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攻城
    屋子里, 有人端酒上肉,徐玲娘和丁头龙挤坐在一张太师椅中, 借着晕黄烛光解怀饮酒, 开怀畅谈。

    “我说丁大头, 姓姚的小丫头片子长的那么好看,嫩生生的小娃娃,就直接一刀抹了她, 你真能舍得不觉得可惜”徐玲娘坐在丁龙头怀里, 斜眼看他,调笑道“怎么不纳进屋里, 来个人财两得”

    “嫩娃娃哪有我的娇娇儿有滋味, 老货才有嚼头儿呢。”丁龙头嘴里说着, 便把徐玲娘抱起甩在桌案上, 双手使力,撕啦一声,衣裳便裂开了。

    “呸, 说谁是老货儿作死的东西, 老色鬼,你这个离不得的下作肠子。”徐玲娘伸手揽住他的脖子,一边笑,一边骂。

    就在桌案上,俩人连衣裳都没脱, 就胡天胡地起来, 喘息、嬉笑、嚷叫仿佛在为收编大刀寨, 得到大笔银子,高官得坐,俊马得骑的美好未来畅想,欢庆。

    同理,此时此刻,晋江城千总姚府。

    盘腿坐在炕上,姚千枝闭目轻揉额角,眉心微微蹙着,仿佛在为醉意而头疼。

    “主公,你当真信了那徐娘子的话,要将她带回寨子,商量同盟之事”坐在她身旁,霍锦城面含笑意,轻声问她。

    姚千枝便睁眼,“带了如何不带又如何反正是同样效果,到无妨了。”

    “同样效果”苦刺有些懵,“什么效果”

    “自然是信不过她了。”姚千枝摊摊手,见苦刺瞪圆眼睛,仿佛不敢置信,就笑她,“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们姐妹情深,仰头拜把子那套是真心真意的吧”

    “难道”苦刺犹豫,“不是吗”

    “说什么呢肯定不是啊,头一次见面哪来的真心真意嘴里说的在热闹,呵呵,指不定转头她就奔向丁龙头的怀抱了呢”姚千枝撇撇嘴,不知自己无意窥知了真相,只道“无顾献殷勤,态度还放的那般底,怎么可能不求点什么呢”

    “不过,先含糊着吧,终归攻打旺城的时候,大伙儿还要合作,就这么先热呼着,好好探探她的意思。她要是真心,那自然最好,她要是假意想算计什么,我也不惧她,反而”姚千枝伸手摸摸下巴,笑的诡异,“她手里那点人,丁龙头那家底,我还真是挺看中的。”

    “哦主公是想吞了他二人的势力”霍锦城挑了挑眉,丝毫不觉惊奇。

    “是啊,我就瞧着他们的人挺好。”姚千枝搓搓手,“而且,不止他们的人,旺城那地方也不错啊”

    “主公想要旺城”这般出乎意料的话,终于震碎了霍锦城那张八风不动的脸,愣愣的,他简直不敢置信,“那是朝廷的府城,怎么会给”你这个土匪

    尤其你还是个女子

    “为什么不能给我我也是官啊,千总呢,正七品,不能跨界当知府,我还不能当个驻守的将军在这乱世中,拳头才是硬道理。”姚千枝耸耸肩,见霍锦城呆呆的脸,不由道“说是说,这事儿还得细商量,我想的是好,然而如今的局面由不得我做主,想得旺城,得天时地利人和。”

    “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在说”把旺城收入囊中的事儿。

    姚千枝安抚他。

    霍锦城就松了口气,以为那不过自家主公一时妄想,做做白日梦而已,并未想成真。自我欺骗着划过这个话题,他道“那我先派人探探丁龙头和徐玲娘的底,主公在回山中跟蔓娘子商量商量。”

    “不拘他二人是否真有关系哪怕只丁龙头一人,寨中安全亦是首要,咱们攻打旺城等闲归来不得,需让蔓娘子慎之又慎才行。”

    “嗯,这是实情。”姚千枝就点头,“打旺城就那么点事儿,强马强攻的。我到准备让你守在山里,防着丁龙头他们,你看如何”她寻问霍锦城。

    霍锦城皱了皱眉,“让我留守,到是可以,只是嗯,我观周靖明那意思,如果我们攻下旺城,他还有令我们前往泽州城辅助平叛的想法,那平叛的领将就是云都尉是我少时好友,霍家出事,我能逃了性命多得他的相助,所以”

    “你想去见见他”姚千枝就接话,见他点头,一脸不好意思,便笑,“也无妨,大刀寨地势易守难攻,不开寨门的话,等闲三,四倍的人都攻不进去,你回不回去差别不大。不过你跟那云都尉关系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他觉得朝廷待你家不公,想要给你家平反”

    “当初万岁下旨诛我霍家三族,满朝堂中,只有云止三进皇宫为我家请命,都是一块儿长大的,他还是我父的学生”霍锦城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哦”姚千枝点头,垂头不知在想什么,好半晌,她突然笑了笑,眸光闪烁,“行啊,我同意了,你就留下,见见你这个好友吧”

    “是。”霍锦城被笑的一脸莫名。

    站在角落,被这俩满肚子坏水弄懵,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的苦刺,见他俩终于谈完了,才小声怯怯道“你们只要丁龙头和徐玲娘的人吗那个黑娃娃怎么办不用防着他吗”

    “黑娃娃谁啊”两人同时一愣,姚千枝摸摸头,“有这么个人吗”她做回忆状,露出个牙疼的表情,狠一拍手,“还真有存在感太低了”

    “不行不行,不能把他忽略了,好歹手底下七,八百人呢,关键时候能当股力量使。得贼上他。”她抓过一脸懊悔的霍锦城,头凑头,肩挨肩,又商讨起来。

    远处,独自住在城效外荒废兵营里,黑娃娃突然觉得有些冷,莫名的后脖子发凉,“倒春寒啊”他嘟囔着,紧了紧身上的被褥。

    商定了攻打旺城的时间,姚千枝和霍锦城紧赶马似的,回了趟山里,跟一众头目,尤其是姚千蔓仔细叮嘱,共同布防,几天后,他二人急匆匆的又赶回晋江城。

    关系到日后仕途,周靖明对他们这次出征很重视,早早给备足了后勤粮草,顺便配备上军师心腹邵广林一枚。由四位当家的带头,一行三千余人赶路,不过四日功夫,就到了旺城底下。

    旺城前靠海,后靠山,一众人走熟不走生,仔细观察着旺城动静,发现城门紧闭,没得便宜点。就暂时藏进了山里,围坐商讨起如何攻城各种天马行空的主意,气的做为军师的邵广林眼睛直翻白儿。

    他们这边如何暂且不说。只道晋山大刀寨。

    正堂中,姚千蔓坐在椅子里,手里拿着帐本,心思却并不在此上,指尖轻轻揉着额角,她琢磨着寨子里该添些兵器了,人越招越多,总不能都用狼牙棒对付,且,弓箭手该多备些,不死练出不来人,铁箭头的需求很强。寨子到是有会打铁的,还不少,可她该到哪儿去弄铁呢

    少了还不行,得是大量的。

    越琢磨头越疼,她叹口气,正准备算算帐换心情,外间,王花儿突然跑进来,急急的道“大姑娘,外头有几个逃难的女人敲寨门,说她们是阿姐寨的,她们寨主跟咱们大当家的是盟友”

    “晋江城那个丁龙头不安好心,趁着攻打旺城,寨内空虚的机会偷袭了她们,杀了她们好多人,占了她们的地方。还要对咱们大当家的不利,让咱们赶紧想办法通知大当家的,莫要被姓丁的得了手”

    “她们要进来,咱们怎么办”

    “哦。”姚千蔓微垂目,面上带着从容笑意,眸光却满是平静,“还真的来了呀,这是觉得寨子里没了千枝就不行吗”

    “我看起来很好骗,很好欺负吗”她站起身,笑容慢慢收敛,“走,会会她们,咱们听听,她们唱的什么曲儿”说罢,便莲步轻款走出大厅。

    “哎。”王花儿愣愣点头,半晌缓神,紧步就追,“大姑娘,等等我我给你带路”她边追边喊,心中还暗暗叫苦。

    娘呦明明小碎步,轻摆慢摇跟荷花儿似的,怎么走这么快她这大长腿还追不上啦

    大刀寨,山道拐角。

    赛金花卧在湿滑软烂的泥土中,身边是沾满露水的草丛,伸手缕了把头发,将意图钻进领口的青虫捏死,爆了一手的绿液,烦躁道“罗英那没用的东西,一个小娘皮都哄不好,赶紧把寨门骗开,早干早了”

    “别急,快了,你看那小娘皮都冒头了。”她身侧,同样趴着的女子孙睐梯安慰她,“你有心急这个,还不如想想一会儿进寨的时候,怎么别着位置,好等着后头的人来”

    “咱们五百多人和九龙寨子一千多兄弟,还在标头岭那头窝儿着呢,得着消息往这赶儿,怎么着也要两柱香的功夫,咱就这一百来人,想卡住大刀寨的寨门,可没那么容易”

    “有甚不容易的大刀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