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6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改错)
    婆娜弯、研究所。

    告别姚千叶, 刚刚从珍珠养殖基地出来,姚千枝和姚千蔓来到研究所。

    北地的研究所的‘科研项目’比较杂, 算是分类繁多。

    不像大晋朝自认‘宗主大国’,不大在乎‘奇巧淫计’,姚千枝对‘工匠’的重视, 几乎跟读书人等同。

    自古有语:仕农工商。在大晋, 工匠的地位并不高,还不像商人能挣银子。人家商人嘛,没地位归没地位,起码手里有钱,生活富足。他们呢, 既没地位还没钱, 日子过的挺窘迫。

    姚千枝重视他们, 尊重他们, 把他们推崇到极高的位置, 日常生活给安排的妥妥当当,家眷都帮着照顾了, 物资银钱,要什么给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把研究做好,面对这种‘主家’,主匠们哪能不尽心尽力?

    就连南寅从三洋带回来那批, 都飞鸟投林似, 一头扎进研究所不出来了。

    研究所建在婆娜弯, 主要是顾忌安全和保密, 外行不指导内行,姚千枝一般都是布置下短期目标,随后便不管他们如何做了。研究所的日常生活由姚千叶负责。此一回,她带着姚千蔓来,还是因为橡胶的关系。

    研究所拿到橡胶,短短时间内确实做出了成效,什么轮子、手套、隔离带……连手摇缝纫机都改进了,然而,还是没有做出姚千枝最想要的东西。

    带着姚千蔓来了,交代下任务——短时间内要研究对象——臊的耿思头顶冒烟,脸红脖子粗,垂头踮脚尖都不太敢说话,姚千蔓见他那可怜样儿,就把三堂妹拽出来准备仔细问问。谁知,她还没开口呢,外头就人来了。

    旺城那边过来的加急信件。

    特意拿江船送过来的。

    海面儿飘了整整一天。

    “哟?出事了?”带着些许惊讶,姚千枝好奇的接过信,展开来看……随后挑了挑眉头,把信递给了姚千蔓。

    姚千蔓同样仔细瞧着,半晌,猛的一拍大腿,高声道:“能提高孕妇存活率,这是天大的好事了!”一脸的大喜过望。

    做为姚家军的内务大总管,姚千蔓对管辖范围内的四州情况,了解的不要太深!充州自不用提,刚经战火,正在缓缓恢复,泽州是姚家军大本营,经济中心,至于新得来的路阳州和芬州……

    一个刚刚安抚了流民,还需要施粥呢,一个本身就穷掉了腔子……

    四个州,三个需要‘扶贫’,这得亏是姚家军底子厚,要不然,早被拖挎了!

    充州、路阳州、芬州都是需要休养生息,稳定发展的所在。而,地方想发展靠什么啊?

    人啊!!

    俗话说的好:民以食为天!而前一句,就是国以民为本。一个国家,或者说一方势力,哪怕是美好如仙境呢,没有人——就都是虚无。

    北方临近胡境,人口一直不多——都是官员流放的地介,情况可想而知——近几年局面好看点了,是因为接收了南方逃来的大量流民。如今,南边儿黄升站稳了,尚主了,人家不打仗了,他治下的百姓们能活命,能生存,自然不会背景离乡往外跑。

    姚家军管辖内的四州,人口增减水平逐渐平缓。

    增涨伏度不大。

    甚至,还有些负曲线的倾向!!

    实在是,妇女们——不管是经过战乱的,还是流浪而来的,她们的身体情况都不是特别理想,依靠姚家军的救济活下来,还活的不错,有屋有田,眼看未来可期……

    正所谓:饱暖思□□,肚子问题解决了,百姓们自然开始考虑传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思路很正确,然而,在身体已经被掏空的情况下,依然要怀,依然要生……

    一尸两命什么的,现实不要太残酷、

    三月一次,四州的百姓增减,姚千蔓是有资料的,每每看着百姓家的妇人那高达半成的‘一尸两命’,两成的‘舍母保子’,或者‘舍女保母’……她简直想疯!

    这个死亡率太高了,关键百姓们还没有余力,或者说金钱帮产妇养好小月子,都是‘保母’后迅速在怀孕,然后‘一尸两命’!

    “这个技术,如果真的如白淑所言,对生产有用的话,就让宣传队下大力!”狠狠咬着牙,姚千蔓两眼都放光,上手推姚千枝,焦急道:“赶紧的,咱们回旺城一趟,见一见这个特郎姆,确定他的办法有效,就开班,找人学……”

    “然后,四里八乡,四州里但凡做产婆生意的全抓来,一个都不能放过!

    接管内务,面对触目惊心的生产死亡线,姚千蔓是真心怕了。

    她是姚家孙辈里年纪最大的,已经二十多岁,正经老姑娘了,面对父母家人的催婚,那一波儿一波儿温柔体贴、俊美斯文,还愿意倒插门的小伙儿们,姚千蔓咬紧牙关不妥协,除了政治原因,就是怕生育关!

    如果她是内宅里需要儿子撑腰的贵妇人,哪怕拼了命,她都会生,但是……做为充州总兵,二十万姚家军的内务大总管,她的命,还是留给更重要的事业吧。

    哪怕保养好,身体健康的贵妇们,生产死亡率不高,然后……姚千蔓不想拿命赌。

    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她就倒霉,就是那百分之一呢?

    她上哪儿哭啊?阎王殿吗?

    姚家的姑娘们——足足五个,最小的都十七了,到现在没一个招婿嫁人,成亲生子的,不得不说,跟姚千蔓的‘宣传’有很大关系。

    还有姚千枝,把人都指使的‘溜溜乱转’,没一刻闲功夫,有点时间还想歇着呢,哪有那花花心事贪想心旁事?

    “侧切吗?这是‘补漏’问题,解决不了根本啊!”姚千枝晃了晃手里的信,“男女成亲,人伦天和……,终归还是会频繁怀孕,这个技术,就是生的时候多一点保障而已。”

    “还不能是难产。难产切碎了都没有。”她皱了皱鼻子。

    姚千蔓就看她,“起码是条出路,总比喝香灰水强吧!”

    如今难产了,孩子生不下来,不管民间还是富户,保底手段就是跳大神、喝香火……

    除此之外,就是舍母保子的‘催产药’。

    有大夫都没用,男大夫进不了产房——男女有别。至于女大夫……

    少的那叫一个可怜。

    北方能多点儿,还是因为姚家军在这儿发展。

    “还是治标不治本。”姚千枝耸了耸肩。

    姚千蔓就叹气,“食色性也,这是圣人说的,怎么治标啊?”人家小夫妻成亲了,不让人家那啥吗?

    百姓们辛苦田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来就没什么娱乐活动了,那点事儿,不就是少有的乐趣吗?

    姚家军管天管地,总管不到人家床上吧?

    在没那么霸道的?

    真敢管?那不是自找被推翻!

    “标……好治啊。我刚才叮嘱耿思让他研发的,不就是治标的吗?”姚千枝捅了捅姚千蔓,对她眨眼睛。

    “你是说那个……橡胶鱼鳔儿?”姚千蔓就挑眉。

    姚千枝则笑眯眯的点头。

    因为被逼婚,且很在乎这件事,避孕措施什么的,姚千蔓还真仔细研究过。一对男女儿,不管成没成亲吧,只要那啥啥了,还不想怀孕生子——大多情况是女方身份有问题,不能怀——基本有两种解决方法。

    一个内服、一个外用。

    内服就是水银,那是有毒的,一旦掌握不好用量,就不单单是避孕的问题了,连命都得送了。至于外用,则是鱼鳔儿和羊肠之类的动物内脏,阻止精水入宫……她都不说那个东西进了身体,感染不感染了,就只说一个激动,它滑落了……

    怼进去拿不出来……

    这致命啊!!

    “真的有用吗?跟鱼鳔儿相比……”姚千蔓侧目,有点怀疑。

    姚千枝就接口,“绝对强百倍。”

    鉴于自家三堂妹正事上一惯靠谱,姚千蔓没怀疑她的话,反而蹙了蹙眉,“百姓重传承,只有生不出,没有不让生的道理,这等物件儿在民间,基本是没有出路的,到是咱们军里……”

    “做出来就是给咱们军里人用的,否则,你以为呢?”姚千枝叹口气。

    她们麾下二十万大军,其中五分之一是女性,因为众所周知的体力原因,她们大多都是半耕半军,或者做后勤医务工作,只有最顶尖儿的那一波儿,才是真正战场杀敌的。

    能参军,能打仗,自然是在最盛年的时段,北地人口少,姚家军不可能占着这么多女兵,不让她们成亲生子。

    女性生育巅峰期就那么几年,就算单纯为人口考虑,都需要慎重。

    女兵们大多身体健康,生育死亡率什么的,到不用太担心。然而,频繁生育有多损耗身体,多不可控制,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女兵,但凡她成亲,开始生子,就基本告别军旅生涯了。

    后勤工作都很难承担。

    而且,不说军中,崇明学堂里男女比例是三、七开,姚家军里低层官员女性比例同样很大,生育关,是她们共同的难题。

    “不是不让生,完全可以的呀!但是得控制住频率,四、五年生一个,生他个两、三波儿,好生养着,都养活了,照样子孙繁盛!”

    “孩子这东西啊,重质不重量,生那么多干嘛,反正养活不起。”她冲着姚千蔓歪头,一脸的‘我就是真理’。

    姚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