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姚家军, 人手其实一直不大充足, 地盘不断的在扩大,这人才培养的速度……着实有些跟不上。泽州棉南城, 姚千枝领着霍锦城走了,姚千蔓根本派不出人员来管理……

    毕竟,泽州四城——苦刺被调至旺城坐守, 涔丰城空出来, 姚千蔓只能把姚千朵强架起来, 怕她震不住场子,还把蒋琼安排过去相助,王花儿快马来到泽州城——这里离旺城最近,算是运粮重地,需心腹轮转……姜熙依然驻在岗城,频频想要请战, 为父报仇, 随后, 被亲娘小王氏镇压……

    棉南城——没人管了!

    姚千蔓左挑右选, 实在摘不出人手!

    姚家那群——千叶在婆娜弯, 千朵在涔丰城, 维持都挺艰难, 已然是硬撑,千蕊性子实在软了点儿, 教书育人还行, 单独把她安排出来, 让她管理一城,哪怕是‘搭架子’,姚千蔓都怕她砸着自个儿,长辈们嘛……

    不用姚千枝主动开口,姚千蔓都不会用他们。

    有没有能耐是一回事儿,泽州、姚家军——最好还是姓她们的姚!

    上下翻找了一遍,实在是没人能压场了,姚千蔓并不怎么情愿,但实在没有选择的把棉南城托付给了乔氏,这位她了解,短短见过几回。能耐是有的,然而,治理一城,跟内宅争斗根本毫无可比性,且,最重要的是,乔氏并未‘投靠’。

    她跟姚家军是妥妥的‘合作’关系。

    治理棉南城,姚家军是‘请’她相助,并非共同进退!

    这个感觉——平时没什么,一但打起仗来,棉南城还是大后方提供粮草的地方,就有点微妙了,万般无奈,姚千蔓把孟大儒和孟央都安排了过去,顺带着个郭五娘,算是互为犄角,牵制着吧。

    这仗打完了,一定要把手下人全练出来!

    关键时刻拿不出几个有名望,能顶事儿的,太闹心了!

    姚千蔓恨恨不平。

    而,对乔氏来说,管理数万人的大城,同样不是件简单的事儿。

    打出生开始,闺阁娇女、新嫁少妇、节女寡妇、哪怕最后被激怒,一波带走公公‘婆婆’,走上巅峰——她的人生,其实还是一直围着后院打转儿。

    基本没出来过。

    此一回,突然被委派了重任,身边是有不少帮忙的,但她不像姚千朵那样被撑起来的‘花架子’,在泽州,她的身份是最高的,毕竟,谦郡王的‘泽州牧守’大印,是在她手里掌握着的。

    晋江城和叱阿利胶着了多长时间,她就强撑了多长时间,从刚开始的焦头烂额,到如今一派从容,离开小小的后院,来到广阔天空,乔氏觉得,她的人生都得到了升华。

    这一日,刚把一批粮草送走,好不容易有了点闲功夫,乔氏本想着歇歇,瞧瞧帐册,结果……连口气都没喘过来呢,就出事了!

    “要跑?他们?这兵慌马乱的,他们想往哪跑啊?”抬头看着一脸愤慨的洪嬷嬷,乔氏有气无力的问,“走吧,走吧,让他们滚,我这儿都够忙的了,他们滚了,免得给我添乱!”

    他们——敬郡王府一众。

    胡人临境,做为充州牧,坐镇一方之地,不说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吧。好歹守一守,全点面子,结果,这一家子,连两天都没撑住,扔下世子妃个女流之辈,全家漏夜逃亡,跑的那叫一个快。

    兔子都是他们孙子!

    没影没踪的!

    不过,跑的快,安全归安全,后遗症肯定会有,既然选择偷摸溜走,护卫自然不能多带,家眷轻车简行,一路急奔往燕京方向跑,结果,一家人刚出泽州地介儿,就让流民给撵回来了!

    路阳州——姚千枝都管它叫‘人间地狱’,带着数百精兵走的都挺艰难,更别说惯来养尊处优的敬郡王府一行了。

    三天没熬过,行囊被抢的干干净净,连拉车的俊马都让流民给生嚼了,敬郡王六十多岁,养的白白胖胖的……差点让一伙儿饿疯了的土匪给活煮了!

    事实证明,为了省银子缩减护卫规模,在北方这地介儿,真的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在路阳州走了三天,敬郡王府差点全军覆没,衣裳都被扒干净的敬郡王,吓的两股颤颤,发下宏誓,决定打道回府。

    胡人,已经兵临晋江城下了,他们不可能在回充州,所以,郡王府一众主子们商量又商量,琢磨还琢磨,最后决定齐齐往泽州棉南城而来。

    谦郡王府不是驻扎在这儿的嘛!

    谦郡王还躺倒了,府里不过个守寡的世子妃撑熬着,且,最重要的是,他家承嗣的娃娃,是敬郡王世子的儿子,这不是两相两得?一个操作的好,说不定那寡妇被唬住了,还会派兵送他们远行呢!

    打定了主意,敬郡王府一行人昼夜不停的往回奔。

    没办法——马让流民煮了!

    花费了数倍与逃跑的时间,他们进了棉南城,深夜敲响谦郡王府的大门,把乔氏吓的啊,一刹那睡意全无。

    隔着屏风见面,打探来意——乔氏气的两腮鼓鼓,有心想把他们五花大绑,压回充州,然而仔细想想,送回去有什么用?当大爷吗?

    敬郡王身份在那摆着,朝廷不下令,他就是充州牧,送回晋江城——人家那打仗呢,他往那儿一摆,着三不着两的,不说别的,就见天儿作着要走,嚷嚷要输什么的,丧了民心,乔氏都觉得不值当。

    如今,晋江城是万众一心抗胡,敬郡王这一行人,还是别回去添乱帮倒忙了!

    不能让他们走,还不好处理,乔氏当然不能让他们‘反客为主’,口吐莲花,好一通忽悠,什么‘胡人正找他们呢,千万别露头’‘周府台气的两眼发晕,发下宏誓要叁奏他们’‘姜小将军伤情其父惨死,要杀他们祭旗’云云,把敬郡王吓的够呛……

    就听了乔氏的‘哄’,顺从的住进了乔氏给安排的外宅里。

    那外宅,是当年谦郡王世子安排私宠儿住的。

    很豪华、很幽静、很隐蔽!

    把敬郡王一家‘按’在那儿,乔氏忙的飞起,几乎就把他们忘了,结果,敬郡王还不老老实实,非得找存在感,今儿要点这个,明儿要点那个,下人伺候的不好,膳食花果不新鲜……

    这便罢了,总归银子的事儿,敬郡王世子三天两头的唤楚导过府伺候,又吓又哄,把个孩子弄的眼泪汪汪,惊恐交加的,乔氏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那孩子已经过继给她女儿,是她外孙子了,敬郡王世子那一脸‘儿子孝顺老子、应当应份’的表情,算什么?

    满心不舒服,偏偏人家是确实血缘摆在那儿,乔氏亦想稳住敬郡王一家,别在这要命的时节添乱,便睁只眼闭只眼,全当不知道了。

    此一回,听说他们跑,“让他们赶紧滚。”不拘滚到那儿,就是添了流民的口,好歹多活几个人!!乔氏咆哮着,两腮都鼓起来了。

    养活着小郡主那样的孩子,她脾气一惯挺好,轻易不动怒,敬郡王一众能把她惹成这样,绝对是种能耐。

    “夫人,他们是要往胡地跑,不,不对!是……”洪嬷嬷一张老脸焦急万分,额头全是细汗,“他们要往被胡人占的那几个县城跑!”

    加庸六关和庸城,并晋江城外几个县镇,都让叱阿利率军占领了,这是他能在充州打持久战的基础。

    “啊?嬷嬷,你是说……敬郡王通胡?”乔氏几乎不敢相信,脱口而出,“不可能吧?”

    他姓楚啊,是晋国宗室皇族,身上背着世袭的爵位,他通胡?疯了吗?有病啊!!

    长脑子没有??

    “是真的,夫人,外宅那边都传来信儿了,钱什长亲自扒墙头听见的,敬郡王亲口说的要去青河县。”洪嬷嬷急声,“您想想,青河县早让胡人占了,他们偏偏要去哪儿,不就是通胡吗?”

    钱什长——姚家军里的小武官儿,镇守棉南城的,为了‘看管’敬郡王府一家,乔氏特别把他并一干姚家军安在外宅里当粗使,本不过防备罢了,结果……

    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他们,他们……”乔氏嘴角直抽抽,整个人都愣了,一脸的哭笑不得,“又不是什么正经高贵人儿,几辈子没回燕京了,宗室里还有没有认识他们都不一定,他们通胡?图什么啊?”

    “谁知道?许是觉得逃跑丧良心,朝廷饶不得他们,就扒着胡人大腿儿,想从龙呢!”洪嬷嬷一脸鄙夷。

    既是镇守,就要镇守的样儿,袭了爵位,坐了州牧,享了富贵,怎能一点风险都不担?她们夫人和小郡主都没跑,敬郡王大老爷们,跑就算了,还想通胡?

    要脸不要!

    洪嬷嬷愤慨了!

    “从龙?呸,胡人也算条龙?”乔氏恨声,站起身在原地打了好几个转儿,面带犹豫,“嬷嬷,你说,我,我该怎么办?”

    直接寻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