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跟大冲真人讲好的条件, 只要救出孟央, 解决孟家和杨家的纠缠,他就带着孙女前往旺城定居, 做崇明学堂的名誉总院长,甚至,在霍锦城的美好愿望里,若两方相处的好,人家大儒看中自家主公,说不得, 大冲真人还能广邀宾朋,齐聚旺城呢。

    人家是桃李满天下的大儒, 学生海了去了, 但凡有他支持, 自家主公无人可用的窘境, 瞬间便可解除!

    自然,前提是得人家心甘情愿, 要不然, 他们得到的, 亦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虽然这幌子是镶金带银雕翡翠的。

    为了勾引,不是,是让大冲真人看见她的真心, 姚千枝夸下海口, 满一通大包大揽, 不过, 因救孟央救的实在快速及时,安全稳定,大冲真人对她的信心还挺足,“家丑不堪入眼,实在让姚总兵见笑了。”他摇头苦笑,态度相当不错。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难免得,莫要介怀。”姚千枝罕见装的像个人似的,板板正正站在那儿。

    大冲真人便摆摆手,“那老夫便不见外,全托付给姚总兵了。”

    姚千枝,“真人放心,我自会处理。”

    客气几句,拽着依依不舍的霍锦城,她很识趣儿的离开,将场地让给了祖孙俩儿,军营里,烛火亮了一夜。

    次日清晨,分派出两百精兵并两辆马车,姚千枝和霍锦城很恭敬的将两人送走……

    坐在车上,已经知晓昨日的俊美公子竟然是个女人,孟央很是遗憾的掀开窗帘,“姚总兵,请过来一趟。”

    姚千枝暗下咧了咧嘴,不大情愿的上前,“孟姑娘?”嘛事?

    “总兵大人,杨家在杨城势大,便是金州范围都很有些威名,我和祖父此番出逃,若没点挂牵他们精力的事儿,怕是会派人追上来……”孟央垂头,将唇凑到姚千枝耳边,叙叙叨叨说了几句,含含糊糊的,旁人也没听清。

    到是姚千枝瞧了她两眼,挑眉问,“这么干,你舍得?”

    “他不仁我不意,嘴上说的在好听,没有丝毫行动亦是妄然,我有甚舍不得的?”孟央眸光闪动,隐约有些水光,嘴上却是狠厉。

    “成,你吩咐我照办,便当提前聘你的预付了。”同大冲真人一般,孟央同样答应了在崇明学堂任职,姚千枝看她已跟看自己人一样了。

    自己人让欺负了,她肯定要出手的呀。

    “那就多得姚大人,日后咱们旺城相见。”孟央勉强笑笑,挥了挥手,她放下窗帘,马夫挥鞭,车轮缓缓驶动,黄土扑面而来。

    看着精兵护着马车走远,姚千枝望着他们消失在官道,无声半晌,拍了拍霍锦城的肩,“行了,别看了,人家走了你追不上,想跟大冲真人相处,燕京事了有的是机会,反正,他归了咱们了……

    说着说着,嘴角咧开个巨大的笑。

    读书人啊,大儒啊,名扬四海的学问人,她终于也有啦!

    这一趟出来,哪怕就勾回这姓孟的都值得啊!

    看着自家主公那一脸的猥琐,真真入不得眼,霍锦城掩面别开脸——真人啊,学生对不起你!

    ——

    大冲真人和孟央走了,姚千枝带着霍锦城收拾收拾回了大罗村长家,因为她动作快,不过一日功夫,商谈偷人送走全套完事,罗村长家里,昨晚被她打昏的孟余和井氏,并那马夫,现在还没醒过来。

    两人回屋,坐定闲谈看书,直到天过午时,罗村长都来送饭了,那旁屋里,才有惊呼喊声。

    “父亲呢?我爹呢?”孟余连滚带爬的跑出来,帽子都歪了,满村子转一圈儿,挥手就给了马夫个嘴巴,“没用的东西,让你看着人?你就是这么看的??那么大岁数能让他跑了,我要你何用!”

    马夫让打的原地连转了三圈儿,捂着红肿的脸,打头哈腰的不敢说话。

    “相公,这怎么办啊?父亲是不是找到杨家去了?要不,要不咱们赶紧进城看看吧。”井氏哭丧着脸,惶然的问。

    “看什么?你当杨家不知道我们来了?我早便跟他们通过消息,困住父亲,只等族里来信此事便了,没成想……”孟余暴跳如雷,指着井氏骂道:“你还想进城,哼哼,若父亲真找到杨家闹起来,你当人家能放过你我?”

    “怕没多阵儿就找上门来了!”他咬牙,疾言厉色。

    井氏大惊,“什,什么?我的天,我可不想见杨家人,养出央儿那般的女儿,我,我哪好意思见亲家?真真羞煞了。”她挥袖掩面而泣。

    “你当我不羞!”孟央捂着脸。

    夫妻俩站在院里愁眉苦脸,指派着马夫满村子的找,屋里,听他二人的对话,姚千枝搓着手,就觉得牙疼,“话说,孟圣人的传人,名满大晋的士族,就这画风?”

    徐州是什么风水啊?养出这般的人物,都不说她在现代黑水佣兵营了,就是把这俩物儿搁在充州,泽州……别的不说,肠子肯定让人打出来。

    牛黄狗宝都得掏干净喽。

    “咳咳咳,那什么,主公啊,北方因胡人故实属特例,徐州风俗保守虽是大晋之最,然而,像孟家夫妻这般的,终归不是少数……”霍锦城面色有些尴尬,目光却是郑重。

    主公起势到如今,因男女之故多多少少遇到些困难,却都不严重,哪怕民间有些抵触,不过读书人间,还碍着她拳头大,没人敢说到她当面。然,大晋万万不是如此,如孟家、杨家这般的人物比比皆事,有那迂腐过甚的老书生,是真敢指着鼻子骂不守妇道,然后撞柱身亡,血溅三尺的。

    就比如说,当初小皇帝当朝,韩太后垂帘,就有翰林院的老学究这么干过,那真是命丧当场,血流满地,白花花的脑浆子喷出来,吓的韩太后花容失色,足足病了好几天,床都下不来了。

    “……那是她没用,要是换我,还能让他撞柱,博出个青史留名,早就当场按住了。不生撕了他都得打他个御前失仪,弄不死他!还敢说甚‘不守妇道’,呵呵,这‘妇道’谁定的?黄天还是厚地?老天爷都没规定‘妇道’是什么,他们给凭定?真有意思,他们算老几啊??”姚千枝冷笑,把拳头捏的‘咔咔’响,“徐州……孟家是吧,我还真有点期待了!”等打到那儿,等他们落我手里……

    “咳咳!”看着自家主公那张脸,霍锦城刹时住嘴,就觉得领口发紧。

    或许,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哦,不对,应该是对象错了,他该担心的徐州孟家人才对。

    好歹是孟圣人传承,大冲真人的族人,面子什么的,多少得给点儿,别让主公打绝种了呀!

    ——

    因为需要在后把关,别让杨家派人追上那祖孙俩,这几日,忍着恶心,姚千枝依然带人驻扎在大罗村。

    看着孟余和井氏见天慌脚鸡似的满山遍野乱找,白天跟她们试探打听,还不敢说明白。夜里则叙叙叨叨,想给孟家传信儿不敢,又害怕杨家人找上门,那真是急的两眼冒金星,嘴角起大泡……

    心平气和下来,瞧着还挺有意思。

    最起码很解气。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这一天中午,姚千枝和霍锦城正屋里吃饭呢,外间,突然间喧喧杂杂,有人抽泣着叫嚷起来。

    “出事啦?”

    “来啦!”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飞速站起来凑到门边,将木头门栓抬起,拉出个缝儿来,两双眼睛凑上前,放着光的向往看……

    便见外头,孟余站在院中,满脸愧疚苦丧,打头哈腰的说着什么,井氏则跪在地上掩面痛哭,那叫嚷声正是她发出来的。

    仔细听听,仿佛在说什么‘不知道,不是她们,都是误会。’云云。

    两人对面,则是一行十数人,乌乌鸦鸦站满整个院子,多数瞧着都是下人打扮,簇拥着四十多岁的长须男人,华服锦裳略显刻薄的贵妇,以及二十来岁俊秀的书生……

    看模样像是主子。

    “这书生,姓杨的那个吧!”姚千枝摸了摸下巴,看着挺像孟央画那‘王八脑袋’的。

    霍锦城眯了眯眼,“应该是,孟姑娘提过他的相貌……”说是长的好看嘛。

    “等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总算来了!”姚千枝抿嘴,手里摸着颗圆滚珍珠,露出邪笑。

    霍锦城下意识别过头,不忍目睹。

    这俩人扒门缝儿这瞅,挺欢乐的,院子里一行人可没那么好的心情,井氏跪在地上,被亲家指责‘教女不严’,心里火烧样的羞窘,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喃喃解释着,“亲家,不是,你们误会了,不是我和相公带走央儿,是她,是她自己跑的,是她不守妇道,我们承认,我们是养坏了孩子,我们不是同意你们‘处置’她了吗?那是我的亲生骨肉,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都已经默认她……她……死,你们,你们还想怎么样啊?”

    她哭着,嘴里嘟囔,“你们别逼人太甚,那孩子可怜,遇到这样的事儿,谁都不想的。”

    “她不想?世间女人都守规矩,若她没毛病,怎么遇到这事的不是别人,偏偏是她,还不是守不住,要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能污了她的名声?”那略显刻薄的贵妇——杨夫人吊着眉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