觉得很刺激,特别感兴趣,非常刻苦,经历了为期两年的培训——她实战的第一课,就是来燕京。

    且很快爬到了胡雪身边,算做个小头目。

    平素打探秘信,传递消息,帮助姚家军收买人心……她们做的都不错,但是此一回,楚敏突然发难,皎月公子传出信儿来,胡雪焦急下一个错误的决定,寻了万圣长公主,被人家闪了一道,哪怕后续怎么拼命补救,终归,还是棋差一招!

    “事已至此,都到了这个地步,在怎么后悔也没用了,还是想想主家人进京后,咱们怎么安置保护,都细细斟酌,事事想全,这才妥当吧。”小桃花柔声细语。

    胡雪垂眸听着,仿佛无甚动作,然而仔细看来,拳头是死死握着。

    指甲掐进掌心,都隐隐浸出血丝来了。

    可见用力之猛。

    简直懊悔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怎么那么傻?她是大晋长公主,是姓楚的,宗室都听她的话……我竟然真能信了她会全心全意的为主公着想。”胡雪突然开口,眼睛瞪的滚圆,咬牙切齿,眸光中闪烁的悔恨和怒火,全是针对自个儿的愚蠢,“我是糊涂了!是傻了!被人家几句好话就哄的不知东南西北,连人家姓什么都忘了!”

    抬胳膊,轮圆了狠狠给了自个儿一个大耳光,‘啪’的一声脆响,胡雪的脸瞬间就红了。

    眼瞧肿起来!

    “哎哟,你这是做什么?”小桃花急声,一把拽住胡雪的手,蹙着眉嗔怪她,“这事出的突然,哪怕你没经过长公主,她早晚都会知道的,人家想做总归会做,且,你不能说她一点忙都没帮,有她在其中搅合了一回……眼下成了这结果,虽然不尽如人意吧,总比大人被招进燕京城,选秀当皇后强……”

    她叙叙说着,脑海里不由回想起第一次见姚千枝时,那大刀劈头,胳膊腿儿齐飞,鲜血淋漓的场景。

    这样画风的女爷爷,真选秀了,进了后宫……

    小桃花打了个冷颤,她真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终归,还是把人搭进来了!”胡雪恨声。

    就韩太后这一番骚操作的应对,万圣长公主不能说没帮上忙,只能说她‘帮忙’的结果,没有如了姚家军的意。

    或者说,她的立场——依然还是偏向大晋皇族的。

    招姚千枝进宫选秀,那肯定是不行的。旁个不说,人家如今已经称霸一方,是跟豫亲王、黄升两人形成三足鼎立,围包燕京之势的人了。这样的地方霸主,空口白牙想让人家头领进京,哪有那么容易?

    就算你韩太后没有坏心肠,是真心真意的。然而,君子不立危墙下,都是一方巨擎,谁会拿自个儿的性命开玩笑?

    燕京势力纷杂,不止姚家军。豫亲王、黄升、外戚党、保皇派……他们都各自有人潜伏此处,姚千枝一个女子,哪怕她坐拥四州,然而,进京选秀……她能带多少人来?

    一住深宫两个月,不说别人了,单楚敏一个,都能使出无数手段,将她绞杀此地。

    虽然她武力非凡,战神娘娘临世吧,然而,猛虎架不住群狼,好汉拼不过人多。正面打不过,人家不会使点小手段吗?

    姚家军在燕京的势力终归浅薄,楚敏就一日三餐往膳食里下药,姚千枝都顶不住。

    已经跃出了头,来燕京,姚千枝是不可能来的。跟韩太后那个刻意被韩载道养废了的女人不同,万圣长公主是明白人,招姚千枝选秀,那几乎就等同逼她造反。

    都是一方势力,豫亲王是家贼、黄升是外盗,都虎视眈眈剑指大晋,意图九州登顶……朝廷怎么不把他们招来呢?

    不就是怕把人家惹急了,不管不顾吗?

    都是相同的情况,且,姚千枝坐拥四州,实力比那两货强多了,任什么她就要受‘歧视’,难道就因为那俩货是男的,不能参加选秀?

    别开玩笑了,小皇帝过寿、韩太后庆生……真想召人还缺理由吗?

    还不是实力不够,怕人家直接反了吗?

    姚千枝跟朝廷的关系有些暧昩……然而,总体来说还算是友好的,起码人家愿意放低姿态,万圣长公主的儿子还握在人家手里,不可能真把人得罪死,韩太后要聘姚千枝当儿媳妇这等糊涂念头,不用胡雪来说,她都会主动阻止……

    不过,就像胡雪说的,万圣长公主终归是宗室,是姓楚的,就算留了后手,把儿子打发走了,她依然还是偏向了大晋。在明明有能力,可以完美化解这个危机的前提下,她选择了对姚家军而言,相对难受的解决方案。

    ——御胡有功,特赦姚族合家流放之罪,姚敬荣封超品北伯候,其嫡妻季氏晋北伯候夫人,嫡长子封世子,赐北伯候府一座,着令姚家择日进京,另赐珍宝金银若干……

    超品候爵,还是赐封给外姓,这个恩典不算小了。

    称得上皇恩浩荡。

    不过,皇家御赐,姚家军不能给脸不要脸,小皇帝赏了姚敬荣爵位,还赐了宅子,明旨示好,意思特别明白,就是让姚家人搬到燕京来住。

    有官位的——如姚千枝、姚千蔓之流,自然不在搬家其例,但是,姚敬荣和季老夫人一对夫妻儿,姚家长辈媳妇儿们,甚至还有孙辈那些原本流犯身份,不能正经披官衣儿的,都在‘搬家’行例里。

    占了姚家,呃,所有的男人和大半的女人。

    只有孙辈姑娘们‘逃出升天’。

    这道旨意,明摆着就是讨要‘质子’,武将领兵在外,其家眷父老需留守燕京,这是个很正常的操作。就像豫亲王,能被先帝放出中央,从此天高地阔,镇守一州之地,就是因为把世子楚敏留下来了吗?而远在录州的君谭,其老父老母同样居住在燕京的冠军候府里。

    时不时的,韩太后还得召见君老夫人一回呢。

    说来武将里唯一例外就是姜企,人家干脆就是没爹没娘,至于嫡妻嫡子……

    王家没倒霉前,还是挺有权势的。

    而且姜企那个人……

    啧啧!

    画风不一样。

    ‘质子’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