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第二十章 做媒
    来人是个约莫四十上下的妇人,穿着酱红色的粗布衣裳,满是皱纹的脸上抹着厚厚的粉儿,辅的不那么均匀,像冬瓜上浮的那层霜一样不自然,手里甩着绣鸳鸯戏水成双成对的大帕子,髻角斜插一朵大红花,走路一踮儿一踮儿的。

    “季老嫂子,给您道喜啊”不请自来,推门而入,都没顾被她吓的四下逃窜的姚家男人们,一眼叨中季老夫人,她满面堆笑的嚷。

    声音尖锐粗糙。

    季老夫人被喊的一愣,眯着眼好半晌儿才反应过来,“哎呦,这是额,是,是冯妹子吧”住村东头那媒婆儿,日常出门总见她扭着腰在村里乱转,拿着手帕还一甩一甩的,真正的挺显眼

    偶尔遇见,性格还真热情,跟谁都能搭上话儿,季老夫人跟她寒喧过几句,勉强算是认识了。

    “冯妹子今日登门,见面就道喜,所为何事啊”冯媒婆声音太尖了,季老夫人耳朵不大好,她那句托我上门提亲隐藏在尖锐的笑声后,季老夫人没听见。

    不过,她没听见,姚家人是听真真的,姚千蔓、姚千叶,姚千朵几个正当年的姑娘脸上羞的飞红,扭身子就躲出去了,临走前还拽走了不大懂这些的姚千蕊,至于姚千枝嘛

    呵呵,姚千蔓是拽她了,可惜没拽动

    “季老嫂子,咱们打过照面儿,您是知道我的。寡妇失业拉扯个孩子,过着不容易,那下生鬼死的早,可不就苦了我嘛,娘们家家,田里的活儿拿不下来,不就得走街窜巷,给人接个生,保个媒”冯媒婆真是不客气,没等季老夫人招呼,一屁股坐在炕上,端着茶水就往嘴里灌。

    “我这些年保媒拉纤儿,咱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在不骗人做丧良心的事儿。你家虽是犯事儿刚来的,我瞧着到像正经过日子人,几个闺女长的也俊,这不就有人相中,托我来给说媒了吗”

    冯媒婆这话说的太明白,季老夫人想装听不懂都不成,心里是又苦又涩说不出什么滋味。她膝下几个孙女,除了姚千蕊年纪还小之外,余下的都是当嫁之年,有人上门提亲,按理是件畅快的事儿,但这地点,这人物儿

    季老夫人真不是看不起乡下人,她们如今也是了,可小河村不是她自傲,哪家配得上她孙女哪户养得起

    “不知哪户人家托劳了妹子唉,我们初来乍到的,我这孙女还小,想多留几年呢”她面上带笑,实则婉转拒绝了。

    “哎,嫂子,你这孙女,我可细打听,最大的都十七不算小了,成亲快的都当娘了,你不能不着急,得抓紧为孩子想啊”冯媒婆大概是没听懂,依然笑眯眯的说“我给你说的这家,咱们小河村算是头一份儿的日子,咱村口磨豆腐家的二小罗黑子,家里衬着一百亩水田,五间大瓦房,又有磨豆腐的手艺,你家蔓姐儿嫁过去,享不尽的福儿”

    “蔓姐儿”这是相中她们家千蔓了罗黑子又是什么鬼“这我们初来乍到的,人头儿还没认齐呢,婚姻乃两家大事,罗小公子连见都没见过我们蔓姐儿,就相中了家大人同意”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

    “哎呦,谁说没见过不止你家蔓姐儿,还有你家蕊妮儿,打头一天来他就见着了,还说了话儿呢其实,就是你家蕊妮儿年轻小,要不然,黑子更相中她呢”冯媒婆也是马大哈,几句话间就给罗黑子露了底儿。

    头一天就见着,更喜欢千蕊季老夫人面色一沉,心里就对上号了,赶情是她们初至那天,调戏千蔓千蕊的那人还想娶她孙女,简直痴心妄想啊

    “冯妹子,我家中情况你是知道,初至小河村,事事都不便利,我家蔓姐儿懂事,愿在家中多留照弟妹,并不急着出嫁。”脸色都发黑了,季老夫人还是勉强挤出笑脸应对冯媒婆,好言好词的推辞,“多谢冯妹子记着我家蔓姐儿,只是这回着实是不方便。”

    小河村是千人大村,钱、冯、罗三姓,算是村里中大族,人多势重,宗族相连,像他们这等外来的单门独户,着实得罪不起。

    不过,就像季老夫人这么客气,冯媒婆的脸子依然搭拉下来,“季老嫂子,别怪妹子嘴大说句难听的话,是,你家以前是高官人家,跟咱土里刨食儿的泥腿子不一样,可常言说的好,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你家都到这地步了,还择捡什么啊”

    说真的,冯媒婆这话说的确实是正理,姚家的确落到这地步,都是老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