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谦郡王府是个五进的大院子, 占地不小, 乍一看金碧辉煌, 仿佛膏粱锦绣,但若仔细看细节处便能瞧出,多多少少的,是有些破旧的。

    不拘是墙角青苔,金瓦微黯, 碧玉磨润——谦郡王府,应该是挺缺银子。

    最起码, 这府里的主人是个挺节俭的人,要不然, 六十五岁大寿,还赶上有子承嗣这般天大喜事,好好宴会不至于办的这么‘简朴’。

    花园里支起无数大圆桌, 水榭中立了个高台, 有几个美艳女人载歌载舞, 琴音和着曲声隐约从水边传来。

    按官职远近六人一桌,桌上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瞧着是挺称头,姚千枝打筷子夹着往嘴里一送……白门楼大厨的手艺。

    十两一桌带外送, 她行军急了经常就点这个!!

    堂堂的郡王府, 主子爷大寿就吃外来菜, 这日子过的也是要完。

    做为旺城提督, 区区五品武职,姚千枝在宴间的排位不前不后,既凑不到谦郡王身边高坐主位,也不至于排到月亮门外头,连歌舞都看不见,正正卡在半当腰,不上不下的。

    她到不尴尬,前后左右桌轮着番儿的打招呼,女将——在北方这地界儿,在少见还是有的,尤其姚千枝声名在外,手底下还有人,像景朗那么傲,那么硬的人终归是少,她开口寒喧,基本没人不给面子,没一会儿的功夫,里外里就都熟了。

    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场面端是其乐融融……最起码,表面是如此。

    不过……

    “嘶?!”推杯换盏间,姚千枝数次下意识回身,沉着脸左右张望。

    “姚提督,你,膈!?这,这是怎地了?”同桌人喝的脸色通红,大着舌头问她。

    姚千枝回身摇头,“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人一直在暗中看她。

    会是谁呢?她想着,眼帘半垂,微微皱起眉。

    ——

    一场贵族寿宴,最少会热闹一天一夜,多些的甚至是几天流水席不停,夜半时分三更天,谦郡王府的花园里依然灯火通明。

    喝了整整一天,席间男人们渐渐不胜酒力,放浪形骸起来。

    对此,姚千枝到是不大在意,在现代她连‘现场’都看过,但酒席宴前,几个稀少的女官儿们到受不得了,结伴借口换衣裳离席了。

    临行前,还顺便叫上了姚千枝。

    “到是要多谢诸位解围,平素没见过这个,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有人叫,她就走,姚千枝是个随合的人。

    “无妨,男人都这德行,日后时间长就习惯了。”就有人含笑安慰,这位据说是加庸关的女将,跟谦郡王府某个庶妃沾亲戚。

    事实上,在座一巴掌数的过来的女将——都是加庸关出身,只有那里,才有她们生存的空间。

    跟着女将们离开花园,说说笑笑到了前院,大伙儿笑语告辞,自去休息。丫鬟领路,将姚千引进客房,拎热水备浴桶,伺候着她梳洗一番,姚千枝给了赏银,把丫鬟打发走了。

    “留盏灯,你便自去吧。”她挥挥手。

    “诺。”丫鬟恭敬尊礼,退身离开。

    坐在床头,伴着昏黄灯光,姚千枝散着头发,披了件单衣瞧着茜纱窗前树影摇动。夜风习习,秋虫鸣叫,寂密而安详,透着股子雅静……

    突然,她抬起头,一双闪着星光的眸子紧紧望向门口,“站了半天了,有事进来说吧。”

    这一句话落地,空气刹时凝结,屋外的虫儿仿佛都不叫了,风不摇,纱不动,静的骇人,一丝声响都没有,见此,姚千枝抿唇,抬手轻敲膝头,“在宴会上你就派人盯着我,特意将我引到这偏僻客房,连伺候夜的丫鬟都分排走了,不就是想见我吗?”

    “如今,我开门见山的邀你了,怎地?这是拿上架子了?”她抬头,眸光闪烁望着红漆的雕花门,半晌,约莫有一柱香的功夫,‘吱嗄’一声响,一支纤细白皙的手握住门边,大门由外而开。

    不疾不徐,走进两道人影。

    点金珠翠纹金丝鞋迈进门槛,姚千枝垂眸瞧了一眼,哟,敬郡王府不穷啊?

    “乔氏念莹见过姚提督。”穿金丝鞋那女子开口。她三十多岁的年纪,着一身雅青色无绣纹的锦缎,头发乌鸦鸦盘在顶心,用一根简单的素银钗拢起,整个人看起来雍容而淡雅。

    她身后,跟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嬷嬷,垂首而立,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乔氏?”姚千枝低声,上下打量她,“谦郡王世子妃?!”她道,似是疑问,语气却很著定。

    “正是妾身。”乔氏低语,对着姚千枝盈盈斂身,她道:“未得通报便冒然前来,实是失礼,还请姚提督莫要怪罪。”

    “世子妃大驾光临,实是蓬荜生辉,末将受宠若惊,哪敢怪罪。”姚千枝起身回礼,含笑而立。

    两人彼此互望,一言不发,眼神交汇间,似有暗光闪过。

    空气突然变的紧张,老嬷嬷不安的动了两下,头垂的更低了。

    “姚提督……”最终,还是乔氏没忍住率先开口,“今日妾身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哦?!世子妃身依王府,是何等大事能求得着末将?”姚千枝挑挑眉,不可置否。

    乔氏没回话,抿唇垂眸,侧目瞧了老嬷嬷一眼。

    老嬷嬷心领神会,恭身回转退到门外,‘嗄吱’一声响,门被她关上,屋里就只剩下乔氏和姚千枝两人了。

    “不瞒姚提督,妾身这世子妃当的……”乔氏叹息,苦笑一声。

    乔念莹是燕京贵女,前首辅——宣平候乔赞嫡长孙女,因是二房,其父不承爵,十七岁远嫁泽州,许给了谦郡王世子楚琅。

    楚琅相貌英挺,求亲时看着像个人似的,谁知内里全是糟烂,黄透腔子了,谦郡王府里略微平头正脸的,全都逃不过他的手,外头什么青楼女妓,红颜知已,小家闺秀,农门娇娃,江湖女子,甚至胡姬洋马,外宅私宠……乔氏掰着指头数不清,算一算,连上门找茬的心都没了。

    实在是撕不过来。

    上当了!!被骗婚了!!嫁进门来不到一个月,乔氏对未来就彻底绝望,然而,嫁都嫁了,离娘家山高路远,在绝望能如何?只能无奈妥协,凑合过了。

    本想着生个儿子,袭了爵位,后半辈子有靠,谁知楚琅许是‘耗损’过甚,生育能力有点问题,就这么百花遍地,竟然一个果子都不结,乔氏忍着恶心跟他熬了十年,什么都没落下。

    而且,不止她,外头‘那些’,全一样结果。

    好不容易,就六年前,她——给楚琅——求遍了药,总算怀了个金娃娃,千护万保生下来——是个女孩儿。爷不疼爹不宠,谦郡王气的甩袖而走,楚琅离府半月未归家,乔氏依然还是爱的不行。

    十月怀胎挣命生下来的,一辈子可能就这一个,她怎么会不喜欢?娇养宝贝着到两岁——不会说话,见天儿就是笑。

    四处的请大夫,求医问药,最后得了结果,这孩子约莫智力有问题。

    简单来说:是个傻子!!

    乔氏真如被晴天劈雷了般,整个人都要疯了,偏偏谦郡王和楚琅不依不饶,商量着要‘病逝’了孩子,最起码也得送走……他们本就是皇家边缘人物,守着个郡王爵位,得蒙皇恩做着州牧,在不敢让家里出个‘天罚’,污皇室威名。

    民间有传:家里有傻孩子都是因长辈作孽,老天爷才会降下‘责罚’。

    那是亲生的孩儿,病逝送走?乔氏哪能舍得,闹的不可开交,就要拼命的时候,楚琅突然出了意外,死在外头‘知已’床上了。

    口吐白沫,当场毙命,毫无疑问的马上风!!

    这真是大丑闻了,传出去谦郡王府不用做人,乔氏拿着这个把柄,又发誓不二嫁给楚琅守节,终于护下了女儿。然而,谦郡王老年失子,眼瞧爵位无人可继,性格越发偏执,竟觉得是孙女克死儿子,万般看不上眼,仇敌也似,连带着对儿媳都横眉冷目。

    乔氏甚至怀疑,若她没这节妇的名头,谦郡王都能把她赶出王府。

    楚琅死后这些年,她带着女儿在谦郡王府活的跟隐形人一样,莫说侧妃庶妃,她们那待遇,连区区妾室通房都比不得,但乔氏并不在乎这些物质,她娘家豪富,当初嫁时十里红妆,嫁妆里随便搬出两箱就够母女俩过活了,可不愿,既不屑跟人争这个。

    “……我本想守着孩子,一辈子就如此了,府里爱如何就如何,反正我不靠他,谁知……”乔氏握着拳,从容不迫的脸上终于露出裂痕,泄出一丝惊忧和恨意,“我的孩儿没了,被拐走了!!”

    “我就这一个,她们都不放过!!就是要生生逼死我。”她咬牙,口中一片咸腥。

    “被拐走了?”姚千枝心里惊讶,面上没显露出来,“被谁?谦郡王便不管?在不喜欢都是他的血脉,千顷地里,就这一根独苗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