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酒醉微薰,幕三两桃面微红, 朦胧着一双含情目, 让丫鬟扶下去了。

    她到不是醉了, 做了那么多年红姑, 别的不说,酒量是有的, 打底二斤烧刀子的量。如今这般做态,是她天生喝酒上脸,一口脸就红, 一坛脸还是那么红。

    需要让丫鬟扶着走路, 罪魁祸首不是醉酒, 而是她那一双三寸金莲。

    按大晋律, 贱籍女子, 哪怕是舞伎都需裹脚, 除却男人那点劣根性,觉得把玩着有趣外。余者,亦是防止伎者逃跑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

    就拿幕三两来说,她八岁入行院, 那时候脚已经不小了,最起码比三寸大,能裹成如今这样,她是吃足了苦头的。

    四根脚趾齐根打断, 掰至脚心, 脚背骨打折, 凸成鱼背形,显圆润美观。一层裹脚布,一层碎瓷片……交叠着裹住整个脚,鸨妈妈拿细柳条打腿,强逼着屋里来回的走。

    为的就是去肉熬筋,仅余皮裹骨,显得小巧好看。

    幕三两还算好的,她八岁入院,岁数到底小,身量未长成,苦是苦,终归熬过来了,如今还能走路。她是真见过那等犯官家眷,二十多岁彻底成人的女子,诺大的天足生生掰断,甚至砍断脚趾,打碎脚背,最后起高热死了的。

    就算熬下来了,那样的脚走一刻钟的路就疼的钻心,多少伎人‘裹’了脚之后,一辈子在没下过高楼。

    进得屋内,幕三两打发了丫鬟,独坐在软罗帐里,轻轻揉着额心,脸上还带着些许兴奋,显得红润诱人。

    “哎,在没想过,我还能有这一日。”她悠悠叹了声,微眯眼睛,嘴角挂着笑。

    踢掉绣鞋,她没顾仪容半横在塌间,半梦半醉的就想睡下,外间,突然‘叩叩叩’传来敲门声。

    “谁啊?”幕三两蹙了蹙柳眉,懒洋洋的问。

    “是我,姚千枝。”门外,清朗的女声传来。

    “哎呦,总兵大人。”幕三两微疑,连忙起身,颤颤微微来至门边,忙不迭开门,将姚千枝让进来,“总兵大人怎么没在席间与众同乐?到奴奴这儿来,是有什么吩咐?”将姚千枝请到上座,给端了杯香茶,她好奇的问。

    “我看你离席了……可是哪里不舒坦?”姚千枝品了口香茶,放下杯子抬头看幕三两。

    幕三两就怔了,“没,没有啊?今儿奴奴可高兴,没不舒坦……离席是因为有些醉酒,怕失态呢。”她赶紧解释。

    “此回,谦郡王府能这么顺利的跟乔氏达成共识,我得了这总兵之位,你出力不少,算是有功的。然而论功行赏,我大姐姐得了旺城提督位,黑娃娃获封千总,苦刺、姜熙各有所职,就连根本没出力的王花儿,罗英等人都有所提升,只有你,明明立了功……却寸职未获,三两,你心中可有不愤?”姚千枝温声,目光和软的看着幕三两。

    “……没,没有啊,奴奴这身份,您不嫌弃,愿意蔽护,奴奴已经感恩戴德,能帮上您一星半点儿的忙,奴奴高兴还来不及,哪会不愤呢?”幕三两眨了眨眼,好像没听懂姚千枝的意思,怔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大人快别玩笑奴奴了,奴奴这样人儿,哪能跟大姑娘,姜将军他们比?奴奴都听说,苦刺提督在涔丰城剿匪有功,那是甚样的人?可别跟奴奴摆在一块儿,万万不成的。”

    “大人您这么比,她们会生气的,在不要提了。”她连连摇手,唇边挂着抹虚弱的笑。

    幕三两是这么说的,她心里便是这么想的。她是什么?妓子!哪怕从良了,一日为妓,终生是妓,她个靠讨好男人吃饭的,哪比得了姚千蔓她们?

    她是脚下的泥,人家是天边的云,天差地远,比她干净着呢。

    突然间有些自惭形秽,甚至觉得坐在姚千枝身边,都是染脏了她,幕三两忍不住瑟缩了下,深深垂下头,脸色微微变白。

    “有什么不能比的?王花儿、罗英是土匪,苦刺曾是女奴,我和大姑娘流放罪官出身,哪怕是姜熙,他爹亦曾做人家奴……土匪、奴隶、罪犯……哪个比从良妓子强?大哥不笑话二哥,都差不多了。”姚千枝微微笑着,声音柔软,“三两,英雄不问出处,只要站在高处,你的出身,来历,所经的磨难不堪,都会成传奇,有眼光的人自然会赞叹、敬佩、欣赏。而辱骂你的人,内心不过嫉妒,那样的骂声,其实同样是种另类的‘赞歌’。”

    “三两,你是个有能力的人,完全可以和世间任何一个人比肩,你并不比谁低贱,不需要妄自菲薄。”伸手按住幕三两的肩膀,姚千枝强迫她抬起头,一双形状漂亮的眼睛深深望着她,“你或许曾经跌落进低谷,但你已经靠着自己的力量爬上来了,就这一点而言,你比任何人都出色。”

    姚千枝说的是心理话,她甚至相信,哪怕没有她,幕三两仅凭自身,依然会过的很好。

    “大人,你……你真的觉得我出色?”幕三两脸色阵红阵白,伸手紧紧抓住姚千枝的衣角,她嘴唇都在颤抖,“我,我很出色?”她喃喃,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

    妓女: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这是世间对一个女人能做的最恶毒的诅咒……晋江城第一名妓,又算什么?明面上她名扬北地,实际里,谁看得起她?

    她连个愿意接纳她做妾的良人都找不到?唯一真心待过的楚源是个那样的‘玩意’?甚至,就连那样的‘玩意’都不愿意接受她……幕三两还能求什么?还敢求什么?

    想得个善终,不要临了临了落个死无葬身之地。这是幕三两唯一的指望,什么名利、金钱、有情郎,她甚都不要,甚都不念……但,万万没想到,今天,姚总兵——她视做仙女下凡般的人物,竟然说她出色?

    “你是这真心这么觉得?不是因为我好看,我舍得出身子……”喃喃的,幕三两连‘奴奴’的自称都没了。

    “好看的人有的是,舍得出身子的同样很多,北地的妓人数不胜数,姚家军三分之一都是女兵,有的是美貌女子,哪个能做到你做的一切?”被掐的手臂生疼,姚千枝不退不让,依然含笑著定,“泽州城,婆娜弯,过继嗣王……这都有你的功劳。”

    “可是,那,那是因为他们曾经是我的恩客……”幕三两呐呐,有些羞涩的低下头。

    不知为什么,她不大愿意在姚千枝面前提起那些不堪的往事……

    “三两,这不一样,你做到的事,决不是恩客不恩客那么简单,你没发现吗?你是有天分的人,只要你愿意,你能让跟你交谈的人感觉到如沐春风,你能敏感的察觉所有人的不快,你不会忽视任何一个人,你会观察一切细节,你能跟最难缠的人交上朋友,讨所有人的喜欢……”姚千枝轻叹。

    “这,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幕三两歪头,满面懵懂。

    做为妓女,察言观色,讨人喜欢是最基本的能力。要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她凭什么做名妓?

    “不,三两,这并不是正常的,这是能力。”姚千枝肯定道:“你只是并没有发现它们的重要性。三两,我问你……”她目光直视而来,那里头的郑重,让幕三两都忍不住紧张起来,“你想名留青史吗?让后人口中传诉你的名字?”

    “啊?”幕三两怔怔的,根本没听懂。

    “我手头有件事想交给你,你应该知道,收服婆娜弯后,我是准备派船出海的,远处不说,大晋周边的几个小国,扶桑,朝国,三洋……他们甚羡大晋文化,我又得了棉南城,丝绸、瓷器、珍珠、茶叶……这些,我都打算贸商出海……”让周边小国拜服大晋的同时,顺便,了解了解她姚总兵……

    “南寅识海路,认海图,领航者自然少不得他。但,我还准备将你同派出去,毕竟,我听说你会很多种番语,对吧?”姚千枝挑了挑眉。

    “是,是……北方靠海,多有洋商来往,扶桑话,朝国话我都会说,我还会几种三洋的土语……”幕三两呆呆的道。

    她学这些,完全是因为洋商多豪富,能交流的话打赏都多。

    “看,你的又一个优点……”姚千枝摊手,“机会总会给有准备的人。出海行商,避过你的缺点……”她指了指幕三两的小脚,“在北方这片土地上,你的身份已经定了,哪怕觉得不公平,在我没有彻底掌握……咳咳,之前,你确实得不到你应得的一切。”

    “但,在海外,谁都不知道你的过往,那是一片全新的景色,完全凭你笔墨。”

    “大晋的第一个航海家,开阔者,出色的外交、政治人才——幕三两。”姚千枝看着她,含笑道:“这个称呼,你满意吗?”

    不是什么晋江城第一名妓,不是春色柳说,不是乡野艳史,而是正正经经,会在史册中留下一笔的人物。

    “出海很危险,我并不否认,哪怕有南寅领路,亦会遇到无数未知的危险。土著、海盗、来往行商、洋匪洋盗、甚至,某次偏离航道,雷风暴雨,海内巨兽……这些都会轻易葬送你的性命,所以,要不要走出这一步,三两,我不逼你,你自己选择。”

    “你愿意,我为你鼓掌。你不愿意,同样正常。你当初归顺我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