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啊”小皇帝好像被吓了一跳, 手紧了紧, 白猫儿吃痛, 喵喵两声跳下榻去,一溜烟儿似的跑了。

    “朕的猫”他叫了声,挣扎着想下榻去追猫, 无奈韩太后抱的太紧,只能瘪瘪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一会儿在跟毛团玩儿,你表哥问你话呢。”韩太后斜睨了云止一眼, 伸纤指戳戳小皇帝的额头。

    “啊”小皇帝歪头,一派天真模样, “什么话”他问,随后仿佛想起来似的猛摇头,“朕不想见, 怪吓人的, 朕害怕。表哥觉得见有用,就让外公去见吧。”

    “臣领旨, 愿为万岁解忧。”一旁, 韩首辅顺杆就爬上来了。

    云止面沉如水, 心中知晓借流匪口指韩家闭城不仁, 令百姓乱命的事儿, 算是彻底没戏了。

    特别不甘心, 他又道“万岁, 今次臣往北方平乱, 多得加庸关姜企将军相助,边军甚苦,粮晌不足,胡人凶残,难以抵挡”朝廷有奸臣特指韩家人贪污边关军晌,云止开了个话头,微微点了点。

    说实话,如果不是被万圣长公主连哭诉带威胁,他都想直接上奏折了。

    “缓之,边军困难,我是知道的。只是如今大晋内乱,反贼黄升占一州之地,眼见就要自立逆王,灵州离燕京太近,实为心腹大患,而胡人癣疥之疾罢了,并不致命。”见小皇帝歪头看云止,仿佛有点兴趣的模样,韩首辅立刻接过话。

    一脸凝重,他语重心长的道“你还是太年轻,不大会惦量轻重缓急,大晋泱泱大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总难免有些许小乱子,不碍什么,世事便是如此。”

    “你我同为朝臣,所需所为便是分辩急缓,尤以万岁爷安危为重。”韩首辅抚颏下三络长髯,回身恭手对小皇帝,“万岁,为应对灵州黄升,臣这半年内,确实调了加庸关粮草,只唯恐朝中众臣慌乱,未曾公开说,今日缓之既问起,还请万岁为臣分辨。”

    “啊分辨什么”小皇帝愣愣的,其实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乖儿,你忘了,你外公送毛团过来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要调粮草的事儿你亲自盖的印。”韩太后在旁提醒。

    “哦对对,朕盖的印。”小皇帝仿佛想来了,兴奋连连点头。

    那是他生平第一次见活的动物,白白的可爱极了,抱在怀里还差点让抓了,印象很深刻的。

    “表哥,外公调粮草,是朕答应的。”他这么说了一句,噎的云止差点没背过气去。

    贪污军晌,这是诛三族的大罪,这么容易就辄过去啦

    万岁爷,您真是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小皇帝,云止哭的都有了。心不甘情不愿,他想在献言,然,小皇帝早就不耐烦,想去抓猫,看起来随时能轰他走的模样

    “此回大胜而归,多得军中兄弟和加庸关下诸将领相助,姜将军已上表朝廷,请为嘉奖,此为上表,请万岁爷过目。”生怕在纠缠被轰下去,一件事都办不成。哪怕在不甘心,云止只能做罢。

    心里那窝囊啊,就别提了。

    “呈上来吧。”有人上奏折,这套程序小皇帝是熟的,表情板正,小手一摆,大太监任九万便接过,恭敬递往他手里递,谁知他皱了皱眉,“给外公吧,让外公看,结果告诉朕就行了。”

    “母亲,朕饿了,想用膳,还想找毛团玩。”他扭着身子,撅嘴不满。

    “唉,君国大事你也真真拿你没办法。”韩太后满面慈爱,无奈的摇头,“首辅,万岁爷既信你,便劳你辛苦,跟缓之这孩子交接吧。”

    “行了,行了,乖儿,快别闹了”简单吩咐一声,她做出副被小皇帝闹的受不住的模样,“走走走,母亲带你去找毛团儿。”说罢,在没理云止等人,拉着小皇帝施施就走了。

    脚步一跳一跳的,小皇帝一扫困容,满脸兴奋。

    云止

    人生都惨淡了

    他才走半年啊怎么万岁爷看起来越来越不像话还活回去啦人不是应该越长越大吗

    “缓之,除了姜将军的上表,你可还有什么补充跟老夫说说吧”屋里,韩首辅扬着那张笑成菊花儿的脸,恶心的云止一愣一愣的。

    不过,撅了云止好几回,韩首辅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手里这道名为上表,实为请官的奏折,他简单扫过两眼,泽出两个明显保皇派的将领,其余的,都没有挑剔,就都允许,直接递到了小皇帝手里。

    随后,韩太后借着用晚膳的功夫,手把手拿着御玺,鲜红的大印盖在了奏折上面。

    而其中,姚千枝那旺城提督的官,就挂在最下头。

    一块儿被允许了。

    拿回奏折,云止在没停留,被恶心的披星戴月的滚了。慈安宫里,哄睡了小皇帝,韩太后闲闲歪在贵妃塌前,“爹爹,怎么着心里急了”

    她看着韩首辅,一双妙目微带嘲讽。

    “区区个毛头小子,我急什么。”韩首辅冷哼一声,“实是个愣的,竟还咬死我不放了”

    “人家是忠臣良将,能为国为民献身捐躯的,你个奸邪外戚,人家咬你不正常吗”韩太后轻轻吹着刚染了豆蔻的指甲,嗤笑着。

    “怎地,我是奸邪外戚,你就不是淫乱太后了哼哼,韩良儿,你少来跟我来这套,若不是借着我的身份,你以为你能当上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母”韩首辅立着眼珠子骂,“区区市井小妇,别得了便宜卖乖,给脸不要”

    “瞧你今儿对云家小子那副浪样儿,是不是看上了我可告诉,他是万圣那泼妇的儿子,论辈份是你的亲外甥,你在宫里弄些假凤虚凰的玩意儿,我是懒的管。弄到云止身上他是个愣的,真敢给你捅出来,到时候,五马分尸都是你”他满面不屑,语气满是威胁。

    “我五马分尸,你难道能好死就死了,拖你韩家一门我乐意。”韩太后冷笑,吹吹指甲,满不在乎的模样,“你想用女儿攀天梯,拿我顶缸,今儿有这下场,是你的报应啊”

    “说的好像当初抛夫弃子的人不是你一样,我威胁了你,你不是顺势应下来了吗连反驳都没有,高高兴兴的进宫,享福贵,受荣华,到如今,你装什么贞洁烈女”

    “这些年,你问过你原来那丈夫吗你提过你亲生的儿子吗若说原来你是没权没势,没跟我谈判的条件早几年你就成了太后娘娘,小皇帝对你言听计从,怎么不见你问问他们”

    “你手里捏着我父母的性命,却质问我为何不反抗你韩载道,你真是无耻至极”韩太后终于变了脸,咬牙切齿的骂。

    “乌鸦落在猪身上,谁都别嫌谁黑。担忧你父母性命怎没见你少找几个男人,无情无义的天生淫妇”韩首辅半点不客气。

    “我是淫妇呵呵,你那亲生女儿明知选秀还能跟个马夫跑了,谁是天生的淫妇况且”韩太后就骂,“你前几年寻到你那女儿女婿,人家向你哀求的时候,你不是亲手杀了他们吗还摔死了外孙女”

    “那都是你的血脉,你亲生娇养长大的,所谓虎毒不食子到底谁无情无义啊”

    一句骂到命门上,韩首辅脸色铁青。

    父女俩在大殿里你一言我一句,互不相毫,都死死往对方痛处戳,句句全是要人命的话,骂了好半个时辰,许是累了,终于停了下来。

    两人相顾无语,不服输的互相瞪视,缓了好半晌,终归还是韩首辅先服了软。

    这些年天天斗嘴,早早就习惯,很快平复了情绪,他深吸口气道“今日云家小子上的折子,我细瞧了,提的虽都是边关小将,到不知他在里头插了几根钉子,充州虽远,临近胡地,还是要注意一番的,免得在小处落了下风。”

    “朝堂上的事儿,我不懂,你自个儿处理就是了,无需问我。”韩太后恢复闲闲表情,继续欣赏指甲。

    “你懂个甚”韩首辅嘟囊一句,到没在大声,只道“今次云止平乱那几个地方,泽州,旺城我会想办法往那边安排人手,你管好万岁爷,到时候让他下旨就是。”

    “这还用你说,我若没这能耐,你不是早我把灭口了”韩太后翻了个白眼儿。

    两人相看两相厌,谈完正事完全不想独处,韩首辅铁青的脸告辞,还在宫院门口站了一会儿,生怕宫人看见他神色不对。

    匆匆归府,找外戚党们秘谈暂且不提,单论云止。

    垂头丧气回了长公主府,又被生怕他说错话,一直候着他的亲娘勒逼讲述进宫过程,还被好一通怼,心情那叫一个抑郁。

    好多天搭拉着俊脸,长眉都下垂了。

    足足低沉了半个来月,才慢慢缓合心情,发现了外戚党们的异动。

    “充州,旺城跟我有个屁的关系,爱咋样咋样吧”想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