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剿吧——人手不够, 找不到。不剿吧——影响生活, 实在危险。百姓们受不住, 几个府台商量了又商量, 无奈下,只能来找姚千枝。

    谁让以前她一直派人除匪呢, 且, 几城之中, 她手里底人还最多。

    随便派出点儿, 就能把流匪平了。

    “几位大人的意思,我怎么不明白?”姚千枝挑眉斜睨景朗,“我乃充州将, 旺城提督,按制除加庸关防胡, 紧急宣召外,就连充州牧都不能随意指使。”

    “诸位大人是泽州官,这都越了境了, 我怎么好管到那里去?”她摇头失笑, 好像景朗提了个很可笑的问题。

    “可是,你前段日子还派了人……”景朗一惊,失声问。

    “前段日子是前段日子, 那是练兵布置,亦是云都尉的命令, 因段义手下还有些头目在外流逃, 需我派人捉拿压解回京, 如今,人抓住了,命令上交,我自然没理由在兴兵了。”姚千枝截住话头,随意找了个理由,生生拿云止堵住他的嘴。

    没错,她前段时间是派人四处平匪,那不是缺钱缺的嘛!如今婆娜弯到手,海盐晒着,珍珠养着,船都修好眼看出海了,她还起那轰子乱干什么?

    又没得银子赚。

    除非能……眯了眯眼,姚千枝看着三位府台,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到是几个府台有一瞬间的慌神。

    “姚提督不好这么说,都是同朝做官,为万岁爷尽忠,为百姓们请命,哪能说是兴兵,明明是平乱。”云都尉——燕京贵胄,上上等的人,姚千枝把他摆出来堵嘴,几位府台真是一句责问话不敢说,只能拼命恭维。

    “不错不错,姚提督爱民如子,又是少年英雄,手握数万大军,灭匪不过区区小事,举手之劳能安万民心,何乐而不为呢?”真真是好话说尽。

    就连一直不大看得惯姚千枝女子做官,觉得有辱斯文的景朗,都勉为其难的劝,“在其位谋其政,姚提督手握兵权,理应为百姓请命……”

    “百姓们会感激你……就前段日子,你派兵平了锅县之乱,百姓们还给你立了长生牌位,日夜三柱香……”听景朗话头不对,左明镜忙兜回来,满面笑容,伸手暗自拽他。

    景朗一脸不甘,呐呐闭了嘴。

    班正坤心中暗暗叫苦,身为上官这么被个女子武夫下面子,他心里是难受的。不过,班正坤有自知之明,他们今天来就是求人的,态度得端正,不拘奉诚还是陪笑脸,都是应当。

    手背朝上想占人便宜的时候……谈什么自尊?

    他和左明镜岁数大了,在官场混了一辈子,什么面子拉不下?既来了心里就有准备,但景朗……三十刚出头就升到四品,听说家里还有点权势,傲些很正常,但得分场合啊!!

    这——姚提督个小姑娘,少年得势,捧着哄着都未必愿意斜眼夹你,这么怼人家……

    班正坤心里直打鼓,拼命给往回圆,同时观察掂量着姚千枝……越看越觉得难办。

    小姑娘家家恭不傲,贬不怒,软硬不吃,油水不进……真是没处下口啊!

    “几位大人,您们都是我的上官,按理我不该拒绝。为百姓们请命是我等为官之愿,就算越了轨,被上官责罚,姚某亦万死不辞,然,有困难,真是有困难……”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姚千枝满面苦涩,一副万分为难,心有余力不足的愧疚模样……

    “困难?哪里困难?”三个府台齐齐问。

    “没银子啊!”姚千枝两手一摊,开始哭穷,“各位大人不是武将,不晓得养兵的苦楚,按理似我这旺城提督之职,手下有个万把人就足够,然而云都尉剿灭段义乱匪,朝廷爱民如子,不忍流民四散,全推我这里……”

    “前段日子,加庸关姜将军平乱婆娜弯海盗,万把人又归了我,下官实在是难啊!”她哭诉,“旺城不过区区十万人城,下官手里五万兵,税收能有多少,养活不起啦!只能令他们半兵半农,如今说是精兵,日日训练,其实都在田地开荒,就是农夫!”

    “您们说出兵剿匪……这不是三,五日能解决的问题,泽州地域辽阔,堪比充州境,那般地介儿剿万余流匪,一年半载都未必够……这些精兵吃用什么?下官上哪儿准备那些粮草银钱?”

    “数万人的吃喝,不是一般二般的花销,就这么老实驻扎着我快都养活不起了,着实是,朝廷不给俸禄啊!”

    “下官能领着的不过两千兵丁的军饷,就这还不给齐了!”姚千枝长嘘短叹,锤足顿胸。

    看她见做态,一行三位府台,谁都不说话了,面面相觑。

    朝廷如今什么情况?但凡在官场上混的谁不知道?军晌什么的,连加庸关那等要紧地方都不足了,别说他们这样的了。

    都知道养兵不易,谁都不想接这茬儿。

    “姚提督年少有为,自是不凡,我等自愧不如……”所以你克服克服,班正坤干巴巴的笑。

    姚千枝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们,虽未回答,但那脸上表情,分明写着:‘你们这群无耻的大人,这种哄鬼话都说的出来,要脸不要!!’

    班正坤和左明境同时抬头望天——他们都没钱了,还要什么脸?

    姚千枝:……

    到底是景朗年轻面子矮,城府浅,被姚千枝个小姑娘这么一鄙视,就有点受不了,“那姚提督是何意?难不成想让我们几城为你提供后勤粮饷……这真是……”痴心妄想,不可能的事儿!!我们要是有粮饷,早就自己养兵了,还用得着来求你?

    “不过,城外流匪手中银钱,剿灭后姚提督可自行取用。”他高声,一副‘便宜你了’的表情。

    充分表示了‘文对武,男对女’的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高高在上的智商鄙视。

    景朗那副死样子,姚千枝都懒的搭理他,转头看着余下两位,挑了挑眉。

    班正坤和左明境装不下去了。

    他们来是想解决问题,不是打太极推来推去的,眼见姚千枝不好哄,油盐不进,只得苦笑一声,“不知姚提督意下如何?”你有什么条件,提吧!

    “呵呵,旁个不说……”姚千枝似乎‘害羞’,含蓄笑笑,“我听闻这些年,几位大人府库里余下不少兵刃盔甲,堆在库里不是可惜,到不如物尽其用,亦都是为百姓们效力……”

    “旺城乃商城,下官养活这许多人不易,几位大人是否能通行商贸,商人多了,下官亦能多收点税……”

    “还有,剿匪不是短时间能办的了的,一年半载都可能,下官的人总不能睡到野地里去,就要劳烦诸位大人在城中空出地方来,让下官的人马驻扎进去……”姚千枝说到这儿,三位府台几乎同时拍案而起,“你要驻军!!”

    眼睛瞪的滚圆,他们满脸惊诧,一瞬间汗都下来了。

    前两项便算了,无非舍财舍路子,但驻军进城……这是什么意思?姓姚的想干什么??

    按大晋律例,各府驻军无旨不得出州府,像几位泽州府台来求充州武将……这根本不合条例,不过律法不外人情,尤其是北方这么乱,朝廷掌控不足,到没人在意。

    但驻军进城……这是个大问题啊!

    说句难听的,姚千枝个土匪出身,眼见脾气不算好,谁知道她是忠是奸?兵丁进城后要干什么?

    万一想不开造个反,谋个乱,像段义杀泽州城府台似的,把他们剁成肉酱,他们找谁评理去?

    阎罗王吗?

    几个人连连摇头,“盔甲兵刃好说,左右放着吃灰,到不如送与姚提督物尽其用,商贸行事亦是能谈……但进城驻军……”

    不是同一州的,他们连姜企的军都不大敢往城里放,兵痞子是什么模样?打量谁不知道吗?尤其姚千枝手下大部分都是土匪,完全可以想象他们进城后……

    地皮刮三层就不说了,烧杀抢掠不至于,好歹披官衣儿呢,但……有帮流氓满城乱窜,大姑娘小媳妇谁敢出门?城里治安要不要……

    或者,还有治安可言吗?

    “姚提督的人完全可以驻扎城外,我等派人修建军营……”几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建议。

    “许多人呢,吃喝穿用多不方便,又不是攻城打仗,剿灭流匪细水的活儿,驻扎城外没柴没屋,不是拿身体硬熬吗?”姚千枝面上笑眯眯,实则寸步不让,“既是下官的人,下官总要替他们考虑的。拼命护民,不能流血又流泪吧。”

    她态度强硬,对面仨儿官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里直冒火,面上还不好表现出来。到底人家手里那么多兵,他们人单力薄的,旁个不说,就时时派出千把人冒充土匪扰城他们就受不了。

    “提督在考虑一下,我等定不会亏待众军士。”左明境表情僵硬。

    “亏不亏待的……”得我说了算!!

    “这……嘶,唉呀。”班正坤为难的直嘬牙花子,“就不能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