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将军府, 元昔阁。

    小王氏正拎着个银壶站在老槐树旁,有一搭没一搭的给花草浇水, 她身侧,相柳含笑立着, 举着个花伞给她遮阴。

    因主子喜静,院里丫鬟们俱被打发干净, 只余她们主仆两人,有说有笑的, 端是悠然自在, 一派详和。

    “熙儿,这不贴心的孩子,许久未回来了。”将花土打湿,小王氏放下银壶,幽幽的叹。

    相柳就笑,“夫人, 少爷是公务太忙了, 您以往不是满心盼望着他这般, 如今怎么还抱怨上了?”她玩笑着调侃。

    “唉, 许是老了, 有点寂寞了。”小王氏回身坐到躺椅上, “旁家妇人这岁数, 孙子孙女都抱一群了, 偏我这边空空如野, 熙儿那孩子性子就是慢, 连个好姑娘都拐不来,我这盼儿媳妇盼不着,还不让我抱怨?”她抬指点相柳,嗔怪道:“哪有这道理?”

    儿子岗城做官,有了出息,小王氏整个人都轻松不少,颇为从容起来。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您这样,让少爷自个儿拐好姑娘的?他那腼腆脾气,上哪儿拐去?”相柳不赞同的摇头。

    “总归寻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两口子和和气气,争执了都不真恼,那日子过的才有意思嘛。”小王氏笑眯眯的。

    相柳就没回话,慢慢垂下头,似是想起什么,嘴角微微下抿。

    “你啊,多少年都是这脾气……”小王氏就失笑,摇头道:“我早便说过,我不大在乎府里事,既有平静日子过,就好好过着,情不情爱不爱,说那做甚?没得自苦……”她悠悠说,被一脸不甘的相柳打断,“单是您就算了,反正当初就不是奔着这个来的,但是少爷……”都是一家的孩子,姜企凭甚那么偏心眼儿?

    “受多大偏爱,担多大责任,加庸关难道真是什么好地方?值得争啊抢啊的?熙儿在岗城不是挺好的,平平安安,老实练兵,偶尔打打土匪,都不用他上战场……得姜企重视,继承加庸关,呵呵,今次秋收至此,胡人攻打了多少次?相柳,你数过吗?”

    相柳无声,表情渐渐缓合。

    小王氏长叹,掰着手指算,“足足十六次,莫说姜企,就连姜维都有三个月未回庸城,加庸关的守将啊。坐拥十万大军,雄镇北方,权柄赫赫,听起来真好,做起来……真难啊。”

    “朝廷那个样子,自小皇帝登基后在没给足过粮草,养活这十万兵,姜企几乎是自给自足,还要应对如狼似虎的胡人……这样的局面,相柳,熙儿应付不了。”

    “他不是那样性格的孩子,我也从未想过把他养成那样,我舍不得。”小王氏轻声。

    “夫人,但是……”少爷未必不愿意干出一番事业啊!相柳欲言又止,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看她表情,小王氏何尝不明白她的想法,然而,启唇想解释,好半晌儿,依然只是说出一句,“我,我舍不得。”

    主仆俩一坐一立,相顾无语,气氛刹时有些寂静,突然间,‘叩叩叩’,敲门声响起,响亮而急促。

    “谁啊?”相柳赶紧上前,扬声问。

    “请姑姑禀告母亲一声,儿子前来请安。”门外,姜通焦急沙哑的声音传来。

    姜通?不早不晚的,这书呆子来做甚?相柳疑惑的蹙起眉,几步上前,伸手抬起门栓,大门‘嗄吱’敞开,姜通一股旋风般的刮进来,都没顾上跟相柳打招呼,他环顾四周,一眼叨中小王氏,两步冲上来,“母亲,大事不好了!!”

    小王氏被他吓了一跳,身子缩进躺椅里,“怎,怎么了?”

    “胡人攻城。”姜通焦声。

    胡人攻城?不是天天攻吗?急什么?小王氏愣了愣。

    “五关皆破,父亲六关死战。”姜通高喊。

    心里一凉,小王氏‘腾’的站起身,一把拽住姜通的袖子,急急问,“怎么会?你爹他……”打胡人打的惯熟,怎会让他们连破五关?甚至,关破了,他为何不逃?还让人家给堵在六关了?

    没有他,日后怎么组织反攻?庸城怎么办?巷战怎么打?

    “四关、五关将士倒戈,有人通胡,爹走不了了!”姜通眼里含着泪。

    做为庸城最顶尖儿的存在,普通官宦都得着了消息,收拾家产准备跑了……姜家自然不会不知道,放走蓝康,姜通想找小王氏商讨的时候,姜管家就匆匆赶来,急慌慌把消息往他耳边一递……

    姜通是读书读迂了,又不是傻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母亲,事已至此,咱们该如何是好?”看着小王氏,他口中喃喃。

    眼前这情况,府里没有主事人,最佳方式自然是跑,然而,父兄均在六关死战,为国为民尽忠,身为人子,身为姜家男人,姜通实在说不出‘跑’这个字眼儿来。

    “出城!”跟他相比,小王氏就没有那个顾虑了,斩钉截铁,她转头就吩咐相柳,“你赶紧的,别多耽误,收拾点金银衣物和干粮,咱们马上出发。”

    “哎。”相柳同样不留恋,赶紧应了声,利落转身忙活去了。

    “东西别多带,动作快。”匆匆叮嘱一句,小王氏转身就要进屋换衣裳,眼角余光发现姜通还呆怔怔站着,一动不动,“你愣着做什么?家里这么多人,妾室孩子的,就你一个主事的大老爷们,还不赶紧通知人收拾,准备出城,别乱轰轰,在丢了一个两个的……”

    “母,母亲,咱们就这么走啊,那爹和大哥……”他们还在六关呢,就不管了?姜通双眼迷茫,呐呐而言。

    小王氏脚步一顿,抿了抿唇,“你爹和维儿阵前做战,我等既帮不上忙,便不要拖他们后腿,好生派人,仔细将事情告知朱晓便是。”

    朱晓——便是庸城提督。

    “哦?哦!”姜通确实没太大主意,听了小王氏的话便被劝服,“那,那母亲,我去寻姨娘和弟弟妹妹他们……”嘴里说着,他转身往外跑,路过门槛时还被绊了一下,摔了个狗抢屎,在地上蠕动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站起来,踉跄着跑远了。

    小王氏看着他背影,蹙眉了半晌儿,“这孩子啊……”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返身进屋,帮着相柳收拾行囊。

    ——

    姜通慌里慌张的离开,找姨娘、拽弟弟、寻妹妹。收拾马车,组织护卫……忙活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派人通知朱晓,而庸城提督府,吕副官已经带着人跟朱晓那儿忙活半天了。

    庸城地势不显,不过城墙高而已,实则并不好守,尤其谁都不知道庸城守将里还有没有通胡的……吕副官和朱晓忙活着,只是想能多守几天算几天,把城中百姓们迁走。

    胡人攻占,按惯例是要屠城三日的。

    庸城住着万余老百姓,无论怎样,都得先护着他们离开。

    姜家派人来通知,晕头转相好不容易找到了朱提督,那一旁,吕副官才反应过来,双手一拍,他懊恼道:“对了,少将军还让我分出点人来,护送将军家人离开呢……”这一忙活,竟然给忘了!!

    自出六关,吕副官就跟姜维分开,他进庸城防守,姜维直奔晋江城示警,准备巷战……结果,他这边找着朱晓,一通忙活,既要组织人守城,还得分派将领前往晋江城找姜维,一时半会儿的,到没想起姜家来。

    “赶紧派人护送夫人他们离开,往晋江城……不,还是往岗城去吧。”吕副官沉吟半刻,吩咐道。

    自有人领命,点出百余护卫,快马往将军府奔去。

    ——

    此刻,将军府。

    收整出十五辆大车,俱塞的满满当当,二门口儿,小王氏一马当先,领路在前,她身后,跟着十多个脂粉香气阵阵,神色惶惶不安的妾室们。

    都是拽着儿拖着女,孩子哭闹叫嚷,女人切切私私,大包小包,乱乱轰轰,那场面,真真是鸡飞狗跳!!

    “都别吵了,还走不走?不想走的就留下,没人请你们。”领路途中,小王氏无次数被妾室拽住袖子,哭哭叽叽,问东问西。脸色难看,额上青筋暴出,好半晌儿,她终于忍不住暴喝出声。

    一众妾室孩子们刹时鸦雀无声,缩缩如鹌鹑样儿。

    没办法,老爷/亲爹不在,主母就是‘大王’,真惹急了扔下她们不管……这时节,万没处讲理去。

    “你们这些姨娘,有孩子的抱孩子上前头两辆马车,没孩子的在后头,通房挤一挤,跟行李坐一块儿……兰姨娘,你闹什么?奶嬷嬷不坐车里,让章姐儿喝西北风吗?挤挤怎么了?我都没说什么!”

    “……丫鬟们和小厮跟着车,别走丢了!!通儿,通儿,护卫呢?怎么才这几个人?”小王氏高声喊,脚步不停走动着,衣裳都让汗水湿透了。

    在搬行李的丫鬟小厮中间艰难移动,姜通满身狼狈的挤过来,脸胀的通红,“母,母亲,指挥府卫的令牌在我姨娘手里,她,她还在春芳阁……”

    “没出来?你没通知她吗?”小王氏眉头一皱,厉声问道。

    “我,我亲自去请的,她,她说她不走,只把融儿送出来,让我带走。”姜通指向被贴身小厮抱着的弟弟,哭丧着脸。

    媚姨娘膝下有三子,幼子姜融今年不过四岁,还不大懂事,让生母推出,来到这乱轰轰的环境里,明显有些害怕,小脸儿紧紧团着,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水汪汪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哥哥,真真可怜极了。

    “她……这乱时节,她又闹什么?”小王氏大恼,低声斥了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