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盐湖
    在王狗子嘴里,这位姓霍名锦的年轻男子,自称是南边来的乡绅子弟,读过几年书,因家乡发水举族逃难,半路途中一场时疫死了干净,他浑浑噩噩往北边走,让土匪给劫了,一刀砍向胸口,差点丢了命,好在人聪明,让土匪留下当了师爷。

    不过,他是个读书人,傲气的很,不愿意屈就从贼,就勾结外人,直接把寨子给挑了。

    “女爷爷,他伙同的外人就是我们,挑的寨子是坞山匪,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们后来给烧了,能挑了那地方,多亏了霍师爷帮忙,人家厉害着呢”一提起霍锦,王狗子赞不绝口,又挺可惜的道“就是啊,霍师爷身体不好,整天介儿病殃殃的,这疼那疼,走山路还能撅过去,要不是刚回村的时候他烧着,咋叫不醒,我们说不定早就办成户籍,买了良田,成富家翁了。”

    “根本不能让二当家给绑了,花儿也不能让他糟蹋了,我娘她们”王狗子抽了抽鼻子,蔫巴巴的。

    “这姓霍的,如今也在黑山寨里”在的话,她们怎么找

    “没有,没有,二当家嫌他病歪,怕过人,不让进寨子,我们把他安排在老拐弯那边的树屋里,轮留照顾着呢。”

    霍锦病的厉害,还缺衣少药,初时一直处在濒死状态,如今好些了也是时醒时昏,下不得床,但,不得不说,有智商跟没智商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王狗子这一伙儿能在黑风寨混得平稳不挨欺负,喝酒吃肉的,都多亏了霍锦相助,就连王花儿个村姑,都因他的提点,成了二当家的宠妾,有几分脸面了。

    “咱去找他,让他给咱出主意。”王狗子拍着大腿,跃跃欲试。

    姚千枝沉吟着,思考利弊,好半晌,回头看了眼大堂姐,见她娇花般容颜上掩不住的惊慌担忧,不由叹了口气,“成,那就去”

    见见这位霍智商担当。

    打定主意,一行人收拾了收拾就是把罗黑子的尸身从山崖边扔下去毁尸灭迹,姚千枝劝通了两个小胡儿,便起身行动了。

    胡狸儿,胡逆我们是被逼的,她举着拳头看我们笑,多渗人呐谁敢不跟着

    翻山跃岭,拐弯抹角的走了大约两刻钟的功夫,她们来到一处枫树林子,如今临近秋天,树叶泛黄,打风一吹飘飘洒洒,叶落如黄金,看起来还挺漂亮。

    “哟,许久没见这颜色了,还真个景儿。”姚千蔓停下脚步,紧了紧手臂,满眼赞叹。

    “是啊,真好看。”被她揽在怀里的胡雪儿连忙点头,笑的眯眯着眼。

    她们身后,胡狸儿和胡逆嘟着脸恨恨的瞧着,眼里全是委屈,什么姚家温柔大姐姐,全是骗人哒抱着他们柳儿不撒手,还带绑架人质的他们能不跟着吗

    说了两句进林子,踩着金黄的树叶,她们来到一处三人合抱的大枫树旁,就见诺大的树冠底下,贴着大树建了做极小的屋子,俱是木制的。草扎的屋顶,小小的院子,外头是葛藤缠木桩的篱笆,炸着刺儿。

    王狗子领头上前开院门,引着人往里走,几步进屋,一行六人把个小小的房间塞的满满当当。

    定睛去看,屋里一辅大炕,两床铺盖,一个起火的炉子,余下的桌椅板凳一应没有,干干净净,根本不像能住人的地方。

    不过,炕上,红面绿花的大被下供着个人行,似乎听见门响,他艰难蠕动着撑起脖子,“是谁来了怎么这么早”

    “哎哟,我的霍大哥,你可别乱动,小心把胸口伤伸开。”王狗子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去扶他,“我来,我来。”他小心扶着那人的肩,一点一点把他撑坐起来,那模样,跟伺候亲爹似的。

    借这功夫,姚千枝也仔细打量这智商担当。

    越打量,眉头皱的就越紧。

    王狗子说姓霍的是南边乡绅家的公子,但她瞧着这人的面骼骨架,完全是北方人的体格,而且,哪怕脸色腊黄,形容憔悴,那眉眼依然透着一股锋厉,不大像个读书人,通身气派十足,是居移气养移体的尊贵,乡下土财主,养得出这样的儿子

    姚千枝表示怀疑。

    据她看,这位霍师爷给她的整体感觉更像姚千蔓,就是那种受过家族教养的嫡长子女,哪怕受难,依然坚韧稳重,不过,跟姚千蔓不同的,面前这男人的眼神,那股子藏在深处,却掩也掩不掉的恨意,到有些像姚千朵,被硬生生强走亲娘,失去亲人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霍师爷有故事啊

    姚千枝抿了抿唇,笑容带着几分深意,霍这姓还挺熟悉,连累她们的祸首,户部那犯事让杀了三族的主谋,不就姓霍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