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第四十章 做官
    都是她的错, 没她不会出这些事儿这是姚千蔓心中所念, 这段日子,她的心理压力真的非常大。

    “不是, 不是的,蔓儿, 娘的闺女, 这不能怨你啊这怎么能怨你”李氏急的直转转,不知怎么安慰,只能上前揽住闺女,拍着她的肩, 一遍遍的说。

    “就是我,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对得起千枝怎么对得家里”姚千蔓哽咽着摇头,泪水顺着脸颊淌下,“我恨不得划了这张惹祸的脸。”

    “不怪你, 不怪你, 是娘不对, 是娘没本事, 是娘连累了你”抱着女儿,看着她的模样,李氏眼睛通红, 胸中刹满是悔恨。

    初时进山被吓坏了, 一门心思只想着坏处, 怕出事被连累, 竟忘了这件事的根本是因自家女儿而起,反赖上了千枝

    她,她怎么能这样真真太不该了

    “咱们感激千枝,爹和娘会好好报答她,帮着她,寨子里的事儿,咱们听她吩咐,让干什么咱们就干什么。”姚天从突然抬起头,生疏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莫哭了,没事的,是你娘想岔了,一家人哪有谁连累谁的道理,晋山那么多土匪,不都活的好好的,整日吃香喝辣吗”

    “未来的事,未来在说,如果连眼前都过不去,还谈什么未来”他伸手揽住妻女,抹去她们脸上的泪,“咱们一块努力,会好的,会好的。”他喃喃,眼角微湿。

    不同大房夫妻老实巴交,遵纪守法,四房姚天赐和宋氏到是挺高兴。

    “我的儿,千蕊啊,这回可好了,你千枝姐有能耐,娘算是保住你了。”抱着女儿,宋氏几乎喜及而泣。

    姚千蕊,姚家最好看的女孩儿,哪次挨欺负都没少了她,流放途中就不说了,只说小河村里,那地痞赖子就不少,碍着姚千枝的赫赫威名,是没人敢上手调戏她,但每每外院偷窥,吹个哨子眨了个眼儿,说两句荤话,真是没法避免。

    姚千枝总不能一步不措的跟着她。

    在这恶劣的环境下,才十三岁的孩子彻底吓完了,每日颤兢兢连门都不敢出,哪怕在自家院子里打扫伺候牲口,都得时不时看看门外,但凡听见有脚步声,心就直哆嗦,下意识往角落里缩。

    好好的闺女成了这样,当爹娘的能不心疼宋氏一宿一宿的睡不着。

    孩子越长越好看,眼瞧不是农门能养住的,晋山土匪多,兵痞多,她是真怕保不住,哪天一不留神就让人抢了去。

    “这回算是安心了,千蕊,好好跟着你千枝姐,学得泼辣些,谁敢欺负你,你就跑,就跟你千枝姐告告”姚天赐鼓舞着说“你千枝姐有能耐,手底下这些人,她能给你撑腰。”

    姚千蕊抱着腿缩在炕边,垂着头,好半晌儿才低低的应了声,“嗯。”声音细若蚊蝇。

    这改变命运一晚,姚家人是一宿没睡,睁眼到天明,到是姚千枝自觉没了后患,通身轻松,睡的那叫个一夜无梦。

    转日清晨,没等家人好生适应适应环境,她就将兄弟姐妹们通通抓了壮丁,大刀寨发展的太快了,无论是经营,管理,经济还是发展通通的跟不上人口骤涨带来的不便。

    姚千枝手里干活的人是多,乌鸦鸦几千壮劳力,然而管理人员

    满寨子的人,除了她、霍锦城和夏催之外,其余的斗大字不识一筐

    天知道,她看见苦刺给她画着小人儿的帐本时,心里是如何绝望的。

    姚家的第三辈,不拘男女,不说才华如何横溢,天赋怎么惊人起码都是能识会写,千以内的加减乘除能算起来,尤其是女孩子们,都是经过主母培训的。

    意思就是会管人,会理事,会算帐,有最基本的驭下能力和懵懂的大局观。

    这对现在的大刀寨来说,真真全是人才啊

    拽着一众兄弟姐妹,姚千枝在歪路上越走越远,而长辈们,包括姚敬荣和季老夫人都沉默不语,仿佛正默默观察着。

    到是姜氏,做为亲娘有个大当家的女儿,那是一日按三餐的节奏劝,无奈姚千枝左耳听右耳冒,淡定洒脱极了,姜氏就在她耳边叨叨叨,她还能从容的吩咐手下去贿赂晋江城管户籍的差官,顺便在小河村放些流言

    真是把姜氏堵的无可奈何。

    日子一天天的过,转眼到了开春,当姚家人已经彻底接受当土匪家眷的事实,慢慢适应,甚至欣慰这个变化的时候,霍锦城带回来个重要消息。

    “周府台要招安为什么”姚千枝满面惊讶的问。

    “泽州离晋江城那么远,快马都得十多天的功夫,人家诺大的泽州不够抢,非得老远跑到晋江城来周府台招安他有病吗”对于府台招安的决定,姚千枝表示不能理解,“周靖明,他是府台啊,他是个文官,招安我们他有这个权利吗他怎么安置我们朝廷允许吗”

    “就算允许,这晋山里的土匪窝儿,动辄千八百人,招安了我们,他拿什么养活啊”她摇头,觉得此事真真荒唐。

    “主公,边关不比旁处,府台是有权利招安匪类,无需上报的,安置的话,府台权限内可千总数人,虽然只是武七品,可对朝不保夕的土匪来说,应该还是挺有吸引力”霍锦城低声,“晋江城靠海,商人边贸海贸旺盛,想养活人,总有办法。”

    “花那么大功夫,招群土匪围在身边脑子让门挤了吗”姚千枝依然置疑,“就因为泽州有义军,怕让人杀干净了拜托,那离得多远啊,大股人流根本冲不过来,小股的他一个官,身边多少带刀侍卫,又不是我们这样的贫民百姓,他怕什么”

    “在说了,就算他怕,派几个人路上观望着呗,那边一动身,往加庸关报个信不就行了吗那里驻着十万精兵呐,真到紧要关心,姜企不会不管,真任由自个儿地面的府台让义军杀了他又不是疯了”

    听姚千枝百般疑惑,霍锦城就笑。

    周靖明是什么是官员,是贵族,是人上人。泽州离着晋江城那十几天的路程,在姚千枝眼里是远,但在周靖明眼里,怕是转瞬既至。

    姜企不发兵,无非是拿捏他,威摄他,讨要好处,让其屈服,真要有事时还是会出兵,这点,周靖明心里知道,然而呵呵,知道归知道,怕还是会怕的。

    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周靖明这种强烈保重自身的心理,霍锦城不用琢磨就能明白。

    更何况

    “如今不止泽州了,旺城也被义军占了,那里离晋江城近,不过三,五日的路程。”他摊了摊手,“周府台惧怕到也正常。”

    “旺城也被占了”姚千枝拧眉。

    “是啊,据说是泽州义军首领段义那边分出的人。”霍锦城感慨,“不知这人是什么来头占旺城是意外还是有心,若是成心”

    旺城是个海运城,修有北方最大的码头,不拘是走私边贸,晋胡开市,河运海运的商人,都需在此周转,乃是北地最繁盛的商城。

    不止是经济繁荣,旺城的占地位置亦是巧,右靠晋山,左接黄海,前后连续着充州和泽州,像条线般被夹着,是接通南北的要道。

    如今被这么一占,几乎是截断了充州和燕京的联系,所以姚千枝才说,姜企根本不可能不管这事儿,他是加庸关守将,底下十来万张嘴等着吃饭呢,哪怕近几年燕京情况不好,送过来的粮资军备少吧,但在少总比没有强吧来往通道被占都不管,他姜企想领着十万人喝西北风吗

    但凡有点韧劲儿伸一伸,半年一载的功夫,都不用周靖明求,姜企自己就主动来了

    “真是窝囊”姚千枝呲着牙评论。

    “主公,周府台人品如何且不论,这招安之事,您是否有计较”霍锦城俯身正色,“加庸关不比燕京,自开国后便屡有女将女匪,现如今周府台势弱,您带着人投奔算是解他之急,姚家的身份未必不能通融。”

    不过是被连累的小杂鱼儿,虽有御旨不能科举,但没说不能做武将啊,而且姚千枝还是女子,又未离开北地,打个商量,疏通疏通,说不定姚家还能恢复官身呢

    能得到政府的承认,哪怕是个风雨飘扬,自身难保的政府,可在某些层面上,确实是非常有用的大晋已经立国两百多年了,不拘是官员,百姓,哪怕是土匪,都是承认它为正统,是权威的。

    作为雇佣兵,曾受雇某政府清剿所谓反动势力时,那些便利,那些好处,一时间通通涌入姚千枝的脑海中。

    “那就”霍锦城已经确认招安事件的真实性了,那这件事的确值得琢磨琢磨,“如果能当官,自然比做匪强,把人叫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是。”霍锦城就点点头,自派人去传唤,转时间,寨中一众头目全来了。

    包括姚家人在内。

    姚敬荣、季老夫人、姚天礼和

    姚千蔓

    姚家第三代中,唯一能参加这等场面的是个女孩子,长子长孙都未有的待遇,姚千蔓得到了,但这是她自己挣得的,赢得的,没有姚千枝丁点偏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