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仓谦县, 在扶桑国绝对不算小了, 哪怕靠近海边,时时受海风侵扰, 算是比较穷的地方, 然依然占据着扶桑国百分之五的土地面积, 这是国土啊,既然拿到了手里,幕三两就不大想还回去了!

    不过,国土在好, 终归此处非吾乡,随着暖春徐徐而来,眼看能启航回程了, 船员们归心似箭, 满眼盼着要回家, 在是不甘, 面对‘成城众志’,幕三两只能妥协,百般不愿, 万般不舍的,她刚准备跟南寅商量着出航,结果……

    晴空一声劈雷, 遇见了个大事!!

    在仓谦县外, 那蜿蜒崎岖的山脉里, 她发现了个银矿!

    银矿~~~

    银矿啊!!!

    规模并不小, 含量还很纯,把那从三洋收来研究矿石的拉来实地考察过去,幕三两急匆匆把已经上了船的南寅拽下来了!

    两人坐在矿山里,面对着真正的‘银山’,开始大眼儿瞪小眼儿。

    走?有银矿在,走是不可能走的。然而,留下……

    同样不太好办啊!

    矿山在人家仓谦县,茫茫海岛中,自是归属扶桑国,幕三两在长袖善舞,受封仓谦女候什么的,终归表面意义胜过实权,真想铁打铁掌握住这扶桑国百分之五的国土,难度其实挺大……

    根本就不现实!

    船队能做的,其实就是打一枪就走,但是随着银矿被发现……

    “放弃的话,太可惜了。”幕三两桃花眼朦胧,绽放着眩目的光。

    南寅就站在她身边,“这地方是仓谦本地百姓发现的,估计很快就会传开,不放弃……能怎么办?”打吗?他们人手不够啊!

    海里飘泊,无根无缘,他们后勤补给都不足,怎么跟人家本地户竞争?

    “我知道不容易,但是查尔说这里有九个矿体,深入数百米,还有什么伴生矿,我是不大懂,不过肯定很值钱……”幕三两桃花眼依然闪烁,抬手摸着粗糙的矿山,她喃喃呓语,“泽州在发展,主公要建业,肯定很缺银子……”

    “开矿不是小事情,扔下千把人都不见影儿,若是泽州本地,基本北方范围内,自然怎么都好说,然而,幕姑娘,这是扶桑啊……”在值钱,带不走有什么用?

    就算万般舍不得,他们横不能把银矿背起来,横度黄海不是?

    南寅幽幽叹息,温声劝着。

    幕三两跟没听见一样,继续两眼放光的摸矿石,“好多银子啊~~~~”发财啦!

    南寅:……

    “幕姑娘,你冷静一点!!”忍无可忍,他伸手拽了拽幕三两的袖子。

    幕三两下盘不稳,被拽的歪了歪身子,那一双儿盛满金光的眸子终于逐渐恢复平静,用手狠狠抹了把脸,她理智重新上线,“呼~~”徐徐吐出口气,开始镇定着太过激动的心情。

    “我还是不想放弃!”思量了思量,她最终如是说。

    南寅觉得很头疼,“那你想怎么做?不回泽州,留在这儿开矿?”

    短时间内是可以,但是……开矿啊,那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解决的问题,更别说还有扶桑本国民众在,天皇和大将军肯定不会将自国利益供手让人,说不定还要打,他们这点人手哪里够用?

    出海快要一年了,泽州方面的信息,他们半点不知,且,船仓里那么多货物银两……他们是带着大批奢侈品出来的啊!!快一年了都不回去,音信皆无的,万一泽州单方面认为他们跑掉,在海外占地为王了怎么办??

    他婆娜弯那些兄弟们,还都在姚大人手下过活呢!

    幕姑娘你考虑一下实际问题呀!

    南寅真心哭笑不得。

    “给我留下三百人,剩下的,你带回去吧。”幕三两抬头看他,眸光点点,沉默了好半晌,她这般开口。

    南寅皱眉,“让我单独走?”你想留下?

    “嗯。”幕三两便点头。

    “三百人够干什么的?想偷采矿都不够劳力?”南寅摇头,开口劝她,“还是算了吧,莫要徒劳,太危险了。”

    “脚踩人家国土……偷偷采矿是不可能的。”幕三两低声,复又轻笑,“留三百人是给我充场面的,你别忘了,我可是东方女贵族,外加仓谦女候啊!”

    “你那个……”就是虚名吧!南寅摸了摸鼻子。

    “用的好了,虚名同样大有做用。”幕三两斜眼睨他,弯唇取笑,“你瞧瞧,在三洋咱们是一同出现,结伴而游的,结果,我两个月内学会了当地的习俗言语,成了所谓‘东方女贵族’,而你则是个随从……在扶桑,我们是一起面见天皇和大将军的,结果,我成了仓谦女候,你还是个随从……”

    “什么打海盗,认海图,辩星位……这些,我是真的一窍不通,但是,南大船长,你得承认,有些事情,是我做得到,而你做不到的。”

    “就像如今,我有把握周旋在天皇和大将军中间,图谋利益的同时,保全自身,你能吗?”她轻笑,柳眉飞挑。

    昔日,她奉自家主公之命出航海外,一个小脚儿从良妓女,大船启航,扬帆海面,人家船员们各司其职,而她呢,连站都站不稳当,独自在船仓里吐了许久,还病了一场,半月没露面儿。那段日子,虽然没人明说,照样好饭好食好伺候,然而,幕三两能感觉得出来,南寅是挺嫌弃她的,觉得她是个拖累。

    事实上,在船未行至三洋,她没发挥作用以前,不止南寅,就连船员们一直都是这个心态!

    幕三两并不觉气愤,那个时候,她是干啥啥不行,确实挺累赘的,只是偶尔提起,难免调侃两句。

    抬头看了眼头戴樱石簪花,一身天皇御赐华服的幕三两,南寅:“……”

    无言以对。

    “决定了?”哑然半晌,他抿了抿唇角,“没的商量?”

    说到底,他还是不愿意让幕三两留下来,实在太危险了。

    “话已出口,怎能更改?”幕三两挑了挑眉,轻笑道。

    “你要真觉得放弃银矿可惜,要不,我留下?”南寅沉默半刻,如此提议。

    幕三两便忍不住笑,拿手推他,“你留下能做什么?你是能跟天皇讨论十三行长诗,还是能跟大将军对酒当歌?得了吧,别这添乱了,赶紧回去,将此间事禀告主公,看她是何打算?然后,早点来接我……”她温声。

    见她一脸坚定,在不回头的模样,南寅万般无奈,只能认了。

    这一日,仓谦县码头,幕三两举着个樱花小伞婷婷立着,瑶望大船扬起白帆,慢慢消失在海平面,面色温和,嘴角勾着笑,她无声垂下眼帘。

    长长的睫毛扇子般辅开,暖阳撒在她脸上,润光华采,映的她几乎如同玉人一般,白皙的惊人。

    她身侧,伺候她的扶桑女侍只觉目眩神迷,一时间竟移不开眼睛。

    在见到幕女候前,她在没想过,天底下竟然会有这般风华绝代的女子,恐怕传闻中,迷惑两世天皇,令父子自相残杀的九尾狐妖亦不过如此了吧……

    不措眼珠儿的望着幕三两的侧脸,女侍怔怔的想着,一时都些呆住了。

    突然,耳畔传来的柔软声音惊醒了她,“早纪。”她抬头,便见幕女候一双水莹莹的眼睛望着她,里面似乎蕴含着一些,她不大看的懂的东西。

    “女候?”早纪痴痴望着,低声喃喃。

    “走吧,随我一起离县,面见天皇。”幕三两收起缨花伞,轻摆衣袖,款款移步,行动间如云流水,悦目且优雅。

    “诺,诺。”早纪被迷的神魂颠倒,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本能就跟上去了。

    心里琢磨着怎么利用天皇和大将军之间的矛盾谋取利益,幕三两就感觉半边脸儿火烧般的烫,下意识目光旁落,带着疑惑的扫了早纪两眼。

    发现她脸红了!!

    幕三两:……

    呵呵,不错,看来她魅力依旧。

    ——

    幕三两自愿留在扶桑国,周旋天皇跟大将军中间,为泽州图谋银矿。南寅带着仓库满满的二十多艘大船缓缓驶回……

    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初夏五月,充州旺城。

    在姚千枝和姚千蔓四处抠银子的勉力支持下,北方局势渐渐稳定。

    加庸关外,‘商城’轮廓逐步形成,姚家军的威名响彻草原各处,昔日被胡人虏走,充做奴隶的晋男晋女纷纷四逃,前来投奔……

    尤其是晋人女奴们,她们大多还带着半胡半晋的孩儿。

    有的还带着好几个。

    且多数是女娃儿。

    当初,姚千枝打进草原拼命圈地,顺便诛杀胡人王子那会儿,就已经解救了不少晋人奴隶,他们大多依然被安排在草原,建设‘商城’。但是,如今看来,晋奴数量太多,尤其是女奴和孩子们,建城的活儿实在太繁重,她们是承受不住的。

    胡人待女奴,尤其是晋人女奴跟待牲口差不多,这些归晋的女人里,绝大多数身体情况并不好,瘦骨嶙峋,虚弱不堪,好好养着都怕有损寿数呢,更别说让她们干重活儿了!

    绝对当场儿躺倒死挺喽!

    不能不管她们,不能看着她们死,调查清楚过往来历,确实无碍……姚千枝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