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少年慕艾, 小皇帝转年就十五, 眼看选秀大婚了, 他这个岁数,确实是少男春心萌动, 正要对‘哪啥’感兴趣的岁数。

    不过, 韩太后本身处境不大好, 自然就把紧了唯一依靠——亲生儿子。常言说的好:婆婆媳妇是天敌。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任何跟她抢儿子的女人都不是好人, 尤其韩太后情况还那么特殊。

    宫里但凡相貌出众的, 基本都是韩太后的重点打击对象, 小皇帝十二岁刚出精的时候, 内务府给准备的司寝宫女,近几年都让她找各种理由打了板子,发配浣衣局了。

    不过, 那会儿小皇帝岁数小,并不看重女色,‘那啥啥’什么的,对他来说, 还不如姚千枝进献的玩具有趣儿。然, 时至今日, 孩子大了, 韩太后还这么拘着他, 小皇帝肯定不愿意啊!

    宫里寻不着如花美眷, 添香的红袖——宫女不许识字——韩载道敏感的察觉到这一点, 行动飞快的让老婆往教司坊里送了十来个美貌佳人。

    反正,这个操作他家惯熟,绯夜都是韩夫人送进宫的,韩太后喜欢了那么多年。可见韩夫人的审美是很正常的。

    韩太后和小皇帝是亲生母子,想来爱好应该差不多,韩太后能看中韩夫人的审美,小皇帝想来同样不成问题。

    韩夫人陆陆续续送进教司坊的美人儿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把个小皇帝彻底陷进了迷魂阵,这其中最出色的那个是戏子出身,唱闺门旦的。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长是的貌美如花,声音婉转如燕语莺声,入耳便让男人身子酥半边儿。

    小皇帝——别看是天子,赫赫威威,然对女色真没啥大经验,一酥就酥整个儿!

    当然,自幼跟母后长大,有了娇颜,小皇帝还是很依赖韩太后,母子依然好的一个人似的,大印都慈安宫放着……但是,有些事情,存在就是错误!!对韩太后来说,小皇帝身边有了这么个女人,她想要‘打发’了,小皇帝还帮着求情,一脸不情愿!!

    本身依靠就是儿子,韩太后真不敢太强硬,生怕因为女人引得母子俩生了嫌隙,只能独自憋屈,心情自然不好。

    “多谢紫阁姑娘提点,我醒得了。”走过八转回廊,唐氏跟在紫阁身后,嘴唇微微动着。

    紫阁头都没回,“都是给主子办事的,没甚提点不提点的,夫人注意便是。”

    听她所言,唐氏便不在多话,缓步随她进了慈安宫。

    “臣妇叩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一步迈进正殿,打眼瞧见端坐凤鸾椅,面无表情的韩太后,唐氏二话没说,俯首就跪,那态度绝对的谨慎恭敬。

    几乎都快五体投地啦!

    宫女奴婢都少有这么跪的。

    “平身吧。”偏偏,韩太后还真就爱她这套,虚抬手,唇边微微抿出个弧度,她侧头望了一眼左右,吩咐道:“赐坐。”

    “诺。”紫阁听令,忙搬了个绣蹲过来。

    唐氏连拜了三拜才起身,“多谢太后娘娘体恤。”满脸的感恩戴德。

    小小的绣蹲本就不大,她还只坐了半个屁股,扭着身子正脸朝向韩太后,双手盖膝,眉眼低垂。

    在没这么规矩的。

    最来名声一直不好,事事不顺,几乎跌进谷底,面对唐氏这般恭敬顺从的姿态,韩太后心里很受用,态度自然软和下来。

    脸上有了点笑模样。

    更莫说还有紫阁,那是慈安宫里大宫女,韩太后身边的得用人,她是‘给主子办事’的,有她在,面对韩太后,唐氏简直如鱼得水。

    禀明慈恭,唐氏自言是来‘请罪’的,原因嘛……就是月前诰命进宫朝会,她身子不适请了假,此回略好转些自要‘叩谢娘娘天恩’,韩太后本没在意这个,唐氏还如此低姿态,自然没有责怪的道理,三言两语间便把此事略过,说起闲话。

    唐氏从来嘴甜会哄人,且,昨儿夜里豫亲王府还特意给送了份儿‘太后近况详解’,还有紫阁帮衬,所言所语,当然字字句句合韩太后心意,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把她哄开了怀。

    都是当娘的,都是差不多的岁数,都有个快要成亲的儿子,这样的两个女人凑一块儿,怎么会没有共同语言?一点都不值得惊奇,两人说着说着,就聊到了明年选秀。

    ——万岁爷岁数小,不稳重,根底薄,外家还不顶事,就得有个强势媳妇帮衬着。

    唐氏拼命向韩太后‘投射’这样的理念。

    ——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五、塞老母,男娃儿懂事晚,且得个大媳妇管着。

    话赶话似的,紫阁回忆着进宫前的‘往昔’。

    据她所言,乡下都这样,大媳妇小相公什么的,绝对不少见。

    听着她们这般说,韩太后面上不显,眼里若有所思。

    见她如此,唐氏和紫阁隐晦对望,相视而笑。

    ——

    请安面圣都是有时间段的,唐氏和韩太后聊的在开怀,都没有留下用晚膳的道理,眼见时辰差不多,唐氏非常识趣儿的提出告辞。

    韩太后到没留她,赏了些玩意儿,就让她走了。

    命紫阁将唐氏送走,慈安宫里,韩太后高坐凤鸾椅,微垂眼帘,满面深思之色。

    她就那么坐着,不笑不说话。太监宫人谁都不敢打扰,好半晌儿,紫阁都回来复命了,她才缓过神来,瞧了瞧外头天色,她蹙眉开口问,“万岁爷了?怎地还未过来?”

    平素这个时候,小皇帝该来慈安宫陪她用晚膳的。

    “派人问问。”她沉着脸道。

    宫人自不敢怠慢,领了命一溜儿小跑出慈安宫。随后,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丧眉搭眼的回来了。

    “回禀太后娘娘,万岁爷已然在用晚膳了,说,说不打扰娘娘,就不过来了。”小太监跪趴地上,声音颤抖,隐约都带着哭腔。。

    韩太后闻言眉头紧锁,勉强压抑怒火,她问道:“谁陪着万岁爷呢?是不是那个……”小戏子?

    “奴奴不知道,万岁爷没叫进,是任总管出来打发奴奴的。”小太监额头紧紧挨着地毯,心道:就算他明明听见,乾坤殿里传出来娇娇软软的唱曲儿声,就是那闺门旦陪着万岁爷,然而……

    他还没活够呢,怎么能照实说!!

    又不是傻!

    “……”听着小太监的回应,韩太后那满腔的怒火啊,几乎快冲破喉咙往出喷了,死死压制着,她完全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儿子不是她一个人的了,“退下吧。”挥了挥手,她咬牙切齿的说。

    “诺。”小太监如获澳门葡京网上娱乐,跪退着出了宫门,撒腿就跑了。

    慈安宫里,韩太后就那么干坐着,太阳余晖透过窗栊照射进来,斑斑点点映在她身上,显得她的面容异常阴冷。

    晚阳慢慢落下,窗栊的影子映在韩太后身上,暗色越爬越高,紫阁瞧着,悄无声息的点了灯,罩起金纱灯罩,她动作轻巧,几乎如同猫儿般没有声响,然而,依然还是惊动了韩太后。

    “嗯?”她转头。

    紫阁连句话都没说,直接就跪下了。

    她这作派,仿佛让韩太后好受了些,抬手揉了揉眉头,她吩咐,“本宫头有些疼,传皎月过来弹琴,排解排解。”

    “诺。”紫阁应声,跪退着离开。

    ——

    内宫,芳菲阁。

    紫阁来找皎月公子的时候,他刚刚用完晚膳。

    近来太后娘娘心情不好,到少见他们,趁着这机会,进宫后一直谨言慎行,丁点错处不敢出的皎月公子,到过了几天轻快日子。

    晚膳啃了整整一个酱猪肘子——平素太后总召见,吃这东西怕嘴里有味儿——他正回味无穷着呢,紫阁来了。

    太后要见他!

    皎月那个心情啊!!

    早不来晚不来,刚吃顿好的就来了,紧赶慢赶,生嚼了半斤清口气的薄荷叶,嚼的浑身冒凉气儿,这才觉得差不多了,皎月公子换了新衣裳,梳了发,抱着琴,在一众‘公子’,包括绯夜羡慕的眼神下,施施然跟着紫阁走了。

    半途中,紫阁还隐晦提点了他两句,皎月公子自是满口感激。

    行色匆匆,一路疾步,两人很快来到慈安宫,紫阁禀告一声退了下来,内寝里,只留下了韩太后和皎月公子。

    “你来了,陪本宫用膳吧。”看着美少年抱琴而来,含笑立在眼前,韩太后堵了半晚的心略松散些,终于有点胃口了。

    皎月公子:……

    刚吃完一个酱肘子,生嚼半斤薄荷叶,他都快撑死了!

    “到是许久未尝娘娘宫里食味儿,今儿是有福了。”满面轻笑,他缓缓来到韩太后身边,凑到她耳边说。

    还冲着她耳朵吹了口气儿。

    韩太后半边身子都被吹酥了,哪还顾得上生气,笑骂着拿指头戳他,“好你个没良心的,这是怨本宫召你召的少了!”

    “哪敢怨娘娘?不过自怜罢了。”皎月公子睫毛轻颤的扫了她一眼,那叫一个眼含秋水!

    韩太后不由伸手揽他胳膊,“得了得了,本宫错了,给你赔不是还不行?”

    皎月公子便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