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大房两口子本份老实,心头惶惶, 好在有姚千蔓在到还绷的住。毕竟, 如今大刀寨的资金流动都握在这位手里, 跑都跑不了。三房夫妻做为反骨的亲爹娘, 那是逃也没得逃。四房精明, 知道上了贼船就没得下的道理, 至于二房,姚天礼那叫个兴致勃勃

    他本就是姚家最叛逆的人,年轻时被父母压着读书,临老临老还能疯狂一把, 心里那股冲劲儿就别提了。

    小辈们男子都在寨里, 根本还不晓得, 女孩们儿,姚千蔓早深入其中,退亦没得亦, 姚千蕊前次得了父母的令, 如今正在扫盲班帮季老夫人教学, 性子开朗不少, 她年纪小, 其实不大明白自立为王的意思, 只觉得三堂姐威风厉害, 想做什么都肯定能做到。

    姚千朵本身脾气厉害, 亲爹姚天礼那么个性格, 又深恨朝廷无辜流放他们, 害得亲娘合离,弃她而去,姚千枝想争上游,她真真是举双手双脚赞成,恨不得直接反了

    于是,几个姐妹中,真正心中惶惶,觉得天都要塌了的,只有二房姚千叶一人。

    做为姚家唯一的庶女,早年还养在嫡母郑淑媛屋里,姚千叶性格温和柔婉,说白了就是没脾气,甚至有些软弱。三堂妹的决定,祖父赞同,家里没人反对,哪怕她恐惧的想死,都没敢说出一个不字来。

    回到二房,她自个儿的房间,父亲被叫到正院谈事去了,哥哥在山里,自嫡母走后,妹妹经常跟祖母一块住儿,并不在院里。姚千叶坐在床上,脸色苍白,越想越害怕,忍不住提裙摆去了西侧间白姨娘的住所。

    提督府里,二房独占了个小院子,约莫五,六间房。正屋自然归姚天礼,而白姨娘,就算郑淑媛合离大归,她还是守本随份,自挑了侧间住。

    一步迈进侧间门儿,白姨娘正坐在灯下补衣衫,见女儿进来忙站起身,“千叶,你这是怎地了脸色这么难看,哪里不舒坦”迎上前,她上下打量女儿,关切的问。

    “没,没什么。”姚千叶摇摇头,紧紧抿着唇。

    “手这么凉,还说没事。”白姨娘蹙了蹙眉,握着女儿的手,瞧她的神色,了然一笑道“是因为今日老太爷说的是事吧”

    “你是害怕了”她低声,虽是疑问,但听那语气,竟似著定般。

    “姨娘,你难道不害怕吗千枝是个女孩子,她做官本就不对,还藐视皇权,她,她”姚千叶磕磕巴巴,眼底俱是恐惧。

    “你这孩子真是三小姐哪里不对了女孩子做官又如何这是充州的规矩,朝廷允许的。北边这么乱,胡人时时犯境,男子被征兵上战场杀敌,女子留乡中织布种地,为了养家,活活累死的有多少都是保家为国,凭什么男子能名留青史,女子就是应当应份”

    “若胡人占领中原,祸害的难道只是男子女子就能逃脱都付出了代价,承受了风险,怎么女子就不能做官”灯光下,白姨娘的表情温婉,眸光却闪闪发亮。

    她是南方人,长的小巧玲珑,站在姚千叶身边,才将将到她的肩膀,仰着脸儿,她紧紧握着女儿的手,“千叶,姚家是厚道人家,疼爱女孩,所以你不明白这世间女子的苦”

    “为人莫为女儿身,百年苦乐由他人。在家从父,出门从夫,夫死从子。这一辈子,女人从来做不得自己的主,世道要你如何,你就要如何,姨娘身受其间苦楚,实在太明白了”白姨娘说着,嘴唇微微颤抖,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姨娘,你,你和爹爹”

    姚千叶是在嫡母房里长大的,姚天礼和白姨娘那点破事儿郑淑媛虽然没明面提过,但她身边的嬷嬷丫鬟,有意无意的,都在姚千叶耳边唠叨过,她知道的还都挺清楚。

    长辈的事儿,她身为女儿不好评说,确实阴差阳错,好在爹爹和姨娘感情一惯好,姨娘对嫡母还尊重,守规从份。在燕京时,姚千叶往日出门交际,听见旁人家中妻妾斗法,嫡庶不合的时候,还曾经暗自庆幸自家合顺,哪怕后来嫡母合离大归,都没人包括嫡妹指责姨娘,无非便是往日她真的做到了份儿。

    但,今日听姨娘话中意思,“你,你当初是不愿意”嫁给爹爹吗姚千叶眼中含泪。

    白姨娘眸光微闪,没有说话。

    当初说什么当初那会儿她爹刚死,尸骨未寒的时节,她哪有闲心想未来终身满脑子都是好好练武,继承爹爹的镖局,跟着姚天礼来燕京,亦不是为了享福,而是族里人借口她家无子,要收走爹爹留下的土地房产,她实在没有办法,才跟到燕京来求救。

    谁知,事情还没开始办呢,就出了那么件恶心的意外,郑淑媛怪她破坏了她的婚姻,那她呢,她该怪谁啊

    本来不都说的好好的,她认倒霉当没发生过,只算被狗咬了一口,收了赔偿就走人。要不是姚家和郑淑媛驭下不严,让那丫鬟漏了口风,白家本族人找上门,说她败坏门风,要浸她猪笼,当她愿意做妾,进门矮人一头吗生下子女都跟着从了庶

    要么嫁人,要么死,她有别的选择吗又不是她做错了事,凭什么让她付出代价

    “姨娘,你,你恨爹爹吗”小心窥着白姨娘的脸色,姚千叶怯怯的问。

    恨吗怎么能不恨呢最初的时候,她看见姚天礼都想宰了他,但妾杀夫是重罪,姚家人在和善,她若杀了姚天礼,人家都不能容她。哪怕遇上恶心事儿,哪怕当了妾,她都不想死。不止不想死,她还要活的比谁都好。

    妾的规矩,她守那会儿没选择自尽而是进门,就是认下了这个身份,她不会反驳,但其余的

    “这世道啊,女人天生就比男人矮三分,活都只能活在个框框里,姨娘没本事,砸不开这个框框,但,千叶啊你现在有这个机会了”白姨娘紧紧咬着唇,把女儿的手握的生疼,“你别怕,你跟着三小姐,好好的看,好好的瞧,看看她能不能砸开这个框框,争出一番新天地。”

    “或许,你现在还不能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或许,争出来了,你发现其实也没多好。但是,最起码在来日,你闭眼的时候,不会觉得那么悔,不会觉得这辈子随波逐流,都活在别人画下的圈圈里,没自己走一步”

    活到最不堪的境地,白姨娘没选择从容的死,反而跟姚天礼温馨和谐,半辈子没红过脸,还生了两个孩子,她不后悔,因为她目标明确不想死,要过的好。

    是,她现在过的挺好,儿女双全,家庭幸福。可,这不代表那是对的。

    她只是毫无选择,没有第三条路可走罢了。

    但是如今,她的女儿有了开辟第三条路,甚至更多的路的机会,哪怕是推,是逼,是打,她都要女儿去走一遭。

    姚千叶和白姨娘这番对话,家里没人知道,就算后半夜的时候,姚天礼从正院回来,姚千叶都没把这番话的一字一句泄露给他。

    或许,这有些对不起父亲,毕竟他对姨娘很好,情深意切,但做错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哪怕他不是故意的,他有各种各样的苦衷,可错了就是错了。

    两情相悦的假象,互许真情的错觉,姨娘能骗父亲一辈子,那是他的福气,若中途反悔了,不想骗了,那么真相亦是父亲应该承受的。

    一晚上没合眼,姚千叶自认想通了,虽然还是不大明白姨娘为何勒逼她藐视皇权,非让她积极参加这掉脑袋的事情但,姨娘是疼她的,肯定不会害她。

    所以,在次日清晨,姚千枝聚集家里人,一脸兴奋的说她有个一本万利挣银子的法子,但需要家里女孩子领头,做个主事的时候,姚千叶第一个举了手。

    “我想去。”她低垂着头,声音细小。

    但屋子就这么大,安静环境里,声音在小,姚家人还是都听见了。

    “二姐,你今儿怎么反了常性,竟然冒头了”姚千朵满面惊讶,嘟着嘴道“本来我还想去呢,谁知道让你抢了先”

    “你脾气急,没点稳重样儿,便是自荐,我都不会让千枝用你。”姚千蔓便笑着调侃妹妹一句,复笑着向姚千枝建议,“二妹耐心沉稳,你提那事儿,正适合她做。”

    “嗯,到是稳当。”姚千枝想了想,便点头应了。

    屋里姚家人你一句,我一句,又是奇又是赞。姚千叶从没得过这待遇,一时昏头胀脑。

    偶然抬头,她看向墙角处,姨娘正站在那儿欣慰含笑望她。心中突然一悸

    仿佛,不管什么时候,怎样处境,只要家里人聚会,姨娘总是站在最外围,最偏僻的地方,从来不开口,不说话。

    没人会问她的意见,没人会在意她的想法。哪怕那件事会决定她的命运和未来,她都没有开口的权利。

    或许,不止是姨娘,她不也一样吗

    看着镇定站在人群中央,从容分派指挥,好像在发光一样的三堂妹,姚千叶突然觉得,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旺城这边怎么发展,如何分派暂且不提,单说云止。

    领着大队人马草行露宿,瑶瑶走了足有三个半月,他才终于回到燕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