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自救出霍锦绣, 姚千枝便没在管霍家的事儿, 只知晓霍锦城在忙他大姐姐留下的那个子嗣——那是个女孩儿, 不过十三岁的年纪, 半大不小的, 留在个能‘病逝’儿媳妇的人家, 有什么好日子过?霍锦城不是没分寸的人, 想照顾亡姐的遗脉,但凡不过份, 姚千枝就不会管。

    她这边忙着卖珍珠,顺便勾搭太后和小皇帝,余者少做……谁知, 霍锦城到给她个惊喜。

    霍锦城的大姐霍锦纱嫁的是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唐倪,而这唐倪则是豫亲王外侄, 还是豫亲王世子的伴读……

    这个, 就有点意思了!

    豫亲王——跟敬郡王、谦郡王那等泥菩萨不同,他是真真正正的皇亲国戚,跟先帝一个爹的,但是庶皇子, 生母还早逝,势力不足,当初皇位争夺战, 就没干过先帝。

    不过, 就算如此, 亲爹还是疼儿子的, 皇位传给先帝后,亲爹封了庶子做豫亲王,世袭罔替,永镇豫州。

    豫州在金州附近,幽州以东,算是大晋最富饶的几个州之一,豫亲王能耐不凡,镇守后很快掌握大权,将豫州收拾的铁桶也似,昔日先帝骤崩,小皇帝登基,若不是保皇派和外戚党齐齐连手压制,动作飞快,如今皇位上坐着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豫亲王楚恩,姚千枝是知道他的,不过离的实在太远,没大放在心上,如今骤然发现这位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无声无息,枯守豫州。燕京里,连五城兵马司指挥使都是他的人……

    而且,豫亲王世子楚敏还在燕京,明是做质,实则,那关系网勾的,八爪章鱼也似……真是低调的奢华。

    宣平候府——姚千枝一直都觉得这家很奇怪,外戚党不沾,保皇派不要,就玩命站中立,这是什么操作?如今小皇帝岁数不大,勉强还行,日后待他长起来?乔家要怎么办?

    还站中间,会被两边集火怼死吧?

    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在霍锦城禀告唐倪‘病逝’他姐姐后,续娶了豫郡王庶女的消息……姚千枝就下了狠力气查了查。

    当然,用的是云止的人脉。

    霍锦城亲自出面求的。

    唐倪——豫州本地大士族出身,亲姑姑是豫亲王妃,小打儿在亲王府长大,跟世子楚敏情同兄弟,十九岁中武状元,同年娶了霍大姐为妻,自家妻家同使力,从此平步青云,一路无波无浪做到五城兵马司指挥使,跟霍大姐夫妻恩爱,对霍尚书尊如生父……

    然后,在霍家大难时,冷眼旁观,治死发妻。

    很明显,唐倪是归属豫亲王一派的,而当初,为保小皇帝登基,霍尚书没少怼豫亲王,所以,霍家的落败究竟有几方使力,有没有人隐在暗处,真就不得而知了。

    ‘病逝’了霍家发妻,唐倪续娶豫亲王庶女,而他一母同胞的嫡亲姐姐,则是宣平候世子——乔赞嫡长孙乔蒙的正妻,这其中……

    姚千枝觉得,她能品出几分意思来。

    乔家,或许不是两头倒,人家始终背后有人啊!

    最起码,在外戚和保皇两党中,乔赞应是更看好豫亲王。

    要不然,长子长孙,族里宗妇那么重要的位置,他不能舍给唐家女。

    乔家置身事外,豫亲王隐在幕后,一心图谋天下的姚千枝怎么可能任由他们暗搓搓搞事情,必须拉到台前,一起亮相……

    抱着满心的不怀好意,她做出一个挺恶心的操作。

    ——堵住乔蒙,把韩太后约莫是个农家妇,韩家欺君妄上,先帝让人骗奸的大罪告诉了他。

    然而,没有证据,纯粹推理猜测!

    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迎头知道这么劲爆的消息,乔蒙当时那个脸色呀……“就跟你差不多。”看着皎月公子整个人木呆呆,仿佛随时会升天的模样,姚千枝笑眯眯的道。

    她这行为简直损透了,乔家是粘不敢,甩不脱,豫亲王‘取而代之’的心不死,韩太后是假的这件事,对他来说太重要,偏偏没有任何证据,于是,当姚千枝说,想要往宫里安个钉子探探,但没有门路的时候,乔家能怎么办?

    ——当然是帮她呀!

    当姚千枝挑中了乔蒙的情人——皎月公子,这么敏感,这么隐晦的大众不知,然而该知道的人,还都知道的人选时,乔蒙能怎么样?

    ——当然是舍了呀!

    一番操作,探出了乔家底细,勾出个豫亲王,姚千枝决定把水搅混,“在太后身边,你的任务就是保命,想给我说好话就说,不想说就拉倒,至于消息渠道嘛,我会给你留条暗线,你想传就传……安心享受荣华富贵就是,然后,在你觉得合适的时候,把太后那点破事儿散出去,找准时机逃命就行了。”

    “不过,平素有事,你自可找乔蒙相助,他会给你做靠,但是在逃命的时候,你就别往他那儿扎了,容易出不来。”她耸耸肩,瞧着皎月公子,“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往我这边跑吧。”

    “没有要求,不强迫我做事?”皎月公子上下打量她,心里依然忐忑。

    姚千枝就摊手,“你自由发挥,你的地盘,你做主。”我不管。

    “猫儿,你会好好养着?”他喃语。

    “给雪儿……”姚千枝道,见皎月公子猛的瞪圆眼睛,就笑道:“或者,给胡逆、苦刺?”

    “还是……给苦刺姐姐吧。”皎月公子犹豫着,松了口气。

    “成,我会安排,尽快把他带走。”姚千枝点头应下。

    皎月公子咬唇,“你带走他,我就进宫。”

    “嚯,你这是,不见免子不撒鹰呀!”姚千枝笑笑。

    “事到如今,只有这丁点小手段能让我安心,还请大人怜惜则个。”皎月公子侧目斜眺,烟灰色眼眸波光闪烁。

    “哎哟,这真是……”姚千枝就觉得眼前百花绽放般,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能在看了,在看下去,她就要舍不得把人送进宫啦!!

    ——

    燕京繁华地,教司坊森立,端是等级分明,其中最最顶尖儿的,自然得数宫里教司坊。

    那是专门伺候皇帝太后和宗室贵戚的,等闲大臣都不敢轻易使唤。

    像静玉坊,哪怕是三大顶梁柱之一,那当红头牌如皎月公子,论地位都不如宫里教司坊中普通一员,就可想而知,那是如何的高高在上了。

    最起码,单就皎月公子一人,就算他貌美如花,倾国倾城,想凭一已之身挤进宫里,那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基本想都不要想。

    更别提他还有个天敌——绯夜在。

    这位是韩家进献来的,相貌同样不凡,温柔体贴最会哄人,韩太后很喜爱他,不过,观他来历——韩家近人,因着韩太后和韩载道那种微妙对峙,又不得不相互依存的关系,韩太后对他好是好,却不大信任,烦闷时才唤过来玩耍,平素并不掏心。

    多亏这般,绯夜心里虚,架子搭的不实,就没全心全意的对付皎月公子和猫儿,否则,就这俩人,哪怕把乔蒙顶在前头,都不可能活这么多年,还活的那么自在。

    富贵自如,众人追捧,绯夜恨的眼都蓝了。

    此一回,姚千枝遵守诺言,悄无声息的带走了猫儿——他跟皎月公子不同,不过个小么儿,给足了银子,寻个理由就能弄走。

    当初,皎月公子不这么操作,不过是不知该把孩子教给谁而已,如今有了姚千枝,这位——他不认识,心里不敢信任,然而事已至此,在没得办法,好在还有胡雪儿这个昔日旧友在,能聊做安慰。

    送走猫儿,没了后患,皎月公子听话老实等着,果然,没过几日,乔蒙就主动来找他了。

    好一通儿叮嘱,自认识后在没如此温柔过,乔蒙真是无尽的柔情,“皎月,此一事如成,就是帮了我大忙,日后你我间在没有阻碍,能拿到韩太后身份有假的证据,你就是立了大功,我家人肯定能接受你……”

    “世子这话说的,便是不接受,难道我便不听你的了吗?”皎月公子便斜目嗔怪。

    心里晒笑:没有阻碍?你老婆是个甚?你儿子算个鬼?这当口儿信你的话,真以为我智商有问题吗?逢场作戏而已,你舍银,我舍身?玩什么世俗不容?

    老子有喜欢的人哪!虽然她死了,留下的孩子还不是老子的,老子还得为了那孩子舍身卖命,去勾搭太后……

    擦!这么一想,怎么这么憋屈?老子还不如喜欢男人呢!

    皎月公子素着一张美艳脸庞,乔蒙还以为他是怪自己将他送进宫里,不顾他性命,到是没发怒,好一阵哄,千保万证,“莫怕,有我在呢,有什么差错直接传消息回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千万别瞒着!”

    “嗯。”皎月公子含笑点头。

    老子当然不瞒着,又不是傻子!好歹相处三年,哄老子送死,连条后路都不给,还不如姚姑娘,人家好歹名码实价,把他后患解决了。

    猫儿都送出城了!

    软语哄住乔蒙,做出副一心爱他,为他不顾一切的模样。好在这三年,他一直是这人设,如今维持起来不算难。不知乔蒙怀没怀疑,反正表面还挺受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