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只见了一面,我也怕弄错。就隐藏在燕京韩府附近, 当了多年海盗, 我手头银子不少。官有官路, 贼有贼道,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打听, 终归让我找到了线索……”

    “早在选秀前,韩家大小姐韩良儿就不止一次放言不愿进宫,有下人见过她跟府里马夫偷偷见面, 她院子里的小丫鬟说, 选秀前几个月,韩小姐病过一阵子,日夜不见人影儿,足足闭门三月余,等在见着时, 平空老了几岁, 憔悴的不行,举动僵硬, 姿态刻板,连容颜都有损了……”

    “韩家夫妻说她是病失了窍儿, 责怪她院中人不尽责,什么奶妈嬷嬷全都卖了, 辗转数月尽数死光, 我找的那丫鬟因是个洒扫的, 免去一劫, 给卖到了大山里……”

    “最有意思的是,我在调查期间,无意中发现韩家效外庄子里,住进一对神秘女子,一大一小,都是黑纱蒙面,夜半入庄……且,从进去后在没出来过。”

    “我觉得奇怪,日夜蹲守……韩家夫妻都侨装来过庄子,尤其是韩夫人离开时脸色苍白,眼眶发红,明明痛哭过的模样,又频繁来过数十次……”

    “不过几月后,韩首辅在次深夜进庄,随后没多大功夫,庄中下人就从后门运出两具尸体,直接埋在乱葬岗子里了。”

    “我扒坟看过,是两具女尸,大的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小的一,两岁左右的女童,脸被热水烫过,还被刀划烂了,根本看不出模样。但是,我看那少女脸型轮廓,跟我嫂子几乎一模一样……”南寅顿了顿,转头,目光居然还蕴含一丝笑意,“姚~大人,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姚千枝用手捂着嘴,抬头望天。

    ——你说的那么清楚,指向意味那么强,还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怎么回事?我他娘的敢知道吗??

    “你告诉我……是想让我替你报仇?”她挑了挑眉。

    话说,她现在还是朝廷命官吧?是万岁爷的臣子。应该没露出什么要造反的破绽……南寅为何要告诉她这些,是什么给了他‘错觉’,让他觉得她有勇气敢帮他报仇?

    “报仇……呵呵,不不不,自知道真相后,我就在没有起过那样的念头,当今太后,一朝首辅,我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有,那不是我能板倒的人物。”南寅薄唇微弯。

    “那你是……”姚千枝万分不解。

    “就是单纯的想告诉你,你是朝廷的官,剿了我婆娜弯,如今我手下兄弟尽归你麾下,为了他们的性命,我不会做多余的事情,归你就归你了,反正没什么意思。不过,你攻下婆娜弯的手段,呵呵,我是不大看得上,所以,我决定恶心你一下。”南寅突然笑了笑,一双鬼眼睛星光闪烁。

    “韩家大小姐跟马夫私奔生女,韩首辅李代桃僵,当朝太后,皇帝亲母是市井村妇,已嫁之身,是我的亲嫂子……”他说着,眸光满是恶意和讥笑,“姚大人,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知道这样的秘密——做为朝廷命官,你该如何行事?是追逐公理舍命上告,从此皇帝得位不正,满朝动乱,民不聊生?还是闭口不言隐瞒下来,终生惶惶不可终,日夜难眠?又或者干脆借此机会搅乱朝堂,谋取私利,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妖妃?

    不管是哪种结果……呵呵,多有意思,南寅在心中低笑,神色透着几分轻松。

    “代表什么意思?”姚千枝到没他想的那么多,只是蹙了蹙眉,“代表……你是皇帝他小叔?皇亲国戚?我不能杀你?”她犹豫着问。

    南寅:……

    掀桌!!这女人有毒!!!

    家人无辜被烧死,父亲还客死异乡,南寅多年飘泊,后来得了婆娜弯,逐渐成为充州最大的海盗,手下无数,荣华富贵……亦觉得不过如此。

    因为混血,他幼年受晋人排斥,生命中所有的温暖都来自家人。所以,家人一死,他彻底封闭了自己……想复仇,他接触过韩家的政敌,还不止一次,只是后果……他从燕京被追杀回充州,而韩家的政敌,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

    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他接触了户部尚书霍言,甚至将韩太后的身份隐约告知,但……户部贪污案一出,霍家满门抄斩,朝廷中,韩家在无敌手。

    南寅彻底绝望了。

    报复无望,岛还被朝廷的人占了,不像蒋琼那般挣扎,想图谋反击,南寅觉得,哪怕将海岛打回过,或者逃跑在创辉煌……都没什么意思。

    就这样吧,死就死了,还能跟家人团聚。

    本想着临死前恶心姚千枝一把,结果让人噎的哑口无言,南寅紧紧抿着薄唇,缓缓闭上眼,看都不想在看姚千枝。

    这种人——他方才真是多余开口。

    还不如咽着秘密死了呢!!

    “好了,好了,南大船长,我明白你的意思。”看南寅一脸生无可恋,姚千枝笑了笑,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惹得他愤怒睁眼,她扬眉道:“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帮你报仇呢?”

    她低声,见南寅一脸嘲笑的不信,便又道:“听你的意思,为报仇你在燕京逗留过不少时日,想也接触过朝廷官员,那我来问你,你觉得如今大晋情况如何?”

    一句问话,没等南寅回答,她就说:“少主继位,权臣当道,外敌纷扰,内乱不止,这样的国家,想说它不亡都难,然,王候将相宁有种乎,朝代末时必出豪杰,如果大晋都没有未来可言了,什么韩太后韩首辅,你觉得他们会好?”

    “你是想……”这番话说的南寅心凉,他紧紧握着拳,上下打量姚千枝,一句疑问脱口而出。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想,是你在想。”姚千枝赶紧摇手,笑的意味深长。

    “那你?”南寅皱眉。

    “天下乱则豪杰出,大晋这局面早晚会有那一天,是我不是我,有什么区别,反正你的目标明确,不过就是想看韩家倒霉,韩太后落魄,等到那一天……呵呵,前朝皇族余臣,能有什么好下场?”

    “想看,你总能看的到。”姚千枝挑挑眉,诱惑道:“前提是,你得活着,还得活的很好。”

    “毕竟,哪怕前朝皇族余臣,为了显示气度恩惠,那新坐位的总不会待他们太差,人家名面上依然燕京贵族,你若还是海贼反盗,甚至直接没了性命……”她停顿,意味深长。

    南寅细细的听,嘴里没说什么,眸光却闪烁着,似在思索。

    排楼里一片寂静,两人对面而坐,好半晌儿没动静。

    “我如今是旺城提督,手下有三万余兄弟,攻打你的海岛,根本原因还真不是为了立功。”姚千枝突然开口,“其实按理说,区区旺城一地,有个一,两千人真就足够了,毕竟北方地少,养活不得那么多士兵,像晋江城那般靠近加庸关的,基本都没有驻兵……我这三万多人养活起来,确实很困难。”

    “想挣银子,就得有出路。我有门治盐的手艺不能外泄,在旺城不好操作,就挑中了你的地方,待发展起来,自然还要招兵扩土,往上升的……”她没做什么保证,但是意有所指,“你跟着我,仔细的看,好好的瞧,总有你如愿的一天。”

    南寅半垂着眼眸,他听懂了姚千枝的意思,却不大敢相信,是真?是假?是否哄骗他为其收笼人心……又或者……

    紧紧抿着唇,他目光中隐含剧烈挣扎,万般犹豫不决,排楼里都是他粗冽的呼吸声,好半天,他缓缓起身,没顾身上还捆着的麻绳,推金山倒玉柱,在姚千枝面前跪倒。

    ——

    做为婆娜弯的船长,南寅从了,剩下的不拘是郭琼还是大小头目,就都没在僵着,通通的归降了。

    就连山上树林里流窜的那些个余盗,都由南寅亲自出面劝降,陆续自愿下山了。

    婆娜弯——终于渐归掌姚千枝之手。

    海岛上万余海盗,为了分派他们,旺城一众是耗了心血了,虽是海军,还是要经过正经训练——并且洗脑的。依然暂时打乱,三老带两新,慢慢安排妥当,一众头目则接受再教训——都扫盲去了。

    至于南寅和郭琼,这俩人在海盗里人望太甚,刚刚归顺到不好随意,就由姚千枝亲自带着,观察后在做后效。

    南寅很安静,老老实实,郭琼挺不愤,可船长降了,他不好说什么,只是一改对幕三两的迷恋,但凡见她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冷嘲热讽,偶尔还翻翻白眼儿,挺没风度。

    到是幕三两浑不在意,对他还是笑语相迎,见面客客气气打招呼,一脸‘衣冠禽兽负心渣女’遇‘痴情被骗纯情少男’的‘从容’。

    这两人怎么闹,姚千枝没关注,海盗们安排完,婆娜弯空空如野……她就得开始行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