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
    北方文风不盛, 姚家军储备不足, 慕大冲真人,因追随他而来的那些个‘迷弟’……咳咳, 是读书人们, 确实是给姚家军带来过不少便利。

    她们的确吸收了不少人才。

    不过, 时光如水流逝,到了这个时节——愿意接受姚家军作风,思想较开放的,能吸引的, 姚家军早就已经想方设法,拐弯抹角的收归囊中了,余下那些, 还在充、泽两州四处流窜, 看似潇洒乡野, 自做‘大贤’的, 实则全郁郁而不得志,要么无德无才,要么政见, 甚至三观都跟姚家军不合……

    基本全是被挑剩下的。

    偶尔有错漏,确有那等有大才的,约莫都是像景朗那样, 是真的看不惯女子当政, 瞧着就别扭。然而, 姚家军里没有那么多‘苦刺’, 懒的在‘调教’无数‘景朗’。他们既自认有才,既政见不合,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谁都别为难谁!

    好走不送!

    在姚千枝的统领下,姚家军的政策其实很宽松,不问出身,不追来历,管你是个甚的土匪师爷、在逃囚犯,只要老实做事,都有一展本领的空间……不像大晋朝廷端着架子,必须色色俱全,相貌不佳都能给刷下去,她是仕、农、工、商一概不论的……

    正所谓:高手在民间,绝活出草莽。辽阔无垠的大晋国土里,人才是数之不尽的。

    更别说两百多间崇明学堂三年一茬,一批就出好几千人……

    姚千枝真不缺那几个死硬着,口口声声‘日月颠倒、牝鸡司晨’的犟种。

    没轰走他们,是因为不想名声太难听,终归,实力在强,‘礼贤下仕’这四个字,她还是想要的。

    谁知道,她给了脸,人家到想蹬鼻子上头顶儿,北方这股妖风起的太盛,到让人措手不及,甚至惶惶难安了。

    从出生起就受够了女四书的苦,太明白如果‘三从四德’传扬开来,女子生活在那等风气的地方是个什么感受,孟央满目踌躇,在屋里连转了好几个圈儿,最后,猛然拍着大案,她咬牙道:“五娘,帮我备马。”

    “备马?”好端端的备马做甚?郭五娘微愣。

    孟央便道:“我要去旺城,面见姚大人。”

    “夫人,眼见就要开学了,这个时节奔旺城……”耽误时间吧?郭五娘有些犹豫。

    “学堂的事儿暂时交给念莹,让她处理吧,此间风波,我总觉得不对,不能在这么放任下去……”如棉南城这般风气开放,织女立户养家的所在都有风声了,哪怕不是一面倒,而是两方对峙,但苗头儿总是冒出来了!

    此风在不能涨,孟央目光微厉,紧紧抿了抿唇,“莫要在多言,赶紧备马。”

    “呃……是。”郭五娘多少有些不解,依然肃立应下,返身下楼准备了。

    立在窗前,孟央凝视着楼下依然吵杂的场面,面沉如水。

    ——

    把棉南城事务尽数甩给乔氏,孟央快马飞奔,几天功夫就回了旺城,直奔总督府,她正好堵住姚千枝。

    将此间事一一禀明,心中忧虑尽数吐出,她一直有些惶惶的心情,才终于安稳下来。

    “哦?!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姚千枝眉头拧了起来。

    近来,她和姚千蔓抠银子抠的都快走火入魔了,一时间四州在握,路阳州和芬州都要处理……军中、政务、农事、归民……事情多而杂,忙的姚家军一众都脚打后脑勺,夜里做梦都在‘加班’,似孟央所言,地方风气之类的,她偶有听闻,然而,没着手处置。

    真的是没时间!

    “臣至旺城,未曾听过一言。”孟央语意微顿,苦笑着说。

    确实,旺城……或者一路往北,越靠近姚千枝的城镇,此等言论便越少,甚至到了旺城——大批姚家军高层驻扎的地方,什么‘女四书、贞洁论’,孟央是一本未见,一言未闻!

    根本没人提!

    “这是避着我?”姚千枝抚唇笑了笑,然,笑意未达眼底。

    微微垂下眼帘,她伸手点指额角,无声沉默了好半晌儿,突然弯起嘴角,“这手真是……从基层出发了呀,从底而上,带动舆论,看似未曾针对女人当政,然,此等女言贞洁……呵呵,这是要动我的根基啊?到挑了个好时候,打准了时间差呢……”

    “读书人嘛,在我们眼里真算不得什么,然而,百姓们啊……”她抿唇,低声喃着,“多说多言,百人百句,他们自然便会奉做真理。”

    而姚家军,终归成立时日不长,扩张的太快,她们的势力,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无孔不入,遍布北方四州的。

    更别说那等偏远一些的乡镇村落了。

    完全是这些‘真理’的最佳土壤嘛。

    借着忙碌,或者说对此不屑一顾的机会,从下而上翻着劲儿的来了,哪怕动摇不了姚家军的根本,总能给她们造成一些乱子,一个弄不好,她刚到手的路阳州和芬州就得丢了。

    没那么大的心力了。

    “既是徐州学子扇风儿,这潜伏的便不是一天两天的,突然出手,还真挺凌厉……是谁呢?朝廷?韩载道?宗室?豫亲王,还是……”摸着下巴,姚千枝眯起眼睛。

    “主公,不拘哪方势力出手?咱们能慢慢调查,如今情况,还是先把这股邪风压下来,莫要坏了四州风气才是啊。”一旁,孟央进言。

    “压下来?!”拿什么压呢?姚千枝低声斟酌着。

    市井流言——舆论压迫不像旁个,真刀真枪,明火暗杖……她横不能把那些个嘴碎的读书人,有一个算一个全拉出来砍头,或者玩把‘文字狱’吧?

    谁敢谈论就把谁轰走?谁敢带头掀风儿就把谁干掉?

    这作派确实很痛快,亦符合她的日常风格,但,事儿不能这么办啊!

    “这……”孟央抿唇,面现犹豫。

    很明显,面对舆论压力,她同样不知该如何是好。

    杀不得,放不得,轻不得,重不得,狗咬刺猬围围转儿,实在无处下嘴啊!

    “大人,要不然,让咱们学堂的学子们写些话本儿,找上那千把个说书先生,当红戏子,讲讲帼国英雄,唱□□颜救世?”不是玩舆论吗?谁不会似的,这是她们的地盘,她们天生占优势,想翻盘,只要肯下心思,不会做不到。

    若说舆论传播,读书人哪里比得过说书先生或当红戏子,一场大戏唱下来,四里八乡能交流传播半年,说书亦是一传十,十传百的,几本‘女四书’而已,想压,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就是时间太长了,写本子,找人,排戏做书……在四下传播,想看效果,起码得半年,甚至更久,把太多精力花这上头,咱们收复路阳州和芬州的脚步,自然就停顿了……”

    收复——不是说派个官儿过去,压百姓们头顶上就能成事的了。驱逐匪盗、收编流民、施粥舍药、安抚百姓、开垦良田、造建房屋……一件接一件的,都是事儿,都要耗尽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并非等闲便能解决。

    充州、泽州还好,姚家军已在此盘据多年,整理起来还算顺手。然而路阳州和芬州是白得的,想顺利拿下,需要多大功夫……那是可想而知。这等要紧时节,若是把人手和精力抽调出来,放在整治舆论上,那真是失不偿失了。

    姚千枝垂眸,无声衡量着。

    “大人,此事确实是有些难办,然,实不能不管啊!”孟央焦急道。

    她是受过苦的,太明白其中痛楚了。

    “管!怎么会不管呢!在我的地盘宣扬什么三从四德、从父从子、三贞九烈?呵呵,那是没尝过我姚某人的厉害,不知道大刀飞脑袋的恐惧?”姚千枝轻笑,望向孟央,“你的主意其实不错,咱们慢慢用着,不过,那个时效太慢,咱们还得双管齐下……”

    “双管齐下?”孟央微疑,“哪双管?”

    “这个嘛……”姚千枝启唇,想起说话,外间突然姚青椒挑帘子进来,“大人,大姑娘那边儿送了封信过来,让专门给您。”

    说罢,款步走过,将信递上。

    孟央见状,自然退步止声。

    “信?”姚千枝展眉,侧头瞧了瞧,伸手接过,随而展开描了两眼,“这,呵呵……”突然,她朗声一笑,看向孟央,“你瞧瞧,这‘管’不就来了吗?”

    “啊!?”孟央怔怔不解。

    姚千枝便抬头,把信递过去。

    孟央看着姚千枝,见她面上带笑,眸中尽是冷凝,便疑惑接过信,放眼去望,一目十行,脸色变幻莫测,“大人,这,实在是……”信里内容尽入眼底,眉头越皱越紧,嫌恶之情溢于言表,“……不堪入目。”她说着,气的两腮鼓鼓。

    “此风万不能涨,若这些人成事,咱们这一众在无宁日可言了!”万分急切,孟央忍不住断言。

    “你莫要急,正所谓不破不立,要我说,此事出的正好,完全是个机会。”姚千枝如是说,低声安抚着孟央,她目光转向窗外,突然笑了。

    不知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