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燕京教司坊,除了皇宫里伺候圣人的, 余者, 是在城中遍地开花。

    小净河旁青玉坊、八道门里碎玉坊、三渔胡同静玉坊……这是燕京官方花楼的三根顶梁柱, 前两者女妓红姑, 后一者龙阳当道。

    ——是相公馆。

    好歹三大顶梁柱, 哪怕性别不同, 相互之间亦有交情,偶尔哪家高官做个寿还会一起表演,三家楼子彼此都有来往,甚至, 静玉坊的小倌儿们还会跟其余两坊里, 聊的来的‘姐姐’结做‘夫妻’,隔一月两月见上几面,享享做普通夫妻的乐趣儿。

    一般情况下,但凡姑娘和小倌儿乖巧听话,管事的都不会太过干预。

    因此, 听闻青玉坊出事,皎月公子还挺关心,大红衣衫笼着劲瘦身躯, 他撑起身子, “出了什么事儿?”他在青玉坊是没有相好的, 架不住身边‘邻居’有啊。

    “是出人命了呢!”猫儿乍着手, 做一脸夸张模样, “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的。”

    “人命?哪个?”皎月公子微蹙长眉。

    猫儿便道:“就是花醉喜欢的那个霍家小姐。”

    “她?”皎月公子桃面微疑,“她不是不出楼吗?”

    教司坊嘛,其中最多的就是犯官家眷,未成年的少爷、相貌美艳的媳妇、小姐。三坊中海了去了,霍锦绣不是第一个,肯定亦不是最后一个。

    “……有贵人养着,她连台都不出,不过偶尔陪个酒,哪就没了命?”皎月公子问。

    像他们这等鱼龙混杂的地方,消息最是灵通,谁跟谁有点什么,谁背后是哪个贵人?嘴上不说,心里门清儿,“那位是大长公主家的独苗,他护着的,谁不长眼敢动?”

    “据说是韩家的嫡少爷呢。”猫儿便道,“人家是当朝首辅的儿子,太后娘娘亲侄儿,哪会怕云家?”他低声,叹了口气,“说起来这些个大家少爷真不是东西,我听说韩少爷和霍家小姐的弟弟还是同窗,结果人家落了难,不说帮扶一把,到还欺辱起个没完了?”

    “花醉跟我提过,人家云公子给足了银子,霍家小姐根本不用出面应酬,等闲小官儿碍着云公子亦不敢招惹,都是韩少爷不依不饶,呼朋唤友的没个消停,这会儿子喝多了酒,闹将起来要扒霍家小姐的衣裳,人家不愿意,推推搡搡的,人就被推进小净河里,如今都三、四天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估摸着没救了,不知随水飘哪儿了。”猫儿摇头怜惜道:“好端端的大家姑娘,连个好死都没捞着,真是……”

    “都入了这一门,哪有个好死不好死的,临了能有副合身的棺材就不错了。”皎月公子讽刺一笑,“既进娼门,霍小姐还端着贵族姑娘的架子,早早晚晚的,这一祸她就躲不过去。”

    “四年了,差不多了……”

    皎月公子目光迷茫,说不清是嘲笑还是羡慕,“随水而逝,到是逃脱出去了……”他喃喃,偎在贵妃塌里,仰头望着雕花房梁,不知在想什么,突然,“疑?”他疑眉,突的支起身子。

    “那,那是什么?”他微惊。

    “怎么了?”猫儿愣神。

    “房梁上……”皎月公子伸手向上一指,整个人弹起来。

    猫儿连忙抬头,就见房梁上伏着两道黑影,正微微颤动着,大小如同人型……想想院里如狼似虎,密不透风的家丁护卫,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鬼鸭!!”

    来人鸭!救命鸭!有鬼鸭!两步窜到皎月公子身边,抱住他袖子捂住脸,猫儿惊叫,“公叽,公叽,有鬼鸭!”吓的声音都变调儿了。

    皎月公子同样肺胆俱裂,这深楼内院的,等闲强人进不来,花柳地冤死人最多,产生个把厉鬼一点不稀奇,抱着猫儿,他颤颤兢兢往后退,就见房梁上的影子一动,飘飘然竟然下来了,“啊!”一声惊呼,他连退三步,腿儿正磕在贵妃塌边沿,‘咕嗵’一声歪倒。

    横着就躺下来了,怀里还没忘了抱紧猫儿。

    “哎呀!”猫儿脸磕在他手肘上,疼的眼泪汪汪,“公子,怼怼怼……怼下来了……”

    “雪儿,你这朋友,胆子有点小啊。”凌空飘下的鬼影——姚千枝凌罗白衣,手里轻摇折扇,转头调侃胡雪儿。

    胡雪儿就耸耸肩,无奈笑道:“是咱们出场的太吓人了,怪不得他会这样。”

    两人边笑边说,往前走了两步,歪在贵妃塌里,皎月公子脸色苍白,手里紧紧握着根束发银钗,本欲大喊,谁知……

    一双桃花眼儿微眯打量来人,“雪,雪儿?”他狐疑轻声。

    “皎哥。”胡雪儿身子一顿,僵硬转头,表情似哭似笑,“你,你还记得我啊!”

    昔日小河村附近的那一群胡儿,胡皎是领头的,比胡逆和胡逆还要大上几岁,他都能跟人拼命抢食儿的时候,胡雪儿不过五、六岁的年纪,还是个小娃娃。

    可以说,胡雪儿是胡皎一手带大的,连‘雪儿’这名字,都是胡皎给她起的。

    如父如兄,似伴似友,她对胡皎感情极深,当时,胡皎失踪,旁人都放弃了,只有她一直在找,甚至,加入姚家军后都没有停歇,只是……“我一直在找你,在充州,在泽州,找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竟然到了燕京……”胡雪儿揉了揉酸涩的眼,苦笑喃喃。

    “猫儿莫怕,那不是鬼,是我认识的人。”惊慌瞬时退却,皎月公子捂住猫儿的嘴,低声安抚他,见他渐渐平静下来,才转头望胡雪儿,一脸的似悲似喜。

    好半晌儿,他开口道:“……当年,我是被商人抓的,原本是卖到了棉南城一户官家做么儿,后来那家家主升官,我便随其而来,燕京繁华,那家主待我不错,日子还过得去,后来,天降横祸,那家主渎职犯事,全家被抄,我被官卖,流落至此。”

    “好在我相貌不错,又赶上有贵人好我这口儿,到是挣巴起来了。”

    皎月公子态度坦然,似不以小倌儿身份为耻,胡雪儿微微惊诧,缓步走到贵妃塌前,坐到他身侧,认真望他,开口问道:“想走吗?回充州,跟我们一块儿,逆子,狸儿,还有苦刺姐姐……”

    “走?”皎月公子微怔,仔细打量着胡雪儿,顺带看了眼自‘飘’下来后,就默默站在一边看他的姚千枝,“雪儿,你如今……”是什么身份?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皎哥,充州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们在不是从前的我们……”胡雪儿两眼放光,伸手拉住皎月公子的袖子,跟他解释起来。当然,能说的她说了,不能说的一句没露,但,单只这样,都让皎月公子惊讶不已。

    “你们……真是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吗?”他一脸梦幻神情,许是欣喜,许是希望,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般,烟灰色的眸子微微闪起亮光,随后又很快黯了下来。

    见他这般,胡雪儿便拉着他,“皎哥,跟我走吧,咱们回去,好好过日子。”她现在是有钱人,苦刺姐姐一城提督,狸儿逆子个个有本事,在不是以往任人欺负的小胡儿,腰板正正的呢。

    “走?”皎月公子目光朦胧,苦笑一声,他垂头看看眼里含泪,捂着嘴的猫儿,“公子,你要跟他们走吗?你不要我了吗?”猫儿小声抽泣着,怯声问。

    “不会,不会的,公子怎么会不要猫儿呢。”皎月公子心头一疼,连忙把他揽进怀里,轻拍后背,温声安慰着,直到看他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才松了口气,“雪儿,我谢谢你还记得我,不过,我想离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身后有贵人,还有猫儿……我不能走,算了吧。”

    “皎哥?你那贵人是谁?你是舍不得这孩子吗?要不,一,一起走?”胡雪儿满面焦急,回头频频看姚千枝。

    皎月公子跟霍锦绣不同,他是真正的红牌,静玉坊的顶梁台柱子,想偷他的难度比偷霍锦绣高上十倍不止,毕竟,青玉坊里,除了韩家人偶尔会派侍卫盯一盯霍锦绣,余者,她身边连个喘活气儿的人都没有。

    贴身丫鬟都没混上,她的地位可想而知。

    跟她相比,皎月公子在是不同,两进的院子,院墙高耸不说,没有一面临街,正是静玉坊最中央的位置,院里不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亦是巡查森严,昼夜不停。

    说句实话,姚千枝带胡雪儿偷摸进来花费的力气,比当初在杨城偷走孟央还要多。

    “你身后那贵人,是乔蒙吗?”一旁,一直没说话只静静看着,姚千枝突然开口问。

    皎月公子一怔,转头望她,一时没开口。

    到是猫儿年纪小,没那么谨慎,闻言怯怯抬头问,“这位大姑娘,您知道世子爷呀?”

    “知道啊,燕京没秘密,我哪会不知道呢?”姚千枝就笑,弯腰逗他,“我不止知道你家公子是宣平候世子的心头爱,我还知道你生母是……”一句话没说完,她微微顿住,引得猫儿连连追问,“我生母怎么了?大姑娘知道猫儿的娘是谁吗?告诉猫儿好不好……”

    “这个嘛!”姚千枝含笑,转头看皎月公子,“不如问问你家公子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