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女土匪
    横是死, 竖是亡, 早说早拉倒,早死早利落, 反正躲不过这一刀,“祖父, 大伯你们等等, 我有话要说。”她高声,见众人都停下脚步,转身齐望过来,不由抽了抽嘴角。

    “叫我们做什么”姜氏抱着面盆从厨房出来, 脸上还沾着面粉,“你想跟我们说甚,还都叫住了这忙忙乱乱的时节,有事不能私下说”

    “我”被亲娘眼睛一扫,姚千枝就觉得后背发凉, 一直噎住了。

    季老夫人就笑, “几句话的功夫, 能耽误多长时间, 反正天色还早。”她上前拍了拍孙女的背,“有什么话,慢慢说。”

    对三孙女, 她从来都很宽容, 自流放后姚千枝性格真真改变的厉害, 杀人放火提刀剁头都干过, 算是跟往日家教背道而驰,还越驰越远,眼看回不来了,到小河村,本以为能安定下来,慢慢引导劝慰,结果不知为甚,三孙女的行踪越来越神秘,隔三差五便要上山,说是打猎,亦有猎物带回,可

    感觉还是不对

    每每想问,大孙女就在旁打岔,三孙女含含糊糊,季老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却明白这是因家族骤变,孩子才改了性情,到不好逼迫,免得越发隔阂。

    见在家中越来越沉默,几近无语的三孙女有话要说,季老夫人把手中的活儿全放下了,连正在写字的姚敬荣都被她一把拽过,“你们都过来,好好听千枝说话。”她招呼众儿孙。

    姚敬荣完了福字最后一笔写长了,不知道划到桌子那墨能不能擦下去

    鞭子放下,铲子搁置,姚家一众听话转回身进了屋,无数双眼睛齐齐看向姚千枝。

    “千枝,什么事,说吧”季老夫人含笑,一脸鼓励,透着那么慈爱。

    她奶奶是以为她要痛说心路历程,哭诉心理压力,然后跟家人抱头痛哭,从此心郁得解,抹头奔回大家闺秀之路吧

    姚千枝祖母,好可惜,大过年的没让你如愿

    “祖父,祖母,伯伯,爹娘额,事情是这样的,你们都知道,因为南边水患的事儿,咱们这边来了不少难民,前些日子四叔四婶不还遇见过官差杀人吗”她轻声问,姚天赐便点头,宋氏亦像想起当时情景般,脸色变白了些。

    “如今世道更乱了,天寒地冻,南边的人没活路,很多流民直接造反了,攻占了县城州府,杀了不少官员,百姓们惧战祸,四散逃亡,变成了流民,为活命抢衣抢粮”

    “我这些日子得了消息,泽州城让攻占了,府台大人被砸成了肉酱,全家三十多口让流民杀的干干净净,连狗都没剩下。”

    “泽州,离咱们这里有些近了,你们没发现如今村里来了不少外户,时不时就让人偷只鸡,丢件衣吗前些日子南岭那边的钱猎户,就是祖母跟他买过羊皮的那家,五口人全被流民砍死在家中,屋里搜罗的点滴不剩,连屋顶瓦片都让人扒干净了”

    姚千枝低声说,就是这件事引得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坦白把家人接到寨子里。

    “继续留在小河村实在太不安全,我准备把你们都接进山里”在众人环绕的目光下,她抿了抿唇说。

    “接进山里这寒冬腊月,山里无屋无粮,一大家子怎么住且,咱们跟村里人虽然关系冷淡,好歹日常住的近便,人多势众,贼人反到不敢来,千枝,我知道你对村人印象不好,怕真有事他们拿咱们顶缸,可是”姜氏摇头失笑,伸指戳了戳女儿额头,“孤掌总是难鸣,真进了山,就咱们一家人了,你就有千般能耐,双拳难敌四手,不是更不安全”

    “小河村确实靠不住,如果可以,自然是离开更安全,可惜”姚敬荣摇头,他到不似三儿媳天真,觉得有邻里总会相助。

    姚家满门大姑娘小媳妇儿,住的还是村子外围,背后就是晋山,晚上真要有流民从上而下,的的确确是危险,“咱们家是流犯啊,户籍全在这儿,哪能随意离开小河村”他长叹,内心连累儿孙的愧疚几乎到达顶点。

    晋江城是边关,是胡人时时犯边的危险所在,这点姚家人都知道,只是自来了后,除了偶尔村人打架,媒婆找茬,官差打人之外没遇见什么要命的威胁,大伙儿就下意识的忽略了这点,如今钱猎户家五条性命赤祼祼摆在那儿

    季老夫人忍不住不寒而粟,要知道,就在半个月前,她还跟钱猎户媳妇买了羊皮,跟她商量着明年买她家小羊呢

    “千枝,你不懂朝廷律例,就算山里安全,可咱们家跟普通村人不同,除非遇上大赦,否则就要代代扎根在此”姚天达摸了摸女儿头发。

    这句话一落,家里本来挺热闹的气氛,瞬间冷凝下来。

    到是姚千枝不以为然,侧目看他们,“如果咱们是良民的话,当然要听朝廷差遣,让干什么干什么但,要是落草成了土匪呢,谁还管得了咱们上哪儿”

    “落草”姚天礼拧眉,“一家都是女眷,落到哪儿能放心”他摇了摇头。

    做为家中唯二会武的人,姚天礼是真的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的。

    村子里的日子不好过,务农太苦,老父老母年纪大,孩子们受欺负,到不如落草为寇干净利落,来钱还快,只是,回头看看嫂子弟媳貌美如花,女儿侄女儿靓丽逼人,真落草了,让顶头当家抢走一个半个做压寨夫人,他不得把肠子悔青了啊

    哭都找不准调儿门

    琢磨了好长时间,觉得这条路可操作性不强,实在太危险,姚天礼终于开始老老实实种地,勤勤恳恳干活,帮家人分担重任。

    今日见侄女儿提了前头老路,他不由把各中困难一一细说。

    “二伯,你说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不过那是刚进寨的小喽啰,才会保不住自家女眷,若是当家大寨主,又怎会为难”姚千枝摸了摸鼻子。

    大刀寨里,别家的女眷都安安稳稳,插腰骂娘,更别说她家人了。

    “晋山势力纷杂,哪怕小寨子都有一,两百人的规模,入山就做寨主怎么可能若是自家立杆儿到是成,可咱们家多少人,自家立杆儿,糊弄自家玩吗”见侄女天真,姚天礼不免失笑。

    “咳咳”本一脸惶恐状,完全没想到堂妹会突然摊牌的姚千蔓听到这儿,突然咳嗽起来。

    话说,千枝确实是入山就当寨主,威名赫赫,寨中还私藏盐湖,日进斗金那规模发展的让她目瞪口呆她跟二伯关系挺好,还是提醒一声,莫在多说,免得一会儿打脸怪疼

    “嗯。”果然,听二伯的劝说之词,姚千枝眼中闪过丝笑意,“大家若只担心这个,到是不必。实不相瞒,这段时间我嗯,我在山上挑了个小寨子,蒙兄弟们抬爱,到是当了个寨主”

    “什么”她话还没说完,姜氏就跳起来了,手里面盆呯的落地,扬起一片白,三步并做两步,她一把揪住女儿领子,印出半个雪白巴掌痕,“你说,你干了什么”

    “额,就是挑了个寨,落草当大寨主。”姚千枝缩着肩,安静如鸡。

    “我的天呐,千枝,你,你”你胆子太大了,你小姑娘怎么敢干这样的事你怎么能瞒着季老夫人嘴张着,身子发软,就觉得眼前一片金光,她,她,她这孙女是不是彻底走上不归路了是不是真回不来了啦

    她的大家闺秀啊

    “那寨子里是什么人”

    “具体怎么回事”

    “你怎么挑了人家”

    “为什么会让你个小姑娘当寨主”

    “你,你”

    姚家齐齐围上来,一众你一言我把姚千枝头发都给问炸开了。

    “冷静,冷静”她高举双手,“大家真想知道,跟我上山看看嘛转一圈儿,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反正是自家寨子。”

    一句话落地,姚家众人刹时无声,每个人的表情都说不出的复杂,百转千回。

    自得了寨子,姚千枝真心是没少在上头花功夫,撒下银子扩展,人越来越多,地方肯定就不够用了,寨子向外开扩,重建寨墙,她甚至还意图将溶洞那边全扩进寨子里。

    只是天寒地冻,那边山路还挺崎岖,暂时有些操作性难题。

    但,伟大劳动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内有秦始皇修长城,外有埃及金字塔,区区圈个溶洞,姚千枝觉得,但凡功夫深,肯定能成真。

    “祖父,祖母,我这大刀寨如今已有三千多人,不过壮丁少,刚刚一千出头,余下的全是老弱女眷,但这北方的女人生性都彪悍,能择出七百壮妇,都是能打跪男人的主儿。”姚千枝坦了白,姚家人连过年的心都没了,一行人匆匆跟着她上山,随后,便被眼前一切给震惊了。

    高耸的峻岭,五米的寨墙,墙上望风口,寻风眼样样齐全,寨门口壮丁把守,远处高岭上,有很明显的峰火台,上面隐隐绰绰,能看见人影晃动。

    站在门前没稳脚根,一声齐齐大当家的呼喊震的姚家人耳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